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荒诞背后的严肃——专访青年艺术家周欣

(2012-07-31 22:07:07)
标签:

文化

荒诞背后的严肃——专访青年艺术家周欣

 周欣 《元老汇之五》 2010  布面油画

 

 

 

与目前中国新一代的年轻艺术家相比,周欣非常关注现实和社会的问题。两年的德国游学经历给他的思维方式带来了巨大的影响,也为他的艺术创作提供了开阔的视野和崭新的高度。09年底,周欣选择从执教的中国美术学院回家乡成都开始自由创作,这成为他在艺术上的一个重要转折点。《元老汇》系列的诞生使他不仅在国内的艺术圈得到认可,而且也被国际艺术的最高平台所肯定,成为今年威尼斯双年展的参展画家。

如果你认为周欣的绘画与动画或动漫有关,那你就错了。周欣说他从来不看动漫,也并不想表达任何与动漫相关的东西。周欣作品的主角永远都是一辆造型荒诞夸张的汽车,外表的欢快和色彩的鲜艳掩饰不住一种严肃和悲悯的情绪,古典、完整的构图与动荡不安的画面相结合,表达了他对于现实社会的批判和无奈。从这个系列的第一幅作品到现在的作品,周欣的创作已经进入了一个相对比较稳定和成熟的阶段,获得各方赞誉,但周欣仍然不满意自己的创作,他说,我还在探索和实验的路上。

 

 

Karen: 周老师,很高兴您接受《1314》的采访。我看过一些您稍早前的作品,07、08年的作品,还是很写实的那种,转向现阶段这种风格多久了?是什么样的契机促使这种风格的形成?

周欣:应该是09年回成都以后。07、08年的那个系列让我很矛盾,虽然画的很精致很好看。但也许是我更倾向于德国表现主义的原因,所以我觉得它不够疯狂。但我当时想不出改变的方式。转换风格前我有7、8个月的时间没有画画,不知道怎么办,那段时间我每天都在想该怎么画。太痛苦了!实在是想不出来。灵感来的时候很突然,看似很偶然,但实际上是必然的。现在这个系列的第一幅不是特别复杂却画了接近两个月的时间,反复斟酌、反复修改,那个时候对自己的这个风格和方向都还在摸索阶段,很多问题没想明白,后来跟一些了解和欣赏我的朋友与师长,比如伍劲先生、陆蓉之教授,还有今日美术馆的张子康馆长,台北MOCA的羽婕等等一起讨论,他们给我很多建议和鼓励,实际上是一起帮我完成了这次关键的转型。

 

Karen:我认为您目前在创作上已经进入了一个比较稳定与成熟的阶段,您自己也很自信,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会不会做出一些新的尝试与改变?

周欣:我打算把这个风格做到最好,但不排除将来有某种大的改变,这个现在就说不清了。其实从这个系列的第一幅到我目前的作品,都一直有变化,但是都没有离开我的基本线索和主题。

 

Karen:材料上呢?会不会有新的尝试?例如装置、雕塑等等?我记得您是版画系毕业的,后来为什么一直选择油画作为媒材?

周欣:我其实很喜欢版画,但是因为牵涉到工具、机器、印刷等程序,尤其是丝网版画和石版画制作过程很复杂,离开美院以后就没有了印刷版画的条件,所以我的版画作品不多,但是一旦有了条件我也会重操旧业的。油画就比较直接,一笔下去便看得到结果,可以比较充分的表达我想要表达的东西,雕塑可能是下一个会使用的创作方式,实际上其他任何形式和材料的创作都随时可能会出现。

 

Karen:在您现阶段的作品中总是出现机械化大生产的产物——汽车,哈哈镜型汽车造型嬉皮调侃且玩世不恭,而汽车的绘画技法和整幅画面构图却又非常古典稳重,我想知道您选择这种汽车作为创作主题的初衷是什么?

周欣:我一开始并没有刻意地选择一个对象来画。我是从07年底开始画这个题材的,经过两次大的突破形成现在的面貌。汽车并不是我要表达的主题,我只是借题发挥罢了,所以以汽车和各种场景的组合成为我观念的一个载体,画面的思想是隐藏在这个表象背后的更复杂的东西。在技法和构图上我希望可以表现出我的长处,比如宏大的画面构成和强烈的色彩冲突,这样也可以更好的表达我的愿望和观点,而古典技法是为了使画面更有质感,同时又可以缓和与平衡画面上所有的矛盾。

 

Karen:跟您接触了那么久,感觉您在生活中是个很慢性的人,我很好奇您创作一幅作品的时间是多久?

周欣:我肯定是慢性子的人,不过我完成作品的速度和我的慢性格关系不大,其实我在艺术上有点完美主义的倾向,非要画到满意了才停笔。所以一年到头大大小小的最多能画10-15张。有时候一幅画画到一半的时候,别人看了都觉得画完了,但我觉得还差得远,基本上属于才刚刚起稿的阶段。我身边和我要好的朋友都是很急性的人,但他们却很喜欢找我玩。我觉得慢一点好,慢性格的人心情好嘛(笑)。

 

Karen:作为今年威尼斯双年展的参展画家,和以前去威尼斯游玩的感受一定不太一样吧?能谈谈您这次参展的经历和感想吗?

周欣:我去看过03年的威尼斯双年展,这次去之前我很好奇的是8年后国际上艺术的趋势有无什么改变。收到邀请函的时候很高兴,觉得可能我这两年的创作在这个平台上是被认可的。去了以后的感觉就是很忙、很累,有各种开幕式、酒会和晚宴,没有空闲的时间去慢慢体会和欣赏。这次的双年展印象比较深的是,中国当代艺术在国际上还是很特别的,如果不要太急功近利的话是很有前途的,尽管目前还是比较弱势的地位。

 

Karen:您从中国美术学院毕业后就去德国留学,为什么选择去德国呢?在德国学习和创作时的最大收获是什么?

周欣:德国的艺术在全世界的艺术中是最顶尖的之一。法国和意大利的古典艺术最好,现代艺术还属德国、英国和美国的整体水平最高。但在这三个国家里,德国不要学费(笑)。我本来打算去英国皇家美术学院,但打听了一下一年的学费生活费加起来几乎要100万。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德国是欧盟国家,如果我要去欧洲其他国家,就不用签证了。但最主要的原因是我很喜欢德国表现主义,所以我一直很好奇怎样的土壤产生了这种艺术。在德国时的主要收获是大开眼界。我在德国时去了很多国家,参观了很多博物馆和画廊。我经常会因为一个小镇上有一个小美术馆里有一幅心仪的绘画而不远千里跑去那个小镇。我在欧洲几乎看完了美术史和建筑史上所有重要的作品,这样的收获是不可能在学校里得到的。总之,在德国生活过一段时间以后,它的社会制度、人文环境各方面对我后来思想的形成起了非常关键的作用,影响很大。如果没有那段经历,我现在整个人的状态,包括我的作品都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

 

Karen:我发现您很喜欢到博物馆和画廊去看画,您在威尼斯的时候也是跑了很多展场。

周欣:对。尤其是在国外的时候,我希望在国际的这种大环境中寻找自己作品的定位。现在看展览比以前的选择性更强了,不是什么都看。但这次去威尼斯还是大大小小看了几十个展览,其实到后来看的麻木了,不知道是营养过剩了还是一次性吃得太撑了。

 

Karen:曾经有评论家评论说:你的作品看似很愉快和轻松,但实际上却是很严肃和复杂的,反应了中国社会当前的精神状态,这在中国年轻画家中比较少见。那您在创作这些作品时是不是也在表达他们说的这些内容?

周欣:差不多是。我想找一种方式来表达我对当今社会的看法和体会。有些人可能表现得很直接、很暴力,但有些人可能会选择以另外一种比较间接的方式来表现。我可能就属于后者。我觉得艺术如果表现得太直接,就会变成宣传画。我只是希望我的作品反映这个时代的精神状态,而不想很简单地针对某些人、某些事。

 

Karen:在德国两年的时间,您所了解到的中国与西方的艺术创作和艺术教育的区别在哪里呢?

周欣:区别很多。比如说德国的教授可以直接招收学生。这是建立在信任和法制的基础上的。我就是被一个教授直接招收的,他看过我的作品后决定免试。如果我参加考试,可能过不了德语那关,也就是这个原因,后来没有了拼命学习德语的压力,所以我的德语一直很不好(笑)。还有一个区别就是学生可以随便转系、转专业。德国的学生在毕业后能力比较全面。在德国没有迟到、旷课这种说法,随便你学不学。你一个学期不去上课,也没有老师给你打电话。

 

Karen:那么在您回国以后有没有将一些德国教育中好的东西带给您自己的学生?

周欣:当然有。当时我们学校还有几个从国外回来的年轻教师。大家想尝试去做一些简单的改革。例如去掉一些不必要的课程,比如画素描石膏像这门课,它对学生没有好处只有坏处。越上这门课,学生离艺术家就越远。造型能力并不是通过把一个石膏像画得一模一样来训练的,这是个理解的问题,一个艺术家要理解空间和造型的关系,他要理解什么造型会产生什么样的情绪,什么样的造型是美的。你可以把一个东西画得和真的一样并不代表你可以成为一个艺术家。如果艺术教育还在纠结于这种能力的话,就离当代艺术太远了。在国外,大多数的学生都不具备所谓的写实能力,但却产生了国际上最顶尖的艺术家。艺术教育应该培养的是思维能力和敏锐的艺术感受力。

 

荒诞背后的严肃——专访青年艺术家周欣

周 欣  《元老汇》之十二  2011 布面油画

 

 

 

                                                                   (本文刊于《1314》杂志 21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