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7,105
  • 关注人气:49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赵阳:十字军东征时期迫害犹太人的原因及其影响

(2014-09-23 14:46:10)
标签:

十字军东征

基督教

金鑫

犹太人

历史

分类: 基督徒与犹太人关系研究

十字军东征时期迫害犹太人的原因及其影响

 

赵阳

 

(广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广西桂林541000)

 

    摘要:十字军东征是中世纪欧洲历史上极其重要的事件,而在此期间对犹太人的迫害和屠杀在犹太历史上其意义更是深远。它彻底改变了中世纪西欧各国与犹太人的关系,是欧洲反犹史上的转折点,影响了中世纪欧洲犹太人的人口分布、政治和经济地位以及文化传统。因此,研究十字军东征时期屠杀犹太人的原因和影响,对研究近代犹太人的状况有十分重要的史学意义。

 

    关键词:反犹主义;十字军东征;经济因素;影响

 

    中图分类号:K503  文献标识码: 文章编号:1674-0297(20008)05-01000-04

 

一、十字军东征期间犹太人惨遭迫害和屠杀

 

    尽管欧洲历史上反犹主义由来已久,但对犹太人大规模的迫害和屠杀还是始于十字军东征。1095年11月26日,教皇乌尔班二世在法国的克莱蒙会议上发表演说,呼吁信徒们为“解放圣地”而参加十字军。在教皇声望的号召和东方巨大财富的刺激下,无数的西欧人包括封建主、骑士、穷人、儿童一批又一批地奔赴到“解放圣地”的事业中,此后一共发动了八次东征。尽管东征的主旨是从穆斯林手中夺回巴勒斯坦,而不是为了迫害犹太人,但实际上犹太人从一开始就是十字军东征的最大受害者。

 

    1095年第一次东征的早期,在教皇乌尔班的鼓动下,一位名叫“隐士彼得”的狂想修道土就领导了一次非正式的贫民十字军东征。这帮由贫民组成的十字军乌合之众自然是缺少资金的。他们的指挥官还有着异常简单可笑的逻辑:既然十字军受命去国外杀死上帝的敌人,为什么就不能从自己的后院开始呢?他们突然发现没有必要再去圣地耶路撒冷杀死上帝的敌人,因为可恨的异教徒犹太人就在身边,向他们开战同样可以救赎自己的灵魂,而且他们还有丰厚的财产。因此,为了筹集征战经费,他们首先开始对身边的犹太人进行了残酷迫害和掠夺。

 

    历史上,犹太人自建国以来,曾多次受到巴比伦、波斯、马其顿、罗马等帝国的占领和迫害。为避祸,几乎全部犹太人流浪到欧亚各地,史称犹太人的“大流散”。

 

    1096年春天,迫害犹太人的行动很快蔓延到整个莱茵河地区。自“大流散”开始,一部分犹太人在查理大帝建立所谓的“神圣罗马帝国”前就已生活在这一地区内,而且已控制了这一地区的贸易,并在国际贸易上发挥着重要作用。因此,查理大帝及其王朝一直赞助犹太人并鼓励其移民,在法国里昂等地方建立了一批犹太中心。而德国的犹太社区似乎与法裔犹太人有关,最早的一批犹太社区就是他们从事贸易活动的商业中心。从犹太人的观点来看,法国和德国之间的边界没有明确的划分,整个莱茵河流域都属于一个地区,9世纪就有犹太人聚居在奥格斯堡和梅斯,l0世纪定居在沃尔姆斯、美茵兹、布拉格、马格德堡、梅泽堡、拉蒂斯本及其他地方,到11世纪末,整个莱茵兰地区的犹太人就和法国周围地区一样多了。这个地区的犹太人是遭受迫害最严重的地方。1096年5月,伏姆斯的犹太人感到大难临头,寻求庇护,当地基督教会出面保证犹太人不会受到伤害,他们会提供必要保护。一些人深信教会保护的诺言,便留在家中没有逃走,十字军来了,教会不仅没有提供任何保护,反而还告知犹太人,若想保全性命,必须接受洗礼,皈依基督教。拒绝这一要求的犹太人被主教下令处死,这样,仅两天时间,伏姆斯就有800犹太人被杀害。连受过洗礼的犹太人也不放过,有不少犹太人甚至被逼采取自杀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尊严。

 

    1099年,十字军攻陷耶路撒冷,进行野蛮洗劫,不分男女老幼,是人就杀。7月15日傍晚,在圣墓前集会,十字军高唱着“基督,我们尊崇你”,将耶路撒冷的犹太人全部赶进会堂,活活烧死,总计遇害者不下两三万人。

 

二、十字军东征时期迫害犹太人的原因


    (一)十字军迫害犹太人的宗教因素

 

    十字军东征期间反犹的宗教原因和整个中世纪反犹的宗教因素基本是相同的。徐新在《反犹主义解析》一书中已经把这个问题分析得十分透彻,在基督教看来,犹太人是顽固不化不可拯救的民族。犹太人是杀害耶稣基督的凶手,是犯有“宿主亵渎罪”的魔鬼等等。犹太人邪恶的形象早已在基督信徒脑中固定,但仍有一些问题需要着重探讨一下。

 

    1.犹太教排斥其他一切宗教。犹太人自“大流散 ”以来就分散到世界各地成为没有国家的民族,但这个民族没有被周围其他民族同化,其主要原因是他们拥有一个强大的宗教信仰——犹太教。犹太教的思想是崇拜耶和华,排斥其他一切宗教,也就是所谓的一神教。这种排斥其他宗教的一神教理论在当时倍受厌恶和恐惧,尤其是犹太民族认为上帝启示过他们并许下誓约,认定他们是上帝选中的子民。这更为其他宗教尤其是后来独霸整个欧洲的基督教所不容。
 
    2.犹太人有自我封闭的生活倾向。犹太人为了防止自己被同化,坚定地履行着犹太教的教规。犹太教的教义据撰写《犹太法典》的希伯来作家详细解释,是将犹太人的社会团体和外部的世界隔离,约束信奉者每天只按照《圣经》的规则和教义生活,这样他们就生活在一个大世界的小圈子里,和外部世界的联系只局限经济方面的往来[1](P14)。犹太人的这种闭塞的生活习惯与周围民族显得格格不入,再加上对犹太人几乎与生俱来的错误意识常常引起周围民族的敌视。平时没有激烈的冲突还好,但只要一有先行者,其他人就会蜂拥而至,加入到屠杀队伍中来。

 

    3.教会冷漠和模棱两可的态度。屠杀犹太人基本上属于民间基督信徒的自发决定,教皇及从事第一次十字军战争的主教并没有直接教唆骑士们攻击犹太人,只是在暴力平息后强烈要求犹太人转变其信仰,并告诉基督徒们暴力是非法的。但是教会和世俗权力机构对犹太人的敌意,使他们在屠杀犹太人的运动中采取了冷漠和模棱两可的态度,因此也可以说他们对反犹浪潮中出现的屠杀犹太人的现象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本笃会的修道士皮特面对法王路易七世时重申了基督徒不应该杀害犹太人,但他紧接着对法王解释说:“上帝并没有意愿以死亡的惩罚方式解放犹太人,而是以比死亡更坏的方式来惩罚他们”[2](P3)

 

    4.长期反犹教育产生的结果。十字军战士和平民杀害犹太人的原因与罗马天主教会长时期的反犹太人教育息息相关。犹太人顽固的很难转化的宗教思想使基督教把犹太人挑选出来,被认定是有罪的民族。基督教将基督耶稣的死亡从罗马人身上转移到犹太人身上,把各种邪恶的事安在犹太人身上,在广大的基督信徒中传播仇视犹太人的思想,也使周边民族对他们的邻居犹太人产生极大的恐惧感,极易在时机允许的条件下被统治阶级利用成为屠杀犹太人的工具。

 

    (二)十字军迫害犹太人的经济因素

 

    在中世纪前期,尽管犹太人在政治上是一个没有地位、需要保护的少数民族,但这个民族拥有几百年的从商经验,在整个欧洲地区相对而言是一个富裕的民族,只是这个民族没有能力保护其应得的财富。十字军东征时期迫害犹太人的经济原因主要有两个,基本上都是借十字军之手完成的。

 

    1.统治阶级与平民因不想或无力还债而纵容或加入到屠杀队伍中来。犹太人无论到哪里,在那儿生活多久,总是被人称为“客民”,是流浪者。西奥多·赫茨尔在他的《犹太国》一书中有这样的描述:“在那些世代居住的祖国里,我们一直被称为外国人,甚至我们的父兄在这里呻吟时,他们的家族还不曾在这个国家落脚的人也称我们为外国人。 ”[3](P267)这种客民身份使犹太人极少拥有土地,无法从事大规模的农业活动,这在客观上迫使犹太人专注于商业活动之中,在远程贸易和借贷业先拔头筹。等到非犹太人也拥有犹太人经商的能力时,犹太人的身份就只能为自己保留到借贷业的位置(基督徒被禁止从事借贷业)。由于犹太人掌握了大量基督徒的财产而在政治上处于弱势,使基督徒们有必要也有能力消灭他们,废除他们的欠款,而皇室则可以通过随意侵吞犹太人的财产,给十字军东征提供必不可少的经济支撑。

 

    2.随着欧洲非犹太商人的兴起,犹太人的经济活动势必要受到限制和清除。犹太人在 “大流散 ”开始后来到许多其他民族还没有来到的地方,因此许多商路都是由犹太人操纵的。在5~7世纪间,西欧的大部分贸易掌握在叙利亚人手里,但当叙利亚被阿拉伯人占领后,其地位就留给了犹太人[4](P237)。而在7~10世纪哈扎尔王朝的统治下,犹太人在这个领土辽阔的地区内建立了贸易路线,此外,犹太人在黑海、里海区域以及伊斯兰和拜占庭国家的土地上也建立了贸易网[5](P16)。但是随着欧洲非犹太商人的兴起,犹太人的经商优势衰弱了,特别是意大利诸商业城市(如威尼斯、热那亚)的兴起,迅速垄断了地中海的事务,而十字军东征又为最后把犹太人赶出商业领域提供了强大的动力。在十字军东征中,意大利商人把这场宗教战争变成了商业战争,意大利的商人积极支持这场战争,他们为十字军提供给养,运送十字军,由此获得了十字军进攻的主导权[6](P76)。他们紧随着十字军的步伐,占领了由于屠杀犹太人而导致的商业空缺。

 

    (三)犹太人惨遭迫害的偶然因素——地理位置

 

    在十字军东征期间遭到大规模屠杀的犹太人主要居住在法德境内及其周边地区,可以说在十字军东征期间,没有哪个地区像莱茵兰地区上的 “阿什肯纳兹 ”犹太人那样遭受如此残酷的迫害,此外还包括“圣地”耶路撒冷附近十字军国家势力范围内的犹太人。在欧亚其他地区尽管也或多或少有迫害犹太人的事情发生,但从总体来看不论是数量还是程度上所受的迫害都较轻。

 

    十字军组成出发时,被教会指为异教徒的穆斯林尚在千里之外,而他们一向憎恶的另一个异教徒犹太人却近在眼前,于是参加十字军的狂热基督徒们便以犹太人为第一袭击目标,开始了对欧洲犹太人的屠杀。十字军东征的首要目的是要夺回被异教徒穆斯林占领的圣地耶路撒冷,而解放圣地势必伴随着占领和屠杀。在中世纪前期,基督教在欧洲地区已居统治地位,人们对宗教的狂热成为教皇、封建主等统治者发动宗教战争的有力武器,而各地主教给予人民的“完全免罪”的誓言更激起东征者们的狂热。同时,十字军在东征过程中不断遭受挫折,沿途的匈牙利、保加利亚人不断攻击这些东征者,掠夺他们的财物,在小亚细亚又不断遭到突厥人的骚扰。还没等这些东征者们到达圣地之时,队伍就已疲惫不堪,于是这些东征者将压抑已久的怒火发泄到异教徒身上,而穆斯林异教徒尚在远方,所以他们将目标放在了生活在他们中间的犹太人身上。法国里昂十字军在启程时曾这样公开宣布:“我们的目标是征伐东方与上帝为敌的人,但在我们眼皮底下的是犹太人,一个在与上帝为敌方面超过任何民族的民族。”[7](P70)


三、十字军的迫害对犹太人的影响

 

    (一)开始了欧洲全面反犹的历史

 

    从总体来说,十字军对犹太人的杀戮是欧洲反犹史上的一个转折点[7](P72)。十字军开始以前,欧洲的犹太人也不断遭到迫害,时有限制、驱逐和杀害的事情发生,但总体上还局限于小规模的冲突。十字军东征后对犹太人的迫害每次都达到相当大的规模,欧洲国家都开始以各种原因驱逐和杀害犹太人。如1181年,法国因政治和经济原因驱赶了其境内的犹太人,德国于1182年因同样的原因驱赶了境内的犹太人。1190年,英国因经济原因将其境内的犹太人全部逐出,它既是最后一个接待犹太人的国家,同时也是第一个将犹太人全部逐出的国家。此后大规模的逐出接踵而至,其产生的影响可以一直延续四五个世纪。1492年3月31日,西班牙国王菲迪南下令驱逐西班牙及其领地的所有犹太人,据估计有2O~40万犹太人被逐出,是历史上最大的一次驱逐案。到l5世纪末16世纪初,西欧已基本看不到犹太人,直到文艺复兴时期才允许犹太人陆续返回,但此后的时间里仍然伴随着驱逐。可以说犹太人在十字军东征后,欧洲社会对他们的迫害已经从精神上和言语上“无形”的迫害转向肉体和财产上“有形”的迫害[7](P73)。这给犹太人以后的社会状况、经济情况、生活区域都带来巨大的变化。

 

    (二)削弱了犹太人的政治地位和经济地位

 

    犹太人在政治上的无权地位决定了他们在经济中的地位;犹太人经济地位的变化又是与其在十字军东征前后政治地位的变化紧密联系的。

 

    以德国为例,当第一批犹太人来到德国这个“野蛮之地”时,基督教还没有在西欧兴起,罗马帝国还拥有强大的统治力。到8世纪,犹太人开始沿着莱茵河畔与日耳曼部落生活在一起,犹太人在大部分的时间里都能与新来的基督徒邻居和谐相处,犹太人可以担任公职,有自己的土地,可以选择自己感兴趣的工作,他们说同样的语言,许多日耳曼人甚至改变了其信仰转信犹太教。到神圣罗马帝国建立初期,这个国家喜欢犹太人作为经济角色的民族,而且犹太人仍然可以从事农业和手工业,并且商人这个角色为犹太人在这个国家获得尊敬——统治者和平民只能从犹太人手里获得日用品,这种情形使犹太人比非犹太商人更有价值。而十字军东征后,犹太人与德国人的美好合作顿然结束,当基督教世界以一种宗教紧密联系的时候,犹太人就被作为外来者看待了,并有传闻说犹太人要与穆斯林联合反对基督徒。于是犹太人和犹太社区的命运被不可挽回的改变了。犹太人作为独立的商人阶级被取消了,大量的欧洲人紧随着十字军的步伐来到东方,国际贸易也开始由非犹太商人掌握。作为代替,犹太人借基督教会的光仅能从事借贷业,犹太社区生活也发生了变化,犹太人不能再担任公职,或与他们的基督徒邻居亲密交往,每个城市的犹太人都被强制地生活在犹太聚居区中,每个犹太人都不能轻易走出聚居区,犹太人的生活开始被动地封闭起来,使原本就比较封闭的犹太人生活变得更加封闭了。

 

    上述德国犹太人在十字军东征前后政治和经济地位的变化,可以说是这期间大部分西欧国家社会现实的缩影。在犹太人传统的强项商业上,除了个别地区,他们被西欧商人基本逐出了这个领域,就像塞西尔·罗斯在《简明犹太民族史》一书上所说:“事实上,犹太人在各个地方的经历都是一样的。他们虽然开辟了一个又一个的经济活动区域,但是,一旦人们通过他们这个榜样学会了本领,非犹太人的竞争就会变得一发而不可收,他们通常受到排挤,甚至常常被驱逐出去。”[4](P239)哪在绝大部分地区犹太人只能充当让人憎恶的借贷者的职业,而这个职业又为接下来的反犹运动增加筹码。在十字军东征期间,犹太人不得不向国王寻求保护,因为国王是所有臣民的主人,也是商人和外国人传统上的保护人。因为频繁地向统治者寻求保护,犹太人外来者的身份和臣民的地位更被加以肯定,被看作是“皇家的农奴”[4](P245),整个犹太人处于政治上衰落、经济上毫无保证的地位。

 

    (三)改变了犹太人的地理分布

 

    犹太人在十字军东征期间遭受了大规模的屠杀,使西欧的犹太人向周围地区迁移,主要有三个方向:一是大量的犹太人沿着莱茵河和多瑙河来到了波兰大地,因为波兰有比西欧地区少得多的歧视和迫害,再加上波兰此时还没有出现从事经商的阶级,因此波兰的波勒斯瓦夫在1264年通过法规以优厚的待遇吸引犹太人来到波兰,诸如保证犹太人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禁止打劫犹太人的财物等[8](P45)。直到l7世纪还有犹太人来到波兰,使波兰成为l6~18世纪犹太人的中心。了伊斯兰国家,再加上从l5世纪末驱逐出来的犹太人使奥斯曼帝国出现了一个经济和文化上繁荣的犹太中心,导致巴勒斯坦的犹太移民人数的增加,这在无意中加强了故土以色列犹太人的影响和势力[7](P68)。三是还有一部分犹太人来到此时受十字军东征影响最小的西班牙,不断补充着西班牙犹太人的势力,尽管在1492年,全部犹太人被驱逐出西班牙,但在这之前创造了“犹太人的黄金时代”。西欧的犹太人分散到世界各地,为其他地方的经济和文化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十字军东征不仅大量屠杀犹太人,使犹太人不得已离开自己居住已久的家园,而且使犹太人在政治、经济、人口分布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此外,犹太人的文化也由于这次东征发生了转变,因篇幅原因及所研究方向将不做仔细分析。它的转变是由于犹太人在政治上处于衰弱地位,而被禁锢在狭小的犹太聚居区引起的,造成了犹太教的部分改革及犹太文字的变化。犹太拉比们在此期间对《塔木德》进行了仔细的研究,使犹太人不仅以此获得了知识及论辩能力,更给他们带来了不一样的世界。每当一连串的暴力事件平息下来,暴徒们的喊叫声消失以后,他们就会又爬回自己那个支离破碎的家,把屈辱的犹太人识别牌摘下放在一边,开始研读发了黄的书页。此时,他们被带回到一千年前的巴比伦的学校之中,在那里,他们那痛苦的灵魂得到了真正的安宁[4](P258)。

 

    参考文献:
 
    [1]克劳斯·费舍尔.德国反犹史[M].南京:凤凰出版传媒集团,江苏人民出版社,2007.

 

    [2]Jeremy Cohen.Sanctifying the Name of God,Jews Martyrs and Jewish Memories of the First Crusade[M].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Press,2004.

 

    [3]阿里·埃班.犹太史[M].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6.

 

    [4]塞西尔·罗斯.简明犹太民族史[M].济南:山东大学出版社,1997.

 

    [5]Chimen Abramsky,Maciej Jaehimezyk,Antony Polonsky.The Jews in Poland[M].Basil Blaekwel Ltd,1986.

 

    [6]王玉芝.略论十字军东征对西欧社会结构的影响[J].云南师范大学学报,1999,31(6).

 

    [7]徐新.反犹主义解析[M].上海: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96.

 

    [8] Leon Shapiro.History of th eJews Russia an dPoland,from the Earliest Times Until the Present Day[M].Ktav Publishing House,1975.

 

Reasons and Influence of Crusade’s Persecuting Jews

 

ZHA0 Yang

 

(School of History,Culture and Tourism,Guangxi Normal University,Guilin,Guangxi 541004,China)

 

    Abstract:Crusade is an epoch—making afair in European history during the Middle Age,when the crusaders persecuted and massacred the Jews.Their sufering has more far-reaching impact on the Jews’history.It changes entirely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the Occident and the Jews.And it is a turning-point in the anti-Semitic history of Europe .The massacre of crusade affects the Jews’population distribution,political and economical status and cultural tradition.Th ereby,the research has the most important historiography significance in understanding the status of modem Jews.

 

    Key words:anti-Semitism;Crusade;economic factor;influence


    作者简介:赵阳(1983一),男,辽宁锦州人,广西师范大学历史文化与旅游学院世界史专业20006级研究生,主要从事世界近现代史、犹太史研究。

 

    转载于《重庆交通大学学报(社科版)》2008年第5期,第100—103页。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