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2016-08-30 09:50:14)
标签:

教育

重庆大学

建筑

褚冬竹

分类: AC文库
在编辑AC建筑创作“职业性与教育观:清华大学开放式建筑设计教学”这本专辑的过程中,针对国内高校建筑教育的现状,我们曾采访了同济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的王方戟老师和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的褚冬竹老师,两位跟我们分享了他们最近一段时间的对于建筑教学的所感所思,并通过对教学实践的多种尝试、学生作业的具体分析,表达了他们的困惑、价值观和关注点。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褚冬竹

 

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青年学术委员会主任

 

国家一级注册建筑师

 

Lab.C.[architecture]工作室主持建筑师




通常教授哪些课程,最近有什么变化么?


细数起来,从教十三年,在这不长不短的时间里还真上过不少课——包括本科生、硕士生和博士生,也包括设计课和理论课。若单从本科设计课教学来说,有幸从一年级设计初步到五年级毕业设计,几乎所有设计课题我都承担过,后来逐渐扎根在四年级,主要承担“高层建筑设计”和“城市设计”两门课程。


近几年也参与了“八校联合毕业设计”教学。作为多所高校参与的集体教学活动,“八校联合”其实更是一个“交友平台”。从中我收获颇丰,包括教学及专业知识,也包括一群可爱好玩的朋友们。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聚”——八校联合毕设大理调研途中偶得


在上课过程中最想向学生传达的是什么?


希望学生对这个专业的认知是多元、多维的,由此触发的专业道路也可能是多样的、丰富的。


建筑是造房子,但不仅是造房子,还关联着太多的事情——这里的“事情”可以理解为“事件和情感”——这是“building”得以成为“architecture”的基本路径。认知角度多元,学生才可能多元。我希望在这个公办教育体系之下,在多次自上而下的整齐划一的评估磨砺之下,从教育到学生,尽可能保持些对这个世界不同的视角和观念——从不同角度出发,从城市到乡村,从宏大事件到日常生活,只要有以这个专业基因能够介入和影响的机会,建筑学专业学生都是可以尽情施展的。


建筑师群体,已经逐渐迈过粗放发展的“黄金时代”,但正迎来另一个“白金时代”——对于建筑品质、建筑多样性、建筑作为文化而非简单商品等方向渐渐靠近。一批更为年轻的新生代建筑师正在崭露头角,这批人中绝大部分有着海外留学背景,带来了对于建筑学学科新的诠释和实践。这些丰富多样的图景,是课堂中需要打开的一扇窗。


 

近期与学生的交流中,有没有什么触动您的事?


“触动”是一个微妙而深沉的词,单这一个词就已经“触动”我了。我理解这应当是一个很高层次的情感响应。


平时接“触”的学生类型比较多,有感受,也有感“动”,但后者比前者略少。为什么?并不是我在与学生交流过程中迟钝麻木,也不是我对学生要求过高,而是在交流过程中,能够给予我有力量反馈的学生还是少数——这恰恰是我特别期待和尊重的。当我讲述一个观点、提出一个问题时或是布置一项任务时,我所期待的,是在这些东西之上的独立思考和敏锐反馈。从专业的角度,这样的状态可能是能够“触动”我的重要条件。我与自己的硕博士研究生几乎天天见面,在研讨工作的过程中倒是常有触动和高兴的时候,暂且不表。


说另一件,前一段时间与我带的几届本科“研究”生交流(我院实行“新生导师制”,所以每一年都做了几名本科新生的“新生导师”,但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这一批学生,故用此名,以区别于其他本科生)。他们在谈到学院教学方法、教学管理、课程设置等方面的诸多见解,不少观点虽微小局部却不乏犀利敏锐,令我刮目相看。这样的“触动”希望常有。


在教学上有什么新尝试?想解决什么问题?有什么效果和问题?


就最近情况来讲,我尝试在本科“城市设计”教学中应用我在最近几年科研中的一些成果与体会,将关于“城市轨道交通与城市公共空间”这一研究与本科设计课题结合,并联合校外相关设计、管理机构参与课题建设,希望探索科研与教学之间能够直接联系的可能性。效果两个月以后总结。


最近有参与其他老师或学校的评图吗?感受如何?


近些年参加过部分国内外院校的评图。基本感受相信大家都能够看见:国内国外差异颇为显著,国外更加开放、多样、尖锐,国内相对温和——当然这是从大致整体的状态说的,部分国内院校在评图环节的改革步伐非常大(其实是设计课教学改革的直接结果)。


评图是整个设计课程的最后环节,也应该是最为精彩、最具仪式感甚至可能弄成一个party的环节。教学过程的思路和态度会直接决定评图环节的特色。职业建筑师、评论家,甚至公众、管理者的引入,是评图环节中非常值得鼓励的举措。


评图不是走过场,而是将设计呈现于公众并试图让自己的设计脱颖而出的基本路径,对学生职业素养训练的价值不言而喻。例如,在下一个问答中提到的“真题竞赛”,数次评图中幼儿园管理者、投资者参与,极大地增强了设计过程的真实性和针对性。若仅限于本校教师参与的评图,往往由于评审者相对统一的价值取向,确实难以带给学生职业世界的真实氛围——现实中,建筑需要面对的评价,岂止是同道师生们? 


最近有带学生参加竞赛吗?竞赛趋势有什么变化?


竞赛主题、价值取向以及竞赛机制是一次有意义的竞赛事件的几大基本环节。就国内而言,设计竞赛的变化趋势是显著的,多样化的竞赛主题和主导思路正在呈现,真正意义上的基于中国问题的国际竞赛也更多起来。我们学院有组织的竞赛指导主要集中在三年级,可惜这几年没有承担该年级课程,但去年我本人亲身组织了一场有意思的“真题竞赛”,不妨稍作解释:


作为竞赛主要策划人,我与龙湖地产、天华建筑三方共同发起了首届“真题竞赛•建筑新人培养计划”(龙湖U城幼儿园设计),于2014年9月启幕。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真题竞赛海报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六组设计团队


基于“真题”、“建造”、“先选人、再选图”的思路,我们进行了第一场“海选”,从39支申报优秀学生团队中公开选拔出6支设计队伍,直接获得奖金进入正式设计环节。这类似于实际工作中的“邀标”或是“竞争性谈判”,申报者无需以较大的工作量展开设计,而是通过对团队业绩、基本构思、敬业精神等指标的判断,遴选真正进入设计环节的团队。设计周期三个月,其间三方导师组多次组织封闭式辅导与评图。同年12月,6个方案举行了“6进2”的半决赛,两个方案脱颖而出,都是我们的本科生团队。再结合多次与幼儿园教育及管理方的沟通,两个方案分别深化后再进行公众投票和专家评审。胜出者获得设计权,与天华建筑的建筑师们共同完成施工图并付诸实施。设计者的名字,将会被镌刻于建筑之上。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优胜方案之一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优胜方案之二


这次尝试的初衷,是基于对当前建筑学教育与职业需求的理解。学生在整个过程中面对的实际问题,远非一般课程设计或是概念性设计所能比拟。但在评审的过程中,并未简单囿于实际项目中的诸多限制,相反,设计方案的创意、对未来的预测和想象力,也成为评审极为关注的重点。在整个过程中,我既作为活动的策划组织方,也作为三方导师组成员之一参与,受益良多。这一点,相信参与其中的学生也能够真切感受。


 

最近在做什么新研究?


广义地说,每一次设计、教学或是通常意义的科研,都可能成为“新研究”。研究与设计的关系已经有很多人在讨论,在“design”和“research”之间,填入“by/of/for/through…”都有不同的含义,我就不再续貂了。具体从狭义层面的“科研”来说,这几年我特别关注城市轨道交通与城市空间的互动发展问题。这个方向很多人在做,我希望在“空间-行为-交通-自然”四者之间琢磨一点新内容。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重庆牛角沱轨道站点空间研究


 

最近在做的建筑实践是什么?实践和教学有什么关系?


最近一个超小型项目可以一提——要在一个所谓“Art Deco”风格的高密度板式高层住区内,做一个“孟氏祠堂”。缘由是因开发建设,该楼盘拆迁了一个孟子后人们聚居的“城中村”,拆迁后的孟氏村民要求在小区内建一个祠堂。这是一个非常中国的项目,并不单是指祠堂本身是很“中国”,更指这个事件所呈现的故事很当代、很中国,只能直面现实。经过努力,原本任务要求的“孟氏祠堂”(ancestral temple)已被悄然转换为“宗系花园”(lineage garden)——不仅要仰望祖先,也要关照后人,精神空间与日常生活间的自由穿越是这次设计的关键。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lineage garden概念设计图


这个项目的内容并未立竿见影地与我的教学相关联,但其策略和态度却与教学不可分。


实践与教学之关系,我理解当有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内容的关联,即实践内容与教学课题直接相关;第二层次是方法的关联,即实践中解决问题的方法与教学过程的结合;第三层次是态度的关联,即无论在教学或实践中,面对不同对象,都以同样的态度面对。项目不在大小,但都会涉及与这个时代、与这个城市(村镇)、与自身内心等诸多要素千丝万缕的联系,这样的联系是解读建筑实践的通道,是为建筑生长输送养分的毛细血管,更是建立某一特定时空专业图景的思维坐标系


教学之责任,从训练“技能”,到传授“方法”,再到培养“能力”,最终到塑炼“气质”。实践者,也必历经这四重门方能谈及“修为”。在这个意义上讲,二者同一而无异。


就目前教师、建筑师、学者的多重身份和目前的状态,有什么困惑和期待?


坦率地说,我常在想一个问题:为什么那么多毕业生对曾受过的专业教育并不满意——虽然他们在工作中依然运用着学生时代累积的许多知识和能力。放大来看,现在整个社会对于中国教育的质疑或不满程度可谓屡刷新高,无论是基础教育还是高等教育,就像对中国石油、中国移动、中国医疗等所有关乎国计民生的行业的埋怨一样——“想说爱你不容易”。这个“不满意”显然包含了很多内容,从顶层设计到具体战术。


原谅我这个问题不展开回答,而希望作为另一个问题提给我本人和所有关心建筑教育的同道们,希望有机会进行更深讨论。因为这个问题的背后,显然将引发出更多的问题,在这短短的篇幅中难以阐透。分享问题和分享答案都很重要——那就先抛砖,再引玉吧!


 


本文来自AC与褚冬竹老师的邮件访谈,如需转载,请提前联系本号。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AC《建筑创作》2015年第4期总第185期

职业性与教育观清华大学开放式建筑设计教学


官方微店现已发售

请长按二维码或点击“阅读原文直接购买


官方淘宝链接,购买请复制以下链接至浏览器

http://t.cn/RyVnBiY


 

试试淘口令

 

长按复制这条信息,打开手机淘宝即可看到【AC 建筑创作 职业性与教育观 清华大学开放式建筑设计教学专辑】淘口令¥AAAXBPeE¥





AC独家||褚冬竹谈重庆大学建筑城规学院教学:事件和情感让Building成为Architecture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