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11.13

(2015-11-13 22:56:05)
标签:

杂谈

气喘吁吁,坐在伦敦城市机场,等待登机。

拖一只大箱子,身上背着塞得鼓起的书包,另外一只手拖着登机箱,里面装满在英国书店淘来的书,还有关于冰岛的资料书。登机箱上挂着一只旅行袋,整齐地折叠了一件冰岛暴风雪时御寒抗风的白色大外套,一件厚毛衣,外加一双运动鞋。

大箱子已托运,但是,仍然无法确定能否顺利坐上飞机,按照常规,只允许手提行李一件,登机箱一只。因此,若倒霉,遇上严厉的地勤,可以把外套穿在外套外面,鞋子挂在书包上,手里抱着毛衣。反正,比这看起来模样更滑稽的事情,大部分在国外长期生活的人都是那么做过的,包括把电饭锅塞在大衣里。

带着大行李跨国搬家,重温了一回大学时代的生活,明显的感觉是年纪上去了,扛几步路,早已大口喘气。

分享一个刚才发生的故事吧。

九月出发到现在,上海、香港、巴黎、冰岛,每一个国际机场不会管随身携带的液体数量,加上托运行李基本上都是险些通过,23公斤满满的,因此,我把所有液体物件随身携带,将沐浴露洗发膏牙膏洗面奶这些物件分装在100毫升的瓶子里,冰岛风大,生活时间久,不用润肤露容易皮肤干裂,我也带了护肤品。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伦敦的机场,必须只能带一小袋子的液体!所有液体瓶子装入透明塑料袋,还会被安检人员严格要求塑料袋塑封。我带的液体小瓶子,无论怎样利用空间地整理,塞入袋内,始终有三个袋子,还有令我完全不知该如何安放的一盒钢笔墨水…

我想起做留学生的时候,发生过类似的事情,由于随身行李过多被拒绝登机,再三恳求空姐地勤,都不得网开一面。冷静下来,哪怕平时再腼腆,这时不得不与同一飞机的陌生人商量,请求身上没有带任何行李的人帮助。

这次,我手里有四个袋子… 

很顺利的,我旁边一个正在脱下大衣,放入安检盒的金发大叔,他没有携带液体,他爽快帮助我,将一个袋子放入他的盒中。

接着,我转过身,向一个英国女人求助,她穿着职业正装,手里空无一物,但是她拒绝了我,她说,“抱歉,我不能冒险为你的物件负责。”

我仍然感谢了她,往后走,几乎每个人的手上有一个透明袋子。有位中年深色头发的女人提着箱子,我向她求助,她也痛快拒绝了我,“这是你的东西,和我没有关系。”

就这样,三分钟,问了五个人,都被拒绝了。

我不知道该怎么样,还好坐飞机有个习惯,总是提前至少四小时到达机场,时间充足,不过,回去再check in托运行李是不可能了,我这次24公斤,工作人员看到的时候对我眨眨眼,一个善良的英国小女孩,她让我别担心。最坏的情况,只好有选择地丢掉。虽然都死不值钱的东西,但是一一购买,还是有点贵。

这时候,一个穿着黑色夹克衫,棕发的大叔说,“给我吧!”

“人间有真情。”当时我脑袋里浮出这五个廉价浮夸的字,不过,是真心的感慨。
至于不知何处安放的墨水,我暗搓搓地塞回箱子。

我的行李都已通过了安检,眼巴巴等待着主人。帮助我的两个大叔,他们纷纷将袋子给我,我双手合十,感谢万分。经过我的一位大妈,拍拍我肩膀,说了句“受苦了”之类的话,然后祝我好运。

其中一个大叔,他问我去哪里,我告诉他,我要回荷兰。他说他是常驻英国的荷兰人,但是他要飞爱尔兰。我用荷兰语向他问候,他也笑着向我问候。

不过,当我放轻松,开始清点物件,发现书包还是被拦下了…

英国工作人员将我叫到桌边,是个黑人,他说,液体的袋子没有塑封,我必须在他眼前将袋子拉起。我的内心是,讲真!?何必如此看不穿!?况且我真的是没有能力,做不到…我把每一件物品又是摆地摊一样放在桌上,慢条斯理,一一根据大小放进袋子,仍然只差那么一点点,总有一个瓶子横了出来。

我问他,还有什么解决办法吗?

他说,你有朋友和你一起飞吗?要是你的朋友没有随身的液体,我可以多给你一个塑料袋的空间。

我的第一反应是说实话。

“啊…我一个人…噢…不…你等等。”

我见到那个荷兰大叔没有走远,赶快跑过去。

我告诉他,“我又陷入了麻烦,他们说,只要证明你是我的朋友,我就不用…”

没等我解释完,荷兰大叔站在原地,对着黑人安检员喊,“我是她的朋友!”

我感激地看着他,来不及告别,匆忙飞奔回去,身后,荷兰大叔似乎在安慰我,“这些规定都太疯狂了!”

总算,安检人员放过我了。

独自生活在他乡,其实,总有坏人好人,总有冷漠的人,也总有伸出援手的温情的人。

话说,我暗搓搓塞在箱子的墨水没有被发现,不然我要证明我有两个“朋友”… 

这就是近半个小时内发生的一件事。

我选择暂时告别英国,因为此行目的只是剑桥的演讲。虽然在英国认识了很多很棒的人,但是,身上仍有压力,希望在年底前将交换梦想和冰岛的书稿完成。

自从正式工作经济彻底独立以后,回到上海,我已经不再习惯和父母同住,通常在外租房,如今上海租房越来越贵,我发现一间在荷兰南部农村的小房间,租一个月租金比上海便宜太多。令外,加上在上海的冬天我时常空气过敏,犯鼻炎,连环打一百个喷嚏,鼻涕流个不停,头疼,睡不好,什么事情都做不了。在荷兰的农村,物价、房租、空气、以及安静,一个人过着隐居似的生活,阅读写作静思,远离人群。

大概,这也是经济独立的好处,能带来自由,过有选择的生活,不为家人带来负担,也给自己挣一份尊严。

在我二十岁出头的时候,特别爱谈人生,谈想法,谈主义。但是,现在的我越来越佩服那些去做好一件事,哪怕小事,付出行动的人。

【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见各种人。】24岁这年辞职,直到现在,这三年我一直都在与陌生人生活,交谈。有时候,有人问我将来什么打算,作出了这样冒险的行动,甚至很不安定。但是我的内心特别平和,每一种工作都有自带的形式,比如满世界飞的空姐,比如一直出差的事务所金融工作人员,而我,作为记者,也不过是选择的工作自带属性,必须到目的地去见到被访者,进行我的工作。我喜欢我的工作,我喜欢我的生活,每天睁开眼,我是充实快乐的。至于未来,虽然我不属于任何组织,但是,我知道我在读书、行路、阅人,这些都是任何人抢不走不需要修饰的能力,会越走越远,会越来越有资格过想过的生活。知道这一点,也就无所谓归属任何组织,获得虚荣的光环。因此,内心很安定。

所有都是琐碎,恰恰又正是琐碎最磨人,刷下了一批又一批,剩下的,坚持的,平常心的,我想成为这样的人,潜下去,很久慢慢浮上来的人。

用二十分钟在手机的note里一口气打了这篇文章。马上要登机了,祝我好运。

再见,英国!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