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leosunlijun2002
leosunlijun2002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5,922
  • 关注人气:3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巨 舰 上 的 大 将-----记德国海军上将根舍•卢金斯(2008年出版旧作)

(2011-11-13 08:55:05)
标签:

军事

卢金斯

俾斯麦号战列舰

分类: 业余军事历史写作

一位水手的坟墓上是没有玫瑰的,玫瑰盛开在怀念这些光荣的水手的人们的心中。

                          ——一位卢金斯上将的英国崇拜者曾这样说

 

1941年5月16日,在被纳粹占领的波兰格丁尼亚(Gdynia,这时已经更名为一个德国名字高登哈芬Gotenhafen)军港内,伴随着雄壮的军乐声,德国“希佩尔”级重巡洋舰“欧根亲王”号正在接受新任的德国水面舰队司令根舍·卢金斯海军上将的检阅。身材如同运动员一般健硕(与他的半百年龄绝不相称)的卢金斯在甲板上目光炯炯,步履矫健,他的检阅不同寻常之处在于,他不知疲倦地和几乎每一位参加检阅的官兵握手,并且海军上将同时用他那鹰枭一般的目光笔直地注视每一位与之握手的官兵,所有的海军官兵都由此感受到了大战前的激动,同时也隐约感觉到了这位“暴君”的厉害。而直到今天许多欧美军事爱好者也仍然在津津乐道于在记录片中所看到的卢金斯海军上将的检阅风采。

 

1.卢金斯海军上将

 

根舍·卢金斯(Gunther Luetjens),1889年5月25日出生于德国中部黑森州的首府威斯巴登(Wiesbaden),是一个商人的儿子。他的父亲为了做生意,在许多年里面奔波于荷兰和印度之间。卢金斯小时候给人的印象就是非常安静、也非常聪明伶俐。和许多德国海军将领不同的是,他所成长的这个风光旖旎的地方和大海根本挨不上边,但是小根舍从童年时代起就喜欢听人讲述有关大海的各种故事,并早早地定下了把海军作为他一生事业的志向。

 

在新兴的德国海军里,中产阶级的子弟是最受欢迎的。1907年卢金斯如愿以偿地加入了海军,他成了一名基尔德国皇家海军学校的学生(其中1909年间他还在海军炮兵学校学习过一段时间,专门学习鱼雷和军舰火炮)。刚进军校不久,重巡洋舰“弗雷亚”(Freya)号就作为训练舰带着卢金斯这一级的海校生在海上训练了差不多有1年的时间,北海、地中海、波罗的海和大西洋,让他们真正领略了大海和大洋的滋味。1909年卢金斯又在战列舰“阿尔萨斯”号上呆了一年。1910年卢金斯毕业,他的毕业成绩在同级的160名同学中排名20。这个不错的排名使他被理所当然地分配到当时德国最强大的无畏级战列舰上“国王”(SMS Konig Wilhelm)号上,在这条战列舰上他一直服役到了1913年。

 

但是卢金斯似乎不怎么喜欢大军舰,他等了一个机会转到一艘小小的鱼雷艇上(1913年到1914年的2年里他指挥过帝国海军第4鱼雷艇支队的G169、G172号两艘鱼雷艇和A40号炮艇),在整个第一次世界大战中他一直呆在弗兰德海岸边的鱼雷艇上。在大战中,他自己指挥过鱼雷艇和鱼雷艇支队,也负责过扫雷艇的训练,在这段时间内他担任的任务十分繁杂和多样,这使得他对于海军业务有了深入的了解和全面的掌握,成了一个全才。

 

卢金斯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的表现相当出色。例如,1917年3月23日,他曾指挥着他的小小的鱼雷艇支队闪电般地炮击法国敦克尔克港,摧毁了岸上不少重要设施;5月2日,他又指挥支队和4艘英国鱼雷艇作战,依靠娴熟的技战术全部击沉或击毁了它们;5月19日,他再次和他属下的5艘鱼雷艇在近至400米的距离上和4艘法国驱逐舰对抗,丝毫不落下风。在德国海军里,他由此被公认为一位非常勇敢和富有战术意识的指挥官。

 

大战结束后的魏玛共和国的年代里,卢金斯幸运地继续留在了规模缩小很多的德国海军里,担任各种战术训练的组织和参谋工作,也指挥过海军的运输船队,1929-31年间他担任了第1鱼雷艇支队的指挥官。在再次负责了一系列训练组织工作和柏林德国国防部海军人事局的工作以后,1934年他担任了6600吨的“卡尔斯鲁赫”(Karlsruhe)号轻巡洋舰的舰长,终于算是又一次地和大军舰开始了接触。更为幸运的是,这艘担任训练舰任务的建于1929年的军舰上安装了德国海军全部最新式的电子设备和新设计的三联装150毫米舰炮,卢金斯由此受益颇多。

 

2. 1次世界大战后第1艘(1931年)访问美国纽约的德国军舰——“卡尔斯鲁赫”号轻巡洋舰

 

1935年上半年,整整半年时间里,卢金斯上校带着基尔海军学院1934年级的34名学员坐着“卡尔斯鲁赫”号轻巡洋舰远航南美洲,望着德国海军的军旗重新在南大西洋的洋面上飘扬,卢金斯不禁豪情万丈。这次远航不仅对于那些学员们来说是十分必要的,对于卢金斯这名高级海军将领来说也是十分重要和及时的。

 

从1935年9月到1936年3月,卢金斯担任德国海军北海军区参谋长。这之后,海军总司令雷德尔又任命他为海军总司令部的人事局(MPA)局长,同时也负责指挥鱼雷艇部队、驱逐舰支队的训练工作。在这段时间内卢金斯所表现出来的出众的工作能力和坚决服从上级指令的个性使得雷德尔认定他就是正在迅速扩充中的德国海军未来所需要的可靠的舰队指挥官。

 

卢金斯不仅是一名以服从为天职的军人,也绝对是一位正直的绅士。1938年11月9日/10日,著名的“水晶之夜”(那晚全德国犹太人开设的商店橱窗被砸,纳粹的反犹行动升级)后,卢金斯对纳粹丑恶的反犹行径极为愤慨,向海军总司令雷德尔提出了正式抗议。

 

纳粹的思想理念是和民主气息甚浓的德国海军的传统格格不入的,这一点反映在卢金斯身上表现得尤其明显。早在“水晶之夜”前,卢金斯就是3位曾经正式抗议过纳粹犹太人政策的德国将领之一(当时收到他抗议的水面舰队司令赫尔曼•波姆悄悄地压下了他的这一次抗议),不管何时何地,他从来不行纳粹礼,以后身上的海军上将制服也永远是旧德国海军式样的,因为他厌恶现行制服上的纳粹符号。但是这并不妨碍德意志和新海军的理想依然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他和纳粹在情感上当然还是有交集的。

 

1938年,雷德尔任命卢金斯担任德国海军侦察舰队司令。1939年10月,在战争爆发后不久,卢金斯海军少将指挥6艘驱逐舰对英国北海海岸实施布雷行动,成功地击沉了7艘敌船,很快他就被晋升为海军中将(1940年1月1日)。

 

作为一个标准的职业军人,卢金斯是个外表很严肃的人,手下基本看不到他的笑容,他对于自己的职责有着圣徒一般的献身精神和狂热,看上去十分难以交往,有些部下甚至称他为“黑色恶魔”,但是他的少数朋友们在和他深入了解后,都觉得他是个很有魅力的人。其实,卢金斯以前在鱼雷艇部队的那些部下们和同事们都非常爱戴他,都把他视作一位可以信赖的领袖和兄长。

 

1940年在卢金斯的巡洋舰舰队参加了德军入侵挪威的行动(“威悉河演习”)之后,雷德尔海军元帅再次在卢金斯身上发现了一个可贵的优点:对上级命令从不会有多余的问题和反对,在和马沙尔海军上将这样的“刺头”做过对比之后,深植于卢金斯身上的来自海军学校的“是的,先生”(Yes,Sir!)这样的传统使得他真正地成为一个雷德尔可以完全信任的承担重任的将领。

 

1940年6月18日,雷德尔元帅任命卢金斯为新的德国公海舰队司令,9月1日,又晋升卢金斯为海军上将。在一年里面,卢金斯连续得到两次重要的晋升,这在德国海军里面是极不寻常和罕见的,也说明了雷德尔对他的高度赏识和信任。

 

319404月,卢金斯海军中将在挪威战役中登上“希佩尔海军上将”号重巡洋舰

 

于此同时,在雷德尔的催促下,卢金斯于1940年6月20日率领“格奈森瑙”号战列巡洋舰和“希佩尔海军上将”号重巡洋舰对大西洋英国海上运输线进行袭击,在这次出击中,他的旗舰“格奈森瑙”号出师不利,被英国潜艇的鱼雷击中,数月不能动弹。

 

在“格”舰躺在船坞里的这段时间里,卢金斯领受的另一个重要任务是在雷德尔的直接督导下,负责对英伦三岛入侵的“海狮行动”的各项属于海军的准备工作。

 

时间一转眼到了当年12月,“格奈森瑙”号已经修理停当,卢金斯带着修复的“格奈森瑙”号和同级的“沙恩霍斯特”号两舰出海,执行代号为“柏林”(Berlin)的对英国大西洋运输线的海上突袭行动。第一次12月28日的出航遇到剧烈的风暴,“格奈森瑙”号再次受伤返回基尔,“沙恩霍斯特”则返回格丁尼亚,一直要等到1月19日,行动才能继续。

 

1941年1月22日,卢金斯率“格”、“沙”两舰继续执行“柏林”行动,虽然英国人早已派出了3艘战列舰、8艘巡洋舰和11艘驱逐舰在海上搜寻他们,但由于卢金斯明智地及时改变航线,不走原来计划的冰岛-法罗水道,代之以穿越丹麦海峡的航线,使得“格”、“沙”两舰成功地于2月4日清晨穿越丹麦海峡,进入了大西洋。

 

4.“柏林”行动中,在大西洋上,从“沙恩霍斯特”号上拍摄到的卢金斯的旗舰“格奈森瑙”号

 

2月9日,两舰到达了预定的“猎场”——由卢金斯选择的英国HX和SC船队使用的加拿大和英国之间的北大西洋航线。当天早上发现的英国HX106船队有战列舰护航,卢金斯果断取消了攻击,幸运的是,英国人只发现了1艘德国军舰,而且误判这艘军舰为重巡洋舰“希佩尔海军上将”号。英国人认定“格”、“沙”两舰都还在德国的军港内,因此未曾动用大队舰只来搜寻卢金斯的舰队。

 

2月22日,在接连2天毫无结果的搜索后,两舰再次发现了英国船队,这一次,它们在舰载机的帮助下,在广阔的洋面上凶狠地追逐、猎杀英国商船,在12个小时内在广袤的洋面上把5艘总吨位达25431吨的货船送入了海底。

 

到了3月初,“格”、“沙”两舰在这次出航中已经航行了11000海里,几乎绕了地球半圈,卢金斯依然在不知疲倦地激励两舰的舰员,督率这两艘威力巨大的军舰搜寻猎物。只要没有皇家海军的主力舰只护航,任何遇见遇到这两艘军舰的敌方船只都会被它们犹如在度假一般地随意猎杀。3月9日,正在运送煤炭去埃及亚历山大港的6000多吨的希腊货船“马拉松”号,就是被“沙恩霍斯特”这样轻松地击沉的。

 

5.在“柏林”行动中被击沉的英国商船船员正在登上“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

 

卢金斯也被迫放弃了一些机会,3月7日,“沙恩霍斯特”号首先发现了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中日德兰海战的英国战列舰“马来亚”(Malaya)号。通常情况下,战列舰的出现预示着后面大队英国运输船队将紧随而来。果然,没有多久,由12艘英国商船组成的船队出现了。但是,由于“马来亚”号就在附近,卢金斯只能招来两艘德国潜艇对船队发动进攻。U-124和U-105赶来后对船队肆意攻击,很短时间内差不多把船队消灭了一半。

 

此时,强大的卢金斯舰队囿于雷德尔避免和英国主力军舰交战这样的严令,只能一直在一旁坐壁上观,感到缩手缩脚的卢金斯此时简直有一种希望早点退休的想法。

 

不过当3月22日,卢金斯和他的“舰队”回到了法国布雷斯特港时,他们的战果还是相当不错的,在这次出击中,他们在60天里航行了17800英里,一共击沉或俘虏了22艘英国船只(总计吨位116000吨),创造了德国海军的新纪录,大大鼓舞了德国水面舰队的士气。

 

1941年3月23日,一封电报把卢金斯召到了柏林,海军总司令雷德尔要借重这位德国最优秀的水面舰队指挥官去完成一个重大的任务——指挥“俾斯麦”号出击!

 

1939年2月14日,第三帝国海军的骄傲,当时世界上最大的军舰——“俾斯麦”号战列舰下水了,次年,俾斯麦号完成了一切安装和调试工作,她一共装有8门380毫米、12门150毫米、16门105毫米、16门37毫米以及20门20毫米舰炮,这样惊人的武备,再加上厚重的装甲和相当高的航速使得她成为德国海军的一张绝对王牌。作为海军元帅沿承一战经验的“巨舰大炮主义”的建军思想的产物,雷德尔总在琢磨让“俾斯麦”号来个一鸣惊人的成就,来证明他的建军和领军有方。卢金斯取得的辉煌战绩无疑更加坚定了他的信心。

 

1941年4月26日,星期六,海军元帅雷德尔给卢金斯下达了新的任务:率领重巡洋舰“欧根亲王”号和战列舰“俾斯麦”号出击大西洋英国远洋运输航线,这次出击的代号为“莱因演习”(Rhein Exercises)。这也将是德国的骄傲——标准排水量42000吨的“俾斯麦”号战列舰的处女航。

 

卢金斯对这个任务并不以为然,这2艘军舰的航速、续航力以及战斗力都有许多差异,很难协同行动。卢金斯建议等强大的“沙恩霍斯特”号战列巡洋舰修好(“沙”舰在“柏林行动”中受了一点小伤),“提尔皮兹”号(“俾斯麦”号的姊妹舰)完成舰员训练,这样大约4个月以后3舰一同出击,成功的成算就大多了。事实上,这3艘军舰(也许还可以加上同样正在修理中的“格奈森瑙”号战列巡洋舰)集体出击的威力将是强大如大英帝国的海军都难以抗拒的,而现在“俾斯麦”号这样单独出击则有点类似作战中的“添油”战术,无异于在给英国人送点心上门。

 

“俾斯麦”号和“欧根亲王”号各项指标比较:

满载排水量:49406吨(“俾斯麦”号);18400吨(“欧根亲王”号)

最高航速:31.5节(“俾斯麦”号);33.5节(“欧根亲王”号)

续航力:8525、6640和4500海哩(分别以19、24和28节航速,“俾斯麦”号);6800海里(19节航速,“欧根亲王”号)

 

6. 德国重巡洋舰“欧根亲王”号停泊在军港内

 

但是雷德尔等不及了。他虽然也不舍得拿德国海军寥寥几艘水面巨舰去冒险,但是他更担心的是时间已经不在德国人一边,每耽搁一天对大西洋英国航线的袭击,就会对未来的双方力量对比(此时德国还有可能对英国实施入侵)和战局造成很不利的影响。况且对大西洋的出击还可以迫使英国海军从地中海抽调力量回援,从而减轻英国地中海舰队对北非德意军队海上补给线的沉重压力。再加上前一段时间德国海军潜艇部队损失惨重,王牌艇长纷纷阵亡,也实在需要德国海军水面舰队出面缓解潜艇部队的压力。至于担任这次任务的指挥官人选,精通海军战术、刚刚取得“柏林行动”辉煌胜利的卢金斯显然是唯一的选择。

 

与其说卢金斯是被雷德尔说服了,不如说是卢金斯海军上将服从了雷德尔海军元帅的命令。服从了这位海军总司令实际上由于虚荣心作祟所做出的不明智的决定。之所以这么说,因为雷德尔除了他那些可以拿到桌面上的理由以外,本质上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巨舰大炮主义者”,上次世界大战的经验使得他对水面舰队的威力极为迷信,在受到邓尼兹的潜艇部队的有力竞争后,雷德尔十分渴望用他精心打造出来的德国水面舰艇部队创造出令人印象深刻的战绩来,以巩固自己在德国海军中的领导地位。

 

希特勒是个冒险家,但是这一次在“俾斯麦”出击前他还是相当谨慎的,他对雷德尔的建议并不以为然。5月5日,希特勒在专程视察“俾斯麦”和“提尔皮兹”这两艘战列舰时,特意找了卢金斯来了解他的意见。

 

实际上,希特勒此时有一种直觉,他认为巍峨而强大的“俾斯麦”号无疑是德意志帝国的象征,如果由于不理智的轻率行动轻易遭到损失,将会对第三帝国的军心、民心造成灾难性的影响,因此他对于“俾斯麦”号的出击犹豫再三,非常希望得到卢金斯这样的优秀的海军将领的专业意见(希特勒在战争初期对于海空军的业务还非常重视海空军人员的意见)。

 

卢金斯个人的悲剧就在于,即使他曾经有过不同意见,也依然对这次行动心怀疑虑,但海军院校和各级官僚机构里养成的“好”传统使得他对于任何来自自己上级的指令均深信不疑,绝对是“服从达到了盲从的地步”。虽然他之前也曾对雷德尔提出过不同意见,并不赞成“俾斯麦”号冒险独自出击,但此时他竟然鬼使神差般地和雷德尔一个鼻孔里出气,把雷德尔的意见又原番不动地搬给了希特勒。

 

希特勒此时多少对于雷德尔这样的“专家”还有点尊重,既然两位海军重要的将领的意见是如此的一致,他也就不能多说什么了,批准了“俾斯麦”号的出击计划。但是这样一来,“俾斯麦”号和卢金斯本人的命运也就决定了。

 

具有讽刺意义的是,雷德尔此时在做出这样一个“富有进取心”的决策之后,可能自己也有一些害怕和心虚,就像以前叮嘱马沙尔(Marschall)海军上将一样,再次对新任的水面舰队司令卢金斯嘱托再三,要求他要具备足够的“理智和谨慎”,不要去冒“不必要的风险”,简而言之,根据海军总部的意见,卢金斯“首要任务是摧毁敌方的运输能力,只是在完成这个任务的前提下才去打击敌人的战斗舰,而这种打击不能有过多的危险。”听上去很有条理的这样一条命令,在实际操作上将会多么困难!

 

离开雷德尔以后,卢金斯还特意去拜访了前水面舰队司令,也是他的老朋友,已经退休的海军上将威廉•马沙尔(43年晋升大将)。马沙尔根据自己的经验,警告卢金斯在执行任务时要随机应变,不要过于听从海军总司令部的指令。

 

“不,谢谢你。”卢金斯断然地拒绝了马沙尔的建议。“已经有两位舰队司令因此而丢了工作,我不想成为第三位。我知道他们(海军总部)想要的,我就按照他们的命令行事就是了。”马沙尔对此只有叹息摇头的份了。

 

其实,卢金斯本人也深知这次行动凶多吉少,私下里也向一位朋友表达了心中的忧虑,但是军令如山,也只能不可为而为之。

 

5月18日,“俾斯麦”号和“欧根亲王”号出发了。5月22日,它们就被英国皇家海军牢牢地盯住了,英国人绝对明白“俾斯麦”号的可怕的摧毁力,在鱼雷机对“俾斯麦”号短暂停留的挪威港口袭击扑空后,其本土舰队倾巢出动,在“俾斯麦”号几条可能的前进路线上严阵以待,一定要置“俾斯麦”号于死地而后快。

 

5月24日清晨,在冰岛和格陵兰岛之间的丹麦海峡,爆发了一场传统的海战,“俾斯麦”号和“欧根亲王”号的对手是两艘英国主力舰:“胡德”号和“威尔士亲王”号战列舰舰。“俾斯麦”号在10英里的距离上,运用娴熟的炮战技术,用它的15英寸(380毫米)主炮击中了英国本土舰队的“胡德”(Hood)号战列舰的弹药库,112吨弹药爆炸的力量使得这艘40000多吨的战舰在“俾斯麦”号开火后仅仅6分钟就沉没了,包括几分钟前还气势汹汹的霍兰(Lancelot Holland)海军中将在内的1416名英国海军官兵阵亡(舰上只有3个人幸存)。这艘1916年下水的当时世界上吨位排名第2的(仅次于“俾斯麦”号)战舰竟然如此不堪一击,整个英国海军部闻知后如丧考妣!

 

“胡德”号被击沉的消息迅速传遍了“俾斯麦”号的每一个角落,所有的官兵们都情不自禁地为之叫好,他们一直就在等待这一时刻!连卢金斯也不由地露出了难得的微笑,他喜欢用这种方式庆祝自己第二天的52岁生日!

 

1分钟以后,“俾斯麦”号把她的15英寸口径炮口不费吹灰之力地转向了另一艘英国战列舰“威尔士亲王”号。12分钟后,“威尔士亲王”号挨了4发“俾斯麦”的炮弹和3发“欧根亲王”号的炮弹,其中1发15英寸和2发8英寸炮弹击中了她的水线以下部位,400吨海水涌进了她的船舱,“威尔士亲王”号开始狼狈地施放烟雾,准备躲开“俾斯麦”号这个可怕的对手。“俾斯麦”号的舰长,恩耐斯特•林德曼(Ernst Lindemann)立即准备追上去结果这艘英国军舰,但是此时卢金斯又一次地想起了雷德尔的谆谆嘱咐或者说是严令,坚决不同意林德曼的建议。两人当即爆发了激烈的争吵,但是卢金斯毫不动摇,“威尔士亲王”就此逃过了一劫。

 

在以后死死追赶“俾斯麦”号不休的皇家海军的军舰行列中,“威尔士亲王”号也名列其中。事实上,皇家海军在武备和速度方面最能和俾斯麦号抗衡的也就是“胡德”号、“乔治五世”号和“威尔士亲王”号这3艘军舰,如果能把“威尔士亲王”号一并解决,对“俾斯麦”号以后的自身安全也大有好处。但是我们也许无法过多责备卢金斯,毕竟“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袖珍战列舰舰长朗格斯道夫(Langsdorf)上校的前车之鉴不远,从雷德尔战争结束后在回忆录里对朗格斯道夫的横加指责就可以知道,任何敢于冒风险而又不幸遭受挫折的指挥大型水面军舰的海军将领都是不受欢迎的。

 

打胜了,功劳自然有雷德尔和海军部的官员们一份。打败了,那么倒霉的就只能是战地指挥官了。没有人能够有百分百的把握,那么就只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了。

 

7. “俾斯麦”号战列舰舰长恩耐斯特林德曼海军上校,他爱兵如子,有“林德曼爸爸”之称

 

在战斗中,“俾斯麦”号自身也曾被“威尔士亲王”号击中,负伤导致其燃油流失、航速下降。脱离战场后不久,卢金斯让“欧根亲王”号继续执行破交任务,“俾斯麦”号则吸引英国舰队,同时也开始返航。

 

“俾斯麦”号继续在大西洋里向南航行,在卢金斯的出色指挥下,5月25日凌晨3点,“俾斯麦”号利用英国巡洋舰为防备德国潜艇而不得不走之字形航线的弱点,先是向东,而后向东南转向,暂时在英国人的“视线”(雷达)中消失了。但就是在这个战机已经发生有利转折的时候,或许是缺乏信心,或许是过于相信“俾斯麦”号上的德国雷达专家的意见(“俾斯麦”此时仍然可以收到正在追逐她的英国军舰传来的雷达信号,只是这些信号已不足以返回英国军舰),卢金斯犯下了一个他也许会追悔莫及的错误,他居然打破无线电静默,没有多大必要地给柏林发了一个长长的电报,向雷德尔报告和请示,这就使得英国人得以再次确定了“俾斯麦”号的位置。大英帝国动员了每一艘可以出战的战舰,向着俾斯麦所在的海区赶去,英国人咽不下“胡德”号被击沉这口气!

 

即便如此,由于英国海军继续对她的前进方向判断错误,“俾斯麦”号仍然还有机会逃逸的。这一次,只能怪卢金斯运气不好了。

 

5月26日早上,皇家空军第209中队的一架“卡特琳娜”(Catalina)式海岸侦察机通过“俾斯麦”号的油迹发现了她,这油迹源自“威尔士亲王”号的致命炮击,燃油流失和卢金斯未在挪威补充燃料同时还造成“俾斯麦”号无法以高速航行。得知“俾斯麦”号的确切位置后,从直布罗陀海军基地赶来的皇家海军“H”舰队迅速转向,和“俾斯麦”平行前进。黄昏时刻,该舰队“皇家方舟”号航空母舰上起飞的15架舰载“剑鱼式”飞机终于找到了“俾斯麦”号,皇家空军的飞行员们冒死攻击,成功地击中了“俾斯麦”号的舰尾,炸毁了军舰的螺旋桨,使得“俾斯麦”号速度下降,操纵极其困难。

 

卢金斯随时准备牺牲自己的生命,但这并不是说他不珍惜他麾下德国海军官兵的生命。在不少德国水兵纷纷自愿报名下水去修理“俾斯麦”号的螺旋桨和被卡住的舵机时,他冷冷地拒绝了他们毫无生还可能的请求。

 

以后的专家分析证明修复“俾斯麦”号的螺旋桨在当时条件下确实是不可能的,但是卢金斯的“妇人之仁”当时还是遭到了指责。无论如何,一个指挥官无意义地浪费部下的生命总是应该受到指责的。

 

卢金斯明白他和“俾斯麦”号已经在劫难逃了,在最后的这个晚上,他镇静地为“俾斯麦”号上的忠诚的海军官兵论功请赏,他一直没有忘记在击沉“胡德”号中立下汗马功劳的“俾斯麦”号的第一枪炮官施耐德(Adalbert Schneider,后追赠骑士勋章)等官兵。在午夜时分,卢金斯发出最后诀别电:“我舰已不堪操作,将战至最后一弹!”在这一时刻,坚强如卢金斯,在镇定地口述完电文后,也因为巨大的悲痛和强烈的负罪感,而显得有些失态,在舰舱内大声咆哮了好一会儿(“我管不了了,该怎样就怎么样吧!”)。

 

5月27日清晨,英国海军以压倒优势包围了“俾斯麦”号。“俾斯麦”号犹如一位无奈的病人,被数名壮汉包围欺凌着。“罗德尼”号战列舰于8点47分首先开火,一分钟以后,“乔治五世”号战列舰也随之开火。7分钟以后,重巡洋舰“诺福克”号也加入了它们的行列。

 

9点02分,“俾斯麦”首次被炮火击中。2分钟以后,英国重巡洋舰“多塞切尔”号也对之开火。“俾斯麦”号的反击开始变得凌乱,强大如这样一艘世界第一的巨舰,也是无法抵抗整整一支舰队的火力的,何况敌人还拥有胜过“俾斯麦”号的令人畏惧的16英寸口径舰炮(“罗德尼”号战列舰)。

 

卢金斯此时非常平静,在舰桥上对于下属的敬礼仍然不厌其烦地一一回礼,真正展现了一位临危不惧的大将的风采。

 

8. 击沉俾斯麦号的功臣英国纳尔逊级“罗德尼”号(HMS Rodney)战列舰正在开火(油画)

 

没有多久,舰桥突然中弹起火了,在这个位置的卢金斯或许就是在这一刻阵亡的,但是究竟情况是怎样一回事,已经永远无法得知了,此时所有舰炮都已被打哑的“俾斯麦”号上已经是一片世界末日的景象。“俾斯麦”号血流满身、奄奄一息。

 

和卢金斯一样,在最后的时刻,就像“格拉夫•斯佩海军上将”号的朗格斯道夫上校舰长在自杀前一样,“俾斯麦”号的官兵们互致传统的海军军礼(而非纳粹礼),高呼着“德国人民和祖国万岁”(也没有人呼喊希特勒万岁),纵身跃入大海,但是就是在“俾斯麦”号翻沉入大海的时候,德国海军军旗仍然在“俾斯麦”号上高高飘扬,这一幕被英国本土舰队司令约翰·托维(John Tovey)海军上将看得非常清楚,“俾斯麦”号无愧于德意志民族的精神象征。

 

战后的许多研究和推论都表明,“俾斯麦”号是舰上的海军官兵打开水密门自沉的,真正的德国军人是不愿意让英国人掌握自己的命运的!

 

9.“俾斯麦”号战列舰上的全体舰员在等待出发

 

“俾斯麦”号上的众多舰员和乘员中(“俾斯麦”号额定舰员2065人,但这次有卢金斯司令部以及一些记者等其它人员搭乘),只有110人活了下来,2100人(包括全部舰队司令部成员)死亡。许多人是在战舰于10:40沉没以后才淹死的,英国海军对这些人的死无动于衷,基本上没有怎么伸出援手去救他们(他们的借口是德国潜艇的出现)。如果这场战争的结局是另一个样子的话,1946年-1947年间我们就会看到另一批“战犯”受到审判,或许就不会是在纽伦堡了。

 

10.“俾斯麦”号的幸存者在苏格兰上岸

 

11.躺在大西洋海底的“俾斯麦”号的残骸,和她做伴的还有卢金斯上将和2000名德国海军官兵

 

卢金斯在最后一次海战中犯了几个重大错误。未曾在挪威补充燃料、放走“威尔士亲王”号、打破无线电静默都是不可原谅的。但是这些错误雷德尔至少要承担一半的责任,另外一半也不能由卢金斯全部承担。痛心疾首的希特勒是明白这一点的,“俾斯麦”号的灾难之后,雷德尔就再也没有得到过希特勒的信任了。

 

卢金斯无疑是一个悲剧,如同一位前德国海军军官所写到的,“个人能力因为富有职责感的服从而牺牲”,德国海军最终还是没能进一步受益于他的杰出的战术才华。但是人们从来没有忘记过这位将军,战后的1967年8月11日,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的第1艘导弹驱逐舰就以他的名字命名。

 

也许,和卢金斯一样,所有的真正的军人都是这样一种职责感的牺牲品。

 

附录 卢金斯在德国海军中的晋升时间表:

1907年3月 海军军校生(Sea cadet)

1908年4月21日 海军少尉(Ensign)

1910年9月28日 海军中尉(Lieutenant)

1913年9月27日 海军上尉(First lieutenant)

1926年4月1日 海军少校(Corvette Captain)

1931年10月1日 海军中校(Frigate Captain)

1933年7月1日 海军上校(Captain)

1937年10月1日 海军少将(Rear Admiral)

1940年1月1日 海军中将(Vice Admiral)

1940年9月1日 海军上将(Admira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