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cainv1108
cainv1108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921
  • 关注人气:1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元曲300首赏析2

(2011-08-20 12:57:40)
标签:

杂谈

分类: 诗词欣赏

54、折桂令.叹世    马致远
咸阳百二山河,两字功名,几阵干戈。项废东吴,刘兴西蜀,梦说南柯。韩信功兀的般证果,蒯通言那里是风魔?成也萧何,败也萧何;醉了由他!
[写作背景]历史的价值自有其评价的定向性,是不容任意为之的。然而,由于中国历史所独具的极为丰富的内涵,加以后代常从不同的角度加以演绎,致使它具有了含义的多向性。马致远此时正遭贬谪,从官位跌落为百姓是他所面对的无情的现实,世态炎凉给他的沉重打击是不难想象的。于是,历史事件就成了他宣泄对现世牢骚的手段,感喟世道无常、人生如梦的作品便由心而出。
[注解]
百二山河:谓秦地形势险要,利于攻守,二万兵力可抵百万,或说百万可抵二百万。
兀的般:如此,这般。
证果:佛家语。谓经过修行证得果位。此指下场,结果。
蒯通:即蒯彻,因避讳汉武帝名而改。曾劝韩信谋反自立,韩信不听。他害怕事发被牵连,就假装疯。后韩信果被害。
[译文]咸阳,万夫难攻的险固山河,因为功名两个字,曾发动过多少次战乱干戈。项羽兵败东吴,刘邦在西蜀兴立汉朝,都像南柯一梦。韩信有功却得到被杀的结果,当初蒯通的预言哪里是疯话?成功也是因为萧何,失败也是因为萧何;喝醉了一切都由他去吧!

55、折桂令.叹世    马致远
东篱半世蹉跎,竹里游亭,小宇婆娑。有个池塘,醒时渔笛,醉后渔歌。严子陵他应笑我,孟光台我待学他。笑我如何?倒大江湖,也避风波。
[写作背景]马致远沉寂下僚,既不齿于官场的腐败,不肯与之同流合污,又无力摆脱或与之抗争,于是,在官署之旁,闹市之中苦心经营了一片精巧的小天地,虽比不上前辈隐士超世脱俗的大气魄,亦可略效其遗风,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从中得到一种聊以自慰的心态平衡。
[注解]
东篱:作者自称。
小宇:小屋。
婆娑:枝叶茂盛貌。
严子陵:严光,字子陵,东汉人。少与刘秀同游学。刘秀即帝位后,屡召不就,隐居富春江,以耕渔为生。
孟光:汉代丑女,三十岁始与梁鸿成婚。后来一起逃到霸陵山中隐居,孟光举案齐眉以进食。全世以“举案齐眉”喻夫妻相敬相爱。
台:台盘,盛食物的器皿。此指孟光的食案。
倒大:大、绝大。
[译文]我半生来虚度了光阴,在那通幽的竹径中,隐映着一座小巧的游亭,走到竹径的尽头,就是小巧的庭院。在那儿有个池塘,我醒的时候轻声吹起渔笛,醉酒之后又放声唱起渔歌。严子陵一定会嘲笑我,孟光台我要学他。笑我什么呢?偌大的江河湖海,也自有躲避风波的办法。

56、清江引.野兴二首    马致远
樵夫觉来山月底,钓叟来寻觅。你把柴斧抛,我把鱼船弃。寻取个稳便处闲坐地。
[写作背景]此曲连同下面三首同曲片的小令,者是《野兴》组曲(共八首)之一,它们并非写于一时一地,但表现忘情物外、避祸全身的思想和抒发恬适的隐居情怀却完全一致,乃作者归隐山林后所作。
[译文]山中砍柴的樵夫一觉醒来月亮已经落下去了,渔翁登上山来找他。他对樵夫说,你把那砍柴的斧子扔了,我好把那渔船丢弃。一起去找个安安静静没人打扰的地方闲坐着。

57、清江引.野兴    马致远
绿蓑衣紫罗袍谁为你,两件儿都无济。便作钓鱼人,也在风波里。则不如寻个稳便处闲坐地。
[注解]
绿蓑衣:渔樵隐士的象征。
紫罗袍:入仁贵官的象征。
无济:无用,无益,无济于事
便:即使、纵
[译文]不管你穿绿蓑衣还是紫罗袍,这两种人事都没用。就是作个钓鱼人,也颠簸在风波里。还不如找一个安安静静没人打扰的地方闲坐着。

58、清江引.野兴    马致远
林泉隐居谁到此,有客清风至。会作山中相,不管人间事。争甚么半张名利纸!
[注解]
会:善做、真正懂得做。
山中相:指南朝梁陶弘景。他懈居于勾曲山(即茅山,在今江苏西南部),梁武帝多次请他出山都不就,于量,每当有国家大事,皇帝就派人前去咨询,人称“山中宰相”。
[译文]在深山林泉隐居,谁能到这里来呢,只有清风是这里的客人。真正懂得作山中宰相,就要完全不云管人间的闲事。何必去争那半张名利纸呢!

59、清江引.野兴    马致远
东篱本是风月主,晚节园林趣。一枕葫芦架,几行垂杨树。是搭儿快活闲住处。
[注解]
风月主:在这里是借代,代整个大自然。
一枕:一排、一溜儿之意。
垂杨:即垂
搭儿:一处地方的意思。
[译文]我本来是大自然的主人,晚年的志向、爱好在于寄趣园林。在院子里种一排葫芦架,在门前栽几行垂杨柳。这真是一个快乐的世外仙境。

60、天净沙.秋思   马致远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写作背景]一位远离故乡的游子,流落天涯,在萧瑟的秋日黄昏独自漂泊。此曲正是以这样的画半辈子切入,表现了“秋思”。而此情此景应该就是作者当时的真实境况。
[注解]
昏鸦:黄昏
古道:古老荒凉的小道。
断肠人:指飘泊天涯、百无聊赖的游子。
天涯:天边,这里指异乡。
[译文]缠绕枯藤的老树上,黄昏时栖息着几只乌鸦,小桥下溪水涓涓,小溪边上有几户人家,荒凉的古道上,西风飒飒,游子骑着匹瘦骨嶙峋的老马。夕阳已经向西边落下了,游子还飘泊在异乡,不知哪里是他的归宿呀。

61、寿阳曲.山市晴岚    马致远
花村外,草店西,晚霞明雨收天霁。四周山一竿残照里,锦屏风又添铺翠。
[注
天霁:天晴。
锦屏风:比喻四周的山岭。
[译文]山花烂漫的村外,山野酒店之西,雨过天晴晚霞是那样明丽。太阳就要落山了,四周的山岭都在霞光的映照里,像锦绣的屏风又添铺了一层翠绿。

 

62、寿阳曲.潇湘夜雨    马致远
渔灯暗,客梦回,一声声滴人心碎。孤舟五更家万里,是离人几行清泪。
[写作背景]潇湘,指湘江中游与潇水汇合的一段。或作为湘江的别称,因湘水情深而得名。据孙楷第《元曲家考略》,马致远“至大、至治间宦江浙,至治末始改官江西。”因此这支小令可能是定作者由江西至湖南的亲身感受,写羁旅思乡之愁。
[译文]江中的渔火若明若暗,我从梦中醒来,是声声夜雨滴得人心碎难眠。深夜,在这孤零零的小舟中离家万里,仿佛那不是雨滴,是远离故乡的人思乡的清泪涟涟。

 

63、寿阳曲.烟寺晚钟    马致远
寒烟细,古寺清。近黄昏礼佛人静。顺西风晚钟三四声,怎生教僧禅定。
[译文]细细的炊烟袅袅上升,古寺里冷冷清清。时近黄昏,拜佛的人已经离去,四周好寂静。却顺着西风传过来三、四下傍晚的钟声,这怎么能叫我老和尚坐禅入定。

 

64、阳春曲.别情    王伯成
多情去后香留枕,好梦回时冷透衾。闷愁山重海来深。独自寝,夜雨百年心。
[作者简介]王伯成(?-1295),涿州(河北涿县)人。为马致远忘年交。散曲现存套数三套,小令二首。有《天宝遗事诸宫调》见称于世,现已残缺不全,还创作三种杂剧《贬夜郎》、《泛浮槎》、《兴项灭刘》,后二种今不存。
[注解]
衾:被子。
百年心:愿意白头到老的心。
[译文]多情人离去以后余香还留在枕边,好梦惊醒时被褥冷气袭人。苦闷忧愁像重山一般长,像大海一样深。独自入睡,夜雨滴滴敲打起心中无穷的思念。

 

65、十二月过尧民歌.别情   王实甫
自别后遥山隐隐,更那堪远山粼粼。见杨柳飞绵滚滚,对桃花醉脸醺醺。透内阁香风阵阵,掩重门暮雨纷纷。怕黄昏忽地又黄昏,不销魂怎地不销魂?新啼痕压旧啼痕,断肠人忆断肠人。今春,香肌瘦几分,缕带宽三寸。

 [作者简介]王实甫(1260前-1324前),名德信,大都(今北京)人。其生活时代约略和白元咎、冯子振相当。写过杂剧十四种,著名的为《西厢记》,被认为是北曲最好的作品之一。散曲仅存套数两套,小令一首。
[注解]
粼粼:水波清澈的样子。
飞绵:指飘飞的杨花柳絮。
内阁:深闺,内室。
重门:庭院深处的门。
销魂:神思茫然仿佛魂消魄散的样子。
缕带:用丝纺织的衣带。
[译文]自从和你分别后,望不尽远山层叠隐约迷濛,更难忍受清粼粼的江水奔流不回,看见柳絮纷飞绵涛滚滚,对着璀璨桃花痴醉得脸生红晕。闺房里透出香风一阵阵,重门深掩到黄昏,听雨声点点滴滴敲打房门。
怕黄昏到来黄昏偏偏匆匆来临,不想失魂落魄又叫人怎能不失魂伤心?旧的泪痕没干又添了新的泪痕,断肠人常挂记着断肠人。要知道今年春天,我的身体瘦了多少,看衣带都宽出了三寸。

 

66、小桃红   杨果
满城烟水月微茫,人倚兰舟唱,常记相逢若耶上。隔三湘,碧云望断空惆怅。美人笑道,莲花相似,情短藕丝长。
[作者简介]杨果(1195-1269),字正卿,号西庵,祁州蒲阴(今河北安国)人。金哀宗正大元年(1224)进士,曾任县令。入元后,官至参知政事。工文章,尤长于乐府。著有《西阉集》。现存套数五套,小令十一首。
[写作背景]杨果是元代早期散曲作家,由于这个时期的散曲刚从乐府民歌和两宋词演化而来,因而带有浓厚的民歌和宋词的色彩。
[注解]
烟水:指水上升起的如烟雾气。
微茫:若明若暗,模糊不清。
兰舟:兰林木做的船。后用作对船的美称。
若耶:溪名,在今浙江绍兴东南若耶山下。相传西施曾于此浣沙,又名“浣沙溪”。
三湘:湖南漓湘、蒸湘、潇湘三水的合称。也泛指湘江流域一带。
惆怅:失望伤感。
丝:谐为“思”。
[译文]水上升起的烟雾弥漫了全城,月亮若明若暗,依稀有美人斜倚在兰舟的船榜上低唱,曾记得我们在若耶溪畔相遇。隔着乘风破浪的三湘,望穿了碧水云天也只是白白地失望、虽然在一起的时间很短,情思却像藕丝那样长。

 

67、小桃红    杨果
采莲人和采莲歌,柳外兰舟过。不管鸳鸯梦惊破,夜如何?有人独上江楼卧。伤心莫唱,南朝旧曲,司马泪痕多。
[写作背景]杨果是由金入元的诗人,金亡以后五年才 出来做官,所以面对兴亡,他感慨良多。
[注解]
南朝旧风:指南朝陈后主的《玉树后庭花》曲,向来被视作亡国之音。
司马泪痕多:司马指唐诗人白居易,曾被贬官为江州司马,作《琵琶行》,结尾两句:“座中泣下谁最多,江州司马青衫湿”。此用其意。
[译文]采莲人唱和采莲歌,杨柳岸边一叶小舟轻轻地划过。那一片欢声笑语,全然不顾忌把静夜中的鸳鸯梦惊醒,怎么了?此时有人独自来到江楼上。别云唱那让人伤心的南朝旧曲,以免引得失意的人落泪。

 

68、小桃红    杨果
采莲湖上棹船回,风约湘裙翠,一曲琵琶数行泪。望君归,芙蓉开尽无消息。晚凉多少,红鸳白鹭,何处不双飞!
[注解]
棹:桨,作动词用,犹“划”。
约:束,裹。
湘裙翠:用湘地丝织品制成的翠绿色的裙子。
芙蓉:荷花的别名。谐“夫容”,一语双关。
[译文]荷花湖上,采莲女子掉转船头正要返回,晚风轻轻把那翠绿裙儿吹裹住身体,江上突然传来衰怨的琵琶声,引得采莲女伤心流泪。盼着远方的人电来,可是芙蓉花都开过凋谢了,还是没有一点儿消息。傍晚时分有多少凄凉的心事涌上心头,看那鸳鸯、白鹭,时时处处哪有时候不在双飞!

 

69、小桃红    杨果
碧湖湖上柳阴阴,人影澄波浸,常记年时欢花饮。到如今,西风吹断回文锦。羡他一对,鸳鸯飞去,残梦蓼花深。
[译文]碧绿的湖面上笼罩着柳荫,人的倒影在明净的水波中映浸。经常浮现在记忆里的是年时节下花前的畅饮。到如今,夫妻离散无音信。羡慕那成双成对的鸳鸯,比翼齐飞到蓼花深处,人却是鸳梦已残,无计重温。

 

70、干荷叶.三首    刘秉忠
干荷叶,色苍苍,老柄风摇荡。减清香,越添黄,都因昨夜一场霜。寂寞在秋江上。
干荷叶,色无多,不耐风霜剉。贴秋波,倒枝柯,宫娃齐唱采莲歌。梦里繁华过。
南高峰,北高峰,惨淡烟霞洞。宋高宗,一场空,吴山依旧酒旗风。两度江南梦。
[作者简介]刘秉忠(1216-1274),初名侃,字仲晦,今河北邢台人。曾隐居武夷山为僧,法名子聪,号藏春散人。后被元世祖召见,留侍左右,改名秉忠,位至太保,参领中书省事。博学多才,喜吟诗作曲。著有《藏春散人集》。现存小令十二首。
[写作背景]此三曲是作者因题起意、即物取喻之作。“干荷叶”又名“翠盘秋”,为刘秉忠自度曲。刘秉忠生于金宣宗贞祐四年(1216)年,卒于元世祖至元十一年(1274),曾隐居武夷山为僧,后云中(今山西大同),时元世祖在藩邸,海云禅师被召,过云中,邀与同行,遂留侍世祖左右。至元元年(1264),拜光禄大夫,位太保,参预中书省事,为元朝的开国元勋,但始终过着斋居蔬食的生活。从这样的经历来看,他在这三首曲中所表露的并非一位金遗民或宋遗民悼伤亡国、眷念前朝之情,而是在更广泛的意义上对生命的短促、人事的无常、朝代的更迭所怀的梦幻泡影之感。这是一位参与缔造王朝、饱历世事沧桑而又曾皈依空门、深受佛家洗礼者对自然界和人世间的观照和感慨。这里还有一点要提到的是:元军攻占杭州在1276年,而刘秉忠此时已亡故,未及见南宋亡后的杭州景物。所以此处所摘的第三首曲子乃是以一个胜券在握的征服者的宰辅对南宋的覆灭遥作凭吊而已。
[注解]
苍苍:深青色。
老柄:干枯的叶柄。
剉:同“挫”,摧残,折磨。
宫娃:宫女,吴楚间称美女曰“娃”。
南高峰、北高峰:在杭州西湖边上,两峰遥遥相对,称“双峰插云”,为西湖十景之一。
烟霞洞:在南高峰下的烟霞岭上,为西湖最古的石洞,洞
宋高宗:赵构。
吴山:在西湖东南面,俗称城隍山。
两度江南梦:指五代吴越和南宋王朝都建都杭州又都亡国。
[译文]枯干的荷叶,颜色苍苍,干巴的老茎在风里不住地摇荡。清香一点点减退了,颜色一点点枯黄,者是因为昨夜下了一场霜。秋天的江面上荷叶更加显得寂寞、凄凉。
枯干的荷叶,翠绿的颜色已经剩得不多了,它受不了寒风吹打严霜折磨。紧贴在秋天的水面上,枝茎已折断倒下,还听见那宫女还在齐声唱着采莲歌。可繁华盛景却象梦一样消逝了。
南高峰,北高峰,凄凉惨淡的烟霞洞。宋高宗到头来落得一场空,看如今吴山的酒旗依旧在飘动。可杭州已经做了吴越和南宋两朝的梦。

 

71、醉中天.咏大蝴蝶    王和卿
弹破庄周梦,两翅驾东风。三百座名园一采一个空,难道是风流孽种?吓杀寻芳的蜜蜂。轻轻扇动,把卖花人扇过桥东。
[作者简介]王和卿(约1220-1279前),祖籍太原(今属山西)。才高名重,性滑稽,居燕京时与关汉卿交情甚厚。散曲现存套数一套,小令二十一首。
[写作背景]据元人陶宗仪《辍耕录》记载:“大名王和卿,滑稽挑达,传播四方。中统初,燕市有一蝴蝶,其大异常。王赋《翠中天》小令:……由是其名益著。时有关汉卿者,亦高才风流人也,王常以讥谑加之,关虽极意还答,终不能胜。”这条材料说明王和卿与关汉卿处在同一时期,透露出“燕市有一蝴蝶,其大异常”的事实乃是注令写作的契机。而“滑稽”、“善谑”乃是盛行于元代散曲家中的一种风气,在这种玩世不恭的争奇斗胜之中,实在蕴积着愤懑、牢骚以及反抗、不平。
[注解]
庄周梦:庄周,战国时宋国蒙人,曾为漆园吏,有《庄子》一书。据说他曾梦见自己化为大蝴蝶,醒来后仍是庄周,弄不清到底是蝴蝶变成了庄周,还是庄周变成了蝴蝶。
难道:难说、难料。
风流孽种:风流才子。名士。
吓杀:吓到极点,犹言:“吓死”。
[译文]挣破了那庄周的梦境,来到现实中,硕大的双翅驾着浩荡的东风。把三百座名园里的花蜜全采了一个空,难道是天生的风流种?吓跑了采蜜的蜜蜂。翅膀轻轻扇动,把卖花的人都扇过桥东去了。

 

72、拨不断.大鱼    王和卿
胜神鳌,夯风涛,脊梁上轻负着蓬莱岛。万里夕阳锦背高,翻身犹恨东洋小。太公怎钓?
[写作背景]王和卿幽默诙谐,其散曲善用夸张手法。作者在此塑造这样一个力大无穷、形大无比、无拘无束的形象,很可能是有所寄托的。它不妨看作是元初一批文人放浪形骸、恣肆任诞和无拘无束的精神折光,本曲涵有作者含蓄和深刻的“自况”。
[注解]
神鳌:《列子.汤问》记载了在渤海之东有蓬莱等五座仙山,随波涛上下往还。天帝担心它们流失,遂命十五只巨鳌分班轮流顶住。此处喻力大。
夯:本意为砸地的意思,此处可理解为与风涛搏斗。
负:背、驮。
[译文]力气之大胜过那夯风涛的神鳌,脊背上轻松地背负着蓬莱岛。在夕阳万里、无所遮拦的开阔视野下,却只能见到它高耸的华美脊背,想要翻身,可恨的是东洋太小了。姜太公怎么钓呢?

 

73、一半儿.题情    王和卿
书来和泪怕开缄,又不归来空再三。这样病儿谁惯耽?越恁瘦岩岩,一半儿增添一半儿减。
[注解]
一半儿:曲牌名,即《忆王孙》,末句嵌入两个“一半儿”。原题四首,这是第二首。
和泪:带泪。
惯耽:拖延。
恁:这样。
岩岩:形容瘦的样子。
[译文]书信来了带着眼泪怕拆开,怕他说回来却又不回来。这样的相思病儿谁禁得住拖延?越拖延越消瘦我骨瘦如柴,一边儿添了,一边儿清减了我身材。

 

74、一半儿.题情    王和卿
将来书信手拈着,灯下姿姿观觑了。两三行字真带草。提起来越心焦,一半儿丝撏一半儿烧。
[注解]
将来:拿过来。
拈:用手搓。
姿姿:“孜孜”的谐音,专心的样子。
觑:细看。
了:完毕。
丝撏:撕扯。
[译文]拿过书信在手里拈着,在灯下仔仔细细观瞧。两三行字儿有的端正有的潦草。提起来就越觉得心焦。一边儿撕扯,一边和把它烧掉。

 

75、一半儿.别情    王和卿
别来宽褪缕金衣,粉悴烟憔减玉肌,泪点儿只除衫袖知。盼佳期,一半儿才干一半儿湿。
[写作背景]元人小令之歌咏艳情、欢爱之作,多取于市井。王和卿是个艺术感发性极活跃的散曲家,在写此类作品时以秀逸见长。此曲即是他站在女主人公的方位上所抒发的离情别绪。
[注解]
缕金衣:用金线缝制的衣服。
粉悴烟憔:意谓面容憔悴。粉,水粉。烟,应作胭,胭脂。此以胭脂水粉代指女子容颜。
[译文]自从分别之后缕金衣宽松了好多,面容憔悴身体消瘦,流了多少眼泪只有衫袖知道。盼望与心上人早日相见,衫袖刚干了一半另一半又被泪水打湿了。

 

76、小桃红.江岸水灯   盍西村
万家灯火闹春桥,十里光相照,舞凤翔鸾势绝妙。可怜宵,波间涌出蓬莱岛。香烟乱飘,笙歌喧闹,飞上玉楼腰。
[作者简介]盍西村(生卒年不详),盱眙(今属江苏)人。工散曲,现存小令十七首,套数一套。
[写作背景]盍西村的小令中有两组分别题为“临川八景”及“杂咏”的组曲,共十四首。本篇为“临川八景”中的第三首,咏临川元宵节的水上灯船,着意渲染的是热烈欢快的节日气氛。
[注解]
闹:使……热闹、欢乐。
舞凤翔鸾:指凤形和鸾形的花灯在飞舞盘旋。鸾,传说中凤凰一类的鸟。
可怜:可爱。
香烟:指灯火的光辉及焰火。
玉楼:华丽的高楼。
[译文]万家灯火使春桥分外热闹,十里江岸璀璨的灯光相互映照,凤形的灯笼飞舞,鸾形的灯笼腾跃,气势非凡绝妙。多么可爱的元宵夜,波涛间奔涌出蓬莱仙岛。灯火的光辉和焰火纷乱飘飞,笙歌喧哗吵闹,一起飘向云空,飞上华丽的高楼。

 

77、小桃红.客船夜期    盍西村
绿云冉冉锁清湾,香彻东西岸。官课今年九分办。厮追攀,渡头买得新鱼雁。杯盘不干,欢欣无限,忘了大家难。
[写作背景]本篇为“临川八景”组曲之一。
[注解]
绿云:此指烟霭汇聚成的如云烟团。
冉冉:上升貌。
官课:指上缴官家的租税。
九分办:免去一分赋税,按九成办理征收。
厮追攀:相互追赶、招呼。
[译文]如云团一般的烟雾冉冉升起,笼罩了清净的江湾,花草的香气溢满东西两岸。官家的租税只按九成征办。在这好时节正好去游玩,乘船到那渡口,你追我赶,然后把鱼虾野味准备好,做一桌丰盛的野餐,杯盘摆得满满的,尽情欢乐,忘记各自的艰难事。

 

78、小桃红.杂咏    盍西村
杏花开候不曾晴,败尽游人兴。红雪飞来满芳径。问春莺,春莺无语风方定。小蛮有情,夜凉人静,唱彻醉公尺宁。
[写作背景]盍西村的《小桃红》《杂咏》八首,内容或叹世,或写景,或歌咏爱情,似是用同调信笔题咏,无统一主题的即兴之作,故统称“杂咏”。本篇为其中之一,写春雨落花时节的生活情趣。
[注解]
红雪:批纷纷凋落的红色花瓣如雪花飘落。
小蛮:原指白居易的侍妾,能歌善舞,此处借指歌姬。
[译文]杏花开的时候正赶上雨季,不曾有过晴天,败尽了人的雅兴。红色花瓣象雪花一样飞落,铺落了山野芳径。不由得问春天的黄莺,黄莺默默不出声,暮春的晚风刚刚安定。是谁家的歌女这般有情,夜凉人静的时候,唱起的歌声响彻了醉翁亭。

 

79、小桃红.杂咏    盍西村
绿杨堤畔蓼花洲,可爱溪山秀,烟水茫茫晚凉后。捕鱼舟,冲开万顷玻璃皱。乱云不收,残霞妆就,一片洞庭秋。
[注解]
洲:水中的陆地。
玻璃皱:比喻水浪。
秋:指秋色。
[译文]江堤上栽着绿杨柳,小洲上蓼花飘飞,一派可爱的秀美山溪景致。今晚凉意袭来,江上烟水茫茫,只见捕鱼的轻舟凌波而出,冲开万顷的水面,漾起不绝的波纹。夕阳中,乱云未收,残霞似锦,妆点洞庭秋色,一片茫茫,无际无涯,与洞庭湖波相映,真是美丽的秋色呀!

 

80、小桃红.东城早春   盍西村
暮云楼阁画桥东,渐觉花心动,兰麝香中看鸾凤。笑融融,半醒不醉相陪奉。佳宾兴浓,主人情重,合和小桃红。
[写作背景]原作共八首,分咏“临川人景”这是第一首。
[注解]
兰麝:兰麝的香气。此处泛指高雅芬芳的香气。兰,香草。麝,那香獐,分泌的麝香可作药材或香料。
融融:和乐的样子。
合和:一起唱。和,跟着唱。
[译文]设宴在画桥东面暮云之下的楼阁之中,渐渐觉得出花蕾中花心在萌动,在芬芳的香气里看那满座贤才有如鸾凤。大家笑逐颜开,欢乐和畅,半醒不醉地相互陪奉。高雅的宾客兴致正浓,主人的情意更重。大家一起欢唱“小桃红”。

 

81、山坡羊    陈草庵

 晨鸡初叫,昏鸦争噪。那个不去红尘闹?路遥遥,水迢迢,功名尽在长安道。今日少年明日老。山,依旧好;人,憔悴了。

 [作者简介]陈草庵(1245-1320后),字彦卿,号草庵,大都(今北京)人。今存小令二十六首。

 [写作背景]元代士人求仁,本来就难于唐宋。自延祐年间正式设科取士,直到元末,开科十六次,取士人数仅占文官总人数的百分之四。南人要想入仁,尤其困难。何况即使作了官,还要受到歧视与猜忌,地位随时岌岌可危。政治社会如此黑暗,仍然有人热衷于功名,这岂不是深可嗟叹的吗?唐宋两代诗词中习见讽刺追逐功名者的作品,而陈草庵这首小令除了传统的主题意义外,还应包含着上述时代的特殊意义。

 [注解]

 红尘:佛家称人世间为红尘。此指纷扬的尘土,喻世俗热闹繁华之地,亦比喻名利场。

 长安:今陕西西安,汉唐京都,此泛指京城。

 [译文]从早晨雄鸡初叫,到黄昏乌鸦不停地聒噪。世上有哪一个人不去名利场上奔波?道路遥遥万里,江水千里迢迢,为了求取功名人们苦苦跋涉在长安道上。今天的少年明天就会衰老。江山依旧那样美好;可人的容颜却憔悴不堪了。

 

82、山坡羊    陈草庵

 江山如画茅茨凹。妻蚕女织儿耕稼。务桑麻,捕鱼虾,渔樵来访无别语。三国鼎分牛易马。兴,也任他;亡,也任他。

 [写作背景]这首[山坡羊],是原作的第二十首。

 [注解]

 茨:用芦苇、茅草盖的屋顶。

 三国鼎分牛易马:三国鼎分,指东汉王朝覆亡后出现的魏、蜀、吴三的分立的局面。牛易马,据《晋书.元帝纪》司马氏建立的西晋王朝覆灭后,在南方建立东晋王朝的元帝,是他母亲私通牛姓的小吏所生。

 [译文]山水风景如画,茅舍简陋低洼。妻子养蚕,女儿织布,儿子种庄稼。我则种桑采麻,捕鱼捞虾。夫、樵夫来访,相谈也没有别的话。什么三国鼎立、江山易姓的是是非非都由它云吧,兴、亡都任凭着他。

 

83、黑漆弩.村居遣兴    刘敏中

 长巾阔领深村住,不识我唤作伧父。掩百沙翠竹柴门,听彻秋来夜雨。闲将得失思量,往事水流东去。便宜教画却凌烟,甚是功名了处?

 [作者简介]刘敏中(1243-1318),字端甫,济南章丘人。至元中任监察御史时,因弹劾奸臣未被受理,辞职归家。后再起,官至翰林学士承旨。著有《中庵集》。散曲仅存小令二首。

 [写作背景]据《元史》本传,刘敏中曾两次辞官家居,一是任监察御史时,因“权臣桑哥秉政,敏中劾其奸邪,不报,遂辞职归其乡。”一是至大末年作翰林承旨时,“以疾还乡里”,时已年近七十。从此曲的忧愤牢骚看,不像晚年致仁后作,因武宗对他一直颇重用;又因另一首中有“尽疏狂”一句,也不似七十老人口吻。故此曲当为首次辞官居家时作。考桑哥任相在至元二十四年(1287)二月至二十八年一月之间,二十六年三月,桑哥为控制言路,竟“笞监察御史四人”。敏中恰为御史,其劾桑哥当在本年。帮此篇约作于至元二十六、二十七两年之间,时作者四十七、八岁。

 [注解]

 长巾阔领:巾为古代平民戴的便帽。阔领,指阔领的上衣。这里指古代隐士的衣著。

 伧父:指鄙野的村民,当时南方人讥骂北方人的话。

 便宜教:即便、即使。

 画却凌烟:被画到凌烟阁。凌烟,即凌烟阁,唐太宗建国后,为表彰功臣建高阁,阁中绘24位功臣图像。

 [译文]穿起平民的衣裳居住在僻远的乡村,不认识我的人称我是粗鄙的村民。关起柴门,不再看远处的白沙清江、翠绿疏竹,听见夜来的绵绵秋雨敲在耳鼓,打在心头。闲暇时将平生的得与失思量一遍,往事像那东逝的流水般一去不回。即便是把影像画到了凌烟阁上,那里就果真是功名了却之处吗?

 

84、普天乐    滕宾

 柳丝柔,莎茵细。数枝红杏,闹出墙围。院宇深,秋千系。好雨初晴东郊媚。看儿孙月下扶梨。黄尘意外,青山眼里,归去来兮。

 [作者简介]滕斌(生卒年不详),一作滕宾,字玉霄,黄风(今属湖北)人。至大年间(1308-1311)任翰林学士,出为江西儒学提举。后弃家入天台山为道士。有《玉霄集》。现存小令十五首。

 [写作背景]滕宾有《普天乐》失题小令十一首,主题都是写隐逸之乐,作者通过自然风光的描绘或对官场名缰利锁的批判,表现对隐逸生活的倾慕。这首小令是其中的第一首。

 [注解]

 莎茵:像毯子一样的草地。莎,即莎草。茵,垫子、席子、毯子之类的通称。

 媚:娇美。

 黄尘:暗用唐.令孤楚《塞下曲》:“黄尘满面长须战,白发生头未得归。”指官场上的风尘。

 来兮:为语气助词,相当于“吧”。

 [译文]嫩柳的枝条又柔又细,莎草如茵铺满大地。几枝红杏争闹着探出围墙,深深的庭院里把秋千系。好雨初晴,东效多美丽。看儿孙们在月下扶犁。官场的风尘已在我的心意之外,四周的青山却都在我的眼里,回来吧,学陶渊明那样回乡隐居。

 

85、阳春曲.赠茶肆   李德载

 茶烟一缕轻轻飏,搅动兰膏四座香,烹前妙手赛维扬。非是谎,下马试来尝。

 [作者简介]李德载(生卒年不详),生平事迹不详。现存小令十首,均为赠茶肆的《阳春曲》。

 [写作背景]我国的茶文化虽不如酒文化历史悠久,但种茶饮茶之习并不晚出。虽旧本中“茶”字尚作“荼”。直到唐代“荼”才省作“茶”,但茶的地位已可略见,所以将“荼”省作“茶”,与种茶、饮茶盛行有关。自第七、八世纪以来,南北各地、上下人士都喜欢茶,唐德宗始行茶法以征税,可见茶的经济价值。唐.陆羽著《茶经》三半辈子,翔实记载茶的产、采、烹、饮,则见其时饮茶之盛。至元朝,市朝之盛也不亚于宋,茶肆极多。我们可以设想李德载生性嗜茶,经常品茗于此,很可能是应主人之请,书此十支《阳春曲》,既可清讴误宾,游戏文字,以资笑乐,又可权作广告,为之延誉,招徕茶客。我们虽不知作者身世,但沉抑下僚、郁郁失意者常有应谐杂出之作,于此亦可推见。

 [注解]

 兰膏:泽兰炼成的油,可点灯。此借指茶的水色。

 维扬:扬州的别称。

 [译文]一缕缕清烟轻轻地飘飏,搅动着茶四座都是香气,烹煎的高手在扬州举世无双。这不是吹牛说谎,请下马来品尝品尝。

 

86、阳春曲.春景    胡祗遹

 几枝红雪墙头杏,数点青山屋上屏。一春能得几晴明?三月景,宜醉不宜醒。

 残花酝酿蜂儿蜜,细雨调和燕子泥。绿窗春睡觉来迟。谁唤起?窗外晓莺啼。

 一帘红雨桃花谢,十里清阴柳影斜。洛阳花酒一时别。春去也,闲煞旧蜂蝶。

 [作者简介]胡祗遹(1227-1295),字绍开,一作少凯,号紫山,磁州武安(今河北磁县)人。元初名士,累官至江南浙西诸道提刑按察使。有《紫山大全集》。现存小令十一首。

 [写作背景]春天的景物是令人陶醉的。景物虽是客观存在,但欣赏的人却各有不同,有带着欢欣的,有满怀愁绪的……由这三首小令所渲染出的风和日丽、百花争艳、蝶逐蜂嚷的烂漫春色,我们可推测作者此时正当风华正茂、志得意满之时。

 [注解]

 红雪:形容初春盛开杏花的繁茂。

 觉来:醒来。

 红雨:比喻飘落的桃花。此出自唐.李贺《将进酒》:“桃花乱落如红雨”。

 [译文]几枝初开的杏花红雪般堆在土状,点点青山如画屏一样隐现在屋上。一个春季,能有几天这样明媚、晴朗?阳春三月的景致令人陶醉,只适合醉眼朦胧地而不适合清醒地去欣赏。

 花虽残了,蜂儿却把它酿成了蜜,雨虽来了,燕子却借它调好了筑窝的泥。绿荫窗下,浓睡的我醒来已经很晚了。是谁把我叫起?是那窗外早晨鸣叫的黄莺。

 像一帘红雨飘下,那是凋谢了的桃花,十里长的柳荫,树影儿歪斜。一时间来洛阳赏花饮酒的人纷纷都告别了。春天归去了,闲坏了旧日里忙于采花的蜂蝶。

 

87、沉醉东风    胡祗遹

 渔得鱼心满意足,樵得樵眼笑眉舒。一个罢了钓竿,一个收了斤斧,林泉下偶然相遇,是两个不识字的渔樵士大夫。他两个笑加加的谈今论古。

 [写作背景]原作无标题,共两首,此其二。

 [注解]

 斤斧:斤即斧头。斤,斧同义。

 笑加加:即笑哈哈。

 [译文]捕到了鱼便心满意足,砍到了柴就眼笑眉舒。一个拿起钓竿,一个收起斤斧。两个人在林下水边偶然相遇,交谈起来,原来是两个不识字的打鱼砍柴的士大夫。他们两个笑呵呵地谈今论古。

 

88、节节高.题洞庭鹿角庙壁    卢挚

 雨晴云散,满江明月。风微浪息,扁舟一叶。半夜心,三生梦,万里别。闷倚篷窗睡些。

 [作者简介]卢挚(约1242-1314后),字处道,一字莘老,号疏斋,又号嵩翁,先祖涿郡(今河北涿县)人,后世居河南。初为世祖侍从,后累官至翰林学士。散曲与姚燧比肩,人称“姚卢”。今有李修生《卢疏斋集辑存》。现存小令一百二十一首。

 [写作背景]元成宗大德年间,卢挚出任湖南岭北道肃政廉访使,赴任途中作出此曲。鹿角,即鹿角镇,在今湖南岳阳南洞庭湖滨。记挚这次处放湖南,心情不是很愉快的,而从长江进入洞庭湖以后,又遇上了阴雨天气,这样更使诗人内心充满了愁闷和烦躁。

 [注解]

 半夜心:指子夜不眠生起的愁心。

 三生梦:谓人的三生如梦。三生,佛家指前生、今生、来生。

 [译文]骤雨过后,天色初晴,乌云散尽,满江上都是一片明洁的月光。风平浪静,一叶扁舟航行在浩淼的江上。夜深了,心里却很惆怅,想想人生如梦,亲朋久别。胸中顿生烦闷,倚着篷窗,但愿可以小睡片刻。

 

89、金字经.宿邯郸驿    卢挚

 梦中邯郸道,又来走这遭。须不是山人索价高。时自嘲,虚名无处逃。谁惊觉,晓霜侵鬓毛。

 [写作背景]在元代散曲作家中,卢挚的官位是比较高的。平生足迹,遍及河北、西北、两湖、江浙等地。这首小令写他夜突邯郸驿舍的感触。邯郸在今河北省南部。根据作者的生平经历,我们可以推定这是他第二次就任燕南河北道提刑按察司时的作品,那里他已经六十多岁了。

 [注解]晓霜:比喻白发。

 [译文]有过黄梁美梦的邯郸道,我又来到了这里。不是因为山中人索高价我才不归隐。时常嘲笑自己,实在是摆脱不了功名富贵的缘故。突然惊举,年华老去,鬓毛已斑白。

 

90、殿前欢    卢挚

 酒杯浓,一葫芦春色醉山翁,一葫芦酒压花梢重。随我奚童,葫芦干,兴不穷。谁人共?一带青山送。乘风列子,列子乘风。

 [写作背景]古代文人爱酒的不少,并在诗歌中屡屡道及这位“杜康先生”。苏东坡云:“常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陶渊明云:“试酌有情远,重酌忽忘天。天岂去此哉,任真无所先。”卢挚的这首散曲描写的正是这样一种“任真”的境界。

 [注解]

 春色:此处指酒。宋代安定郡王用黄柑酿酒,名为“洞庭春色”。

 山翁:指山简,字季伦。晋时镇守襄阳,好酒,常出游,并常醉酒而归。

 奚童:小童仆。奚,奴仆。

 列子:即列御寇,战国时郑人。《庄子.逍遥游》称其能“御风而行”。

 [译文]酒意已浓,一葫芦酒醉倒了山翁,一葫芦酒挂在树梢上,压弯了花枝。跟着我来的小童仆,喝干了葫芦,兴致仍无穷。还有谁和我共赏同游?是那连绵不断的一带青山把我迎送。古有乘云御风的列子,我今天要学他一样乘风遨游。

 

91、蟾宫曲.扬州汪右丞席上即事    卢挚

 江城歌吹风流,雨过平山,月满西楼。几特年华,三生醉梦,六月凉秋。按锦瑟佳人劝酒,卷朱帘齐按凉州。客去还留,云树萧萧,河汉悠悠。

 [写作背景]据危素《吴文正公年谱》载:卢挚曾于大德七年(1303)七月寓扬州,与珊竹玠、贾钧等人请呈澄讲学。又吴肖像画澄有《送卢廉使还朝为翰林学士序》,称卢挚“持宪湖南,由湖南复入为翰林学士。”故知此曲作于大德七年六月作者由湖南肃政廉访使北归逗留扬州期间。

 [注解]

 江城歌吹风流:扬州的歌舞、音乐是超逸美妙的。江城,即扬州。歌咏,指歌舞音乐。风流,超逸、美妙。

 平山:指平山堂,在扬州西北蜀岗法净寺内。北宋欧阳修为郡守时建,以其南望江南远山正与堂栏杆相平而得名。

 年华:时光、年岁。

 三生:本佛教用语,指前生、今生、平生。

 凉州:指唐天宝年间的乐曲,多表现边塞题材,流传极广。

 河汉:即银河。

 [译文]扬州的歌舞音乐这样超逸、美妙,正是阵雨掠过平山堂之后,月光照满了西楼。人生有多少好时光,能有几次这样朋友的聚首?三生如醉梦般过去,时间飞逝,六月里阵雨过后就已凉爽如秋。锦瑟声中,佳人频频劝酒,朱帘漫卷歌女又齐声演唱那著名的歌曲――“凉州”。曲终筵散,客人就要离去却还在逗留,高高的树木在夜风中摇曳,长空银河璀璨遥远而长久。

 

92、沉醉东风.秋景    卢挚

 挂绝壁松枯倒倚,落残霞孤鹜齐飞。四周不尽山,一望无穷水,散西风满天秋意。夜静云帆月影低,载我在潇湘画里。

 [写作背景]此曲作于元成宗大德初年,时卢挚在湖南宪使的任上。

 [注解]

 鹜:野鸭。

 云帆:一片白云似的船帆。

 潇湘画:宋代画家宋迪曾画过八幅潇湘山水图,世称潇湘八景。历代题咏者不少。潇湘,湖南境内两条水名。湘水流至零陵县和潇水合流,世称潇湘。

 [译文]弯曲的枯松倒挂在悬崖绝壁上,残留的片片晚霞和孤零的野鸭在天上一齐飘飞。四周围是数不尽的青山,一无际的碧水,西风箫箫,天地间一派浓浓的秋意。静静的夜里皎洁的月影映照着高挂云帆的船儿,载着我行舟在湘江上,恍如置身在画图之中。

 

93、沉醉东风.闲居    卢挚

 恰离了绿水青山那答,早来到竹篱茅舍人家。野花路畔开,村酒槽头榨,直吃的欠欠答答。醉了山童不劝咱,白发上黄花乱插。

 [写作背景]卢挚用《沉醉东风.闲居》这个题目写的小令共三首,写的都是隐居之乐,这是其中的第二首。这首曲不一定是作者的夫子自道,它不过是一幅归隐理想的形象化图画。那种充分享受自然美景的欢乐,那种无拘无束的身心自由状态,本是久耽官场的人所向往的,更何况宦途特别险恶的元代了!

 [注解]

 恰:刚才。

 那答:那边。

 槽头:酿酒的器具。

 欠欠答答:疯疯癫癫,痴痴呆呆。形容醉态。

 [译文]刚刚离开了那绿水青山,又来到了竹篱茅屋的乡村农家。野花在路边盛开,新酿的村酒香气浓烈,直喝得酩酊大醉,也不来管我,由我摘下路边的菊花,胡乱地插在白发上。

 

94、沉醉东风.重九    卢挚

 题红叶清流御沟,赏黄花人醉歌楼。天长雁影稀,月落山容瘦,冷清清暮秋时候。衰柳寒蝉一片愁,谁肯教白衣送酒?

 [写作背景]重九,即农历九月初九重阳节。其时正当暮秋季节,天高气爽,自然景物自有其独特的佳处,然而又带点衰疯的气象。古代文人于此时此景,每生悲凉之感。卢挚的这首小令,表现的基本上也就是这样的思想感情。

 [注解]

 红叶:化用唐代红叶题诗配佳偶的传说。传说大意是某宫女题诗在红叶上,投入御沟承受水流出宫外,被某士子拾得,后巧结良缘。

 白衣送酒:指江川刺史王弘派白衣仆人在重阳节给在篱边赏菊的陶渊明送酒事。白衣,古代官府衙役小吏着白衣。

 [译文]题诗在红叶上让它带着情意承受御沟的流水飘走,观赏菊花的人醉卧在歌楼上。万里长空雁影稀疏,月亮落了远山变得狭长而显清瘦,暮秋时节到处都是冷冷清清的景象。衰败的杨柳,寒秋的鸣蝉,天地间一片哀愁,这时节,有谁肯送酒来和我一起解忧?

 

95、寿阳曲.别朱帘秀    卢挚

 才欢悦,早间别,痛煞煞好难割舍。画船儿载将春去也,空留下半江明月。

 [写作背景]朱帘秀是元代著名的杂剧女演员,《青楼集》中说她“杂剧为当今独唱独步”。当时的文人如关汉卿、卢挚、冯子振等人都与她有交往,除卢挚此首外,关汉卿有《一枝花.赠朱帘秀》之作。据卢挚此曲推测,他们俩分明有一段情缘,但最终还是分手了。可能是因为双方的社会地位相差悬殊,感情得不到社会的承认,于是含恨而别。“痛煞煞好难割舍”一句便透出了此中消息。朱帘秀亦作一曲作答。

 [注解]

 早:在词句中往往有“已经”的意思。

 间别:离别,分手。

 痛煞煞:非常痛苦的样子。

 将:语气助词。

 春:春光,美好的时光。一语双关,亦暗指朱帘秀。

 [译文]才欢聚在一起,一刹时又要离别,心里痛苦难分又难舍。画船儿载走了你也载去了美好的春光,只空空地留下让人惆怅的半江明月。

 

96、沉醉东风.闲居    卢挚

 学邵平坡前种瓜,学渊明篱下栽花。旋凿开菡萏池,高竖起酴醿架。闷来时石鼎烹茶,无是无非快活煞,锁住了心猿意马。

 [写作背景]这支小令是作者以《闲居》为题的[双调]沉醉东风小令三首的第三首。

 [注解]

 旋:随后。

 菡萏:即荷花。

 [译文]学邵平那样在山坡前种几垄瓜,学陶潜那样在篱笆下栽几株菊花。随后挖开荷花池,又高高地起酴醿架。烦闷的时候就在石鼎里煮上茶。这种没有是非的生活真是快活极了。心里头再也没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

 

97、蟾宫曲    卢挚

 沙三伴歌来嗏,两腿青泥,只为捞虾。太公庄上,杨柳阴中,磕破西瓜。小二哥昔涎剌塔,碌轴上渰着个琵琶。看荞麦开花,绿豆生芽,无是无非,快活煞庄家。

 [写作背景]厌倦城市生活的喧嚣,谙熟官场黑暗的内幕,往往把羡慕的目光投向宁静恬淡的农家生活并歌咏之,这是旧时知识分子甚至高官的一种共同倾向,也是长期以来中国高级知识分子儒道互补思想的表现之一。卢挚作官一直作到翰林承旨,但其集中却有不少田园诗歌,反映了他对田园生活的向往。在他写的田园诗中,这首颇有特色。

 [注解]

 沙三伴歌来嗏:沙三、伴哥是元曲中经常用来称呼农村少年的名字。嗏,语尾助词。

 昔涎剌塔:形容水淋淋的样子。剌塔,肮脏。

 碌轴:即碌碡,碾子。用来碾压土地或碾脱谷料的农具。

 渰:即淹、浸泡。

 [译文]“沙三。伴哥来呀!”他们两腿带着青泥,因为刚从河里捞完虾。来到太公的庄上,在杨柳的树阴下,砸开个西瓜。小二哥浑身水淋淋地躺在碾子上,挺着肚子,像碾子上泡个琵琶。从春到夏,只是看荞麦开花,绿豆生芽,远离尘世的是非,庄稼院的生活真是快活极啦!

 

98、蟾宫曲.箕山感怀    卢挚

 巢由后隐者谁何?试屈指高人,却也无多。渔父严陵,农夫陶令,尽会婆娑。五柳庄瓷瓯瓦钵,七里滩雨笠烟蓑。好处如何?三径秋香,万古苍波。

 [注解]

 箕山:在河南登封县东南,相传是唐尧时巢父、许由隐居的地方。见《高士传》。

 严陵:即东汉时的严光,字子陵。曾与刘秀同学。刘秀即位后,他不肯应诏为官,改名隐居于富春山。

 陶令:即东晋时的大诗人陶渊明,曾为彭泽令,因不满现实的黑暗而去职归隐。

 尽:任凭、只管。

 婆娑:原指舞姿的美好,此处引申为逍遥自在的意思。

 五柳庄:指陶渊明的庄园。陶渊明的宅边有五棵柳树,因自号五柳先生,并作有《五柳先生传》,所以称他的住处为五柳庄。瓷瓯瓦钵:瓯、钵都是盆盂类的容器。

 七里滩:在富春江上游,相传是严子陵隐居垂钓的地方。

 三径:指陶渊明的隐居之处。陶渊明的《归去来兮辞》有“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携幼入室,有酒盈罇。”之句。

 [译文]巢父、许由之后,真正的隐士有谁呢?屈指算来这样高尚的人并没有几个。当渔夫的严子陵,做农夫的淘渊明,只管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陶渊明在五柳庄上瓷瓯瓦钵生活俭朴,严子陵在七里滩前垂钓披蓑戴笠,冒着风雨烟波。若问有什么好处,他们的美名万古流芳,世世传播。

 

99、蟾宫曲.寒食新野道中    卢挚

 柳濛烟梨雪参差,犬吠柴荆,燕语茅茨。老瓦盆边,田家翁媪,鬓发如丝。桑柘外秋千女儿,髻双鸦斜插花枝,转眄移时,应叹行人,马上哦诗。

 [注解]

 寒食:我国古代的传统节日。在清明节的前一天(一说前二天)。新野:县名,今属河南省。

 柴荆:柴门。用林木棍、荆条搭成的院门。

 茅茨:茅屋的屋顶。这里指屋檐。

 老瓦盆:指民间粗陋的酒器。杜甫诗《少年行》:“莫笑田家老瓦盆,自从盛酒长儿孙。”

 枯:桑树。

 髻双鸦:即双丫形的发髻。

 转眄移时:转眼斜视多时。眄,斜视。

 [译文]柳树萌芽,像飘浮着一层嫩绿色的轻烟。梨花似雪,参差地交杂在柳枝中间。柴门外狗儿在叫,茅屋顶上燕了呢喃。一对白发的农家老夫妻正围着老瓦盆饮酒用饭。桑林外,一位梳着双丫髻的小姑娘头上斜插着花枝在荡秋千。她转眼注视多时,大概是赞叹我这个行路之人,坐在马上吟哦诗篇。

 

100、寿阳曲.答卢疏斋   朱帘秀

 山无数,烟万缕,憔悴煞玉堂人物。倚篷窗一身儿活受苦,恨不得随大江东去。

 [作者简介]朱帘秀(生卒年不详),排行第四,人称朱四姐,晚辈尊称为朱娘娘。元时著名杂剧女演员。与元代散曲家关汉卿、卢挚等均有来往。后嫁与钱塘道士洪舟谷,不知所终。现存套数一套,小令一首。

 [写作背景]见卢挚《寿阳曲.别朱帘秀》

 [注解]

 玉堂人物:卢挚曾任翰林学士,故称。玉堂,翰林院的别称。

 篷窗:此指船窗。

 随大江东去:随东流的江水一块逝去。暗寓对离人的依恋之情。

 [译文]眼前是横挡的重重青山,弥漫着千万缕烟雾。看不到你憔悴的面容,分别后我独倚篷窗活活地受苦。恨不得跳进大江,随着东流的江水一块逝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