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14,514
  • 关注人气:50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杨旗:凯鲁亚克的佛教思想

(2016-09-12 16:00:33)
标签:

佛学

凯鲁亚克

垮掉的一代

达摩流浪者

达摩如是说

分类: 西方佛教

灵与肉的冲突:杰克·凯鲁亚克的佛教思想分析

 

杨旗

 

(黄山学院外语系,安徽黄山245041)

 

    摘要:自《达摩如是说》以后,凯鲁亚克的作品中无不带有东方佛教色彩——大乘佛教和禅宗。本文试图就凯鲁亚克的作品,结合美国当时的社会背景,分析其佛教思想产生的原因以及发展。指出在凯鲁亚克的思想中,大乘佛教只不过是用来排遣孤独、摆脱压力的一种渠道;禅宗则是企图挣脱一切束缚,达到完全自由的一种手段。

 

    关键词:灵与肉的冲突;佛教思想;大乘佛教;禅宗;顿悟

 

    中图分类号:I079.9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1009-9034(2010)03-0208-06

 

    作者简介:杨旗(1963—),男,安徽芜湖人,讲师,研究方向为英语语言文学。E-mai:lhsyqi2002@ yahoo.com.cn

 

    作为一个流派,“垮掉的一代”在美国文学史上是一个比较短暂而奇特的文学现象。它滥觞于40年代末到50年代初,兴盛于50年代中到70年代末,前后只不过30多年时间。

 

    “垮掉的一代”这一术语的使用,源自对战后海明威的“迷惘的一代”的参考,但意义更加积极:垮掉的一代是摆脱偏见束缚的“极乐”之人——对凯鲁亚克来说,这是极为重要的佛教与天主教哲学的巧妙结合[1]。

 

    国内对于“垮掉的一代”或凯鲁亚克的研究多集中在反叛主题、写作手法等层面,而对其作品中佛教思想的系统研究目前还很欠缺。文楚安曾在(BG)学术研讨会上指出:“BG在中国的接受/研究过程中误读和曲解仍然存在……许多问题值得研究。比之西方,BG译介和研究在中国可以说才刚刚开始”[2]。我们认为,自《达摩如是说》(Some of the Dharma)以后,凯鲁亚克就试图在东方佛教和与之有关的哲理中寻找到某种慰藉与和谐——大乘佛教以及禅宗中的冥思、互爱、形式、空等精神方面的东西与西方文明中的实利主义之间的和谐。“和谐(统一)产生于包含冲突的地方”[3]。凯鲁亚克这一时期的作品中处处充斥着为寻求“和谐”所展现出的灵与肉的冲突。

 

一、禅宗思想在美国的兴起

 

    凯鲁亚克对于佛教中大乘佛教以及禅宗的迷恋,除了其自身的因素,还与当时美国社会这一大背景密切相关。因为“如果不与环境和他人发生联系,人类动机几乎不会在行为中得以实现。任何动机理论当然必须重视这一事实,也就是说,它不仅包括有机体本身,而且应包括环境,包括文化的决定作用”[4]。20世纪50年代,美国垄断资产阶级在国内外遇到越来越严重的危机,“它的朝气和乐观主义受到沉重的冲击……换言之,不久以前欧洲资产阶级所领略过的他人、社会都在与自己作对的那种‘异化’感觉,在失败、危机、绝境甚至死亡面前的恐惧、焦虑等阴郁情绪,现在轮到美国资产阶级来领略了”[5]。这种社会危机折射到精神层面,使得西方文化也同样在经历着一场严重的精神危机,弗洛姆把这个危机描绘为“不安”“倦怠”“时代病”“死气沉沉”[6]。

 

    其实,在西方文化的根源(希腊和希伯来文化)中,生活的目标是“完美的人”,而此时的美国社会中,由于工作程序化和娱乐公式化的作用,人成了工具,成为劳动力的一部分。“……不管是哪一所大学,只要有一个有血有肉的人出现,就都会被视为异类。事实上,大学不过是为培训没有鲜明面目的中产阶级而设的学校罢了。这些人最具体的象征,就是位于校园外围那一排排带草坪的高级房子。这些房子的每个起居室里面都有一台电视机,而房子里的每个人都是坐在电视机前面,同一时间看着相同的电视节目,想着相同的事情”[7]。

 

    在这种整个社会都陷入了循规蹈矩之网的状况下,人已经忘记了自己是一个人,一个独特的个体,一个只被赋予一次生命机遇,有着希冀、失望、悲哀、恐惧,有着对爱的渴求,也有着对空虚和分离的畏惧的人。埃·弗洛姆就这一社会现象作过精确的分析,“西方人现在处于一种精神分裂性的(schizoid)的无能——无能于体验情感。因此,他感到焦虑、烦躁和绝望”[6]。人在精神上失去了生活的目标,只是想逃避孤寂与不安全感。

 

    这一时期,日本的佛学家们乘虚而入,努力向欧洲宣扬东方佛教文化,而且特别宣扬禅宗。禅宗是纯粹中国式的佛学,“是释迦牟尼佛教的心法,与中国文化精神结合,形成中国佛教,融化古印度佛教哲学最精粹的宗派”[8]。“禅”是“梵文Dhyána的音译‘禅那’的略称,意译作‘思维修’‘弃恶’等,通常译作‘静虑’。‘禅定’就是‘安静而止息杂虑’的意思”[9]。禅宗以“静虑”,就是用静坐思维的方法,以期彻悟自心。禅的境界就是由疑生悟,即自“疑情”始,大彻有大悟,小彻有小悟,不彻则不悟。

 

    禅宗开始于寻求对人生困境的解答。如“神光断臂”的故事,它虽然是传说,但其中却包含着象征的意义:是内心矛盾冲突的折磨,使得神光再次去见菩提达摩,使他整夜站在雪地中,使他斩断自己的左臂。因而,禅宗的主要组成部分是人自己的具体生命和存在,是他的基本矛盾冲突与不完整,而且,这个生命与存在不仅有愿望,并且真正地去寻求与实现和谐。总之,禅是精神上的无着境界,是天与人的统一,心灵与存在的统一,时间与空间的统一。正是在这个意义上,禅宗被介绍到美国后,便很快得到了“垮掉的一代”的赞赏与认同,并在他们的影响下风靡美国。

 

    然而,禅宗在美国的盛行,却受到了南怀瑾先生的批评。“目前在国内外(包括日本)所讲的禅宗,它的偏差趋势,愈来愈有距离,因此,外国人有认为披头(Beatles)嬉皮(Hippie)等等运动,都是‘禅’的启示,站在中国文化的立场来讲,实在是莫大的误解;严重地说,也是我们东方文化自取其辱的污点”[8]。

 

    我们在研究“垮掉的一代”时发现,“垮掉的一代”和“嬉皮士”虽然在某种程度上有其共性,如:反对现实社会的组织形态,信奉非暴力主义或神秘主义,憎恶物质享受,不刮胡子,不剃头发,穿着奇装异服,成群结队到山林旷野追寻自然的乐趣,希望找到“属于自己的自己”等等,但需要指出的是,“垮掉的一代”和“嬉皮士”运动还是有区别的。首先,“垮掉的一代”和“嬉皮士运动”之间有着十数年时间上的差距;其次,“嬉皮士”运动发展到六十年代中期以后,实际上在政治和文化的双重压力下,演变成了一个“自我放纵”和“自我逃避”的群体性社会文化运动;而“垮掉的一代”,特别是以凯鲁亚克和他的同伴们穿越美国的行为为标志的,本质上是以“自我追寻”的精神需求为内在驱动的。这是两种虽然互相关联,但本质上完全不同的精神状态。

 

二、从大乘佛教到禅宗

 

    1953年至1960年是凯鲁亚克创作成果最丰硕的几年,在这段时间他醉心于研习大乘佛教及禅宗经典,共写出了11部书,其中7部与佛教有关:《佛陀传》(Wake Up——a Biography of the Buddha)、《墨西哥城市布鲁斯》(Mexico City Blues)、《达摩如是说》(Some of the Dharma)、《金色永恒之书》(The Scripture of the Golden Eternity)、《孤独天使(第一部)》(Book one of the Desolation Angels)、《达摩流浪者》(The Dharma Bums)、《在路上》 (On the Road );除此之外,《特莉丝苔莎》(Tristessa)、《吉拉德的幻想》 (Visions of Gerard)、《旧金山布鲁斯》(San Francisco Blues)以及剧本《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也有明显的佛教内容。

 

    从凯鲁亚克的思想发展来看,其佛教思想经历了一个从大乘佛教(Mahayana)向禅宗(Zen)转化的过程。首先吸引凯鲁亚克的是东方佛教哲学中的大乘佛教,并不是禅宗。

 

    《达摩如是说》是凯鲁亚克第一部关于佛教教义的作品。在创作《达摩如是说》期间,凯鲁亚克对禅宗的认识尚不是很清楚,他更加看重的是大乘佛教,认为大乘佛教才是佛教中更完美的形式,是“the Essence of Reality”[10]。在《达摩如是说》卷七中,凯鲁亚克谈到对禅宗的认识:“The trouble with Zen idea of Sudden Attainment is because it depends on an arbitrary conception of time……since there is no real substantia lity to the reality of objects,then time is like wise unrea,l and so the moment when‘sudden realization’takes place also is unreal……Zen is a modern shallow naive almost‘popular’innocent idea……the T ruth is already in the Mind.”[10]这里凯鲁亚克明确地表达了自己对禅宗持不赞成的态度。

 

    大乘佛教是“Maháyána(摩诃衍那)的意译。大是对小而言,乘是指运载工具,比喻普度众生从现实世界的此岸到达悟的彼岸……倡导菩萨之道,强调一切众生皆可成佛,一切修行应以自利利他并重……中观宗、瑜伽宗、密教宗成为古印度大乘佛教的三大系。大乘佛教主要流传于中国、朝鲜、日本、越南等地”[9]。大乘佛学中倡导慈悲一切众生,主张以功德回报他人等等。

 

    大乘佛教是以救世救众生的大愿为其中心守则,受大乘总的理论指导思想的影响,特别是受初期大乘佛教及中观派的“无所得”观念和“中道”思想的影响,认为对一切东西都不能执著,因为事物都是“无所得”的,禅也不例外,也不能执著,不能把修禅绝对化,而且修禅也不能像一些小乘佛教那样要求绝对与外部事物分离。

 

    出身于天主教家庭的凯鲁亚克之所以迷恋东方佛教,除了有当时的社会背景之外,其主要原因还在于他内心的孤独与焦虑。“最近这些年来,我一直生活在酗酒和失望中”[7]。弗洛姆认为,“孤独是强烈焦虑的来源”[3]。在当时文化危机的影响下,凯鲁亚克的思想处于极度的焦虑之中,“孤独和被分裂的生活圈子变成为一个不堪忍受的监狱。如果他不能从这个监狱中解放自己,从而达到以某种形式与人们和外部世界的沟通,他就将变成一个疯子”[3]。凯鲁亚克在大乘佛教中寻找到了解放自己的突破口,世界观逐渐发生了变化。阅读东方佛教的书使得凯鲁亚克原本沉重的心情变得轻松起来,越过了苦难之海最终找到了出路。

 

    凯鲁亚克不断给艾伦·金斯堡等朋友写信,探讨佛教经文,并于1956年把自己对禅宗的点滴思考、信件、读书笔记、诗歌、诠释等整理成420页的《达摩如是说》。凯鲁亚克非常看重这部作品,甚至把它当作一部神圣的书。正如他在给金斯堡的一封信里写道:“我还没有把这些有关达摩的笔记寄给你,因为我自己要不断地阅读,我还没有它们的副本,这些笔记对我来说是很有价值的、神圣的……此外,我还没有写完,我每天都有新的东西要加进去……”[11]。

 

    凯鲁亚克在《达摩如是说》里运用了更多的自发式散文写作技巧,内容既有诗歌,也有祷文、冥思、信件断片以及关于写作的杂感、谈话录等。他正是想通过对佛陀教诲的阐述来揭示自己的内心世界。《达摩如是说》起初是作为一部初学者研习佛教的入门书,开篇谈到的不过是四圣谛和其他一些佛教中的基本概念,如涅槃、因果报应、教规,以及佛教参考书等。凯鲁亚克一定是意识到《达摩如是说》不能仅仅是一些基本的教义和与朋友之间的通信,因此,在随后的几卷里,《达摩如是说》着重探讨了大乘佛教哲学。从第一卷的简单基本定义到第四卷对重生的彻底反思,到第八卷,他已经着重开始研究般若波罗密多心经(Avalokitesvara)了。

 

    凯鲁亚克的东方佛教思想由大乘佛教转向禅宗,主要是深受日本禅宗学者铃木大拙和他极度崇拜的加里·斯奈德(Gary Snyder)的影响。铃木大拙最早将禅宗、佛学概论以及佛学的源流介绍给西方,斯奈德则用自己的言行引导凯鲁亚克体验禅宗中“顿悟”(enlightment)所带来的快感。凯鲁亚克在其自传体小说《达摩流浪者》(The Dharma Bums)里总结了自己在遇到加里·斯奈德之前的状况:

 

    “那段日子,我的确是个很有宗教热忱的人,近乎完美地进行着修持。后来,我却变得有一点点倦怠和玩世不恭,变得有一点点口不对心起来。现在的我,心态已经有点老了,失却了往日的冲动……不过,我当时却确确实实相信布施、慈悲、智慧和开悟是人生最值得追求的价值范畴,并视自己为一个穿着现代服装的古代托钵僧,在世界到处游历,转动达摩的法轮,累积善果,让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佛,成为天堂里的英雄。……当时,我还没有认识贾菲·赖德,也没有听说过‘达摩流浪者’这个词儿,不过就行为来说,我却可以说是个十足的‘达摩流浪者’”[7]。

 

    贾菲·赖德的原型正是美国诗人加里·斯奈德(Gary Snyder)。其实,禅宗是从大乘佛教演化而来,重点讨论的是能否和如何见到人的自性清净心或佛性。强调安静而止息杂虑,静坐敛心,专注一境,久之达到身心轻安、观照明净的状态。禅宗的核心思想是如何“见性”的问题。“心性”或“自性”的观念也是“佛性”观念形成的基础之一,因为在佛教理论中,人能否成佛与心的本性(心性)有关,与人自身的本质(自性)有关。

 

    禅宗强调“疑”“悟”,即:“大疑则大悟,小疑则小悟,不疑则不悟”[8]。铃木大拙则把“悟”看作是一种整体的感觉。“悟的体验是某种整体感。不是一个接着一个。却是先验地感觉,整个地体会这‘整体’。这种感觉不是我们所谓心理学上的感觉,而是某种更根本的体会。那是一个意识到自己的‘我’——不是以主体或客体的身份,而是以‘我’为‘我’去领会。……禅宗的特色是:喜纯、诚挚与自由。真的自由是照着事物本来的样子去看它们,是去体会万有的‘本来面目’”[6]。禅宗的这些特点要求彻底摆脱一切束缚,把人回归成人的自然态,这比大乘佛教中“不执著”“空”更能迎合凯鲁亚克的思想。

 

    1956年春天,写完了最后一条《达摩如是说》后,凯鲁亚克在西部加州旧金山湾遇见了正在研究禅宗的加里·斯奈德(Gary Snyder)。在斯奈德的影响下,凯鲁亚克第一次接触到了中唐时期的禅宗大师寒山子的诗,并由衷地赞叹:“哇,酷毙了!”[7]。斯奈德曾经去日本寺院习禅多年,他对唐代诗僧寒山的出色译介不但让西方读者接触到东方思想,而且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英美诗学观。在斯奈德的建议和催促下,凯鲁亚克很快完成了《金色永恒经文》(The Scripture of the Golden Eternity)的创作,该书1960年得以出版。

 

    《金色永恒经文》的内容在许多方面与《达摩如是说》相似。所不同的是,凯鲁亚克在《金色永恒经文》里没有使用那些非常规的星号、涂鸦、连字符等,他试图用66篇短小的经文(俳句、禅宗心法、诗、散文)来阐述内心世界的“顿悟”以及对宇宙意义的探索。《金色永恒经文》里随处可见关于禅宗思想的俳句诗,如:“Things don’t tire of going and coming.The flies end up with the delicate viands.”“The cause of the world’s woe is birth,the cure of the world’s woe is a bent stick.”[11]等,它虽然是一部典型的研讨佛经的书,可内容却包罗万象,既有如来、弥勒,也有上帝、安拉、弥赛亚,充分暴露出凯鲁亚克试图将两种冲突的宗教文化相融合的思想。

 

    同样的思想倾向也反映在《达摩流浪者》中,如:“耶稣有什么不对?耶稣不是也常常谈及天国吗?而天国不就是佛家所说的涅槃吗?为什么要区分什么佛教和基督教、东方和西方呢?这种区分有什么鬼意义呢?……我们同时身在涅槃和轮回之中”[7]。“在梵文里,弥勒的意思就是‘爱’,而基督的一切教诲也可以归结为一个爱字”[7]。

 

    另一个典型的例子便是《金色永恒经文》这本书的书名。按照佛教传统来说,“经文”一词应该用“sutra”Sutra来自梵语sūtra,意思是thread,yarn,也有meeting point,junction的含义,通常表示“梵语文学中的格言警句;梵语语法;印度法律(或哲学)(a rule or aphorism in Sanskrit literature,or a set of these on grammar or Hindu law or philosophy)”[12]。它通常指的是释迦牟尼与弟子、信徒之间的对话,表示佛教的经文。而scripture一词则表示的是“《圣经》中基督教经典(the sacred writings of Christianity contained in the Bible)”[12]。可凯鲁亚克却用的是The Scripture of the Golden Eternity,而不是The Sutra of the Golden Eternity。这也充分反映了凯鲁亚克虽然热衷于大乘佛教、禅宗,但仍然摆脱不了天主教思想的影响。

 

三、在“空”中娱乐自己

 

    对于凯鲁亚克的分析,不能忽略他的吸毒、酗酒以及放纵,否则就不是一个真实的凯鲁亚克。从表面上看来,他的这些行为与东方佛教、禅宗是两个极端,水火不相容。其实,如何能在“空”之中娱乐自己一下?如何能像中唐时期的寒山那样,远离城市的喧嚣,过着“孤独、纯粹和忠于自己的生活”?这一命题也经常使出生于虔诚的天主教家庭的凯鲁亚克感到压力,对成为佛陀状态的意义何在感到困惑、迷惘。

 

    凯鲁亚克在《达摩如是说》中着重描写了达摩的磨难观,因为达摩的磨难观正迎合了他那“忠于自己”的生活方式所产生的极度苦闷的心情。他努力想弄清什么是真实的,什么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他一方面过着“改良的修道生活”,而另一方面他却无法抵制朋友、毒品、酒以及女人的诱惑。“要保持我的孤独,不让放纵扰乱我的平静与慈悲……不要追逐酒精、女人和言谈的刺激,留在小屋里,享受与事物的自然关系”,可他也认为:“要遵守这样的高标准并不容易,因为每个周末出现在我眼前的漂亮妞儿实在太多了”[7]。凯鲁亚克曾决心过一种僧侣生活,而这种决心,如同他在早期的日记中写的:维持8天就消失了。
 
    凯鲁亚克的创作中不断经历着天主教思想与禅宗思想的碰撞——灵与肉的冲突。他大量地阅读大乘佛教(Mahayana Buddhism),尤其是《楞严经》(Surangama Sutra)、《楞枷经》(Lankavatara Sutra)和《金刚经》(Diamond Sutra),却难以摆脱天主教带来的束缚。在剧本《垮掉的一代》(Beat Generation)中,凯鲁亚克借工人们讨论灵魂、报应、前世以及出卖耶稣,谈到思想所具有的力量以及摆脱信仰是多么的困难:“……我们在没有耐心的状态下不可能即时得到上帝的恩宠明白吗。精神忍耐那是需要的,此外还要有热情,充满活力的热情”[13]。

 

    在加里·斯奈德的影响下,凯鲁亚克终于领悟到“一面走一面参禅”[7]是可行的,因为,禅宗并不追求那种与世俗世界完全不同或毫无关联的涅槃境界或清净世界,而是认为不能离开世俗社会去追求涅槃境界。禅宗的“不离世间觉”就是强调修行不能脱离社会生活,要在现实世界中去追求对自身心中佛性的认知。这里的“走”,即是“在世俗社会”中行走。

 

    印度大乘佛教是十分强调“空”的,强调不能执著于任何东西;而禅宗则是由于否定任何东西的实在性、权威性,又将这种“空”观推向了极端。禅宗中的“不离世间觉”“空”等理念,使凯鲁亚克终于为自己的行为找到了理论依据,这些行为自然也包括他的放纵。他欢呼:“这世界就是那形式”[31],“没有物没有来没有去:因为一切是空,空是这些外形,空是这唯一的形式”(every thing is nothing:there are no things and no goings and com ings:for all is emptiness,and emptiness is these forms,emptiness is this one form.)[11],“我们只有通过形式,才能观照得到‘空’”[7],可以在“空”中娱乐自己一下,“每个人都是彻底自由的”[7]。“哇也是神圣的吗?我是说科拉是神圣的吗?神圣的是神圣的吗?我的意思是说马路是神圣的吗?地面是神圣的吗?赛马场是神圣的吗?一切都是神圣的吗?为神圣欢呼!”[13]。

 

    本文认为凯鲁亚克错误地解读了寒山子的“疯”和东方禅宗思想中的“自由”由于无法“高标准”地要求自己,无法挣脱天主教带来的束缚,便借助于禅宗思想中的“形式”“空”“自由”等为自己的放纵行为寻找借口。按照凯鲁亚克的思想逻辑,他的吸毒、酗酒、泡妞等等只不过是在“空”中娱乐自己一下,也是“空”,也是“神圣的”。

 

    我们认为禅主要是人的一种精神修持方法,是信奉者对真理的一种体悟从而达到最高境界的方法,是其摆脱外界干扰、保持内心平静的方法,是其明心见性的方法,是其思维修炼的方法,是其获得神通、获得功德、获得智慧、获得解脱的方法。禅宗思想中的“自由”是指精神上的绝对自由,用铃木大拙的话来说:“禅就其本质而言,是看入自己生命本性的艺术,它指出从枷锁到自由的道路……我们可以说,禅把储藏于我们之内的所有精力做了适当而自然的解放,这些精力在通常的环境之中是被积压和被扭曲的,因此它们找不到适当的渠道来活动……因此禅的目标乃是要救我们免于疯狂或残废。这就是我所意谓的自由,是要把秉具在我们心中一切创造性与有益的冲动自由展示出来”[6]。

 

    由此我们可以发现禅宗的一些基本重点:禅是看入自己生命本性的艺术;它是从枷锁到自由的一种方式;它解放我们自然的精力;它防止我们疯狂或残废。凯鲁亚克的“自由”违背了禅宗的本质,恰恰是一种“疯狂或残废”的表现。

 

    禅的最后目标是开悟的体验,即顿悟。在禅宗里,开悟不是心智的变态,不是一种神智恍惚的状态,而是一种“满足”“和平”“平常心”“充满欢乐”,因为,它改变了生命的基调,使得“春花更美,山溪更为清澈”而凯鲁亚克的开悟不过是误把所看到的影子当作本质,因孤独而产生的幻想的世界。

 

    所以,从《金色永恒经文》以后,凯鲁亚克的几部代表性作品,如《在路上》《垮掉的一代》《达摩流浪者》等,其结尾都反映出作者对现实的回归。如:

 

    “欧文:哦我累了!
    保罗:明天,我们什么时候回纽约去?
    欧文:哦米洛明天早晨五点三刻开车送我们回去
    保罗:哦我看我要睡了
    欧文:我们到时候非睡不可”[13]

 

    “于是迪安不能搭车和我们一起去市中心,我所能做的只是坐在凯迪拉克后座向他挥手告别。”[14]

 

    “我向着群山呼唤寒山子,没有回应。我向着晨雾呼唤寒山子,它说:肃静。我呐喊,但燃灯佛却教我什么都不要说……之后,我就转过身,走下山径,往世界回转去。”[7]

 

    在东方禅宗思想与西方天主教的碰撞中,在精神与物质的冲突中,凯鲁亚克最终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选择了回归,他的所有的美好愿望不过是昙花一现。

 

四、结语

 

    禅宗思想一直伴随着佛教的发展而发展。在原始佛教中,在小乘佛教和大乘佛教中,在印度佛教发展的各个主要阶段中,都存在着禅宗思想。禅宗由最初的控制人的感官活动,使人心神安宁的精神修持方式,发展成为一种体悟真理的方式、一种思维方式。“禅”不仅在古代东方为人们所重视,而且在现当代被世界上许多地区的人们所广泛喜爱。

 

    但是在凯鲁亚克的思想中,大乘佛教只不过是用来排遣孤独,摆脱压力的一种渠道;禅宗则是企图挣脱一切束缚,达到完全自由的一种手段。虽然他十分敬仰寒山子,在《达摩流浪者》的扉页上恭敬地写道“谨以此书献给寒山子”,渴望能有寒山子那样的“疯”;然而,正如A·M ·霍姆斯所评价的那样:“尽管凯鲁亚克热衷于另一种宗教,他探索佛教和东方哲学,然而他永远摆脱不了天主教的濡染……凯鲁亚克是让作家们进入流的世界之人——这个流是有别于意识流之流,他的哲学是讲投身潮流,开放思想接受各种可能的事物,允许创造精神渗透你的全身,让你自己始终与过程和内容融为一体”[13]。

 

    参考文献

 

    [1]A.M.霍姆斯.垮掉的一代:序[M].金绍禹,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III.

 

    [2]文楚安.BG在中国的接受.Beats在东方相聚.“The Beat Generation”(BG).[OL].(2004-8-4).http://www.acriticism.com/art icle.asp?Newsid=5327.

 

    [3]埃里希·弗洛姆.爱的艺术[M].刘福堂,译.合肥:安徽文艺出版社.1987:63,7,7.

 

    [4]秦龙.马斯洛与健康心理学[M].呼和浩特:内蒙古人民出版社.1998:285.

 

    [5]涂纪亮,刘放桐.当代美国哲学[M].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1987:299.

 

    [6]铃木大拙,埃里希·弗洛姆.禅与心理分析[M].孟祥森,译.北京:中国民间文学出版社,1986:130,131,10—11,176.

 

    [7]杰克·凯鲁亚克.达摩流浪者[M].梁永安,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44,85,85,2—3,21,126,222,203—204,111,229,24—25,261,265—267.

 

    [8]南怀瑾.南怀瑾选集:第四卷[M].上海:复旦大学出版社.2006:34,43.

 

    [9]辞海编辑委员会.辞海:宗教分册[M].第2版.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1983:58,26.

 

    [10]Jack Kerouac.Some of the Dharm a[M].Toronto:Viking.1997:251,301.

 

    [11]Jack Kerouac.The Scripture of the Golden Etern ity[M].Francisco:City Lights Books.1997:Introduction,23—24,25.

 

    [12]新牛津英汉双解大词典编译出版委员会.新牛津英汉双解大词典[M].上海:上海外语教育出版社.2007:2140,1914.

 

    [13]杰克·凯鲁亚克.垮掉的一代[M].金绍禹,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111,137)138,VII.

 

    [14]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M].王永年,译.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2006:393.

 

    转载于《东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第3期,第209—213页。

 

    博主补记:

 

    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也译“克鲁亚克”,1922—1969),1922年3月12日,出生于马萨诸塞州洛厄尔,父母为法裔美国人,是家中幼子。曾在当地天主教和公立学校就读,以橄榄球奖学金入纽约哥伦比亚大学,结识爱伦·金斯堡、威廉·巴勒斯和尼尔·卡萨迪等“垮掉的一代”。大学二年级退学从事文学创作,并辗转于美国海军和商用航运公司等处。

 

杨旗:凯鲁亚克的佛教思想

 

    1950年,第一部小说《乡镇和城市》出版。1957年的《在路上》问世后,成为“垮掉的一代”的代言人,跻身二十世纪最有争议的著名作家行列。还著有《达摩流浪者》《地下人》《孤独的旅人》和《孤独天使》等作品。1969年10月21日,在佛罗里达圣彼得堡去世,享年47岁。

 

杨旗:凯鲁亚克的佛教思想

 

    《在路上》,(美)凯鲁亚克著,王永年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1年7月出版,“新文本译丛”之一。

 

杨旗:凯鲁亚克的佛教思想

 

    《达摩流浪者》,(美)凯鲁亚克著,梁永安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08年7月出版。

 

杨旗:凯鲁亚克的佛教思想

 

      《垮掉的一代》,(美)凯鲁亚克著,金绍禹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2年6月出版,“译文经典之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