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他说他干过汉族姑娘了

(2011-05-24 07:08:45)
标签:

旅游

杂谈

北京飞乌鲁木齐要4个多小时,与纽约飞洛杉矶的时间差不多。不同的是,在美国是从东海岸飞到西海岸,而北京到乌鲁木齐却离海越来越远。落地后才知道,乌鲁木齐据说是世界上离海最远的城市。美国横越东西的旅行很正常,而中国南北间的旅行远比东西方向要多。这是我在中国境内第一次坐这么长时间的飞机,也是第一次感觉中国之大。其实北京到乌兰巴托、东京、首尔等其他国家的首都都比到乌鲁木齐近。“中国真大,新疆比外国还远,”我心想。

下午,我们来到乌鲁木齐维族人聚集的老城区参观。在老城广场,首先看到的是有英文,中文和维吾尔文标识的肯德基和家乐福。西方人常常说中国如何将维族文化边缘化,“是谁在把本地文化边缘化,美国的肯德基、法国的家乐福、还是中国共产党?”我心里暗自揣摩。广场的一边是一个新建的清真寺,另一边是一个中国银行,门前有两个骑在马上的女卫兵把守。她们的制服让人想起白金汉宫的卫兵。所有这些形成了一个奇怪又独特的组合:西方文化,维族文化,共产党出钱修清真寺,还有本地人在追求的现代化。

我感到自己被淹没在中亚的人流中。到处都是很有意思的“外国人”面孔。在北京时不愿盯着外国人看,觉得有失身份。现在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干脆坐在马路边,直愣愣地盯着每一个走过的人看,脑子里不断地提醒自己还是在中国。

在广场的中心,我看到一座阿凡提铜像。阿凡提是中国最有名的维吾尔族人,每个小孩都知道他。他是维吾尔族聪明智慧的象征,常常热心帮助穷人,嘲笑富人。我还记得“阿凡提吃西瓜”的故事。看到阿凡提,使我对这陌生的人海产生了一种熟悉感。

一位维族老汉坐在街边卖艺。他的道具非常简单,用一根木棍顶起一个啤酒瓶。但他那朴实专注的表情打动了我。

街上站了很多闲人,以中青年男子居多,这么多人没事干,会不会去闹事?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是维护政治稳定最有效的手段,不是宣传,也不是武力。

从广场出来,和同行的几个美国人参观了乌鲁木齐的一所哈萨克小学,学生全是哈萨克族。最有意思的是,校长的讲话要从哈萨克语翻译成维吾尔语,然后从维语翻译成汉语,再由英文翻译翻成英语给美国人听。讲话用了五分钟,却翻译了半个小时。

从前听到过很多关于新疆的传奇,除了阿凡提的故事,还有达坂城的姑娘,吐鲁番的葡萄,冰山上的来客,克拉玛依的油田,还有刀郎的“2002年的第一场雪” 等等,今天终于置身于其中,本来应当高兴。但临来之前在美国看到的关于新疆的资料,大都是中国如何侵犯人权,如何限制宗教自由以及语言文化,汉人如何大量移民,维族文化如何被边缘化,汉人与本地人的贫富差别如何之大,民族矛盾如何之深等等,让我觉得作为一个汉人有点像是不速之客,因此心里又添了些焦虑。

同行的一个美国人跟我说,他在街上碰到了一个维族大学生,是新疆农大的,借机了解他对汉人的看法。据说,那个学生说他很恨汉族人,并自豪地说他已经干过汉族姑娘了。那美国人问我这人的话可信不可信。我说,恨不恨我不知道,和汉族姑娘干恐怕是真的。至于他是带着民族仇恨干的,还是带着阶级感情干的,或是去妓院干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