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民主的理想与现实

(2013-08-30 02:03:10)
标签:

种族歧视

民主的细节

郑永年

佛罗里达

齐默曼

杂谈

早就听说过爱荷华大学的贝瑞教授得过普利策新闻奖,但不知道是为什么得的,昨晚终于有机会在一个派对上见到他,当面向他请教。

贝瑞教授当过30年的报社记者,其中包括《洛杉矶时报》这样的大报社,10年前来爱荷华大学新闻学院教书,他没有博士学位,但是他却是有终身制的正教授,这在美国的新闻学院并不奇怪,新闻是一个十分注重实践经验的专业,理论知识相对次要。

贝瑞教授一看就和搞电视的记者不一样,电视记者比较注重外表,到哪里都能显示出他们的存在,而文字记者更需要融入到生活中去,在没有人注意到他们的时候发现新闻。贝瑞教授如果换上一身工作服,你可以说他是修车的,也可以把他当成安装空调的,或者是餐馆的大厨。

得普利策奖时,他在佛罗里达州的一个报社工作,当地的警察总监要通过选举产生,权力比市长、议长都大。当时的警察总监靠着严打毒品犯罪的口号当选,每次成功破获毒品案件,都会召开新闻发布会,利用媒体为他歌功颂德,以利于他将来的竞选连任。

与此同时,贝瑞先生(那会儿还不是教授)对警察总监的功绩开始怀疑,觉得他有针对黑人的种族歧视倾向。

贝瑞先生和他的同事们为了得到更充分的证据来支持他们的假设,影印并逐一查阅了1000多份警察在高速公路上拦截过往车辆、并没收任何携带$250以上现金的档案材料,并查看了1000多个警车拦截时的录像资料,结果发现,70%以上的案件是黑人,绝大多数案件都和毒品无关。由于高昂的律师费,大多数人都没有要回被没收的钱,结果钱越积越多,高达八百万美元。

贝瑞先生和他的同事们为此发表了一系列文章,迫使当地政府修改了法令,对警察拦截车辆和没收现金做了更明确的规定,进一步保证了黑人的合法权利。贝瑞先生和他的同事们也为此赢得了普利策调查类新闻奖。

钱呢?我问。贝瑞教授说他们很怀疑警察总监通过此举非法敛财,他们也找到一些证据,但最终因为无法100%地确定证据的真实性,他们没有在文章中对此提出质疑。

我很佩服贝瑞教授的职业道德,为了找到证据而废寝忘食,挑灯夜战,而没有证据时,再有吸引力的新闻也不能报。我很高兴他在教书,因为他仍然会用这样的标准去要求学生。

警察总监呢?我又问贝瑞教授。他成功连任了,因为佛罗里达的白人多,他们更愿意选有种族偏见的警察来保护白人的利益。

这应该是被忽视了的“民主的细节”的细节吧,我想。

贝瑞教授的故事让人想起去年在佛罗里达发生的一桩枪击案,一个叫齐默曼的白人(也有人说是拉丁裔人)声称为了自卫而开枪打死了一个手无寸铁的黑人男孩,最近被佛州法院判无罪。齐默曼此前曾多次打电话给警察,表达出强烈的反对黑人的种族情绪。庭审中,法官拒绝考虑这些电话的内容,声称要就事论事,导致了当事人的无罪释放。尽管美国的民众在多地举行示威游行,尽管美国的总统和司法部长都是黑人,也无法改变判决结果。

今天是马丁路德金发表“我有一个梦想”讲话50周年纪念日,美国的四任总统纷纷发表讲话,谴责种族不平等,包括卡特,柯灵顿,小布什和奥巴马。佛州被杀黑人男孩的父母,也站出来要求申张正义。

50年以来,美国在反对种族歧视方面取得了长足的进步,但发生在佛罗里达洲的这两个细节故事,实在说不上是美国民主制度的完美,选举和司法独立这样的民主机制实际上是在将根深蒂固的种族主义制度化,鼓励诸如警察总监和齐默曼这样的人来代表社会正义。

记得郑永年有一次聊天时说,中国的一些自由主义公知们常常用西方的民主理想与中国的现实相比,因此认定西方的民主制度是完美的。但是这些公知们对西方民主理想的了解,远多于他们对西方民主现实的了解。

遗憾的是,民主的现实有时候并不能体现民主的理想。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