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YuKA
YuKA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239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Lamento/修利修]歌うたいの猫 试阅(1-3章)

(2014-07-14 23:52:25)
标签:

lamento

修利修

全年龄

分类: [同人]lamento

虽然蓝闪周围的环境都没太大的区别,但利克斯更偏爱南面靠近火楼的森林。

那里有不可名状的温柔气息在吸引着利克斯。

仿佛是拂过发梢的清风般的温柔,特别地令人舒心。

所以决定在这里隐居。

 

其实无论在哪定居都一样,也只是他一只猫独居。

身为魔法师的利克斯会在住处周围设置障眼术,防止其他的猫找到自己,打扰自己。

因为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来研究魔法。

 

没怀抱任何野心和奢望,利克斯单纯只是希望能在魔法方面提升修为。

每天仅仅废寝忘食地专研着魔法,对除此以外的事物兴致缺缺。

也许正因如此,利克斯才更加觉得自己唯一的生存价值就是修炼魔法。

 

能够在清晨醒来时聆听鸟儿婉转的鸣叫,感受这个世界生命的悸动。

或是在完成手中任务后想象慢慢下沉的阳之月,捕捉暮红为森林染上的一层浓重暖意。

森林的一草一木,构筑起了利克斯的世界。

这些细微的声音和颜色,填补着利克斯心灵的空隙。

 

阳之月阴之月交替亲吻大地,四季也静静流转。

隐匿世间,难计已走过多少岁月。

除了不断积累增加的各种咒语,魔法师的生活依旧一如既往地循环往复。

 

 

那个夜晚。

阴之月被乌云遮去大半,从森林罅隙遗漏的月光透过窗户安抚着刚结束研究的魔法师。

放下书卷,神经松懈下来的利克斯打了个哈欠,趴着木桌很快便沉入了睡梦中的世界。

 

魔法师做了个梦。

恍恍惚惚间他看到了一只猫,虽分辨不出他的模样,但利克斯知道是只雄猫。

他散发着和这片森林一样的,温柔而又安心的,让人沉醉的气息。

那只雄猫踏着森林的落叶向利克斯缓缓走来,叶片与靴底发出些许悉索的摩擦声。

视觉好似被剥夺,听觉却异常敏锐。

半梦半醒间,依稀听见那只猫温润如月的轻笑。

 

一般来说,只是梦而已,不过是大脑为了填补记忆空缺而编织的美丽谎言,不必要这么在意。

可利克斯很在意梦里面那些没有逻辑的画面。

从来没有见过的同类,却和自己居住的森林共鸣。

能够根据声音想象出,那只猫嘴角扬起露出的温柔微笑,仿佛是陷进了柔软的绒毛般舒服

……能再见一次吗?利克斯叹了口气。

不过梦而已,自己有必要这么较真吗?不是对其他东西都没有兴趣吗?

……况且是追逐梦中的猫的残影,可以论得上荒谬的蠢事。

 

利克斯这样说服着自己。

慢慢地,遗忘了曾经昙花一现的微笑,再度沉迷在了魔法的世界。

构筑他生活的,唯一的,魔法。

 

 

踏着落叶缓缓漫步在住处周围,利克斯静静嗅着森林的气息。

一向安静的森林突然传出了巨大的声响。是争斗造成的,树剧烈晃动的声音。

利克斯加快脚步走向声源,无奈蹙眉。

住处附近被弄出这么大的声响还真是让人烦躁。

拨开树丛的掩盖,出现的是一只猫正被巨大魔物袭击的光景。

 

猫们都知道的森林中频繁有魔物出没,所以遇到被袭击也不是多罕见的事情。

魔物的攻击单一,以丽比卡的敏捷不难躲开。但它们力大无比,一旦被击中就难以凝聚反击的力气。

 

魔法师瞥了眼努力想要逃走的雄猫。

若是在平时,利克斯一心只想避开麻烦回到住处。

但不知怎么的,可能是一时兴起吧。

 

脚尖朝着的不是住处,而是魔物和雄猫所在的方向。

利克斯单手高举过头,轻声吟唱起咒语。

肆起的风扬起利克斯的披风下摆,掀掉他的兜帽,露出不寻常的黑色耳朵。

向大自然索要的能量慢慢集中,自掌心升起的赤红色火焰飞冲而去,直直砸向魔物。

 

“……回巢穴去吧。”

利克斯再次扬起手冷冷注视着魔物,胆怯的魔物飞一般地逃进森林深处。

 

空气中弥漫着微弱的灼热气息,混杂着落叶焚烧后的刺鼻味道。

利克斯叹了口气。

虽然对广阔的茂林来说只是很小面积的损伤,不一会就能恢复,但自己还是尽可能避免破坏喜爱着的森林。

 

利克斯侧身看向那只被袭击的雄猫。

雄猫跌坐在地上,恐怕是被危险吓软了脚。

他生着红褐色的毛发和根部略带茶色的白耳朵,呆呆地注视着利克斯。

利克斯注意到他脚边被打翻的篮子,撕扯成条的草叶散落一地。

大概是进入森林采集草药的吧。

 

那只雄猫没有发出声音,就像被时间禁锢了一般呆望着利克斯。

利克斯也注视那只雄猫碧绿的眼眸。那眸在茫然中虽然没什么神采,但却令利克斯感受到一阵安心。

就好像凝望着一湾祖母绿般的清泉,令人不自觉地卸下防备。

 

……等等,自己到底在干什么啊?

不是告诫过自己不要和别的猫接触吗。利克斯突然开始后悔自己的心血来潮。

自己是只对魔法感兴趣的,除此以外,别无他物。

算了,快回到住处开始今天的研究,不要耽误了修炼。

魔法师转过身,打算就这么离去。

 

感觉被什么东西拽住了。

魔法师驻足回头。

那只红褐色的猫拽着利克斯的衣摆,表情虽然还是愣愣的,但好歹是回过神来了。

 

“请等一等。”温柔的嗓音挽留利克斯的脚步,“我叫修伊。请问你的名字是?”

没有打算变成这样的。也没有必要告诉这只陌生的猫自己的名字。

理智这么告诉利克斯。

可是名为修伊的猫轻柔的声音和异常真诚的眼神,让利克斯,不忍就这么离开。

 

魔法师用相比修伊要低沉一点的声音回答:“……利克斯。”

“是吗……利克斯,”修伊眨了眨眼,唤他的名字,“谢谢你救了我。”

说完,露出了温柔的微笑。

然后修伊站起身,一边拾着散落的草药,一边看向利克斯说。

“住在森林的魔法师就是你啊。我在城里听过你的谣传。”

“……”

许久没和其他猫接触的利克斯不知道怎么回答为好。

“今天,还真是谢谢你了。”

 

低头瞄见修伊纯净无杂质的笑颜,也许利克斯还未自觉。

情愫已经开始在内心的荒地悄悄萌芽。

 

不顾利克斯的拒绝,修伊坚持要去往利克斯的住处好好感谢他的一番救命之恩。

虽然不希望发展成这样,但又拗不过修伊的坚决,利克斯只好带领他走向自己小小的隐居处。

 

踏着青草向前走去,漫过鼻尖的气味又成了单纯的幽香。

“……为什么要进入这森林深处。”

利克斯没回头,但跟在他身后的修伊立刻回答。

“原是想来这采草药的,修炼所需的草药。”

“修炼?”利克斯疑惑。

“是啊。我是一名赞牙。”

修伊紧了紧手中的篮子,有些欣喜地回答。

 

丽比卡中只有少数有天资的猫才能成为赞牙。

注定成为赞牙的猫,可以凭借自己的歌声,在战斗中大大地鼓舞斗牙。

自己的歌声,能把那些难以用语言表达的心情,尽数传达给他人,唤起其他猫的共鸣。

修伊为此非常高兴。

无论是喜悦幸福,还是悲伤孤独,都能在轻柔的歌声中,化作一缕缕清风拂进心灵最柔软的深处。

 

许久没有和他人接触,利克斯的语气不免有些生硬。大部分时间都是修伊在讲话。

修伊似乎还谈了一些其他的话题,不过利克斯都没怎么在意。

赞牙的修炼……和自己魔法的修炼是一样的吗?

 

突然一曲轻柔的小调打断了利克斯的思考。

通过听觉而传达到心灵深处的,自己能清楚地体会到,修伊喜悦的心情。

 

……歌,吗?

利克斯觉得,自己好像头一次,对魔法之外的东西产生兴趣。

是歌吧。

 

利克斯没再说话,就这么陷入了沉思。

修伊似乎感觉到利克斯在独自思索,止住了歌声安静地跟在他身后。

静谧中散开的,是土地清香的气息。

 

 

“……好厉害喔!”修伊环视着利克斯的住处,抖了抖耳朵发出一声赞叹。

小小的隐居处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零散地摆在周围。

修伊从没见过这么多稀奇的玩意,兴奋地尾巴大幅度摇摆着。

 

利克斯对眼前像好奇心旺盛的幼崽一般的成年雄猫感到无奈。

而修伊觉得自己就好像进入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是以前见也没见过的东西啊……”自言自语的修伊寻了处角落蜷缩起来,以尽量不打扰到利克斯的方式,开始了对周遭的探索。

那双深邃的碧绿眼眸闪动着好奇的光芒,仔细认真地打量着小小的房屋各处,仿佛是想要把目及之处都深深地印在头脑里。

 

对过着一成不变生活的魔法师来说,修伊的存在是一个巨大的变化。

而且这个巨大的变化正以灼热的视线在利克斯的周围徘徊,分散着魔法师对研究的注意力。

但是通过语言,通过耳边柔和的声音,通过散在空气中和自己不同的猫的气息。

利克斯感受到了未曾感受过的温暖。

 

可是愉快的时间总是过得飞快。窗外,暮红正慢慢降临在森林。

侧挂在半空的阳之月已经有了下沉的迹象。

“你该走了。”利克斯颇有些无情地逐客。

再不走的话,夜幕降临。魔物将在森林活动,只会对修伊造成更大的困扰。

所以必须让修伊赶在阴之月升起之前离开。

 

修伊一副还没玩够的小孩子似的表情,不情愿地抿直了嘴角。

“……我还能来吗?”上扬的语气中饱含了太多期待。

然而利克斯立刻拒绝:“不行。”

顺手救下修伊完全是无心之举,修伊没有必要因此和他熟络起来。

况且魔法的修炼才是最重要的,修伊的出现只会影响他的修炼进程。

无论如何,魔法才是无依无靠的生活的重心。

 

被一口拒绝的修伊低下了头,利克斯看不清他的表情。

然而他柔和的嗓音没有太大的波澜。

“……今天真的很谢谢你。”

 

利克斯又催促了几句,修伊才慢吞吞地走向回到蓝闪的路。

还是利克斯告诉这只迷路的猫正确的路线。

利克斯靠着居所的门,注视着修伊戴着斗篷的身影渐渐消失在森林中。

 

修伊一离开,小屋内的气氛又恢复平常。

利克斯终于能坐下来好好研究魔法了。

 

结束阅读,利克斯阖上书,瞧了眼窗外高挂的阴之月。

月色冷清静谧。明明是利克斯看惯了的月色。

可不知怎么的,魔法师垂下眼帘。

总觉得有些孤寂。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