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2年轻人们的记忆】一、YRadio南澳记事——见达仔的南澳记忆

(2012-10-30 23:39:32)
标签:

jerome

广东省

教育

南澳信息吧

南澳中学

分类: 哲言哲语休闲娱乐

YRadio南澳记事1

初来乍到南澳,如果上市场上购物,当问及商店主人物品每斤的价时,你可能会诧异,苹果好贵啊,一斤12元,杨梅好贵啊,一斤24元,鸡蛋好贵啊,一斤14元,土豆好贵啊,一斤18元……然后迫不及待跟店主说:“你们南澳收入那么少,物价这么贵,怎么活啊?破地方。”亲爱的朋友,稍安勿躁,店主会不急不慢解释给你听:“你这就不懂了,这就是我们南澳的一大特色。我们自从日据时代开始,大部分物品就使用“公斤”作为计量单位,一直沿用至今。只有“大米”一样除外。”这下子你就明白了,这么一个岛上,日常生活中有这么奇特的细节,可以让每个初来乍到的人从咋舌到恍然大悟,这个过程就是这个岛给你的第一个乐趣了。

 

YRadio南澳记事2

来到南澳,潮汕的游客依然可以使用潮州话,但是可以明显的发现南澳口音的奥妙之处。这种口音更多的一种闽南风情,你会听到“近来”说“紧来”,“风水”说“峰随”,“坐船”说“寨船”,“人”说“狼”,“孥子”说“Ginà”。老一辈自嘲的“南澳话土”,“鱿鱼叫 泥补”,“水鸡叫 蛤鼓”,“姿娘叫 Zabou”,这个我作为一个外来人,倒是不同意这种自嘲,这三个说法在潮汕的沿海地区还是比较普遍的。大概像我这种海边出生海里成长的人来说,关于海岛,关于海边的语言,反而是有一种亲切感。

 

YRadio南澳记事3: 

在后宅镇隆澳大街的北侧,有一座古老的天后宫。宫外立着石碑,碑上镌刻着图片字样。初来乍到,不少人照着石碑上的字读下尘天后宫。不过,仔细一问久居此地的老人家,原来,还真不是下尘天后宫,是天后宫。有趣就在于这个看起来像的字,到底是考倒了不少读书人。这个字,是一个土造字。认真考究起来,还是有本字的,本字就是字了。这个字,在这里就是半截的意思。我们常说的粉笔折断成两截折作两8’8’就是这个字了。亲爱的朋友,下次经过下橛天后宫的时候,千万别犯下尘天后宫的错误哦!

 

YRadio南澳记事4

肠粉是一个常见的食品,在澄海,喜欢肠粉上淋撒的卤汁散发出来的香气,配上油炸萝卜干的干香,这是我们习惯的咸味肠粉味觉。不过,亲爱的朋友,来到了南澳,您不妨选择尝一尝南澳口味的肠粉,那是相当的不同——甜酱肠粉!粉皮略厚的肠粉浇上黏黏的甜酸梅汁,有点腻,但是有点不同。没有人告诉我甜酱为什么被用在了肠粉上,不过我大概会从甜酱联想到南澳的薄饼。夏天到了,很多人家午餐都喜欢包薄饼吃。一层薄薄的圆饼皮,一盘胡萝卜丝,一盘肉丝,一盘黄瓜条,每种材料各夹一些卷进面皮中,蘸着酸甜的番薯粉甜酱,一个人可以吃上五卷。别说,夏天来到南澳,能够被款待薄饼,是一种荣幸。记得曾经在建浩家吃薄饼,还闹了个笑话,我有两张面皮只包黄瓜,并且蘸了沙拉酱,中西合璧的南澳薄饼,别有一番风味。

 

YRadio南澳记事5

红豆、大红豆、芋头,你要加什么料,这是一句让大家很快乐又会嘴馋的歌词,台湾的主持人阿雅在《锉冰进行曲》唱出了吃台湾特色甜点锉冰的欢乐。夏天来了,冰制品恐怕是大家再喜欢不过的休闲小吃了。乌鸦说的好,跟大陆分隔个五六百年,南澳就可以进化出截然不同的文化来。的确如此。当蝉儿在树上叽喳,人们结束了一天的劳作之后,从县城的大街小巷到云深青的街头巷尾,无处不在的南澳特色夏夜要开始了。有一种冰品叫做炒冰,初次听到的朋友肯定会疑问:冰,怎么可以炒呢?其实,炒冰使用冻锅炒出来的,不用添加乳制品,冰质又细嫩如冰激凌。炒冰除了一些普通如芒果、番石榴、椰子、火龙果等夏季水果口味,南澳创造性地炒出本地珠瓜口味炒冰。口味炒冰中加入柠檬片,冰里面还可以让人不经意吃到酥脆的花生米、粘牙的提子干、甜爽的椰子块。在前江海滨路,嘴里一口炒冰,眼里海浪轻拍沙滩、渔火点点,那是最最美的夏夜体验了。

 

YRadio南澳记事6

端午节来到了,忽然间想起了年少时看过的《新白娘子传奇》中那一个片段——端午时节,白素贞因为不慎喝下了许仙准备好的雄黄酒,苦苦挣扎后现出蛇形,吓走了许仙的魂,而后千辛万苦找寻灵芝救活许仙……在南澳岛上,我过了唯一一个端午节。岛上没有河流,看不到龙舟赛,不过设想海上龙舟,也许比江河里更壮观。在岛上,各家各户会自己包粽子,这倒也不稀奇。最稀奇的是,大家会买‘Hiang Hong’。这‘Hiang Hong’用在什么地方呢?各家各户将‘Hiang Hong’在水里煮成‘Hiang Hong’水,泼洒遍屋子的每个角落。按照就习俗,还会用‘Hiang Hong’水来沐浴。这样做是因为‘Hiang Hong’可以祛除邪气、有毒动物。起初听到‘Hiang Hong’,特别陌生。后来询问了同事之后,才知道这个‘Hiang Hong’就是雄黄。这个习俗对于大陆人来说,很稀奇不?这就是岛上端午节的亮点了。

 

YRadio南澳记事7:看到同事正在整理的水果糖中,有一味糖让我想起了南澳的一种水果——荔枝糖。那年夏天,我跟着摄像涛哥乘坐农业局的车去了青澳湾,刚好赶上了荔枝收成的季节,同志们带我来到青澳管委后面的一片荔枝林。这一片林地从山麓一直覆盖到山顶,不过这是一个失收年。南澳的荔枝品种多为“乌叶”,所以岛上把荔枝叫“乌叶”,这点倒是跟大陆叫“莲果”不同。乌叶的收成一般比大陆的品种要晚一个半月左右,现在交通方便,一到夏季,外地的荔枝已经抢占了本地市场,所以等到乌叶一收成,大部分人已经享用够荔枝味了。可能只有少数怀旧的人才会尝一尝这本地的乌叶。这市场败下阵之后,果农只好放弃了这么一片园地,另谋生路。岛上的乌叶因为没赶上水果大浪潮,价格变得很低,有些人便趁机大量购买回家,蒸熟晾晒,再浸泡成乌叶酒,算一种滋补果酒。其实,有时候,虽然它没能在当季畅销,却比当季就被众人消化掉的那些外地荔枝幸运,至少在几年后,想要喝一口乌叶酒的人取出酒瓶,看到这些漂浮在酒中的乌叶干时,会想起那时候怎么兴致勃勃地跟友人驱车去青澳,和果农砍价,再将乌叶酿制成酒的过程,别有一番滋味。

 

YRadio南澳记事8:南澳岛,从面积来说,它不大,七十多公里的海岸线不用一天就可以开着摩托车走遍。不过,沿路能让人醉心而驻足的大小海湾实在太多了。有一个独特的小海湾常常让我停留。当我们从后宅沿着环岛路一路往东,大概过了七公里,就来到全岛最陡峭的“牛母云坡”。据环岛自行车赛选手的车速表测量,自行车自然滑坡的速度是60公里/小时。这一路过来,渴望透过右侧车窗眺望蓝色海景的心情总会被高高的悬崖上耸立着的中华楠屏障起来。所以当下了“牛母云坡”的那一刻,心情立刻开朗起来,开始进入了岛上的另外一处平地,公路与海平面几近持平,“就让海水侵蚀我的身体跟我肆意玩耍吧!”往前一两公里,平地更是平坦,从几棵稀疏的木麻黄树见的缝隙看到的是远在天边的天空,近在眼前的海浪。这个地方叫“蒲姜坑”,为什么这么叫呢?我想大概跟一味中药材有关。这位中药是南方沿海沙滩常见的藤蔓植物——蔓荆子,长长的藤蔓四处延伸,开花为紫色,结子形似胡椒,香味扑鼻。不过在这片沙滩已经见不到蔓荆子了,能见到的是另一种藤蔓——马鞍藤。马鞍藤静静地在沙滩上蔓延生长,守护着整一片的沙滩。2010年的夏天,好友骏篪从大陆驱车来岛,我带他到了“蒲姜坑”,那个下午,特别安静,我坐在马鞍藤中望着远方的大海发呆,看着友人跟着浪花一进一退,再看看眼前吃草的大黄牛摇动着尾巴打苍蝇,渔民正拖渔网上船,好像时间突然就停止下来,没有喧嚣,没有尘埃。
【2012年轻人们的记忆】一、YRadio南澳记事——见达仔的南澳记忆

YRadio南澳记事9:南澳岛一年四季温度总会比大陆的低2度左右,夏天也就明显地清凉很多,特别是夏夜。岛上的夏夜并不会像大陆的城市夜生活一样拥挤、喧嚣,更多的是一份有序,或者这就是我喜爱她的原因之一,符合了我性格当中的静若处子的那一面。这个时节,海面上星火点点,渔民趁这季节,在夜色的掩护下,用白炽灯引诱那些浅海处的小型鱿鱼,岛上俗称“钓鱿”。这可是现钓现卖的行当。日落后钓鱿人开始忙着劳作,稍微等到八九点钟,金龙路的美中美商店前的昏黄路灯下,阿姨们就开始叫卖新鲜的小型鱿鱼了。这些鱿鱼是夜光型的,在稍微暗的地方,它们的荧光血液周身流动,闪闪发光。说实话比熟的时候美!另外,有一种夏季贝类也是夏夜少不了的美味,外形酷似“淡菜”,个头稍小,差不多大拇指大,颜色黑紫,这是岛上特有的一种贝类,名号是“乌泥”。乌泥全都是野生的,生长在海岸边和悬崖底部的石头缝中。夏夜里,清炒或者水焯一份乌泥,作为啤酒的下酒料,这已经演变成了岛上的民俗了。

 

YRadio南澳记事10:正月一来到,渴望实现现代化的南澳就会不自觉地回归到传统中。各家各户门前挂灯笼,贴春联,摆年花。各大机关部门和路边商店布置了霓虹灯,闪闪烁烁,熠熠生辉点缀着夜的南澳。最美丽的当属国税大楼和龙滨路两个端的两个圆岛。国税大楼地处县城后宅最显眼最繁华的位置,常常是一个汇合的最佳地点。而从正月十五到十八,更热闹了。从后宅到云深青,各乡里都有游神赛会,祈求政通人和、风调雨顺、渔业丰收、人才辈出等等。一个海岛,赖以生存的是那片辽阔的海域,使用这些仪式来表达内心的一种期盼和祈求内心的一种安宁,独特且美好。后来,我在制作广播节目的时候突发奇想,是不是需要一个保护海洋的公益宣传呢?趁着夜色完成了,还找到了当时刚好上三年级的洪燚锴用纯真的声音表达了美好的心愿。无关乎金钱,只关乎一个梦想,给南澳及心爱的海洋一份岁月的礼物。

YRadio南澳记事11:2011年的初夏,我和记者峰哥、涛哥一起来到许厝寨,具体名字是不是这样,一时间倒是想不清楚。这里现在是宫前村管辖的范围。而在明代,则是许公这位山寨大王的地盘。在当时,叱咤海岛的两位山大王,一位就是云澳吴平寨寨主,另外一位就是许公了。许公当时带领一班人马凿通运河,而这运河目前尚存的一段,便是在宫前村即将到南澳中学的那段。明代,倭寇常常来犯,而许公正是借着运河从高往低流的地势,每每开闸,借河水下冲之力,驾船从高山直下海中,与入侵倭寇对阵,每每取胜。我们三人那天来到的正是闸门所在地。闸门地处清幽的半山腰,丛林叠嶂,非常隐秘。最吸引人的是闸门上方的一棵古榕树。据说此榕树是许公所种。榕树本来长在运河一侧,经过年月之后,它的根部伸展到运河的另一侧,并长成一棵榕树与原来的古榕抱合在一起。岛上自古有俗话称:古榕过江,南澳成仙山。当地的有识之士这样解读:南澳大桥通车之后,南澳与大陆连成一片,经济将越发畅旺,岛上更加繁华。我想,也不无道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