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普利兹克奖、人道主义与现代建筑的信心

(2016-08-24 17:42:54)
标签:

普利兹克奖

现代建筑

亚历杭德罗

分类: AC文库

普利兹克奖、人道主义与现代建筑的信心

2016年1月13日普利兹克奖公布,瞬间刷爆AC君的朋友圈,当然除了褒奖其中也不乏对普奖的质疑,扎哈·哈德迪的合伙人Patrik Schumacher在FB上表示:

“普利兹克奖现在已经异化为人道主义工作奖。建筑师的角色现在是“服务于更大的社会和人道主义需求”,而新的获奖者津津乐道于“解决全球住房危机”和关心弱势群体。建筑失去了它的特殊社会任务和责任,建筑学的创新被高尚的情操示范所取代,卓越的学科标准瓦解于模糊的、自我感觉良好的追求“社会公正”。我尊重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一直以来所做的努力和贡献,他做的“一半的好房子”明智地回应了社会问题。然而,这并不是前线,建筑和城市设计应该致力于推进全球高密度的城市文明前往下一个阶段。如果人道主义关切这一安慰剂是在现代建筑一个更广泛的趋势,我半点都不会反对今年的普奖选择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但是,我认为这释放了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建筑学已经失去了检视自己为世界所做贡献的自信、活力和勇气

当然这不是Schumacher第一次质疑普利兹克奖了,在2014年坂茂获奖之后,他也在FB上说了同样的话:


“是不是说那些想得普利茨克奖,或者诺贝尔物理学家奖的人就得在自己的东西里混上点人道主义关怀呢?”

我衷心祝贺坂茂……喜欢他的作品,尤其是蓬皮杜新馆……但是,我有点担心普奖,这个久负盛名的业界奖项,的评定标准被引导到政治正确性的方向上去……我更希望看到是有利于解决和促进城市发展和重整的建筑创新,这带动学科的进步,才是评审时看重的东西……我担心评审标准移向了政治正确从而像蓝天组的Wolf Prix或者Peter Eisenman 这样打破常规的人就无法脱颖而出……


在转发Schumacher的这番言论之后,AC君的朋友圈和微博瞬间炸了锅,各路人马有赞同的,有批判的,AC君在此就不对这番言论做评判,只收集大家的意见,虽然立场各不相同,但或许也是多元化的一种表现方式。




@俞挺就事论事,如果智利得主的人道主义建筑设计不仅在一个项目上成功,而且成为其他建筑师仿效的方法,成为一定范围的普遍有效知识,那么说明他的知识分子态度和行动是经得起考验,并值得褒奖,至于是普奖还是其他奖,看评委的,尽管大多数评委思路如尿路。如果仅仅是个案,并没有广泛应用,那就褒奖过甚。比如帮助伊东获奖的那个地震计划,根本就是纸上谈兵,当地灾民对于计划的反感和抵触,则无法在合适的层面被反应出来,机会主义者的人道主义,多半是伪善,一般都能得逞。

 

@秋瑾羲之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是用建筑的手段和答案去解决问题。空间与形式还是核心。不是联合国组织人道主义援助的手段,完全不一样。

 

@武昕在全球环境变坏,社会矛盾激化,开始讨论外星移民的大背景下,扮鸵鸟继续玩中产游戏总不是个办法吧?当然可以选择对社会底层视而不见,只要服务好能付得起设计费的甲方就好了嘛,但是能持续多久?这似乎是这个行业回避不了的问题。


@lewin看来全球当前阶段,自由与公正是任何一个领域都要面对的问题。精英与平民的诉求不同,阶层分裂引发的冲突反复震荡。


@阿尝建筑学的任务到底应该是结合时代的技术,致力于推动城市文明,还是被动地成为社会建筑行为的服务中介?今年的普利策释放了一个积极的信号:想要得奖,跑贫民窟做设计吧,也许你会抢在holl之前得到普利策。不说了,我已经在难民营场地调研了


@胡的龙建筑师是服务于当下的,建筑大师是面向未来的。评价标准不能模糊,今年的这个奖是个危险的信号,表明了政治正确的道德绑架在业界的蔓延。按照这个标准,明年是不是应该把奖颁给中国这么多用生命做设计的设计师?

 

@经世国匠拿很多人亟待解决的生存资源,去做艺术与技术的追求吗?过于追求艺术与技术的建筑是对土地与空间的浪费,脱离实用和普及的建筑是钢铁与混凝土的垃圾。

 

@城市建筑苦旅科学思想是从辩证理性主义一路发展下来的;然而,艺术不会进化,它始终带有一种返祖的倾向。……建筑学就应该同时具有这两种性质:在器物的层面上,它是追随着科学思想不断地向前发展,这既包括技术的进步、也包括艺术表现手段的增强;但在精神上则相反,它永远试图引领我们面向人性的回归。——巴士拉


@天空还晴朗建筑没有优越性,建筑师也没理由自命清高。与其质疑“服务于人”的建筑发展趋势,不如想想为何自己那所谓推动文明的高技术城市建筑会不被认可。跳梁小丑,滑之大稽。

 

@小蓝貌似他每年都说类似的话

@神秘事务司-魔法部这恰恰是当今建筑界的两种极端。没有谁是绝对正确。任何一方也不要认为自己的观点是学科主流,也不要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或者道德制高点上看问题。

 

@我是一只喵呀建筑的确不是纯技术,也更不只是纯粹的人文情怀,奖项的结果的确倾向很明显,这是是不是一个讯号我不知道,但这必定会成为一个指引,结果的力量永远不只是总结。


@袁霞人道主义永远是一个远比弱势群体或大多数人利益更正确、更优先的目标,在这个问题上犯糊涂是二十世纪甚至整个十九世纪的通病,结果将会是灾难性的。文化理念一旦错误将会导致整体性战略错误。

 



2014年,坂茂获得普利兹克建筑奖,评审团在获奖评语中说他的建筑致力于“为那些遭受巨大损失和破坏的人们提供了避难所、社区中心和精神栖息地”。坂茂的实践扩展了建筑师这个职业的范畴和角色:他们不应只是为富人和开发商工作,也应该为所谓的“弱势群体”做出努力。

 

普利兹克奖、人道主义与现代建筑的信心

纸板教堂

坂茂更值得称道的胡须应该是他在标准部件及普通材料的新用途方面的成句,同时他在结构方面的创新以及对非传统材料(包括竹子、织物、再生纸纤维和塑料等复合材料)的灵活运用。设计语言的探索与他在各地灾后重建中的持续努力相结合,让他获得了领域内的最高认可。

在普奖给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的评语中,评委会盛赞“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引领着能够全面理解建造环境的新一代建筑师,并清晰地展现了自己融合社会责任、经济需求、居住环境和城市设计的能力。”但同时也表彰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每栋建筑都展现了设计师对人们如何使用设施的理解、对材料使用的周到恰当以及创造公共空间为更多人造福的承诺。


普利兹克奖、人道主义与现代建筑的信心

蒙特雷住宅

纵观这些年的普利兹克奖获奖者,包括坂茂、亚历杭德罗·阿拉维纳,很容易在他们身上提炼出人道主义的共性。甚至伊东丰雄,在推动日本311地震灾后重建后获奖,都可以说是“人道主义”在其中起作用。

普利兹克奖的奖章上刻着“坚固”、“实用”、“美观”三个词,这亦是普奖的宗旨,当然凯悦基金会的政治立场、评委的构成、国际政治格局也会对最终结果产生影响,如何看待这些问题与建筑学本质的关系亦是见仁见智。

评奖从来不是能讨好所有人的事,Schumacher的言论担心的其实是自己的东西没有被放在主流的位置,对于未来方向的选择从来不是卖力呼喊就能赢得比赛的。当然这并不是否认参数化的作用,近年参数化在多专业协同、材料等方面的成绩有目共睹。诸如此类的更多有益的尝试或许才是建筑学发展的正途。


或许这样,普利兹克奖才有意义。





普利兹克奖、人道主义与现代建筑的信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