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10.16

(2015-10-17 03:41:08)
标签:

杂谈

横躺在客厅的沙发,脚边是一只名叫“雪球”的猫。

它睡着的时候,任凭蹂躏,眯着眼,朦胧地看着它所不理解的世界。

 

窗外,傍晚六点二十分的天空,落日结束了最后挣扎。

天光是深蓝、粉蓝和黄绿色的鸡尾酒,门口的树被大风吹得左右摇摆。

 

小沙发上,坐着黛妮,她在织毛衣,侧脸、姿态,和她妈妈一模一样。

电视开得很大声,她看电视的习惯和我小时候一样,从来不会停留超过三分钟。不过,长大以后,我根本不看电视。

两天前,夜晚,她突然开门出现,没有给我打电话通知,带着她的猫。

 

两个女孩,三只猫,住在冰岛北部的小屋。

黛妮出现的时候,我一句话也没问,毕竟这里是她的家。

我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在雷克雅未克和她男朋友住在一起,他们都是冰岛大学的研究生。

我还是一句话也没问,毕竟嘴里长了巨大的溃疡,喝水也疼。

黛妮的个性,我有些了解,虽然我们只是在街上遇到,那时我刚到冰岛采访。但后来,她成为我在冰岛感情最好的闺蜜,很大程度,是因为和她总是无话不谈,我们都是不爱提问和不喜欢被人提问的人,我们想说的时候,一定事无巨细,从头到尾,如同新闻专题播报,全部都说给对方听。如果我们闭嘴,肯定是我们累了,或者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或者自己也没有想法,或者只是嘴里长了溃疡。

 

我像是老人家,带着两只猫,一言不发,住在一栋落地窗小屋,前门打开是山,后门走一分钟是海边。写稿,喂猫,铲屎,长溃疡,静静生活。黛妮的出现,打破了这份宁静,她做功课的时候,喜欢听那些美国吵闹的流行音乐。吃了饭,她喜欢看电视,织毛衣。

昨天晚上,晚餐吃得太饱,我七点入睡。

她邀请了五个朋友来家里,都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朋友,玩桌游。

这就是北部的乡村的夜晚,唯一能消费的地方,除了露天游泳池、室内溜冰场,剩下的,就是唯一一个小商场,里面有三家服装店,一家玩具店,一家咖啡馆,一个超市。不过,商场每天六点半关门,所以,七点钟的时候,家家户户的灯都是亮着的,没有人会饭后,沿着不远处的小溪流散步,因为实在太冷了,究竟多冷?握着手机发短信,一分钟后,手指僵硬,冷到没知觉。

年轻人下班后,连聚会的地方也没有,只能到家里玩桌游,下象棋。

 

今天中午,黛妮看起来心情不错,她给我看一个玩意,说了一长串冰岛语,是那玩意的名字。她说,这东西的用处就是无用,全世界只生产了11个,她的表哥家里有一个。当时,一家慈善机构有了这个想法,利用无用的玩意,制造了许多搞笑广告,为了筹款,冰岛人几乎都看过,也都知道。

她最近作业很多,多到脑袋爆炸,其中之一,要用这玩意制作公益短片。

“我们有个想法,拍一个短片,讲述的故事是一个家庭,家里有个爷爷,爷爷年纪大了,不能照顾自己,但是每个人都要上班,也不能照顾他。我们冰岛的习惯,从15岁开始,进入中学,我们会在超市,在码头,在餐馆,去兼职赚钱。大学时候,靠自己赚学费。毕业了,一份工作之外,很多人还会兼职。这个家庭是典型的冰岛家庭,不知道拿爷爷怎么办,开家庭会议,决定把爷爷送到山上,枪毙爷爷,这样问题就没有了。可是,他们有一天拿到了这个玩意,发现这玩意解决了一切烦恼,爷爷不用死了……”

黛妮告诉我,如何处置年纪大的老人,这是现在冰岛社会面对的问题,很多家庭觉得送去老人院很残忍,但是又无力照顾老人。

 

傍晚,她又去参加另外一个小组会议。

心情不错,还留了小纸条在我的电脑上,告诉我两小时后回家。

我嘴里的溃疡好些了,一定是雷克雅未克的时候,吃太多牛肉汉堡,那阵子,自从Gummi带我去了一家可能算是世界上最好吃的汉堡店,我简直着魔,临走坐长途车,还要去那里外带一只双份牛肉的汉堡。

黛妮回到家,很沮丧,瘫坐在小沙发,她想和我谈谈,因为她期待的项目遇到挫折,“我和组员去了电视台,N4,但是他们拒绝我们,我们已经40%的进度,为电视台制作圣诞节的儿童片。电视台告诉我们,接下去三年,他们都不需要新的圣诞节片子。我只好和安娜商量,做别的什么,我们决定做一个纪录片,采访那些去雷克雅未克闯荡,但是最后还是回到北部老家的年轻人,我就是这个群体,不适应大城市,负担不起昂贵的房租,不喜欢吵闹和交通……”

虽然无力向她解释,雷克雅未克在一个上海市民眼中,真是个小镇子,我多次向她介绍,我来自的国家,和冰岛完全相反,冰岛是人太少,我们是人太多。不过,进入正题,我成为治愈系大姐姐,告诉她,“别担心,工作以后,你会发现的,很努力的事情,最后还要取决于其他人其他组织,不得不枉费苦心。”反正,说了一通诸如此类的话语,她以她的方式治愈自我:睡午觉。

 

刚才她心情不错,N4台,她停了一会儿,电视里,主持人正在采访一个乐队,乐队的吉他手她认识,鼓手的姐姐曾经给她刺过一个刺青。然后,下一个采访,出现在屏幕中,我激动地告诉她,“安娜!是安娜啊!”我曾经采访过的人,出现在电视,大概也只有冰岛这样的小地方会发生吧。

 

看一眼窗外,七点半,家家户户的灯都亮了。

房间里的三只猫各自占据一块领地,以奇怪诡异的姿势睡着了。

黛妮很惊讶,因为我说,好困,要去睡了。

 

你瞧,这就是冰岛的生活。

如果没有黛妮,比这更简单,写稿和睡觉,连电视也不打开,不讲话。

唯一重大的大事,我长了溃疡。这件事应该可以上本地新闻,毕竟,连前任雷克雅未克市长也说过,如果在一个小镇,有人骑自行车跌倒,第二天,是要上当地报纸头条的!!

 

Life is good,除了溃疡太痛,猫屎太臭。


 
2015.10.1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2015.9.22
后一篇:2015.10.17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2015.9.22
    后一篇 >2015.10.17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