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Andy
And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154
  • 关注人气: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论巴别塔的倒掉

(2014-03-19 13:17:25)
标签:

杂谈

分类: Finland
    传说原本人类的语言都是相通的,又说在诺亚方舟一事之后,苦逼的人类寻思着是不是要启动个水灾防治预案,方案的具体制定过程是这样的:这水要是冒出来了,俺们在地上也木有法子啊。听说那大夏国有个叫大禹的兄弟,治水可有一套了,咱能想想办法,搞个人才引进不?
    与会众人面面相觑,纷纷摇头表示没可能,飞机得要三千年后才有呢。
    那要不,咱地上的不成,就试试天上的?
    造一座通天巨塔,既能避免被水淹,又能把所有人集中起来(说不定还能瞻仰下上帝呢!底下有人怯怯地补充),扬我大巴比伦之威。啧,想想就美。
    于是他们拿砖当石头,又拿石漆当灰泥,万丈高楼平地起。
    结果上帝他老人家知道了这事儿,龙颜大怒。这帮崽子,给点甜头就不知轻重了,以后还怎么得了!
    仁慈而宽厚的上帝,本有无数种方法让这大逆不道的通天塔消失,比如在塔东面的墙上写个硕大的拆。可这想法的由头,不过是治标不治本,以上帝的智慧自然不会留下这个后患。好啊,你们不是挺团结挺有爱的么,就干脆让你们说不出听不懂,活活憋死罢。
    不明真相的群众某天醒来发现自己有口难言有耳难辨,惊恐得只顾嗷嗷乱叫,人类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文化功亏一篑,生存又得从头开始学起。巴别塔的计划自然是搁置了,从此天下太平。
    这就是语言和方言的由来。
    私以为,上帝在搅乱语言的时候,一定是在欧洲版图上下了重手,以至于像北欧这样国土面积加起来不过天朝七分之一的地方,每一国居然都有自己的语言,真是闲得发慌。有什么办法能让那些一(ji)不(yu)小(zuo)心(si)踏出国门的人不至于饿死他乡呢?诚然,全民学英语是个不错的做法,可对于盛产傲娇的欧洲来说,选择某一种语言为世界通用语,就意味着向某一个国家低头,这种占风头的雕虫小技绝不能容忍。于是,一位勤勉智慧的波兰人以超人的热情,在印欧语系的基础之上创造出了一种语言,取名为世界语,意图消除民族和国家的界限,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结果是——目前大学四六级里没有世界语科目,大家都散了吧。
    但是现实的归现实,想象的归想象,人类从没有放弃无障碍沟通的愿望,就好像人类从来没放弃发明永动机一样。道格拉斯·亚当斯先生曾设想过有这么一种叫巴别鱼的生物,靠人的脑电波为生,塞进耳朵后便能排泄出与宿主相通的语言,简单来说就是生物翻译机。只可惜真要遇到这么神奇的小生物,地球也早已被银河系拆迁办给铲了,你看,世界大同的代价,就是一个星球的毁灭。
    在我无论年龄还是内心都无比中二的年纪,曾自学过日语(没背完五十音图),到了大学,又因为在图书馆发现入门教程而心血来潮跑去自学德语(只知道字母表里出现了奇怪的东西),自知没有屁股粘牢板凳的耐心,二外什么的也就得过且过了。可偏偏到了芬兰,存在感虚无的芬兰语摆出了一副“不学我就滚蛋”的姿态嘚瑟起来——尽管在这个英语普及率高到只会英语也能在这里生活一辈子的地步。唉,换位思考一下,如果不这么做的话,这门可怜的语言怕是只能在时间的长河里供人凭吊了。 
    芬兰语的存在,是个奇葩,哪怕整个欧洲从属印欧语系,哪怕被周围一圈日耳曼语族国家包围,哪怕有数百年被瑞典统治的历史,芬兰依然不为所动地坚持着自己乌拉尔语系的做派。也就是说,如果学德语法语还能跟某些单词混个眼熟猜出大意的话,学芬兰语的时候,只有干瞪眼的份。连他们的教材都这样吐槽:没事啦放心吧,芬兰语虽然喜欢搞特殊,但也不是很难的嘛……当然别跟英语比就是了。
    貌美人和心善的Hanna老师,显然也是深知让一群初来乍到、母语跟罗马字母不沾一点边的学生学芬兰语有多强人所难,课程的难度基本保持在日常用语上,可这基础到不能再基础的东西还是轻而易举地唬住了我们。Moi/Hei是你好,Moi Moi/Hei Hei是再见;数字二十一kaksikymmentäyksi是由kaksi“2”kymmentä“20”yksi“1”组成的,如果别人用芬兰语问多大岁数啦,还是用手势回答吧;而在芬兰语里的主格we是me,you是te,they是he……我都能想象芬兰人初学英语时咬牙切齿的样子了。
    至于芬兰语里的动词,更是事儿妈得不像话:光是一般现在时就有六种,并且每一种人称都有相应的变化。比如,爱的原型rakastaa,就有minä(I) rakastan,sinä(You) rakastat,hän(He/She) rakastaa,me rakastamme,te rakastatte,he rakastavat。表白前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也因时态而消失殆尽。
    芬兰语的习性,是有事没事就喜欢在单词上加后缀,以至于单词可以变得非——常长。刚开始接触芬兰语总有种在看乱码的即视感,为了给大家一个直观的感受,我决定附上芬兰语维基的芬兰语词条里的一段话:
    Siirtolaisuuden myötä uudempia suomalaisryhmiä on syntynyt Eurooppaan sekä etenkin 1800-luvulla Pohjois-Amerikkaanamerikansuomalaiset ja kanadansuomalaiset, missä suurin osa siirtolaisia on kuitenkin jo kielellisesti sulautunut valtaväestöön. Suurin nykyinen suomen kieltä ulkomailla puhuvien ryhmä on syntynyt sodanjälkeisen muuttoliikkeen tuloksena ruotsinsuomalaisina.
    这个Pohjois-Amerikkaanamerikansuomalaiset是什么东西啊……吓死人……
    学到表示地点方位的后缀时,Hanna特意把女儿的小玩具带过来演示。这是一朵花,花在盒子里,盒子在桌上,我拿出了花,花在桌子上……ssa……sta……lle……lla……lta……sta……如是者重复数遍,在恹恹欲睡的午后,超级有气氛。是的,芬兰语没有性别之分,却有方位后缀的内外之分。教室是内部空间,街道是外部空间,沙发椅子桌子是外部空间,银行商店包包是内部空间,全身上下所有部分都属于内部空间——所以,“我把帽子戴在头上”,实际上是个很惊人的场景。
    吊儿郎当的学了两个月芬兰语,自认进展全无,只记得结账完要对几乎不会英语的阿姨说一句Kiitos,这是我在学校卫生间门板上学会的第一个单词,也跟着超市广播默念过很多遍:第一个K要念得像“gi”,然后语调急转直下来个漂亮的长音e,末尾的to务必要念成do,最后再在嘴合拢之前不经意地带出个s,注意不能太用力,否则就失去了重心。
    阿姨微微一笑,把票据递给我,轻声说了声:Thanks。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