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先生,您一路走好!———沉重悼念杨派传人汪正华先生逝世

(2012-11-27 13:25:46)
标签:

杂谈

先生,您一路走好!
                ————沉重悼念杨派传人汪正华先生逝世
 
 

    2012年11月26日晨2点45分,著名京剧杨派老生汪正华在上海第六人民医院逝世,享年84岁。
   那一年,我小学五年级,姥爷在家里翻出了一张唱片——《梅妃》,当时家里的留声机已经被文革毁了,那时的我刚刚接触京剧,姥爷告诉我:“这个演员叫李玉茹。”(在微博上我将李玉茹错记成李世济,十分抱歉,因为给姥爷买过一盘李世济老师的《梅妃》,所以记串了,万分抱歉。)在那张唱片的下面,写着一个名字:“汪正华”  。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看到这个名字。
    那个时候,我对京剧的理解仅仅停留在吸引人的故事和李军式的演唱上,把京剧和样板戏式的激昂联系在一起,所以对汪正华先生,必然是不认识,当时在我的脑海里只有一个名字——于魁智。后来,家里又买了一台电动的电唱机 ,我第一次听那个唱片,我感觉汪正华唱的好奇怪。
    汪正华先生,当被提起这个名字的时候,大家都会不约而同地说他是个马派演员,的确,1950年,他拜马连良为师学习马派艺术,这一点让我不得不敬佩马连良先生的胸怀。马连良不止一次又一次的跟马长礼和汪正华说:“要想把戏唱好,好好听杨宝森的录音!”从这一点上来说,杨派艺术的魅力真的很大。汪正华,一个奇缘的机遇,1950年7月杨宝森随团到了香港演出,那一次去时间特别长,将近两个月,不是说每天都有杨宝森的演出,一周演个两三场的吧,于是汪正华便有了看杨宝森唱戏的机会,更多的是合作。当时马连良是在香港闲居,那个时候曾和杨宝森合演过一出《问樵闹府打棍出箱》,马连良前去范仲禹,杨宝森后去范仲禹,可以说是珠联璧合,这个演出可以说是给当时正在学马的汪正华留下了一个印象,杨派,太奇妙了!随后,在这些演出当中,汪正华均参加了,他先后去过《伍子胥》中的东皋公和公子姬光、《四郎探母》里的杨延昭、《托兆碰碑》里的杨延昭、《搜孤救孤》
里的公孙杵臼、《洪洋洞》里的杨继业、《珠帘寨》里的程敬思。这一个机会,他和杨宝森的合作。第一次把两个人栓在了一起。说起杨宝森的《珠帘寨》,大家都会想到哪两个版本,一个是汪正华的程敬思,一个是曹世嘉的程敬思,比较而言,我们都喜欢那个不太清楚的录音,或许他是嘈杂的,但是汪正华不温不火的演唱,把杨宝森托盘而出,从来没有哪一次,杨宝森可以那么自如的表演,这一次,他不用顾虑整体演出效果,因为所有的汪正华都给他带去了,杨宝森只要全心全意的演唱就可以了,所以后来,我们才会听到那样精彩的一出《珠帘寨》。
      汪正华追随杨宝森的道路,好漫长呀,因为在八年之后,杨宝森先生就去世了。留下的是无尽的遗憾,他和杨宝森之间,相差了20多岁,我称他们为忘年交,杨宝森先生待人和谐,哪怕是自己的徒弟,他也像朋友一样看待,所以在汪正华五七年调往上海之前这段时间里,他像杨宝森潜心学习,杨宝森也将自己所有的艺术毫不保留的传授,在汪正华结合自己自身条件,加上他“爱琢磨”的好习惯,他唱出了与“三爷”一般无二的声音,当时说来让人叹为观止。
    近些年来,我们一直在追求杨宝森的云遮月的低音演唱方法,但是总是一头雾水,对于一个仅仅留有51段录音,没有视频影像资料的杨宝森来说,研究只能从汪正华等老艺术家下手,那一年,李瑞环同志提出了“京剧音配像”,原因就是“杨宝森一生没有影像资料”,于是就找到了酷似杨宝森的汪正华先生为其配像。只所以第一个找到他,就是因为他的规范。尤其是对于天津演员来说,如果配像做的不规矩,音配像工程可能面临倒闭的可能,汪正华毅然接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开始了最早的两出剧目的配像——《失空斩》和《洪洋洞》。大家都知道杨宝森在处理诸葛亮在看王平送来的地理图的场景,看过王佩瑜等演过的,都知道,瞪着眼睛随便一看就行了,可是当年杨宝森演出的时候并不是如此,而是有一个顺序,我在这里不赘述(详见《杨宝森纪念集》),在这一点,与杨宝森同台合作过的汪正华明白,他在看图的时候几乎是还原了当年杨宝森的原貌,这一点,才是音配像工程的精髓所在,汪正华先生一丝不苟精神的体现。看过音配像的人都会发现,杨乃鹏和张克配像的剧目根本和汪先生的无法相提并论。我想,一个真正爱琢磨杨派的人,他要做到的就是对得起观众,对得起他所爱的那份艺术!
    在领导看了这两个配像后,十分高兴,立马在中央电视台试播,于是如大家所愿,这种形式被大家接受了,于是杨宝森先生的音配像剧目才不断地出现。由于很多原因,汪正华先生也说过,希望能由他来挑选配像的录音,但是当时仅仅考虑到配像的音响效果,所以许多本来很有艺术价值的录音被埋没了,这也是汪正华先生的一大遗憾吧。
    再说说先生的自己的一些戏,不得不提的是他的《沙桥饯别》、《宋江题诗》和《贺后骂殿》,这些个剧目都没有留下杨宝森的录音资料,但是,汪正华先生凭借着自己杨派演唱技巧,把这三出戏给唱活了。尤其是《沙桥饯别》,没有人不为之感动,那一句“过的金桥,就是天涯”的道白,每每想起来,我总是潸然泪下,那份醇厚,俨然按一个活生生的杨宝森站在我的面前,我们的感动,洋派的感动。
    由汪正华先生来谈创新,是最正确的事情。现在的京剧总在讲 创新,为人谦虚的汪正华先生也像杨宝森一样从不承认自己有过创新,但是在我们心里,他完美的运用杨派演唱技巧创造出的一个个活脱脱的人物和经典唱腔,是无人能比的。很多演员,拿着奇形怪状的唱腔,以坑蒙拐骗的形式获得名誉,但是观众都不是傻子,没有人能接受。而汪正华先生用自己的严谨精神,钻研精神,为广大戏迷开辟了杨派的第二大陆,杨派有了一个阶梯式的发展,但这个发展将会怎样?汪先生只能带着遗憾离开了。
    汪正华的担忧,也是大多数人的担忧,杨派将何去何从,他并不认为因为自己的去世而断了这条路子,他说:“有天津的杨乃鹏、张克,上海的李军(这个我不赞同)杨派就不会完” ,不管杨派将来会走到哪里,我都会继续爱着她,您安心的休息吧,我们会努力的!
    前天晚上,我听的是杨宝森、汪正华的《托兆碰碑》,半夜三点钟做了个噩梦,我被惊醒时满头大汗,第二天还跟朋友说起,结果晚上接到讯息,汪正华先生去世了,时间是我惊醒前的十几分钟,或许是先生跟我道别吧,这是一个千古的遗憾,我没能和先生见过一面,那份期盼何时能了?
    如今,或许在那个世界,杨宝森先生一定有见到了那个忘年交的小朋友,只不过他们都是耄耋的老人了,安息吧,相会,悲痛,流泪!
    沙桥饯别,过了金桥,就是天涯,此一别,何时再见?
    汪正华先生,后生在这里给您送行了,您一路走好,我能叫您一声“老师”吗?

  “老师!”


                             写的比较仓促,难免有错误的地方请大家指正批评。 
                                       
2012.11.27   于天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