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殖民者的悲剧

(2011-02-21 02:01:13)
标签:

印度

穆苏里

教会学校

殖民地

结束了在印度两星期的参观学习,同来的人都走了,我决定再呆几天,去看望朋友亚当。

亚当是我在美国的同事,人类学家,研究瑜伽功的,已经写了两本关于瑜伽的专著,最近申请到一笔研究经费,在印度研究一个新课题,是关于印度人的喝尿疗法。

亚当从小生长在印度,高中毕业后才到美国上大学并读研究院,但他却是个标准的美国白人,只有当他开口说话时,如果仔细听,才能听出他说英语时带有轻微的印度口音,亚当的印第语非常好,但据他自己说,还是不如土生土长的印度人。

我对亚当和他的家人在印度的传教经历很好奇,很想看看他的生长环境。

他住在印度北部一个叫穆苏里(Mussoorie)的山城,海拔2000多米,离新德里200多公里,火车+汽车一共走了7个多小时,1947年印度独立之前,这里是英国殖民统治者的避暑胜地,英美传教士很早就来到此地,开办教会学校,供西方人和印度上层子女就学。

亚当的曾祖父就是一位传教士,来自美国,在印度生下了亚当的祖父,祖父母又在印度生下了亚当的父亲,于是就有了亚当和他的哥哥约瑟夫,算起来,亚当和他哥哥已经是第四代印度殖民了。

亚当的祖父母和曾祖父母早已过世,母亲曾在这里的教会学校教书,父亲是学校的校长,前几年双双退休。

独立后的印度,以前西方殖民者的处境每况愈下,在印度生长并住了一辈子的亚当的父母,退休后决定回到美国,居住在俄亥俄州的一个老年公寓。

他们在穆苏里还有一栋房子,平时有佣人看管,但亚当和哥哥约瑟夫(作家)要轮流从美国来照看,他们的父母很希望他们能把这个家维持下去,因为这里面有几代人抹不去的记忆。

我在他们家里住了几天,这是一栋巨大无比的房子,20多个房间,有不少古董和工艺品,外面还有个花园,可以看出它曾经的辉煌,家里有一条大狗,但和房子一样,多少露出了一些暮年的凋零。

亚当有些自豪地说,他们家曾经有5、6个佣人,可现在只剩下3个了,一个做饭,一个洗衣服,另一个做房子外围的修理工作。

来到这里我才发现,穆苏里的西方人和印度人是生活在两个互相隔绝的世界,一边是身份和特权,另一边是贫穷和低微。

这时我才理解为什么亚当虽然生长在印度,但印度语却说得不如本地人的原因。

我觉得亚当真的很神奇,他在美国是个标准的左派知识分子,脑后还扎着个小辫子,主张保护妇女堕胎权利,拥护环保,支持同性恋的权利,主张社会进步和社会平等,与其他美国男人一样,不管你有钱没钱,凡事主张自己动手。

而在印度,他却摇身一变,成了个彻头彻尾的殖民主义者,饭来张口,衣来伸手,事事都由佣人来做,而且能看得出来,他很享受他家在印度的一切特权,并不觉得有什么不对。

我很难想象美国的亚当和印度的亚当是同一个人,但我所认识的亚当又的的确确有两个看似自相矛盾的自我。

离开穆苏里后,我常常想起在中国的西方人,他们也居住在与世隔绝的环境中,他们的孩子也是在只说英文的国际学校念书,这些孩子的中文往往不熟练,但英文也会带有些许的中国口音,他们将来说不定会有认同危机,因为在哪里都不正宗。

从印度回美国后,有一次又看到了亚当,他告诉我,我走后不久,他们的房子闯进了劫匪,当时只有他哥哥和嫂子在,两人均被刺成重伤,送医院急救后总算保住了性命,但哥哥的腿落下了永久的残疾,那条大狗则被当场刺死,家里值钱的东西被洗劫一空。

亚当说,这个案子一直没破,因为当地的警察和抢匪常常勾结在一起,况且,当今的印度社会,有谁会同情过去的殖民者。亚当和哥哥约瑟夫经过商量,终于决定将房产卖掉。

我听后不免有些替他们难过,一个持续了4代人的家族,就这样结束了。

 

《联合早报》2012-6-1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