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独倚危阑看落晖
独倚危阑看落晖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3,110
  • 关注人气:4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顾彬:老子在德国最有名

(2013-07-31 10:33:32)
标签:

顾彬

老子

道德经

德国

分类: 海外道学

老子在德国最有名

 

深圳商报记者  聂灿

 

    由于曾发表“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著名言论,德国汉学家沃尔夫冈·顾彬曾引发空前的关注。6月24日(指2011年——博主注)晚,顾彬再次来到深圳,在深圳大学文学院做题为“中国文学与中国哲学在德国”专场讲座。25日晚,顾彬讲座《什么是好的中国文学》在何香凝美术馆举行。

 

    顾彬与汉学结缘是因为李白的一首诗,当年他从一位年轻作家那读到从英文译成德语的“故人西辞黄鹤楼”时,被优美的诗句深深吸引,从而由神学转向专攻汉学,并于1973得波鸿大学汉学博士学位。他认为,文学不应该变成娱乐品。文学作品都有自己特定的读者群。真正好的作品不可能同时吸引所有人。一个社会意义上的成功人士不能成为好作家。

 

顾彬:老子在德国最有名

沃尔夫冈·顾彬(Wolfgang Kubin,1945年12月17日—)

 

    顾彬现为德国波恩大学汉学系主任,主要从事中国古代及现代文学和思想史的研究。作为著名汉学家、诗人、作家和翻译家,顾彬已出版《红楼梦研究》《中国诗歌史·从皇朝的开始到结束》《20世纪中国文学史》等著作。

 

    边批判,边推广

 

    顾彬至今仍在澄清,媒体称他讲过“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有些冤枉了他,真相是,2007年,顾彬在接受“德国之声”采访时,评价卫慧、棉棉等“下半身写作”的美女作家的书是“垃圾”。

 

    但之后被重庆一家报纸转载时,便被以偏概全地演绎成了“中国当代文学是垃圾”。而且,这样的话还不是顾彬的“原创”,是他在汕头大学的一个研讨会上听学者肖鹰所讲,自己只是转述而已。

 

    顾彬表示,汉学家不一定都懂中国文学,自己一方面不停批判中国当代文学,另一方面又在做着积极的推广介绍工作。“德国人对中国古代哲学的兴趣非常大。我很喜爱中国现当代文学,但是爱和批评、批判并不冲突。”他介绍,德国很早就注意到了李白,特别是德国的作家和文人,从19世纪末开始,因为李白代表一种自由精神,是个“很勇敢、充满勇气的人”,“不像杜甫,总是哭、流眼泪”,李白的诗“有一种内在的力量”。

 

    喜欢和小出版社合作

 

    顾彬老实“交代”,德国汉学家缺乏系统的朗诵、翻译方面的培养,不知如何介绍中国作家。而中国作家外语不好,“他们根本不知道我们在干什么,老提要求,总认为我们做得不够。”

 

    顾彬最喜欢和小出版社合作。“因为他们很有特色,出来的都是艺术品,而仅非诗集。”

 

    讲座中,顾彬特别提及了去年辞世的中国当代诗人张枣。他说,1999年,他在德国帮助张枣找了一家非常好的出版社,为张枣出了一本诗集,该书之美堪比艺术品,任何其他中国作家在德国出版的书,都无法与之媲美。但在张枣去世之前,这本诗集只卖了4本。

 

    顾彬介绍,在德国有个传统,一本书是否畅销,与作家是否举办朗诵会之类的推广活动有关。但张枣自恃才高,从来不管书卖不卖得出去,这么好的诗集竟然很长时间被堆在某间无名地下室内。如今,张枣的诗在德国卖得非常好,作为一位诗人,张枣是一个天才。然而,不幸的是,张枣并没有充分发挥他的天资,沉溺于饮酒和林地漫游。他和张枣因此结交,也因此分离。

 

    《道德经》最有名  《红楼梦》最好卖

 

    谈及中国古代哲学在德国的情况时,顾彬表示中国古典哲学从18纪到现在,在德国都占有极其重要的地位,整部德国文化史都受到了很大的影响。在德国,老子的《道德经》已经先后被104人译成德文,但孔子的《论语》只有十几个译本,从这个意义上而言,老子在德国比孔子有名,影响也更大。德国作家当中,布莱希特受老子的影响最大,一个人要想研究布莱希特,最好先研究译成德文的《道德经》。

 

    顾彬介绍,《红楼梦》是德国卖得最好的中国文学作品,“保守估计,至少卖出20万本左右”。顾彬认为中国文学的妙处在于,“用形象说话。作家不会直白地告诉你他有多难过,但他会通过意象表达所思所想,很有感染力。”

 

    对其译作皆不满意

 

    在国际汉学领域,顾彬的地位举足轻重,迄今为止用德文、英文、中文出版的专著、译著和编著达50部。同时,顾彬翻译了大量的中国现当代文学名作,如鲁迅、茅盾、巴金、丁玲等现代文学巨匠的作品。但他对自己所有的翻译作品都不满意。

 

    顾彬说“中国文学作品,尤其是古代文学很难翻译,但仍有人在做类似的工作。我对自己翻译的作品都不满意。尽管我也是诗人,知道怎样去翻译北岛、杨炼的诗歌,但总觉得缺点味道。”

 

    讲座中,顾彬还就“朗诵是一种艺术”“在哪里开朗诵会”“朗诵会的语言”等等,与现场听众进行了交流。

 

    【记者手记】

 

    满头白发的顾彬汉语非常流利,他的口音既不是京腔,也不是山东味,而是“正宗洋腔”——就是我们常听到老外说汉语的口音。语速有些慢,个别字词发音有些含糊,尤其说到某些书面用语,让人觉得费劲。

 

    一个多小时的讲座,顾彬坚持站立完成,并认真地回答每一个提问。一个劲地喝水,不停地抚摸镜框。眼光很少扫视全场,而是时常低头看着手指的方向。岂止是没有架子,态度老实得简直近乎拘谨。

 

    “坐久了,站着说话很舒服;说完了,想去喝点高度白酒。”顾彬说,一场讲座最好不要超过50分钟,可能的话,还要适当准备些美酒及面包,“否则听众会反感”。他说,酒与文学是分不开的,给中国作家开作品朗诵会越来越无聊了,“现在我只剩下郑愁予一个酒友,其他人要么不喝,要么不能喝。” 顾彬说。

 

     转载于《深圳商报》2011年6月26日第7版《文化新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