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麂土著
南麂土著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362,191
  • 关注人气:7,56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

(2019-06-15 13:29:21)
标签:

摩洛哥

撒哈拉沙漠

三毛

旅游

分类: 狂野非洲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知道撒哈拉,是小时候从三毛的流浪小说里开始的,直到老了才有机会去走一走撒哈拉,5年前去了撒哈拉东,现在去了撒哈拉西,估计骆驼才能去撒哈拉中。

西边的撒哈拉是红色的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从阿伊特·本·哈度村一直向西,便是要进入撒哈拉沙漠了,难得有几个谷地椰林小绿洲,那是柏柏尔人聚集的村落,昼夜的巨大温差,让这里的椰枣含糖量高,特别出名。据说柏柏尔人妇女在生产的时候,会吃几颗上好的椰枣,以便补充体力。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沿途开始荒芜起来,阿特拉斯山阻隔了大西洋的寒流和潮湿的空气,让这片非洲北部终年炎热少雨,“撒哈拉”这个名称是从当地游牧民族的语言引入的,就是“沙漠”的意思。虽然撒哈拉沙漠大如美国国土,但是它的居民估计只有250万,每平方公里还不到0.4人。在尚未完全沙漠化的边缘地带,当地人会像我们新疆的戈壁地区一样,打许多坎儿井,这一堆堆隆起的沙堆,下面就是取水的井洞,但是据说,水已经越来越少。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沙漠的深处有一个古堡,不知是古堡改成酒店,还是酒店建成古堡模样,土黄色的建筑围成一圈,晚上就住这里,房间门前还有一个难得的沙漠泳池。酒店泳池不稀罕,水才珍贵。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沙漠酒店被漫漫黄沙包围,出门就是起伏的沙丘,天还没有黑,一队青年坐在深褐色的沙丘上,顶着蓝天,白云在他们头顶流浪。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一支支驼队开始返回,夕阳沉落后,余光洒到沙丘上,慢慢开始泛出沙漠的本色,原来在一片浩瀚的黄沙包围中,这一处的沙漠是紫红色的,在蓝天还没有褪色的时候,别样的耀眼。记得5年前去的埃及东撒哈拉,一望无际的白沙漠。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手机APP测了一下银河升起的时间,半夜两点钟起来,5月的沙漠不冷不热,凑巧也没有风,少量的云很低的飘过,星空深邃璀璨,可惜几个帐篷里的人早早地睡了,没有灯光从里面透出来,照不亮前景。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坐在高高的沙丘上,向前,向后,向四面八方望去,到处都是闪烁的星星,黑夜是一面魔镜,将浩瀚的沙漠倒影到了夜空,点点星辰仿若钻石沙粒,驼队一定是穿越这银河的沙漠之舟,我们来到这无边的撒哈拉,就像是空夜划过的一颗流星。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三毛说:“很多年以后,如果你偶尔想起了消失的我,我也偶然想起了你,我们去看星星。你会发现满天的星星都在向你笑,好像铃铛一样。”眼神和星光的交汇,仿佛灵魂与造物主的交流,会让人怀疑坐在这里,也许真的能感应到神灵!

三毛为什么会来撒哈拉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沙漠没有高山,太阳会出来很早也很快,拍完星空差不多摸黑就要上骆驼,迎着天际的微光,深一脚浅一脚有些颠簸,领驼员说:要顺着骆驼起伏的节奏调整身姿,就不会很累了。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领驼员倒是累了,一屁股坐在沙丘上,我们要等到太阳升起来的那一刻拍照片。浩瀚的沙漠空无一人,驼队有些孤独。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太阳从沙漠地平线喷薄而出的时候,我想起了三毛,巧的是,她还是我们浙江老乡,生于重庆,1948年随父母迁居台湾。三毛生性浪漫,为了追寻心中的那颗“橄榄树”,踏遍万水千山。1967年赴西班牙留学时,认识了西班牙大胡子小伙荷西,6年后,他们在撒哈拉的小镇阿尤恩完婚。阿尤恩现在属于摩洛哥控制的西撒哈拉北部一个靠海的小镇,离这里不远。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荷西的大部分工作是作一名潜水工程师,三毛每天都会在下午两点半开三个小时的车,冒着沙漠里走沙与龙卷风的危险去接五点半下班的荷西回家,生活过得清苦却浪漫。后来,她们移居加纳利群岛,荷西在一次潜水中出现意外去世了,独留三毛一人在这个世界。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我们无法确定三毛有没有来过这一块,或者牵手走过日出的沙丘,但是撒哈拉西部的沙漠都很相像,她们经常深入撒哈拉,他们的爱情在沙漠里熊熊燃烧了6年。沙漠时期的生活激发了三毛潜藏的写作才华,荷西的去世让他的心又一次开始流浪:每想你一次,天上飘落一粒沙,从此形成了撒哈拉;每想你一次,天上就掉落一滴水,于是形成了大平洋。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因为空旷,总有神秘,因为神秘,总有思索,在浩瀚的沙漠,任何得失苦恼都会变得无限渺小,有人说,去了撒哈拉沙漠你才能爱上这个世界,在那里体验过生和死的选择,才知道绿色的珍贵。

毕业季,撒哈拉,跟着三毛去流浪回国的时候,我带了一大瓶沙子,把沙子装在了精致的摩洛哥小瓶子里,送友人,或是摆在书桌上,每一次看到,嘴角都会微微上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