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59,760
  • 关注人气:48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托马斯·科施:荣格与道教

(2015-03-05 09:45:02)
标签:

荣格

道教

太乙金华宗旨

易经

托马斯·科施

分类: 海外道学

荣格与道教

 

[美国]托马斯·科施  著   朱冶华  译   李亦雄 

 

    “荣格与道教”是一个很复杂的研究课题。荣格[Carl Gustav Jung]的一生受到道家思想的深刻影响,但由于他本人从未间断地警告西方人勿被任何一种东方思想所左右,以至人们往往没有认识到这种影响。然而,许多欧洲大陆思想家都求助于东方,以保持基督和西方文化的活力,荣格也继承了这一传统。荣格在总体上是以迎合东方思潮、特别是道教思想的方式,作为他的自我分析和自我批评的基础的。在这方面对他影响最深的是理查德·威廉[Richard Wilhelm](著名德国汉学家,中文名“卫礼贤”——博主注)。威廉一生沉浸于中国古代文化之中,是一位在中国的基督教传教士。荣格与他在二十年代相遇,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930年,威廉在中国染病而去世。荣格说威廉是他一生中对他影响最大的人。他这样说使许多人很惊讶,因为人们都想当然地认为,弗洛伊德才是对荣格的成长影响最大的人。令人惊讶的还有,荣格与道家对话的记录绝非对道家思想的客观描述。而且,我作为荣格的学生,一个分析心理学专业的学生,我的有关道教的知识多来源于我的心理学读物。

 

    在探讨荣格与道教的关系时,让我先举一些两者密切相关的一般事例:

 

    一、荣格强调内在经验,把心理世界的真实性放在首位;二、他坚持主张宗教的核心是精神世界的体验而非信仰或宗教教条;三、他相信,个人通过努力是有可能实现自我转变的;四、综上所述,心理完整性的基础乃是内心世界对立互补的双方之创造性相互作用的过程。

 

    让我们从一般转向特殊,注意一下荣格的自传《回忆、梦幻和思考》,该书是荣格以一个道教信仰者走过一生的例证。同弗洛伊德断交后,除了接触家人和病人之外,他远离尘世,经历了四、五年之久的深刻内省时期。他在苏黎世湖畔的沙滩上建造房屋,或者描绘出种种无意识意象,或与他内心的导师菲利门对话,这个导师来自他的无意识世界,长着长发,留着长须,像一个印度教派的宗师。后来,根据这段经验,他自创了一种冥思的方法:主动想象,在这一过程中减弱自我,从而激发自我与无意识之间的一种充满活力的关系。关于这一时期,荣格写道:

 

   追寻内部意象的那些年正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个阶段……在那些年里,基本的事情都已经决定了,一切都从那时开始。以后的细节都是对材料的补充和解释。那些年的材料都是从无意识中爆发出来的,并且最初都使我震惊,它是我一生工作的第一手材料……


    这个时期使他感到与世隔离。此后他又用了好几年的时间寻找与自己相似的体验。1928年,理查德·威廉带给他一部道家炼丹术的古书《金花的秘密》,使他意识到炼金术将成为他的内心体验与对无意识的客观研究之间的一座桥梁。该书1929年的德文版是由荣格任“欧洲评论员”的。一般认为这是西方心理学家对东方思想著作评论的首部作品。虽然荣格执意要把炼金术化入西方传统,但他从未失去对东方思潮的兴趣。《金花的秘密》为他对集体无意识原型的研究工作提供了重要的证据,帮助他确立了自己的观点:“人类心理具有超越一切文化与意识差异的共同基础。”

 

    根据荣格的看法,《金花的秘密》的精神主旨,从心理整合的概念而言,是提出了一种理想,即是使意识与无意识和解,使人的心理生活成为一个均衡、和谐的整体。道家形式的对立互补思想,表达了荣格自己的思考中的一个具有重要意义的观点。中国的阴阳二元论“更接近真理”,因为它更恰当、更充分地表达了人格的完整性和整体性。“道是正确之路……是中道,在对立双方之间,超越对立并使之在其中成为一体。”

 

    荣格对这本书特别感兴趣,是因为当时[二十年代末]他对牺牲无意识以使理性意识过度膨胀发展非常关注,而与之相反,《金花的秘密》恰好提供了一个阴阳均衡的心理发展的范例。威廉把“道”的概念译为“意义”[meaning],用以表明对立的统一,一种“与人的无意识法则的再统一”,因而“道”乃是一种代表完整性的意象。

 

    《金花的秘密》不是一篇哲学论文,而是一本冥思训练手册,它使各种意象和象征在炼金术式的心理转变中得到释放。在对该书的评论中,荣格首次将曼荼罗作为心理完整的象征。《金花的秘密》中并未出现曼荼罗象征,但使用了与之类似的循环意象。心理转变不是直线性的而是环形的。这种环形运动“具有激活人性中光明与黑暗力量的道德意义”。“环形性”后来成为荣格描述自我发现过程的最好方式,在这一过程中,自我[ego]被包容在多方位的自性[self]之中,自性即成为心理生活的整体和中心。因此,《金花的秘密》中的各种意象,似乎提供了一种与他从自己的治疗体系中发展出来的程序相一致的过程。该书所提供的正是一部心理健康学,一门“无为”、不行动中的行动、让事物自然地发生发展的学问。

 

    荣格的荣格学者们遵循这门学问,倾听来自无意识的各种意象,并允许它们介入意识生活,从而产生一种更深刻的完整感。该书还阐明了另一重要的原理。《金花的秘密》使我们相信内在在心理力量的真实性,“心理世界具有与经验世界同样的确实性,前者与后者是一样的‘真实’。”心理世界与外在世界同样是“现实的”,并具有同等的重要性。

 

    威廉尤为令人难忘的工作是他翻译了《易经》。“不仅许多汉学家,而且大多数现代中国人,都把《易经》这部古代著作视为充其量不过是一部荒谬的咒语汇编而已,威廉却以一种新的形式,成功地使之再获新生。”威廉为译此书做了十年的准备工作,其间因第一次世界大战而中断。整个翻译工作是与一位中国学者劳乃萱合作完成的,译事结束劳乃萱即去世了。荣格原对列奇[James Legge]的《易经》译本比较熟悉,在他放弃这个译本之前,曾在整整一个夏天里用该书做的实验范本。只是当他看到威廉的译本后,他才意识到《易经》对于心理研究工作的意义,并切身体会到它的巨大力量。

 

    《金花的秘密》是一部具有复杂宗教背景的秘教文本,《易经》亦具有其神秘的古代渊源,但它却包含着数千年中国文化历史的精华。儒学和道教都是植根于中国的。《易经》的书名常常被译为“记变化之书”[The Book of Changes],按照威廉的说法,它表达了发生于个人和公众生活中的、有代表性的变化和荣格与道教转变的思想,也代表着从阴阳的相互作用中产生的万象的永恒变化和过渡性。《易经》基于一种六线图形,线合为阳,线断为阴,排列组合成为六十四个符号,每卦中的每一条线都有其含义。古代中国人用蓍草,现代人则用三枚钱币,每个人都可从六十四卦中得到自己的一卦,这一卦便带给你神谕的意象或占断。《易经》并不提供准确的预言或预测,但给予占卜者以事物发展的可能性和趋向性的暗示。占卜者可把这些警句运用于自己独特的具体环境。这样问卦算卦显然导向一种对话的方式。

 

    事实上,荣格建议人们在问卦时,要用“是”或“不是”来回答问题。尤为重要的是,问卦者要深思熟虑,遇到似乎不可解决的矛盾时才可占卜。我本人发现,不常问卦,一问则灵。有人问卦成瘾,遇上一点小事也问,遂使问卦完全失去价值。荣格把《易经》当做“智慧之书”,并不对其形而上学的基础作任何假设。他把它当做与其他形式一样的与无意识的对话。他意识到,对于典型的西方理性读者,《易经》会显得很奇怪。他说:“《易经》并不提供事实或力量,对于渴望认识自我的、有智慧的人,这该是一部对路的书,无论是精神世界明朗如白日的人,或是隐晦如黄昏暮色的人,或阴暗如午夜的人,本书均可适用。不喜欢它的人就不必用它,反对它的人亦不必找麻烦去证实它的真实性。”该书自1950年出版后已卖出五十多万册,许许多多的人迷上了这本书。

 

    荣格逐渐认识到,在《易经》的问卦和回卦之间,确实具有一定的一致性,而且这并非基于因果性原则。在二者之间存在着有意义的巧合。对此,他在公共场合发表意见时很谨慎,虽然在与威廉相遇之前,他已对此问题思考多年。显然,在与威廉结识后,他受到很大鼓舞。在威廉葬礼致词中,他首次使用了“同时性”[Synchronicity]这一术语。他把这一术语定义为“两个有意义但不具有因果关系的事件之同时发生”。多年以后,他将此作为与因果关系相平行的原则,予以更为正式的讨论。吸引荣格的不仅是两个不相关事物的有意义的巧合,更是它们与心理学意义上的一种模式相符合。他注意到在现代亚原子物理学中,模式和相互关联性是至关重要的,而不再像古典物理学中那样,只强调不相关的颗粒。

 

    因此,对于荣格来说,同时性的特性帮助他解释了《易经》的意义。用荣格的话来说:“中国人的思维不在于搜集细节,而是把细节视为整体的一部分……因而细节被置于宇宙的背景——阴阳的相互作用之中。”

 

    在这一简述里,我们不难看出荣格一生都受到道家思想的影响。事实上,他本人几乎天生就是一个道教徒。他自觉与自然有着密切的联系,经常表达他对水、石和山的热爱,以及他住在伯林根塔楼时所体验到的与大自然的联系。他具有道教“随遇而安”的气质。在他的自传的最后一段里,他生动地描述了一种深厚的“对于万物,对于植物和动物、云彩、白昼与暗夜的亲情。”他引用了老子的名言:“俗人昭昭,我独昏昏。”(《老子·第二十章》)他说:“我越是对自己感到不可认知,就越是增强了对万物的亲缘感。事实上,我似乎觉得那将我与世界长久分离的疏离感正传入我自身的内在世界,并向我揭示一个意外的、我所不熟悉的我自己。”写这段话时,他八十五岁,在最后的书面语言中,他把自己与道家圣贤的视野联系在一起了。

 

    [李以洪 整理]

 

    编者按:

 

    本文《荣格与道教》是国际分析心理学会现任主席托马斯·科施于1994年夏于北京同仁医院所作学术报告的讲稿。

 

    作者简介

 

    托马斯·科施 美国耶鲁大学医学博士、荣格心理学学者、经神病医师。曾任旧金山荣格学院院长、国际分析心理学学会主席。有著作多种。

 

    朱冶华 1942年生。侨居美国洛杉矶,从事文学创作和翻译。

 

    转载于《中国文化研究》1996年秋之卷,第133—135页。

 

    博主补记:

 

    荣格(Carl Gustav Jung,1875—1961),瑞士心理学家,分析心理学首创人。曾在巴塞尔大学学习医学,后去巴黎跟从法国心理学家皮埃尔·让内(Pierre Janet)研究心理学。回国后,先后任苏黎世大学精神病诊所医师和心理学讲师,苏黎世综合工科学校心理学教授和巴塞尔大学医疗心理学教授。1907年第一次与西格蒙德·弗洛伊德会面。1908年在弗洛伊德的支持下创办国际精神分析学协会并在奥地利萨尔茨堡召开第一次会议。1914年创立“分析心理学”。

托马斯·科施:荣格与道教

 

    获牛津大学及哈佛大学等颁授荣誉博士学位。提出“情结”的概念。把人格分为内倾和外倾两种。主张把人格分为意识、个人无意识和集体无意识三层。对中国道教《太乙金华宗旨》《慧命经》《易经》及佛教《西藏度亡经》、禅宗有深入研究。主要著作有《人及其象征》《分析心理学论文集》《心理学形态》等。

 

托马斯·科施:荣格与道教
托马斯·科施:荣格与道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