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秦淮桨声
秦淮桨声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95,747
  • 关注人气:1,13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徐州,火车制造的风光

(2016-08-29 10:22:19)
标签:

徐州

陇海铁路

徐郑高铁

分类: 故乡明月

徐州,火车制造的风光

 

 

 

 

 火车站是旅行者进入城市的门户,往往成为城市的地标式建筑,成为展现地域文化的载体。那些经过时间长河反复淘洗过后剩下来的老建筑,即使没有了客运货运,没有人居住使用,仍似美人一般,亭亭玉立,有着无限的妖娆。

铁路修到徐州府的时间是清宣统元年(1909年)6月。在那个闷热的夏季,东城门外的子房山脚下,有两项工程先后破土动工——徐州府站和车头房。负责修建车站的是叫小古龙的英国人,另一个英国人马卡斯负责修建车头房。半年后工程完工,两地铁路员工加起来将近200,站房1座,铁道两股,机车5台。候车室最早是用竹竿苇席搭成的大棚,里面摆放几张长条椅,类似旧时大道边歇息的茶亭,古朴而雅致。每当列车驶来,就有工人出来,用铁锤敲击挂在屋檐下的一节钢轨,发出清脆的金石之声。人们满怀欣喜,在这声音里上车下车,别有一番悠闲的韵味。

徐州名称的由来有多种说法。作为生长在这块土地上的子民,我更愿意相信源于东方徐国的说法,那是和西周一样强盛的泱泱国度,跨越夏商周以及春秋战国四个朝代传承44代国君,续存1649年。徐州自古因水而生,黄河、大运河形成的水运网络刺激了商业繁荣,元明以来,每年过往船只1.2万艘。驿站的热闹被水运码头取代,“城中建仓转输,滨河转舍,舍置浅夫”,物华丰阜,可比江南。1854年,黄河改道山东入渤海,徐州的漕运彻底中断。由水路而旱路,上世纪初,津浦、陇海两大干线先后通车,形成了以徐州为中心的辐射通道,徐州衰而复兴,重新成为我国东部的交通枢纽。火车制造的风光一直成为这个城市的象征:年轻、锃亮、刚性,如同画笔一样,向四处延伸。处在十字交汇点上,徐州以海纳百川的姿态,把天津、沧州、德州、济南、泰安、兖州、滕州、枣庄、宿州、蚌埠、滁州、南京以及商丘、开封、郑州、洛阳、西安、宝鸡、天水、兰州等大中城市串在了一起,连接了华东、华北、华中,通向中亚腹地,奔向浩瀚的大海。随着人流、物流、文化流的汇聚,徐州跳出狭隘的空间坐标,走向广阔的大天地。

 “府到府,三百五”。徐州虽然不是省会城市,但位居四省省会中心,到济南319公里,郑州349公里,南京348公里,合肥295公里,特快不超过4小时路程,高铁一个多小时。地理注定火车会在这里盛产,每天车站里开出数百趟列车,乘车途中不断有列车迎面驶来,或从后面擦肩而过,铁道线上形成连绵数里的长蛇阵,异常壮观。置身其中,你会感到像在血脉中运行。每节列车都像出征的将士,具有钢铁般的意志,你追我赶,呼啸前进,仿佛蕴藏着无尽的潜能。

铁路是人生漫漫路程的起点。1935年,17岁的马可从这里西行考入河南大学。19379月,由洪深、金山、王莹、冼星海等组成的上海抗敌救亡演出二队由徐州去开封,马可拿着自己创作的歌曲请教冼星海。在冼星海的鼓励下,马可和夫人杨蔚一起奔向延安,创作了秧歌剧《夫妻识字》、《南泥湾》,歌剧《白毛女》、《小二黑结婚》,谱就了《咱们工人有力量》等时代名曲,成为引燃民族激情的音乐家。1923年,16岁的李可染从这里只身上海,考入上海美专。他潜心于民族传统绘画的创作与革新,以“可贵者胆,所要者魂”,“用最大的功力打进去,用最大的勇气打出来”为座右铭,促进了古老传统绘画的嬗变与升华,成为一代山水画宗师。1919922日,郁达夫从日本回国,当其乘坐的火车路过徐州时,他透过车窗,极目远望古战场,遂引发诗性:“红羊劫后几经秋,沙草牛羊各带愁。独倚车窗看古垒,夕阳影里过徐州。”1938年郁达夫曾到徐州劳军和采访,回到武汉后,先后写下《黄河南岸》、《平汉陇海津浦的一带》、《在警报声里》等战地通讯,生动地描绘了在徐州前线的所见所闻,热情讴歌了中国军民坚决抗战的英雄气概。朱自清在《背影》开篇写到:“那年冬天,祖母死了,父亲的差使也交卸了,正是祸不单行的日子,我从北京到徐州,打算跟着父亲奔丧回家。到徐州见着父亲,看见满院狼藉的东西,又想起祖母,不禁簌簌地流下眼泪。”回家变卖典质,借钱办完丧事,朱自清和父亲同去南京。在浦口车站,父亲蹒跚着穿过铁道,爬上月台,抱了朱红的橘子来,捧给远行的学子。“在晶莹的泪光中,又看见那肥胖的,青布棉袍,黑布马褂的身影”。每读到此,不禁热泪湿衣。“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轻轻的招手,作别西天的云彩。那河畔的金柳,是夕阳中的新娘;波光里的艳影,在我的心头荡漾……”很多朋友读着这首《再别康桥》度过自己的学生时光,诗中那温馨清丽的语言似涓涓清泉流淌。《火车擒住轨》的意义在于,它是徐志摩最后一篇诗作。写完了这首诗,徐志摩的生命也就走到了尽头。一个“擒”,字把火车拟人化,以黑暗为背景,反映自己简直到了枯窘深处的心境。19311119日,徐志摩搭乘邮政班机“济南号”飞往北京,1010分降落在徐州机场,突然头痛欲裂。看看天空晴朗,想坚持一下赶到北平,如约去听一厢情愿的林徽因的演讲,结果飞机在济南附近遇大雾撞山坠毁。中国现代文学史上最具才子风范的一代诗人,就这样黯然辞世。铁路不再是沉默的物体,它见证了民情民瘼、悲欢离合。

记忆如同生活一样杂乱无序。但却让我们真切地感觉到,那些走在我们面前的那些人,他们的身影,他们的思绪,他们的风姿,深深浸染了这一方土地,使这方土地刹那间焕发出新意。

新年伊始,冬阳正暖。在徐州,铁道部工厂是个真正的庞然大物。近百平方米的厂房一个挨着一个,没有一丝声响,落满残枝枯叶的砖瓦,锈迹斑斑的铁轨,荒草遮没的木枕。曾经声名显赫,但旧有的辉煌必须让位于毫不温情脉脉的时代。我徜徉在厂房间,努力寻找旧日的痕迹,终于看到一座深红色的庭院式建筑和鲜明民国风格的办公大楼。工厂建于1913年,当时是陇海东段最大的机车厂,有工人数百名。192111月,因“八号门事件”引发的全路大罢工就发轫于此。19501210日起,徐州机车厂680多名职工及近200台(套)设备分8次迁往武汉,并入江岸铁路工厂,家属子弟随行,工厂新建宿舍810间。打开武汉地图,徐州新村赫然在目,新住宅区放弃了用栋作单位,改用宿舍区作单位,4个宿舍区依街排列。在住宅区里,人们讲的是徐州话,吃的是徐州菜,固守着家乡的风俗习惯。和20世纪初的轰轰烈烈相比,机厂自然是寂静了许多,似乎要在这里将波澜喧嚣都归于平静。大自然因人的介入变得生机勃勃,几代铁路人名闻遐迩,风光无限,时间积淀起它的全部意义与精神典藏。他们不经意间留下的足迹,如今已成为后人瞻仰的胜境。

经过三年多艰辛建设,徐兰客运专线徐州—郑州段预计于今年9月开通运营,设计时速350公里。时隔100年后,京沪、陇海两大铁路干线再次在徐州交汇,又一个大大的十字,固定在中国的版图上。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