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霜扣儿
霜扣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3,746
  • 关注人气:3,43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霜扣儿:《悬崖上的春天》一组

(2015-10-04 19:43:45)
标签:

情感

诗歌

霜扣儿

悬崖上的春天》

分类: 霜扣儿诗歌

 (中国女诗人微信平台10月同题一组)

 

《悬崖上的春天》

 

摸了很多遍。艳阳后的关山

水平线上的飞鸟,老槐树的封面

 

诗意在手指上,一分血晒凉

顺着它走掉的从前,被一根白头发拾捡

 

多久了。小事故成为隐性人生

多久了,桃花开了又落。反复延长反复无望

上路的人越问,越模糊

 

悬崖是危机。并将弥漫

在突然回头时跳起来——人过不惑

还能有几处一点就破的迷雾?

 

问题蒙着脸,仿佛拒绝,仿佛来得及痛哭与

说出为什么痛哭

 

谁能相信呢

哭了之后,就了断了孤独

 

 

《悬崖上的春天》

 

 

爱上了,就小声了。更大的空洞装载想象

呓语与明月合并在一个地方

 

桂花开满枝头,喝下第一杯黄酒

调好的雨水习惯藏在心井里

我沉默,涌动给自己

 

只有黄昏更美。风在吹。老榕树靠着谁

暖流把白衣带起来,从这枝到那枝

 

依次小船,灯影,风花

涂出一幅小画。抹掉后无声无息

没有外人看到绝望与安谧

 

爱上了,世界就进入别样的蓝

通过眼睛汹涌,那么咸

回落眼里。那么汹涌,那么咸

 

 

《悬崖上的春天》

 

 

说出一种苦,一种幻境,诗意里

花开无果的结局

光模糊。人影模糊。气息匆匆

 

有人在灯下,看针眼,有人在针眼中

看到远方。那有一个相似的心灵

 

贴近就是入侵

统治与被统治的都没有界限可依

陈年不来,新事未到

 

有人弹起老旧的吉它

有人忘了相应的歌谣

 

说不出一种苦,一种幻境,诗意里

花开,像真的那样

但结局模糊,人们远走。气息散去

 

有人吹灭了灯。穿过针眼而去的

远方心灵,走回自己的秋风

 

 

《悬崖上的春天》

 

 

在那里爱微风。微微的

似有还无。山岗不高,水流不深

青草在微风中扬脸

似有还无的忧伤盖着人间

 

在那里想到一匹马

从更白的地方来。天空挤到后面

微风吹到廊桥,在那里看这里的人

得到梦想

 

爱微风的人,叫住牵白马的人

走在共同的山岗上

走向廊桥。微风爱抚所有山岗

微风露出山岗

 

风微微吹,似有还无

忧伤在人间,微微荡漾

 

 

《悬崖上的春天》

 

 

我之于春天,便是悬崖。我虚无,瘦弱

开不起热烈的花。惹不了更多海洋

宠爱鸥鸟飞翔。我拿不出斜阳下的小院子

为春天装出几支蜡烛,为自己的命运点上灯笼

我之于是春天,是可有可无的边角

我总是叹息,不为即将到来的葱笼欢呼

 

之于春天,我总是悲伤的

我总不相信去年的色彩还能再来,去年的冬天再冷

也是不会再来

 

我之于悬崖,便是春天。我还有花袄,白裙

半夜时分的辗转,及偶尔遇酒欲醉的大胆

我还喜欢漏沙的感觉——对着光,一点一滴

自我分解,不费一草一木,不伤一金一银

我总能找到一种侧面去粉身碎骨,不写下伤害

 

之于悬崖,我总是丰富的

我总想说死了就死了吧。一种路过式的轮回

在哪里都可以上演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