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C建筑创作
AC建筑创作 新浪机构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626
  • 关注人气:65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2016-08-04 17:07:09)
标签:

建筑

让·努维尔

万科

普利兹克

分类: AC文库

作者:jiani



2016年7月23日,连日来被暴雨侵袭的北京城湿度骤升,虽然室外温度只有32度,却让行人感觉被置入了一个大蒸笼一般,闷热难耐。


北京中央美院美术馆报告厅里却座无虚席,连通道里也站满了人,所有人都在翘首等待着报告主讲人第30届普利兹克奖得主让·努维尔的到来。在一群人的前呼后拥下,一个身材魁梧的黑衣男子缓步走入会场。全场等待的观众忽然雀跃起来。“他好像从ELcroquis里面走出来,真得一模一样。”坐在我身边的EL君眉飞色舞的形容着自己近距离接近这个icon的感受。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没错,让·努维尔的出现完美诠释了什么是偶像符号。“标志性的光头,深邃桀骜的五官,穿着一身三宅一生的黑色呢子西装,身材高大魁梧的他让人联想起欧洲电影里的帮派人物。”


这是每一则关于让·努维尔的文章里都会读到的信息,今天他也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我们的面前,而几乎在场的所有人都穿着夏天的轻薄衣物。就像所有在我们心中形成符号的人物一样,让·努维尔只穿着两种颜色的衣物,常年是黑色,只在法国的夏天,他会穿上白色的T恤。但他的衣柜一定不会像扎克伯格和乔布斯这些工科男一样布满一模一样的衣物,而是每一件都会有着连续而微差的变化,这不仅是因为建筑师的情趣,而是因为他自己也从不讳言的自我属性——“一个享乐主义者”,所以,他会像我们一样热爱“美食”和“时尚”,还有与生活的欢愉有关的一切。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在前一天下午,他刚刚向北京万科汇报了位于鸟巢边上的高尚住宅项目“大都会79号”的最新进展。参加过这场汇报大会的万科设计部的设计师们谈论起这场汇报都会眼神放光,他们惊叹于这位普奖大师的充沛精力、精彩构思细致设计和敬业表达。“你知道让努维尔在全世界各地的设计没有一处是一样的,我们做过细致的调研,所以才决定找他! 大师真是太棒了,他不像某些建筑师就是做一个立面形式,他的设计非常细腻,其中每个立面都不一样,根据周边环境和内部功能做了相应的处理,而且所有的立面设计细节都和未来的使用功能有关系! ”他们兴致勃勃地诉说着自己被让·努维尔的汇报征服后的感受。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与万科集团副总裁刘肖

在经历了这场令人兴奋的设计汇报后,努维尔团队再次投入到为第二天的公开演讲的准备工作中。

 

“诗意的雄心”这个主题源自ELcroquis第183期的开篇,弗朗西斯·马尔曼德Francis Marmande与让·努维尔的对谈<“大巴黎”,还是一场豪赌> (Le Grand Pari, or The Great Gamble)中的段落。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唯一的问题在于,要怎样才能让一座建筑真正存在?要如何赋予它城市诗意的雄心?城市原本建立在延续性之上,是慢慢建造起来的;城市的存在有其自身的意义。今天,当你不再卷入纷争、浪费时间,或依赖侥幸的机遇,其结果将是灾难性的。在中国,一些超级高楼史无前例地拔地而起。我们有责任追求幸福。毕竟,建筑的目标是为其使用者营造幸福,不是吗?(The only question is, what happens each time for a building to be ableto exist? How can you share an ambition for an urban poetics? The city used tobe based on continuities, a slow build-up; the city existed and interpreteditself. Today, when you don’t get clashes, wasted time, lucky accidents, theresult is cataclysmic. In China, some very high towers are going up in recordtime. We have responsibilities in relation to happiness. After all, buildingmeans aiming for the happiness of the people you’re building for, doesn’t it?” )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与ELcroquis主编Fernando Marquez Cecilia(右1)

当时在和主办方讨论讲座主题时,我告诉万科设计部的伙伴们让·努维尔会喜欢这个题目。因为我相信这个题目也是对大师的挑战,既然他提出了这个问题,既然他在后面的漫谈中提到了中国的城市建设,既然他也要在中国让一座他的建筑真正存在,那么就请他亲自把答案回复给中国的观众们吧。而让·努维尔对这个题目的回应是将原来600页的PPT,临时增加到1053多页。整个团队工作到凌晨3点。

 

在全场观众经久不息的热烈掌声中,让·努维尔带着他的事务所建筑师陈晨缓步登上讲台。此时此刻,在线上线下正有万名观众关注着这位大师的演讲。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是建筑师中为数不多的神态松弛的人,喜怒极形于色,他的表情表示着他今天愉悦的心情。所以虽然年近71岁,但是很难从他的神态表情上读到老态。在随行工作人员调试机器的时候,他已经开始沉浸入自己构筑的思绪中漫游。

 

一开场他便用一种幽默的方式回应讲座的主题。“我先警告大家,你们会被我淹没的!”因为“诗意的雄心”是一个非常大的主题,所以他今天准备了很多内容跟大家分享。他的方式是快速的播放照片,配合少量的旁白。

 

1000多张图片,快速的切换,配上思绪流动的台词,这显然是一部静帧电影。这部电影的导演是他,演员是他建筑生涯中所有具有个人意义的建筑,他希望为我们营造一个让我们沉浸的诗意场景,伴随着他的回忆和思绪,划过漫漫光影爬过的岁月,混合他漫无边际的旁白,缓缓穿越他的建筑人生。对于在场的建筑学人类来说,这是属于他和我们的一个浪漫的时光影像旅程。

 

When I’m about to start ona project, move into action, I isolate myself and I lie down and plunge intosilence and absolute darkness. I let the project take me wherever it likes. Ilet it divagate or stray, just as we describe a domestic animal that isn’tbeing shepherded around as straying. An idea takes hold. En route, it comes upagainst a certain number of obstacles, opposing forces, insurmountable problems.The idea is at the wheel: I’m not the one driving the process, and I eventuallyget to something that surprises me.  It’sa bit like domesticating something unfamiliar or handling a delicate situation.Once the thing’s there, I weigh it up.

当我开始设计一个项目时,我会让自己独处,躺下,沉浸在静默和彻底的黑暗中。我让项目带着我遨游,让它自由地选择岔路或迷路,就像一只不受看管而肆意游荡的驯养动物。某个想法随之开始主导。这是一条路径,路上伴有各种阻碍、反抗力和难以克服的困难。我让想法自己掌控方向:我并不直接驱动这一过程,但最终会被带到一个让我惊喜之处。这有点像是驯化一只陌生的动物或是处理一个微妙的处境。一旦答案出现,我只是把它呈现出来而已。

 

影片开场,首先导演带给我们一段宣言式的独白。


我愿意成为一个和环境结合的建筑师,一个场所的建筑师,但是当年在我所接受美院的教育体系里,建筑是和环境没有关系,这种做法让我非常难以接受。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几年前,我写了《路易斯安那宣言》,然后我又和一位法国哲学家,知识分子Jean  BAUDRILLARD共同撰写了《独特的物件》。我的宣言是,批判当今社会所有像克隆物的建筑,这阻碍了时代的前进脚步。我要强调的是,建筑应该从社会学的角度出发,应该是人文的、诗意的。


我爱上了路易斯安娜美术馆。美术馆的群落是同一个建筑师团队在30年时间里分了三个阶段完成的。我在群落里做了我的艺术创作,我希望让大家换一种方法看美术馆,从美术馆看外面的景色。我从路易斯安那美术馆的群落里,发明了一个形容词“路易斯安那式的”这是我的设计的标志。这也是对建筑的一种时代的见证。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在阐述完自己的宣言后,我们随着导演的影像回到了他的青年时代。不论是哪个时期的设计,对这位建筑师来说,每一栋建筑都是某一侧面的他自己。他用回忆的方式漫游,所以建筑出现的顺序是它们在他生命里出现的时间,而不是建筑建成时间,这种排序方式从来没有见过,是一种非常个人化的自传方式。 


*感谢让·努维尔事务所建筑师陈晨为本文所作的贡献

 


巴黎


Arab World Institute(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

Paris, France

1981 / 1987


我的阿拉伯世界文化中心的创意源自它与巴黎圣母院的关联。基地南部是巴黎非常著名的

Jardin des plantes动植物园.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建筑物两侧高度不同,一侧需符合奥斯曼建筑高度,另一侧需符合大学城的高度。平面图两侧建筑间留有一条缝,正朝向巴黎圣母院。

 


 

我在设计时充分考虑建筑与光的关系,从巴黎的圣路易岛上看这个建筑物是逆光的角度,光线从建筑物的背后穿透出来。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立面的创意是反射城市的景象。弧形立面借鉴了塞纳河的弧形,另一侧立面借鉴阿拉伯艺术文化,表现阿拉伯伟大建筑物的光和几何形态。内部有双层的楼梯间,简单的几何形式的重叠,让人联想起阿拉伯世界的传统装饰纹样。立面的透光在9%至20%-30%之间,可根据室外的温度和光线,调节光线进入的程度,中庭采用半透明的大理石,正对巴黎圣母院,形成取景框。在夜晚可以看到几何形态和光线的关系。

 


尼姆


Nemausus(尼姆社会住宅)

Nîmes, France

1985 / 1987


尼姆社会住宅是我在同一个时代参与到社会住宅的领域的项目。设计采用了旧材料重新改造和整合。当时我的方案不完全遵守建筑规范,我可以收到稍高的设计费,但需要控制造价。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当时的市长是个著名的裁缝,他当时决定不把社会住宅放到郊区,而是放到市区。在当时社会住宅的设计里,基本每一个套房都很小,户型都一样,是完完全全的复制和重复,在我的这个项目里采用预制混凝土搭建。虽然用了统一柱网,但是我仍然希望每一个房间都有自己的特色,因此设计了两种户型,有的跃层、有的三层跃层,朝南设有大的阳台。所有套房的立面都可以打开,这是符合当地的气候条件的设计,在天气好的时候,整个立面可以打开。通过这样的方法,给每个套房增加了20%左右的使用面积。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而我降低造价的方法是让所有的建造都符合建造标准图册上的传统工艺的做法,降低成本,立面材料则使用了原来的车库的门。两侧设有露台,一侧是公共大阳台,小孩可以奔跑,而在另一端的露台就都是私有的,立面打开,可以看到环境和绿化。因为这个作品,我被同样从事社会住宅的同行们排挤,因为我证明了用同样的价格可以建造一种革新的建筑。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通过这个房子我想说,社会住宅的改进与城市生活和城市规划都是有关系的。

 


里昂


Opera(里昂歌剧院)

Lyon, France

1986 / 1993


里昂歌剧院的原有部分是冯萨克给里昂设计的市政府大厅,而白色加建部分是我的歌剧院,因为我的到来。这个面积大了3倍。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里昂歌剧院,尊重了原有建筑设计的手法,比如拱券,轴线对称都在我的方案里有体现。室内是黑色的,保留了原来19世纪的设计的休息厅。这是一个有光线的黑色,像烤漆一样的黑色反射了光线,同时我加了一个透明的穹顶,里面为歌剧院的舞蹈者提供了排练室,他们在这里的视线让他们仿佛觉得自己是城市的主宰。虽然整个厅做成黑色,但我在每一个观众座位下都打上了一盏金色的小灯,这是当地的文化传统。夜晚。从外面看,可以看到里面投射出来的光。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图尔



Vinci Conference Center(法国会议中心及表演厅)

Tours, France

1989 / 1993


法国会议中心及表演厅位于法国中部地区,功能有会议中心和表演厅。基地位于当地的行政政府和一条人行道之间。我设计了一个悬挑的大屋顶,底下有一个小广场面对着火车站。所有的厅都是悬挂着的,在透过它们之间可以看到对面的花园。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这栋房子拥有法国甚至欧洲历史上最大的玻璃窗,长度达120-130 米。表演厅外立面反射周遭的景致,这是我设计的第一个大的表演厅设计,大约可以容纳2500人。在夜晚的灯光的映射下,你可以在街道里看到这个小屋盖,它成为城市的标志物。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巴黎


Cartier Foundation for Contemporary Art and Cartier headquarters(卡地亚中心)

Paris, France

1991 / 1994


不久之后在我在一条主干道边上设计了卡地亚中心,这是卡地亚基金会为了当代艺术而设计的。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为了呼应周边的奥斯曼建筑,我做了三片玻璃幕墙。第一片18米高的玻璃幕墙沿街,后两片玻璃都比实际建筑物稍大一些。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这对我来说,是一个非常简单的游戏,我使用的手法是通过三片玻璃的叠加形成反射再反射的效果,在云影里面反射云影,在树影里面反射树影,形成不同物件之间的反射折射关系,产生非常丰富的视觉效果。云彩在我的玻璃立面上的浮现,首层的展览空间里8米高的玻璃门扇可以展开,使展厅变成室外。在室内我用了半透明的材质。浪漫主义诗人Chateaubriand亲手栽种的黎巴嫩大雪松,我也保留在场地里了。

 


柏林


Galeries Lafayette(柏林老佛爷百货旗舰店)

Berlin, Germany

1991 / 1995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这个时候柏林墙倒了,我被老佛爷邀请到柏林设计它的旗舰店,这是柏林城在柏林墙倒下之后的第一个大型建筑。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当时城市的风貌都是大型的街区体块,都是红砖,我也使用了这种街区原型,但是整个街区是玻璃做的,在内部,我使用圆锥形透光的玻璃体量,穿越整个建筑物,为大型的开敞空间带来光线,这是一个有体量的玻璃双层的立面,可以在里面看透下面发生的事件。大的圆锥形的中庭上面还可以显示图像,高50米,在两个圆锥形之间还有一些办公空间,办公空间也被圆锥形穿越,曲线的玻璃立面还改变了圆锥形的形象。


卢塞恩


Culture and Convention Center(卢塞恩文化交流中心)

Lucerne, Switzerland

1992 / 2000


年后,我在瑞士赢得了一个竞标。给卢塞恩做一个音乐中心,因为这里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音乐事件的主办地之一。从这里我们可以乘船去瑞士的几个大湖,是一个非常有历史文化的城市,它启发了迪斯尼公园。基地的后面有群山,这非常让人惊讶,因此我把水引入建筑,用一片刀刃一般大屋顶覆盖了广场,不论这个城市下雨还是下雪,都可以为建筑底下的人提供庇护。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建筑的屋顶是一片非常薄的打磨过的镜面,反射在它底面上的影像是模糊的。内部功能有一个现代美术馆,一个表演厅,还有一个图书馆,共三种不同的功能。大的音乐厅是完全白色的厅,墙面上覆盖的是消音板,一种木制的材料,对我来说这是一个音乐装置。夏季的休息厅,向室外敞开,但是是被覆盖的。人们可以在屋檐下欣赏卢塞恩的风景,可以在屋顶下吃饭喝茶,抬头看到模糊的镜子反射城市的景象。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巴黎


SEINE RIVE GAUCHE

Paris, France

1993


巴黎十三区城市规划方案是我对于城市规划的理解。这个规划一开始是由当时的城市规划师做的,和19世纪复古规划没有区别。直到佩罗获得法国图书馆的项目后,这个区域才开展了一个城市规划项目竞赛,在我看来,这场竞赛来得有点晚。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当时的竞赛规划区域没有这么大,我让竞赛主办方把场地扩大一点。我提出了一个反对复古城市规划的方案。在复古的城市规划方案中,他们只做了小的花园30米乘以30米,而我创造了一个中央花园、大花园,它的尺度是非常大的。在我的研究里,这个场地是有历史的,与其无情的覆盖,还不如找历史线索做设计。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我设计的建筑直接面对花园,提供了与巴黎市区一样享受的视角,同时设计了一条街道。街道是商业街,有很多霓虹灯。原址上有工业建筑,我建议不要拆除,以前的工业建筑正在被改造,改造了一个医院和火车站。我想表达的是,通过我的反对方式,方案被推动了,在缓慢前进。

 


布拉格


Zlaty Andel

Prague, Czech Republic

1995 / 2001


布拉格天使街区位于市中心,边上有地铁站,他的功能是商业、住宅和办公,下沉广场,上抬广场,ING银行的办公楼。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当你到了布拉格,看到这栋楼就像看到天使。它是保护城市的天使,在转角就可以看到。我把一位朋友的影象放到立面上,看起来就像是天使的张开双翼。

 


瑞士


Expo 02

Morat, Switzerland

1999 / 2002


瑞士的当代艺术展,计划用7-8个月改造一个城市,我设计的装置展览,名为“永恒和瞬间”。我认为成功的展览应该让人们不知道到底哪儿是展览,哪里是新加的,哪里是原有的。比如我设计的集装箱,做了假工地、堆了树干、船,另外我还设计了库房改造的剧场,小教堂改造艺术展,以及在湖里看城市全景的立方体。这个展示存在6个月,6个月后被全部拆除。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卢塞恩


The Hotel

Lucerne, Switzerland

1998 / 2000


又来到了卢塞恩,在音乐中心边上的小酒店。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这是一个非常小的酒店,酒店老板的愿望想让房间的租金变得与拥有更好风景的酒店一样贵。我设计了“渴望”这个主题,将著名电影剧照印在天花板上。我觉得,就算是小酒店也应该是城市的一部分,给城市添彩,给城市增添活力。在我的地下室餐厅里你们看到的树和天的景色,都是用潜望镜的方式,用玻璃镜面反射引入的。在这个设计中,我记得所有电影剧照的使用都必须得到导演还有明星的许可,当时我花了非常多的时间和精力。

 


马德里


Extension of the Reina Sofia Museum

Madrid, Spain

1999 / 2005


马德里大博物馆,是索菲亚王妃博物馆想做的一个扩建,三角形地带的原有建筑被拆除,我赢得了竞标。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我做了一个大屋顶,创造了一个被覆盖的城市广场。新建筑的屋顶和原有建筑留缝。不接触,新建筑屋顶的的采光井让有天光漫射下来,将新建筑的色彩投射到老建筑上。建筑里有报告厅,报告厅的下部设有餐厅。大屋顶反射了整个城市的风景,就像是整个镜像的反射一样。


 


巴塞罗那


Agbar tower(阿格巴大厦)

Barcelona, Spain

1999 / 2005


这次我来到了高迪的家乡,我的设计是对高迪的传承。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如果理解巴塞罗那的城市规划的话,这个项目就在两条斜线交叉的中心广场的边上。在巴塞罗那几公里以外的蒙特塞拉特山影响了西班牙建筑师1000多年,许多建筑师都以它为创作源泉,就连修道士也会在山里造修道院住在里面。这里也是高迪的设计源泉。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这个项目受到了自来水公司的委托。我的色彩取自天空和周围建筑物的红色,同时这也是一座环保的建筑物,墙面是厚实的混凝土墙,开洞采光,外侧彩钢板,在彩钢板外面外置一层玻璃的皮用来通风。这是我对高迪的致敬因为我是球迷,我希望这座城市地标可以为球迷带来狂欢,所以我设计了一个小游戏,让塔楼在巴塞罗那球队赢球的时候显示球队的颜色!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巴黎


Quai Branly Museum(巴黎史前博物馆)

Paris, France

1999 / 2006


布朗利巴黎史前博物馆是希拉克的总统项目。我的设计策略是尽量扁平,越扁平越好,因为旁边的埃菲尔铁塔太高了,我把建筑物放置在一片花园里,我希望在这里做的景观设计有史前的感觉,所以采用藤蔓植物,让它像历史遗迹的感觉。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内部陈列的作品来自原始森林群岛,玻璃板上反射树的影像。这些建筑物上的色彩,取自于被展示的物品或者展品的色彩。南立面用来遮阳,只有1%的光线能够通过这些玻璃窗户进入室内展厅,因为这些虽然是巴黎史前艺术,但是到现在它们仍然是一个生命力的艺术,所以我这些楼里的天花板都是请到土著的艺术家设计制作的,每一层的天花都交给他们做,每一层都不同。我把储藏空间放在透明的圆柱体里,当大家进入展厅的时候,就会路过这些圆柱体,看到藏品,我有两种不同的采光形式,一种是天窗式的采光,另一种是打点的隐约的光线。因为我的建筑对着埃菲尔铁塔。这样我把埃菲尔铁塔变成了我的展品中最大的图腾,放到了我的展示空间里。

 

很多人说我的这个博物馆太黑了,只有1%的光线进入,你们怎么认为呢?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在我的建筑里天窗式的设计可以看到室外的风景。在屋顶上的餐厅,我的餐厅名字叫做影子餐厅,交叉的杆件都是按照埃菲尔铁塔露台的投影再诠释的,这个博物馆造完以后,比原计划多了50%的观众。

 


明尼阿波利斯


Guthrie Theater(美国明尼阿波里斯市格思里剧院)

Minneapolis, USA

2001 / 2006


我又去了美国,明尼苏达地区以大量的瀑布出名。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在基地周边原来的保护建筑是磨坊,我的房子成为了工业建筑。明尼亚波利斯的名字源自边上小瀑布发出的音乐声,音乐变成了地区的名字。悬挑部分就成为整个剧场的接待厅,把人直接引向瀑布,看瀑布听水声。这里还可以看到周围模糊的影像,这里还有一个小剧场和永远会被打开的一扇窗,永远不被遮蔽。窗的四周都用高反射的镜面,把外面的影像引入室内,空间就显得非常的大,墙上还有一些虚无的影子。在大演奏厅上我放了一个广告装置,就像人头顶上插的羽毛,图像的显示像从天空上掉下一个天使。他降落在了我的显示屏上。晚上可以看到我又玩起了灯光色彩的游戏,制造出一些虚幻的影像。这个建筑被当年times杂志评为当年度最佳建筑物。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日内瓦


Richemont headquarters(厉峰集团总部)

Geneva, Switzerland

2001 / 2007


 

厉峰集团原来的总部是一个瑞士典型的坡屋顶建筑。在这个新建筑里,我让建筑伸展到了花园里,形成阶梯式的露台。在两个建筑之间的中庭里种上树木,用磨砂玻璃板来捕捉这些树的投影,当下雪的时候,投影也还会存在。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纽约


40 Mercer – Soho residences(纽约绸布街40号)

New York, USA

2001 / 2007


这个建筑位于布鲁克林区的一个历史保护区内。之前的建筑设计方案采用一高一低的节奏,但是没有通过审批,后来就把项目转到了我这里,这是soho区的高尚住宅跃层公寓,我把这座建筑与北部的墙分离,创造出一个空中的绿化平台。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在公寓里,整个立面可以完全打开。这个设计的手法,我灵感取自边上的工业建筑。跃层空间的内部有蓝色、红色的玻璃。接待厅立面对着周围的环境。

 


韩国


Leeum Museum

Seoul, Korea

2002 / 2004


接下来,我和你们的距离越来越近了,我现在来到了韩国,这里是三星的博物馆的三个建筑,红色的是博塔的、库哈斯,还有一个是我的。从一个大平台上,你就可以看见我。

我设计了一个不锈钢,黑色的建筑物,仿佛插入岩石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今天展示得照片显得我的室内太黑暗了,但实际并不是这样。光线的明亮和投影是一对双生,看到投影就应该知道光线,这就是我的理论。所以大家可以想象一下!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哥本哈根


Concert House Danish Radio

Copenhagen, Denmark

2002 / 2009


接下来,又是一个光的建筑,哥本哈根交响音乐厅。这个建筑在一个新区里,周围还在规划建设,所以我不知道周围邻居是谁,也不知道它长得怎么样,我知道有一条地铁线,因此我做了一个蓝色的屏幕,在里面想放什么就放什么。这是一个用布面材料做的建筑,就像一个一颗陨石。立面上会投影上音乐家的形象。在夜间,办公空间、休息厅、接待厅一一在立面上表现出来,呈现出一个新世界,音乐演奏厅是整个木制的,另外还有4个表演厅和准备厅。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多哈


Office tower

Doha, Qatar

2002 / 2012


这是卡塔尔的一个摩天楼。在这个设计中我的问题是,是不是每一个塔楼都要和全世界的塔楼一样呢?这个项目的酋长是看到巴塞罗那塔楼后找到了我。我要把形态和气候环境协调。后来,我的这两个建筑分别都获得了全世界最佳高层建筑奖,在巴塞罗那我采用了混凝土墙,外挂玻璃板防止日照,而这个设计中我使用金属板,金属板的密度根据各个侧面的日照程度是不同的。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巴黎


Les Halles

Paris, France

2003 / 2004


雷艾勒地区是巴黎的中心街区,几十年来一直都在不停的变化。为此政府组织了一个大型的竞赛活动,MVRDV和库哈斯都参加了竞赛。但是这个街区在我的想法看来已经被完完全全屠杀过好几遍。他们向我要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花园。我就做了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花园给他们。他们要很多很多树,我给他们提供了3个层次层高都不同的花园。一个在底部,一个在裙楼上,一个在主楼上,从一条绿轴可以延伸到皇宫。这里充满了一系列的花园,形态各异。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奢侈品集团旗下的皮诺基金会,将在花园尽端的原理是建筑里做的一个当代艺术基金会,这个空间和我设计的卡地亚一样,里面有很多当代艺术的展示。爬上大屋盖,你们没有做梦,我们又看见了巴黎,可以看见蓬皮杜。人们可以在上面的公园午餐。屋顶上的游泳池底下是一个博物馆。我的新建建筑物和原来雷艾勒的地区的固有尺寸是一样的。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我的公共设施是一种新型的桥和新型的商业业态。我的想法是新型的街区也能跟着我的方案缓慢的变化。我设计了一个音乐的装置和教堂的钟形成互动。桥上加出来的一部分作为图书馆,可以连通到地铁。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但是,在现在的巴黎政府,没有用专业评审来选择方案,而是把一系列的方案推给了民众,直接让民众投票选择。结果环保主义者选择了层高最低的方案。


马德里


Hotel Puerta America

Madrid, Spain

2003 / 2005


我又来到马德里,这是一个现有建筑的改造酒店,邀请了10个建筑师,一个人一层楼。

我的设计部分是把立面换了,并且加高了一层。我这一层是套间,使用印刷玻璃隔断。用了一些日本的主题,在印刷玻璃上有日本的艺妓和音乐,印刷的玻璃板都可以滑动变化,产生丰富的空间变化。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瓦伦西亚


VALENCIA LITTORAL

Valencia, Spain

2004


又来到西班牙。开发商找我做一个城市规划。他给我提供了一个港口。将有水淹危险的路变成了公共花园,我做了一个大的工业园区的生态园。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我做了四个方案,大沙滩、港口,一条小河流公园和农业改造。我使用了一些城市最基础的材料。采用各种各样的色彩去设计沙滩和建筑物的每个片段。被遮蔽的漫步道,现有建筑的建筑形态还有港口都需要重新设计。我将展示大家在水面上的住宅、被预先设计的遮蔽物、重新使用原来的工业遗迹、新建的公共设施和一个巨大的屏幕住宅。我设计了瓦伦西亚的垂直巨大的花园,用花园把巨大的塔楼锁在一起。这是我建议的方案。用了一年两年设计却只用一两分钟解释。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奥地利


Sofitel Stephansdom

Vienna, Austria

2004 / 2010


这个场地里已经有一个著名建筑师设计的倾斜的建筑物,我打算将这个索菲特的高级酒店做成城市之门,我的倾斜度和他的倾斜度一样,在这里可以看到整个维也纳的旧城。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我还在顶层设计了一个天花,通过对向室外的反射可以覆盖整个历史的古城。我找了瑞士著名的平面设计师Pipilotti设计天花。我的房子通过反射看到了对面的房子,所以他被我占有了。对面有个圣斯蒂芬大教堂,我的斜立面的做法借鉴了教堂的拼瓦方式,酒店的房间有白色的、灰色的和黑色的,建筑立面里的滑动窗可以停驻,你可以自选景框看城市,床被推到墙面边上,和窗一个高度,让人感觉躺在城市上。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众所周知奥地利的有一个重要的分离主义艺术活动。它的一个重要的元素是金色,所以我也做了一个金色的屋顶,金色天花做完之后,周围的一圈都是透明的,夜间向四周投影出去,人在室内的时候会发觉我的所有的天花覆盖了整个城市,这就是我要创造的视觉效果。在室外看,你会看到漂浮的一片天花。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值班AC君:Tommy


让·努维尔讲座全记录(上):他从不自我复制,他的每一个设计都是一次豪赌

 

▼AC最新刊▼

最新刊丨珠海横琴国际网球中心

一个事务所的肖像丨gmp50周年纪念专辑

▼AC在关注▼

来自前线的报告丨威尼斯建筑双年展最值得看的七个展览

你所不知道的扎哈·哈迪德丨来自前线的报告

策展人速成手册 | 威尼斯双年展 大师们都做了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