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霜扣儿
霜扣儿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9,874
  • 关注人气:3,4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霜扣儿:《芳草》一组

(2014-02-18 20:41:46)
分类: 霜扣儿诗歌

霜扣儿:《芳草》一组

 

 

《芳草》

我回来了,忽如一夜春风
大路小路竖起春梅,蕊中的一滴
饱含我了内心的河水

离开很久了,蓑衣已披累了驿外
根茎的一点湿润,我说那是大地的心血
需要我以深爱辅助它点开新绿
疼痛开始有香味,香味开始了谁的一生?
沟坎上的一次抬头顶开语言的缁衣
歌一唱,就有云朵在追
薄霜一入水,就有涟漪跟着暖风轻轻地吹

机锋如缘。由此你可忘记陈年的严寒
在日光中拉出自己光亮的身体
即使小小,即使浅浅,仍然能看到
马入青山,鸟鸣四溅,寸土寸金
我一来,便是菩提几千里

你梦中的微笑是我生长的声音
我有天使的颜色,绿到发白,白到耀眼
最软的一缕深入你的匍匐
——纷飞的雪屑与尘埃掩不住你的脸
你在大地
你在胸膛的大地里,流泪,等蝴蝶与细雨

是的,是的,不要动,我即将把你铺满
我即将成为亲爱的你


《斜阳》

那是安静的,河水碎成金箔
我坐在柳树下
听一首从前的歌

天上的云朵在走,水里的鱼儿在游
我拿着一枝细细的柳条
在沙子上东一画,西一画
听一首从前的歌

山梁断了,烟岚很多
看不见那里的花开花落
丛林和小路静悄悄的
与我相识的人在路的那头,或者别处

我一个人看着河水里
碎碎的金箔

我的头发散在肩上
缓慢地生长
斜阳以同样速度落下来
一直
落到现在

现在我说起那时的我
好象在回忆
好象在永别

 

《长亭外》

十年亦或百年都一样
翻山越岭的云霞和流浪的人一样

关于浊酒,我已记不得辛辣几何
关于浊酒的意义
我已倾倒不出全部
在荒草面前,我容易失声
小小尖剌痛的很隐形
而穿身而过的风,它不能忽略一切丰满与峥嵘

钟鼓隔窗,细听不见
单薄的比喻恰如一个转身的云烟
谁还在我的他年,举步维艰,摇头执扇?
丝丝络络垂下来的夜雨
是否还有意钩钓
一屉旧书里的欢颜?

很久远了。山河如碎,旧址依稀,月色已西
我坐着中年的竹椅
写一首关于《长亭外》的诗
忽觉茶凉日短,此心迷醉
是了,是了,我正笔走空城
山岭皆无,云霞皆无,长亭内外尽是岁月的涛声

一阵流星当空而落
所说的一切都暗淡了

 

《古道边》

就这样了,水不流了
落花小于蝴蝶
一截羊肠代替了宽阔的路途

红巾褪色,篱门外全是空山的呼唤
搭边歇脚的路人们那么陌生
似乎梦里也不曾相逢

打过的马匹,如今踩踏着哪里
我问一声古道
仿佛观者问一场旧戏
腔调幽幽
听不清有多少喜乐哀愁

一个人要走多远,才视昨天为陈年
一个陈年要落下多少灰尘
才可重现最初的容颜

酒罢了
你就明白
古道是一种致命的遗漏
而怀远,怀旧,只是可怜了无辜的暮雪千山
几行鸿爪抓破了寂静
它在深冬送给我象形的古道
令我以雪净面
颤抖着参禅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