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2015.9.22

(2015-09-22 07:50:32)
标签:

杂谈

冰岛时间,夜晚十一点三十九分。

回到住所,洗了澡,没有吹头发,用毛巾包裹。

冰岛的热水来自天然的地热,因此,湿漉漉的头发,散发着地热的臭鸡蛋气味。

当地人早已习惯这样的生活,毕竟,地热滋养,有益皮肤。

不过我仍然难以接受一件事:用臭鸡蛋味的温水刷牙。每次刷完,呼一口气,总觉得没刷一样。

 

此刻,气温接近零度,彻底天黑,天空晴朗无云,很大的几率出现北极光。

刚才好友Gummi心血来潮,提议在车里泡茶,等待极光。

我们两个,傻瓜一样,吃了冰淇淋,手捧热茶,呆呆地望着天空。

 

今天是回到冰岛生活的第六天。

住在首都,雷克雅未克。后天离开,启程北部。

首先是Dagny,她认为我在雷克雅未克的生活,简直是独居的丧偶老太。买菜,做饭,屋内写稿,散步,去书店蹭书。

中午,她下班,直接跑到我的住所,开始规划我住在她的老家期间,每天可以做的事情。

“我已经帮你报名了一个社会组织,他们会定期教你编织冰岛传统毛衣,教你基础的冰岛语。”

“和我一起长大的邻居们都已经知道你来了,他们想认识你,如果你愿意,可以去他们上班的地方看看。”

 

接着,Dagny去健身房。

我决定出门,沿着海岸线散步。

天蓝得像电脑屏幕,远处山脉起伏,大海波光粼粼,海鸟自由飞翔。

深呼吸,空气是甜的,夹杂海的气息。

在经过维京船雕塑的半路上,一辆车,以我熟悉的方式,失控状停在面前。

 

是“疯狂Gummi”,他家在附近。

每次我们的见面,总是以两个人一起做一些诡异的事情结束。

譬如,半夜在火山岩比赛俯卧撑。

譬如,站在寒风中观察海浪的高度。

譬如,在美洲与欧洲分裂的大陆架上谈论穆斯林问题(他的研究课题)。

“嘿!上车!带你去三个你肯定会喜欢的地方。”他打开副驾车门。

 

第一个地方,在海岸线不远处,一个电影导演的房子。

我们偷偷潜入他家院子,光怪陆离,生锈的船锚搭建成一个平台,一排排矗立着维京时期的图腾。深色皮肤的性感女人,来自南美,是导演的妻子,客厅出现她抱着婴儿的身影,我们飞奔逃走。

 

第二个地方,在雷克雅未克的近郊。

一片垂钓三文鱼的湖边,四周森林围绕,有一栋黄色的小屋,不远处,还有两个种植蔬菜的迷你型暖棚。小屋门口堆着柴火,面朝湖水的方位,一个露天的大浴缸。客厅三面落地窗,顶部是玻璃,阳光好的时候,深陷沙发睡懒觉,实则人生美事。

Gummi和我爬上屋顶,“你看,有烟囱!”

他兴奋极了,四肢挥舞,“所以,这是一栋有火炉的房子。冬天,钓完鱼,回到温暖的房间,坐在火炉边的摇椅上,看书,听木柴烧得噼里啪啦作响。这就是我的梦想,努力了一辈子,已经存够了钱,我打算买下这栋房子。”

 

第三个地方,总统官邸的小镇。

傍晚,万里无云,整个世界被夕阳点燃,漫山遍野金黄色,带来温暖的幻觉。中途,我们在火山岩发现野生蓝莓,采摘品尝。汽车一路开到海岸的尽头,蹲坐在礁石上,投入北大西洋的开阔怀抱。

眼前,海天一线,延伸至无限远。

耳边,潮起潮落,浪花拍打黑色的沙滩。

日落是一个很快的过程,半空中金黄色的圆饼,竟然变魔术一样,下一秒掉进了大海。

 

Gummi的女儿和我一个年纪。

所以,我时常从他那里听到许多关于冰岛的老故事。

对他来说,都是他长大时发生的事情。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上次我告诉他,我认识了俄罗斯船上的水手,并且去了船上参观,他会从座位上跳起来,反反复复说,女人不能上船,这会带来噩运。

 

回到冰岛的这六天,大部分时间,我是雷克雅未克的城市居民,住在大教堂的底下,过着静静的生活,整理修改冰岛采访的稿件。

写累了,披上外套,出门散步,在雷克雅未克最繁华的101大街来回走一遍。回到住处,只穿汗衫,在暖气十足的屋内,赤脚,坐在书桌前继续写稿。


在上海,与你擦身而过的人,也许此生不再相遇。

不过,冰岛的社会,更接近小镇文化。出门一趟,极其容易遇到认识的人。哪怕不认识也会脸熟。

整天举着牌子游走在市政府大楼前的Martinn,中央车站候车厅颓废醉酒风雨无阻的Thora,去粉红猪超市买菜仍然西装皮鞋有严重正装癖的白胡子议员先生,手指被车门夹骨折恢复不久摆摊卖火山石项链的Stefan…

 

五月初,我提着行李抵达,对于冰岛一无所知。

九月中,轻车熟路,我有了一群朋友,在这里,我拥有生活。

 

来自北部的乡村姑娘Dagny,她目前在雷克雅未克读研究生,明年毕业,回老家和男友经营家族博物馆。

来自雷克雅未克的Holly,她是金融分析师,有两个很酷的女儿。

来自近郊的Gummi,他是律师,梦想拥有一套湖边小屋,认为毕生的使命是写一本关于穆斯林的研究。

来自比利时的Joel,他是剧作家,夏天在冰岛的渔场赚钱,冬天去东南亚挥霍。

来自法国的Katy,她是小说家,认为冰岛是一个有能量的地方,带给她无穷的写作灵感,目前定居首都雷克雅未克。

 

飞机抵达冰岛的那天,第一件事,到101大街,观摩新开张的甜甜圈店。

生意果然爆满。

我很快转移了注意力,门口,有个冰岛女孩正在弹吉他卖唱,四周围,路过的人都因为她的歌喉驻足停留,甚至坐在商店门口的台阶。

 

她的清脆的发音,如同咬下一口青苹果。

人们跟着她,合唱Coldplay的,那是我头一回那么认真地听懂了这首歌的歌词。

“当你拼尽全力,但仍然失败。当你感觉很累,但无法入睡。当你失去某物,但无从替代。当你太深爱某人,但无法放手。还能更糟糕吗?”

我身旁的一个中年冰岛女人,原本步履匆匆,突然听到这一句,“当你太深爱某人,但无法放手。”她停下,靠在墙角,发着呆。

一曲结束,她上前,请女孩再唱一遍这首歌。

 

而对于我,唱进了我的心里,是她后来的一首关于旅行的歌。

我不知道歌名。

只是觉得,配合她青苹果一样清脆的歌喉,太适合这样青春的歌。

 

歌词大概是这样的。

现在的你,那么年轻,背上包,出去旅行。

开口介绍,你说英文的口音,他们会更觉得你性感可爱。不要骄傲。

去亲吻拉丁男孩,去和北欧的王子调情。

写明信片回家,有时间的话,写一封信,告诉我今天的故事。

 

我在雷克雅未克的住处,睡前敲打下这些最近发生的事情。

地球的角落,举目无亲,人在异乡贱。

不过,正因为如此,凭借人格,凭借个性,结交到了当地朋友。

从零搭建生活,这是真本事,这是任何人无法抄袭的能力,这是去任何地方都会过得好的资质。这让我感到愉快,我喜欢现在的我自己,现在现在的生活。

 

即使看不清眼前的路,也不慌张。
因为,此刻正在闯出一条路。


“写明信片回家,有时间的话,写一封信,告诉我今天的故事。”


写完了。
好梦。


2015.9.21
雷克雅未克,冰岛

26岁的嘉倩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后一篇:2015.10.16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2015.10.16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