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舒阳艺述
舒阳艺述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172
  • 关注人气:6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召唤绘画的远山

(2017-02-06 03:02:55)
标签:

教育

文化

分类: 绘画

召唤绘画的远山

/ 舒阳

 

在赵军胜生命最后的五年,我有幸和他成为了至交。他生前曾嘱我给他的作品写篇文章,可以说这几年我是他作品演变的见证者。我答应了,而文章还未完成他竟突然离世。作为朝夕相处的挚友,我知道今生对军胜歉疚的心情,将伴随我的终生了。也许这就是他让我们这些朋友不要忘记他的方法,不要忘记他曾经默默绽放的炙热生命光华。不但作为一个我们永远的朋友,也作为一个天才艺术家。

 

我一直比较拒绝天才的概念,我不觉得人真的有那么大的差别。有些人能力强一些,当然值得赞赏,但没必要神话他或者将其能力神秘化,否则教育就没那么重要了。但是看军胜几年来的创作,我觉得军胜是个天才。这样的天才当然不是天生的,而是基于对所从事工作的极度热爱。这种极度热爱,会让一个人将生命的时光倾力投入其中,为我们呈现非凡的才华。在军胜生命最后的五年,他的生命之火为艺术而燃烧。他每天清晨起床,整日创作到夜色降临,几乎从未间断。我一直在想,冥冥之中是否军胜潜在意识到了自己生命的周期?否则他何以如此拼命工作。五年时间军胜创作了数百幅绘画作品,呈现了其独特的个人创作风貌。而天不随人愿,军胜的首个个展在韩国首尔尚在筹划中,他竟先走了。历史上很多天才式艺术家都在三十六岁离世,难道军胜也应了这条天才命运的谶语?

 

军胜多次对我说,鼓励他走上绘画道路的是他的母亲,为此他对自己的母亲尤为感恩。在经过郑州艺术学校的美术专业学习后,他又到位于辽宁省沈阳的鲁迅美术学院油画系进修。在鲁美学习期间,军胜结识了艺术家李大方,成为终生的好友。我与军胜结识,是2006年大方介绍他来通州闪电工厂租工作室时。刚搬来时,我就惊讶于他的绘画作品如此之多。后来聊熟了,他便经常与我聊创作的问题。他的艺术创作在闪电工厂开始寻求突破,就是从这时的大尺度绘画开始的。2008年他开始纸上铅笔作品,我看到后就觉得很值得尝试。此后他不断地发展铅笔画创作,直到去世前。在军胜离开北京前最后的那天晚上,他已经感到身体不适。我到他租住的公寓看望他,他还问我对他创作的看法,并对我说他想重新开始油画创作,我也非常赞同他的想法。然而新的画作还未开始,军胜就和我们永别了,这真是一个巨大的遗憾。在他离去的工作室墙面上,挂着一幅他的旧作被涂上了底色。在临行前他一定已经构思了新的绘画,这幅沉默的旧作成为军胜生命和艺术之光不幸陨落的见证。

 

这次在北京798艺术区时态空间举办的远山:赵军胜的绘画展览,是赵军胜的第一次个展。由于他的作品很多,无法在此次展览呈现他艺术创作的全貌,我们选择了他在闪电工厂初期的丙烯绘画作品为主,也是军胜所有作品中尺度最大的一批作品。我们也选择了军胜这个阶段之前的一些小幅丙烯作品和之后的铅笔画作《北京娱乐地图》,来交代这作品创作的前后承接关系,让大家对他的创作脉络有一个初步的阶段性了解。

 

这些大画有6米长,即便在“时态空间”这样的大空间里也很难展出军胜全部这类作品。我们选择了9幅大画和18张小画,基本上已经占满空间的墙面。另外还有马云飞绘制的一幅军胜在巴克寓所工作的丙烯绘画作品(军胜冬天基本在住地工作),以及陈光以军胜的形象为素材创作的一幅油画作品。两幅作品尺幅都较大,这次为纪念军胜特别提供来展示。军胜的过世,使众多好友都陷入震惊和悲痛之中。在他去世后一周在北京巴克寓所举办的“赵军胜追思会”,有三十多位好友到场与军胜的亲人一起悼念他。这个展览的促成,也是这些好友合力帮助的结果,希望以此告慰军胜的在天之灵,为这位早逝的天才艺术家完成一次他生前未了的心愿。我选择了这些大画其中的一幅《远山》作为展览的名称,意在把军胜远去后的绘画景观展现在观众面前。为纪念军胜,也为召唤他的天才绘画之灵。`

 

从军胜的早期作品来看,军胜一直在自己以往的专业美术教育体系之外去探寻个人的艺术道路。从开始具有涂鸦意味的绘画,到后来发展出来的表现性的绘画,最终以铅笔为工具创作了具有城市表现主义意味的绘画作品。绘画的题材从个人性的体验,转向一种外在的生活现实。军胜的全部作品还需要进一步整理和研究,才能真正让我们理解到他作品的全部精髓。这些展出的大画,处在他的创作从以往油画、丙烯作品转向铅笔作品的重要转折时期。可以看到他通过作品所总结和发展以往的绘画观念与技巧,也与后期铅笔作品的画面结构有深刻的联系。这些作品具有一种快速的绘画风格,但呈现的现实观察与叙事性却极其丰富,并混合了一种简化的超现实主义气息。一些作品充满了个人情感的印记和对生活的细节观察,并将之上升成为一种个人的诗意性描述。之所以如此创作,是因为军胜敏感地持续关注个人生活和外在现实荒谬性的交际。这些作品似乎是一个时代的孤独症患者和对现实碎片的收集,并揭示现实被普遍遮蔽的含义。军胜对现实的态度是多向的,并没有抑制观看者的视觉想象。不得不说军胜在这个他曾经历的时代,具有一种祭祀般巫师附体的精神气质。一方面他描绘具体的景观,一方面又在瓦解他的所见所闻。

 

在整理军胜的艺术简历时,我发现他生前所参加的大部分展览都是由我策划的,这是他去世后唯一让我感到有点安慰的地方。他的第一次个展由我来策展,让我觉得没有辜负军胜生前的友情。我能够肯定的是,这将是未来军胜无数个展的第一次。我将以余生,为军胜的艺术和友情工作。将来在另一个世界见到军胜的时候,我希望他还将我视为挚友,而没有把我给忘了。更重要的是,不要让这位天才艺术家的杰出创作湮没于他离开后的世界。这些作品已经不仅仅是军胜的创作,也属于这个时代的创造。

 

2011123日,缅甸仰光Mother Land Inn (2)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