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当代工人杂志
当代工人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330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向着社会舞台中心勇敢成长_—当好工人再想别的

(2013-04-15 14:58:02)
标签:

2013《当代工人》1a

    据调查,90后出生的总人数已达2.64亿,其中在校大学生已超过2000万。在策划本期选题时,社会发生了两件跟90后密切相关的事件,让全体编辑陷入沉思。一件是著名的颜艳红虐童案,另一件在这里就多讲两句吧:2012年10月7日,海南大学在校长的主持下,进行了一场演讲会。在现场提问环节,一位学生对演讲者的观点提出异议,遭到打岔、打断、嘲弄、阻止后,该学生用扔鞋之举,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这两个事件的主角都是90后。

    青年作家蒋方舟对90后的总结是:“掌握着最领先和敏锐的工具,获得最全面和前沿的资讯,却过着最封闭最自我的生活。”年长于他们的网友们这样吐槽:不懂礼貌、太自我、目的性太强,不会与人相处。而专家学者的概括似乎更为精准:性格独立有余,生活独立不足;精神断乳提前,生活断乳滞后。

    但是,对90后争相评判的人们,其青春的剪影又怎样呢?谁没年少轻狂过?谁没幼稚过、可笑过、可恨过、自私过、狭隘过,甚至如虐童照那般残忍过?静下心来想一想,90后的这些举动真就那么不合道理吗?

   “扔鞋小哥”在出手之前,一直在彬彬有礼地表述,是拥有话语权的人,一次次阻止他,不听他把话讲完;当长辈们对社会公正的追求和对官员腐败的监督,都呈现疲态时,是90后大学生在网络上发声,申请“表叔”和“房叔”公开工资收入。面对实习、试用期间的零报酬和随意的加班加点,面对参与了创造性的工作,却得不到署名,面对冲突如保安之类的高压,他们表现出的不顺从、不屈服,甚至很暴力,尽管有“不懂事”之嫌,有扰乱治安之忧,但从理解、包容和时代发展的角度看,这些举动不一定都是坏事情。

    时代的推移,人生的代序,年轻中带着几分幼稚、几分自我和几分不懂事的90后们,终将会执掌这个世界。不管年长者怎么说怎么做,不管时代更换了何种背景,他们,都会以不可遏止的能量,冲破长辈设置的围栏,开始向社会舞台的中心——成长。

 

文/王小刀

 

天生好苗

    说好请黄明亮一顿麦当劳,边吃边聊,见面他却变了卦,说是在厂里吃过了。看他那意思,要不是我说能报销,他还要请我吃薯条。我心里好笑,这小孩年纪不大,还挺讲绅士风度。

黄明亮是个农村娃,1992年出生,沈飞技校中专毕业,去年进入中航工业沈阳飞机工业(集团)有限公司,现在是13厂的铣工。小伙子长得高大帅气、修眉杏眼,一看就受女孩欢迎,就是个性有点腼腆,见了陌生人不爱说话。看我拿出录音笔,他说有点紧张。

    他这两天心情有点低落,刚参加了百千万铣工技术大赛,成绩还没出,他自觉发挥得不好,“由哥给定了个辽宁前十名,期望挺高,可我让他失望了。”由哥叫由发强,他的工段主任,今年刚拿下全国职工职业技能大赛铣工第二名,是黄明亮的偶像和目标。

    由发强是70后,当工段主任已经4年了,提起这些90后就忍不住要批判几句,“前些天我看见一个90后抱了一大捆抹布到车间,我告诉他过几天检查,这东西放在这违规的,结果他说,没事,我一个星期就能用完。那么一大捆啊!”由发强做出抱的动作。“后来我告诉他,以后每块抹布都先给我看过才能扔。”这种抹布是厂里专门买来擦机床的,由发强小时候就曾经和奶奶一起把自家缝制的抹布拿到厂里卖。

    另一个80后的沈飞技术牛人方文墨,则感到90后更敢于表达自我,“几代人学徒,都每天要给师傅端茶倒水,师傅咋干就咋干,轻易不敢问。现在的孩子不一样,给他们示范一遍,他们会问很多问题。他们对职业的要求也比较高,我们当初觉得有个稳定的工作就行了,他们在工资等方面有更多要求。”

   “现在的孩子思维和我们当初不一样,他们觉得只要按时上班,干了8小时,就得给他那些钱,怎么不想想你干成了啥样?”由发强觉得90后大多眼光浅,“光盯着钱。一个月哪怕少吃几顿,把技术学到手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他认为黄明亮是个好苗子,“领悟力不错,在这么枯燥的环境能坚持。”黄明亮自己想的更清楚,“我现在就想好好学技术,得让人家有用到你的地方,你才有价值。”这点上,他不像传说中的90后。

流浪少年

    很多调查显示,“生活第一位,要钱更要闲”是90后就业观的特色。我告诉黄明亮,一个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把假期作为最看重的因素,职业发展、学习机会都靠后。他扑哧一乐,“那是心还没定下来,奔着玩去的。”他评价有的90后因为单位女孩少而离职,是“家里惯的,像我们农村没背景的,有这样的工作就不错了。”

    沈飞技校每年只有最优秀的一小部分学生能够分配到沈飞,黄明亮就是其中之一,“我妈听说我进了沈飞,高兴坏了,特意在家摆了两桌请亲戚。”但最初黄明亮并不兴奋,甚至想过放弃,“那时候觉得当工人没前途、没地位,不如自己出去干点啥,运气好还能闯出点什么来。”他曾经实践过。

    19岁那年的暑假,家里经不住他百般求闹,终于同意他和表弟一起去大连打工。“第一次出远门,我们各自带了三四百块钱就上了火车。到大连发现有不少好玩的地方,我们就先玩了两天,钱花的差不多了,才去找一个认识的饭店经理,当上了传菜员。”

    打工生活的苦是两个孩子始料未及的。“饭店有两层,上下楼每天不知道要跑多少趟。大锅菜我们吃不惯,端盘子又没技巧,跑上一个小时,后背就湿得透透的。晚上客人不走我们就不能下班,有时候要干到半夜十一二点才能回宿舍。”宿舍一个房间住6个人,脏且乱,两个孩子没有被褥,只好向别人借,可还是不够用,“晚上冷,又有蚊子,还有人打呼噜,我枕着我的小腰包,天天硌得后脑勺疼。”黄明亮说,一个哥哥也在大连打工,曾经去看望他,问他累不,他说还行,然后就假装有事离开房间,其实,他是眼睛湿润了。

    这样的日子坚持了不到10天就受不了了,没拿到工钱,他俩就辞了职。“一分钱没挣到,我俩也不好意思回去,就在大连晃着。”没钱住宾馆,他们晚上在网吧包夜,白天在附近小区的长椅上睡觉,这么过了几天,两人连吃饭的钱都没有了。“在我们饭店隔壁打工的一个女孩看到我们在外面睡觉,可怜我们,去超市买了面包和水送过来。我当时真是,眼泪差点掉下来。”黄明亮说,他以前爱面子,比现在还腼腆,经过这件事已经好多了,“别人可怜给的面包都吃了,还有啥豁不出去的?”

    熬了几天,他们终于找到一份酒店保安的工作,负责倒车引路,可只干了4天,“酒店门前的车都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