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从医药角度对《求医》一文的质疑

(2012-01-30 08:55:22)
标签:

杂谈

从医药角度对《求医》一文的质疑


其实原标题应该是从医学及卫生系统业内人士角度对《求医》一文的质疑。

大年初七,开始收拾放假的心境准备开始工作。之前有空看了几天的方韩大战,抱持的大多还是看热闹的心理。唯一有点疙瘩的是书店一文,但事不关己高挂起,韩的文字不是我的年龄层所喜读的,平日看过他的博客也寥寥。直至前日看到了对求医一文的质疑,由于专业和职业的关系,细读原文和质疑再三,再遍示同僚朋党,出离愤怒者有之,呲之以鼻的有之,摇头叹息者有之,议论纷纭,遂作文以摘抄之。

以下黑字红字为韩的《求医》一文原文,红字为重点标记出质疑的词句。绿色字为本人评论及质疑。蓝色为外部链接。

求医
http://book.sina.com.cn/longbook/ele/1109827988_hanhan5nian/116.shtml
连载:韩寒五年文集   出版社:中国青年出版社   作者:韩寒
 
  读书在外,身心疲惫,难免某日起床或腮边凸起一块或腿边红肿一片。笔者寝室如猪窝,奇脏无比,上铺更是懒得洗衣服。传闻一条内裤穿两个礼拜,第一个礼拜穿好后第二个礼拜内外翻个身穿,最终他得疥疮。由于他整日踏我的床而上,我也不能幸免,一到晚上挠得整张床吱吱有声,睡衣上鲜血淋淋,而他却不日痊愈,这就是为什么佛教在印度创始而在中国发展。
随便怎么理解,这样的标点和断句都是说此文主人公挠得吱吱有声鲜血淋淋吧?这么明确的皮损或抓痕跟下文如何呼应?

  第二天去学校医务室,盖我体弱多病,校医已经熟识我,便一手搭在我的肩上问此番为何而来。我说疥疮,她手一抖,忙从我肩上抽回去,说学校条件有限,无法确诊,最好去大医院。
刚被传染,第一天就已经鲜血淋淋,第二天就去了校医,编造得实在夸张。体弱多病和体育特长生这类的批驳就不重复了。
90年代,有住校宿舍的初高中校医手头储备有普通硫磺软膏霜剂药皂这类的防治疥疮外用药品得太普遍了。反而在98年末99年初这样的时间段,从1978年起学校连续数十次获上海市文明单位殊荣的上海名牌松江二中的校医手头居然缺货?由此可知,要么这学校是肮脏邋遢到连普通农村中学都不如的设备软硬件,要么更大的可能性是此文的前两段就是一个附加品,是为了把下文的文字编造地符合某高中生身份的求医文章才硬生生安了上去。

  于是我去了大医院。大医院固然大,但挂号处的窗口却皆如鼠洞,勉强可以伸进去一只手。交完挂号费后,久久等待,里面竟无动静。探身看个仔细,冷不防伸出一只白掌,全身奇痒已被吓去一半。填完单子,塞给那白掌,缩回去后,里面又没了动静,大半天才飞出几枚硬币找于我。

  揣着病历卡去找皮肤科,不料一路走去全是会议室,从第一会议室到第N会议室。开会时饮茶过多,不免上厕,所以会议室旁边都是厕所。寻觅半天,不见皮肤科。于是我问一个大夫,那大夫态度冰冷,看都不看一眼,往屁股后面的一堵空墙一指:“那儿。”他踱出几步,良心发现,告诉我皮肤科和外科并在一起。
就算301、协和、华西等超大规模的医院,会有几个第N会议室?普通三甲医院门诊大楼根本不设不相干的会议室,医生休息室暨会议室。住院部一般每层以医生办公室兼小会议室功能,医院设置多功能会议室报告厅之类的,更不会以N排列。
松江二中距离最近的松江区三家大医院,松江中心医院,又称上交大附属第一医院松江分院;上海博大医院-妇科基地;还有个松江乐都-结核病专科的。某高中生如果不是脑子有病,不会跑去除了中心医院以外的其他两家吧?还是韩老兄或韩小后生说说大医院的原型是哪一家?
堂堂松江中心二甲医院在98,99年的皮肤科还是和外科并在一起啊?穿越回77年啊?

  外科里一个老先生在看医书,正要打个招呼,后面一个妇女插到我的前面,把病历卡递上去。老先生泰然自若,神情如仙,把妇女全身看几遍,劈头就问:“你得啥病呀?”妇女被问得愣住,我估计她一定在骂医生尽说废话,知道什么病就不来医院了。妇女说手上擦伤一块正溃烂,说完撩起袖子,医生示意不必,马上开一张药方,30秒不到,病已诊好,这恐怕是全国办事效率最高的地方。校医对这方面很有经验,事先劝诫我莫要去这种办事潦草的医生那里。于是,我换了一个女医生。
又见外科!某男一拍大腿:太符合某动乱时期的混乱局面了。
第二句话让人不禁慨叹98,99年二级医院的门诊医生还这么傻B?连最基本的诊断问诊都不会?问诊在略去可以在医疗卡上获取信息的一般项目以外,最普遍地是“你哪里难受?”或“你哪里不舒服?”这样的从主诉开始的询问句式!是不是以为文革时期医院实行医生护士技师都可以看病都有处方权的混乱年代重演?
这家医院这位医生绝对是90年代后期大医院里不开各种化验单不搞医院创收不不准备完成计划开单指标不拿回扣提成的典型廉洁模板!无法想象除了拿死工资年代以外的医生还有这么工作的!


  怎知这家医院的医生事先都像对过口供,那女医生也问我何病。我告诉她我痒。女医生比较认真,要我指出痒处,无奈我刚才一身的痒现在正在休息,我一时指不出痒在何处。医生笑我没病看病,我有口难辩。忽然,痒不期而至,先从我肘部浮上来一点点,我不敢动,怕吓跑了痒,再用手指轻挠几下,那痒果然上当,愈发肆虐,被我完全诱出。我指着它叫:“这!这!这!”医生探头一看,说:“就这么一块?”这句话被潜伏的痒听到,十分不服,纷纷出来证明给医生看。那医生笑颜大展,说:“好!好!”我听了很是欣慰,两只手不停地在身上挠,背在椅子背上不住地蹭,两只脚彼此不断地搓。
又来个外行医生,结果这病人已经浑然忘却自己在第一二段已经知道的疥疮了。抓痕鲜血淋淋也都已痊愈不见,这是不是很像武侠小说里吃了什么天材地宝快速伤愈无疤?还是干脆就是为肝炎瘙痒所困,不知其何处痒亦不知其所以痒所以求医?前后呼应啊,要和第一二段前后呼应啊!连最基本的前后呼应的作文技巧都没有了吗?

  问好之后,医生就在病历卡背面写。我见过两种医生:一种满腹经纶,一写可以写上半天,内容不外乎“全身突发性部分之大痒……足、头、腹无处不痒……病人痒时症状如下……”曾闻一个医生写好,病人早已呼呼而睡。还有一种医生惜字如金,偌大一张卡上就写一个“痒”。我今日所遇的女医生有别于前两种,写了一段后笔下羞涩,无话可写。看看同事,正在伏案作文章,病历卡上已经被写得黑漆漆一片,颇为壮观,一看就是权威和知识的代表。这位女医生不甘示弱,凑几个字后实在写不出,又怕她的尴尬被我看穿,只好和我聊天。她看看卡,认识我的名字“韩寒”,却不知道普通话该怎么念,闭上眼睛读:“园寒!”西格蒙·弗洛伊德有一本《The Psychopathology of Everyday Life》上说,故意念错一个人的姓名就等于是一场侮辱。我尚不能确定她是否故意念错,所以不便发泄,忍痒承认我是“园寒”。
原来这位痒患者还求医过三位或以上的医生了,假如只是疥疮这种常见如同天下文章一大抄的病,上海松江区的皮肤科医生都一个两个三个不能明确诊断有效治疗,还是赶紧统统一头撞死算了。觉得相对能解释的通的是乙肝瘙痒的某人因为确诊困难,求医多次,能写上半天的是普通医生,只能吭哧吭哧写一个字的是赤脚医生,写一段肚里无货可续的这个女的是护士混充医生,文革后期的时代特色!
假如能在90年代后分配进松江区大医院的居然是连韩字都不会念的,连小学生语文程度都不如的半文盲,在同时期二三线城市的中心医院都非医学高等专科或本科毕业生以上文凭不接收的比较下,建议上海市卫生局全体同仁引咎辞职并跳黄浦江!不跳的可能解释就是此文描述的这医生根本就不在这个改革开放二十年的时代,而是在动乱的年代!

  她稍过片刻又运笔如飞,有话则长,无话更长,好不容易凑齐一页,嘱我去取药。我拿过药方一看,只见上面不规则的点线圈,怎奈我读书多年,自命博识,竟一个字都不懂。我曾见过一个刚从大学出来的实习医生,刚当医生的小姑娘要面子,写的字横平竖直,笔笔遒劲,不慎写错还用橡皮沾口水擦,只是速度嫌慢,往往写一个字要半天,如逢急病,只怕病历卡还没写好,病人早已一命呜呼了。如此用心书写的医生已日渐少矣。我曾见过一篇杂文说,现今看不懂的字就是所谓狂草,医院更是汇聚四方狂草专家的地方。一个医生可能一辈子称不上医学家,但一进医院就意味着你是书法家。
你妹的!忍不住要骂人了,描写中的这种货色除了文革中那种半文盲直接上工农兵医学院中最差等级还不如的水准的,再除了那些文革一条龙瞎搞之后的护士技师做医生还有什么能解释的?90年代后毕业分配进医院的有哪个医生童鞋是写病历写错了还用橡皮沾水擦这么小学生做派而不是直接叉掉或杠掉继续写的?站出来我去找两个民工抡铁锤去干掉你!免得你给全中国坐诊的医生丢人!

  不料收费处也看不懂字,拉来旁边一个老医师问这是什么字,问明白后说这药没有,恐怕要去药店买。我再跑回外科那女医生那里,她看我半天,居然问:“你得了什么病?”《父与子》里有一段:“省长邀科少诺夫和巴扎洛夫进大厅坐,几分钟后,他再度邀请他们,却把他们当作兄弟,叫他们科少洛夫。”谁知今天的情况更严重,出去几秒进来她连人都不认识了!她看我半天终于认得我了,激动得像母子团聚,但叫不出我的名字。屠格涅夫《烟》里一段写拉特米罗夫忘记李维诺夫的名字,这种错误情有可原,俄国人的名字像火车,太长,不免会生疏,而我的名字忘了则不可原谅。
荒谬到懒得批驳了,自家医院药房的药剂师看不懂自家医生处方的混球同事去死吧!90年代后期还有这种吃里扒外不开自家医院药房所具备的药品而不让自己医院创收的医生去死吧!90年代后期还有这种连最最基本的疥疮外用药品都不齐备的医院去死吧!


  我走出外科,听见内科一个医生在骂病人笨,那病人怯生生地说:“你们这里——墙上不是写着‘请用——谢谢、再见、对不起’……”我暗叹一声,笑那病人的天真,孰不知这几个字是写给我们看的,意思是说在看病时不忘对医生说:“谢谢、再见、对不起!”
其实最想说的是无理无耻无根据的凭空诽谤污蔑诋毁广大医护工作者的无良写手去死吧!

总结,本文果然是文笔优美,文学修饰的精巧,小说式夸张创造加工的有趣!如果本人不是卫生系统浸淫经年的,当浮一大白。但是为何通篇看不到90年代后期大医院最为人诟病的种种弊端?人头攒动看病难?没有!排队领专家号,黄牛代领号再卖号?没有!看病贵,医生乱开化验单,乱开高价药进口药,胡乱收费,高价看小病?没有!收受红包礼物,医药代表串场,各种吃请回扣和灰色收入?没有!医院门面无责任出租,各种江湖游医,虚假照片文凭资质合伙骗财害命?通通的该有的这个时代能表现出来的,能让一个十六七岁少年看到的道听途说的报纸杂志文章摘抄的用来艺术加工的嘲讽求医之路的更好的素材,都哪里去了?取而代之的却是让太多人看了一头雾水的擦边球流水账,刚巧让某些吃医药饭多年的看到,不禁“噫”一声,这不就是华国锋那个时代的医院吗?
华国锋那个时代的医院吗?
那个时代的医院吗?
医院吗?
吗?

真相大白!
除掉开头两段,活脱脱一篇莫名瘙痒赴动乱后破败医院的无序科室见无资格医生求医的杂文跃然纸上。好一篇求医记!好一个重写开头!好一个移花接木!好一篇70年代末期的求医记!好一篇70年代末期改个头就换了面就变成了90年代末期的求医记!好一篇如此荒唐却让众多脑残评委欣喜若狂给予复赛甚至离奇破格补加复赛再让做B卷的一人淘汰掉所有做A卷的选手拿了第一的成功奠基石的求医记!

凡是XXX作出的决定,我们都坚决维护;凡是XXX的质疑,我们都始终不渝地骂街!

2012年一月下旬于时差八小时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