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exhkcoc
exhkcoc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8,579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故事 (2003/9/20)

(2011-01-30 17:33:36)
标签:

杂谈

分类: 專題故事
在他的文章 “Revolution Through Restoratoin Part II” 中﹐Kip Mckean 提到 “.... Ed Powers﹐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主任傳道人﹐像可拉一樣﹐被苦澀及自私的野心充滿﹐欺騙了整個教會並使得許多人失去信心及離棄神 ....”

箴言 18:17 說﹕“先訴情由的,似乎有理,但鄰舍來到,就察出實情。”

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所陳述的是個完全不同的故事 ﹗


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故事 The story of the Indianapolis Church of Christ


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 (Indianapolis Church of Christ) 位於美國印地安納州(Indiana)。1994 年﹐它脫離了國際基督教會。

在他的文章 “通過還原的改革” (”Revolution Through Restoratoin") 第二部份中﹐Kip Mckean 提到“.... 我們歷史中叫人傷心的一頁是這年的三月寫下的。Ed Powers﹐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主任傳道人﹐像可拉一樣﹐被苦澀及自私的野心充滿﹐欺騙了整個教會並使得許多人失去信心及離棄神。多個世界教區領袖﹐就是 Doug Arthur﹐Al Baird﹐Marty Fuqua﹐Bob Gempel 和我飛往印地安納波利斯去對抗這對基督身體的分裂。勝利是 700 人當中的 220 人對神﹑祂的教會和祂的運動仍然忠心。至於那些仍然對抗我們的人﹐他們是失喪的 -- 不是因為他們的洗禮變得無效﹐然而聖經清楚表明那些對抗神的領袖的﹑對他們發怨言的及分裂神教會的﹐實在是對抗神 (出埃及記 16﹕8﹐民數記 16)。故此﹐那些反叛的變成失喪是因為他們沒有一個真正的信心。....”

然而﹐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一個地區領袖 (zone leader)﹐Roger Hendricks﹐在其他會眾的幫助下﹐寫下了整個事件的經過。你可以在這裡看到英文版的全文。以下是該陳述的部份翻譯 (經過適度簡化) ﹕

......

1994 年 2 月 4 日: 世界教區領袖寫下“傳道宣言”﹐並在洛杉磯基督教會 2 月 6 日出版的期刊中刊載。

1994 年 2 月 4-6 日: Ed 及 Bobbie Powers 參加洛杉磯舉行的傳道會議。

1994 年 2 月 7 日: Ed Powers 背部受傷 -- 花了一個星期對部份教會做法作聖經研讀及建立信念。

1994 年 2 月 13 及 20 日: Ed Powers 講道﹐名為 “最大誡命” (第一部份及第二部份)。

1994 年 2 月 15 日: 職工會議中討論職工對統計數字做法的感受。職工們都同意統計數字的做法扼殺了從心而來的愛及對傳道事工的喜樂。

1994 年 2 月 20 日: 全教會查經班領袖會議在 Castleton 的教會大樓舉行。Ed Powers 帶領了一個有關過去兩星期講道的討論。他亦討論到羅馬書 14 章提及的合一 (unity) 和統一 (uniformity) 的分別。很多領袖分享他們過往帶領查經班上的挫折和當中的弊病。

1994 年 2 月 22 日: Ed Powers 召集部份職工 (Andy Lawyer﹐ Greg Edwards﹐Ryan Polk 及 Roger Hendricks) 於 9:30pm 舉行會議。Ed 指出他已經決定要因應他 2 月以來的講道中的信念採取行動。他認為有幾個選擇﹕(1) 辭去傳道人的職務並知會芝加哥派人取代他﹐(2) 聯絡 Marty Fuqua 和/或 Ron Drabot﹐分享他的信念 (見下文) 並面對可能被解僱及取代而教會對他離去的因由毫不知情﹐(3) 繼續教導他的信念直到芝加哥或洛杉磯聽聞到而面對對質﹐(4) 舉行全教會聚會﹐說明他的信念 (見下文) ﹐請求會眾以投票說明他們是否支持﹐再聯絡 Marty Fuqua 說明會眾的信念。(這裡需指出假如會眾不支持所提出的信念﹐所有職工將會辭職。) 他告訴與會者他相信最後一個方案是最好的﹐但除非他們都無異議地支持﹐他將不會付諸實行。他說要是他們當中有一人不支持﹐他將會辭職並要求芝加哥派人取代他。

那四個信念是﹕
1) 不可由洛杉磯制定政策及教義
2) 國際基督教會並非唯一得救的人
3) 不可有強逼下的付出
4) 規條化的系統會奪去基督徒的喜樂 (例如統計數字﹑特別奉獻目標等)

Andy﹐ Greg 及 Ryan 說他們完全同意那 4 個原則﹐他們亦讚同那行動計劃。Roger 表示他雖同意那 4 個原則﹐他對那行動計劃卻未能完全同意。他需要多一點時間考慮。Ed 請求他盡早作決定。Roger 說他會用一天研讀聖經﹑祈禱和禁食。

1994 年 2 月 23 日: Roger 聯絡 Ed 並表示他同意 22 日提出的計劃。

1994 年 2 月 24 日: 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所有會眾被知會 27 日 6:30pm 會有一個很重要的全教會聚會。其他的職工被知會 26 日會有一個職工會議。

1994 年 2 月 26 日: 在 Powers 家裡舉行了職工會議﹐討論以上提及的 4 個原則和行動計劃。Ed 再一次強調必須所有職工無異議支持﹐計劃才會執行。所有職工同意所提出的原則和行動計劃。

1994 年 2 月 27 日: 會眾於 6:30pm 在 Castleton 的教會大樓聚會。Ed 提出了他的信念並請求會眾投票贊成或反對 (假如反對的話﹐職工會辭職)。在此需要強調﹐Ed 不斷重伸教會積極尋求仍留在國際基督教會內﹐只是請求實行以上 4 個信念的自由。(你可在這裡看到 Ed Powers 當晚講道紀錄的英文版全文)。

投票結果是會眾壓倒性支持職工提出的信念。當中只有一張反對票﹑6 張棄權票﹐而其他都是贊成票。當晚並沒有統計人數。粗略估計有 600 個成人。宣佈結果時﹐群眾都欣喜若狂。聚會結束後﹐Ed Powers 立即到大樓內的教會辦公室致電身在洛杉磯的 Marty Fuqua。因 Marty 沒有接電話﹐Ed 留了口訊請 Marty 當晚回電話給他。Ed 及 Bobbie Powers﹐ 與及大約 15 位會眾返回 Powers 的家等候 Marty 回電。

1994 年 2 月 28 日: 約 12:00am Marty Fuqua 回電。Ed 和 Marty 傾談時大約有 8 人在場。Ed 報告 Marty 有關全教會聚會的情況和結果。傾談中﹐Ed 多次強調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積極尋求仍留在國際基督教會內﹐繼續由芝加哥教會教導﹐支持世界傳道特別奉獻﹐參與國際基督教會舉辦的研討會﹑退修會和會議﹐並會參與將來的傳道差派。Ed 請求 Marty 轉述 Kip McKean 和洛杉磯教會的長老們他們投入的承諾。

大約 3:00am﹐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一個會員接到她在洛杉磯的一個姊妹的電話﹐說她從芝加哥一個傳道人聽聞 Ed 已經帶領教會脫離國際基督教會。當天早上﹐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會眾收到數以百計的從不同教會打來的電話。其他教會的會眾說聽到他們的傳道人說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已經投票決定脫離國際基督教會。

Marty Fuqua 回電 Ed Powers 澄清會眾昨晚通過的 4 個原則。Marty 知會 Ed 他將於該星期前往印地安納波利斯。Ed 指出他願意與 Marty 會面﹐但他要求 Marty 停止國際基督教會的會眾致電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會員。Ed 指出假如 Marty 拒絕停止那些錯誤消息帶來的混亂﹐他將不可能真誠的與 Marty 會面。Marty 並沒有勸請 Ed 一起會面。

1994 年 3 月 1 日: 於 Castleton 的教會大樓舉行全教會查經班領袖會議。職工間接聽聞國際基督教會的領袖們會召開會議以陳述事情的另一面。職工們並未獲邀請出席。Ed 請求查經班領袖們不要出席國際基督教會領袖們召開的會議﹐讓他們知道教會是真正合一的﹐然後他們才會跟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職工們坐下來討論。部份查經班領袖答允了﹐但另外一些查經班領袖卻不同意 Ed 的處理手法。

1994 年 3 月 2 日: 中西 (midwest) 區域的教會們被知會有關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情況。Ed Powers 及職工們在某些教會被指為引發分化。

1994 年 3 月 3 日: 國際基督教會主持的聚會於位於市內的 Embassy Suites 酒店舉行﹐藉此向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會員陳述“事情的另一面”。出席的人有﹕

- 超過 100 個印地安納波利斯以外﹐國際基督教會的會員
- 大約 100 個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會員
- 國際基督教會來自各地的職工 (包括 Kip McKean﹐ Marty Fuqua﹐ Al Baird﹐Doug Arthur﹐ Roger Lamb﹐ Bob Gempel﹐ Chris McGrath﹐ Steve Staten﹐ John Mannel﹐ Todd Asaad 和其他人)。

Al Baird 帶領祈禱後﹐Marty Fuqua 講話。他引用箴言18:17 (“先訴情由的,似乎有理,但鄰舍來到,就察出實情。”) 對應印地安納波利斯最近的情況。(這段經文在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會員被其他國際基督教會的會員通過電話邀請時亦被引用過。)

Marty 說﹐“我想讓你們知道我這幾年﹑甚至是過去這星期所看到的 .... Ed 和我是很久的﹐非常非常好的朋友。我膽敢說我是 Ed Powers 最好的朋友。1989 年的時候﹐Kip 要求我離開芝加哥搬到阿根廷的布宜洛斯艾利斯 .... 大約一年半前﹐我開始對與 Ed 的一些談話感到很擔心。他的 ... 嗯 ... 屬靈 ... 嗯 ... 顯得 ... 嗯 ... 沒有 ... 嗯 ... 推動力 ... 嗯 ... 而且 ... 嗯 ... 情緒上好象有點失控。我建議他搬到芝加哥﹐並覺得是個好主意。Ron Drabot 和長老們和他談過這想法 ....”

Marty 承認星期一已經有計劃將問題的另一面呈現給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會員。群眾打斷了 Marty 對情況的解析。當中一個人﹐Roger Cogswell﹐ 提出他不相信我們應該談論 Ed﹐而是問題本身。說了幾句後﹐Marty 介紹 Kip Mckean 給大家。 Marty 請大家暫不要發問﹐他們將們有問問題的時間。唱了一首教會詩歌後 Kip 對大家講述國際基督教會的歷史。他亦指出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並沒有如
Ed 所報告的成長。Kip 讀出了在 1993 年每月的平均出席人數。

1994 年 3 月 4 日: Ed Powers 聯絡 Marty Fuqua 訂立時間開會討論那些問題。與 Marty 和 Bob Gempel 的會議被安排在當天下午於 Ed 的家裡舉行。這會議之前 Andy 和 Leslie Lawyer﹐ Greg Edwards 和 Ryan Polk 提出了跟 Marty Fuqua 和 Bob Gempel 一起的會議。(Kip Mckean 於星期五早上返回洛杉磯)。他們請求這兩位世界教區領袖不要開始一個新的教會。(這是世界教區領袖們與印地安納波利斯
基督教會任何職工間的首次接觸)。下午晚些時候﹐Marty Fuqua 和 Bob Gempel 到達 Ed Powers 的家。他們與 Ed﹐ Roger Hendricks 和 Dave Powers (Ed 的爸爸 ) 展開了 3 個半小時的討論。要特別提出的是 Bob 和 Marty 在這 3 個半小時的討論中並沒有打開過聖經。Roger Hendricks 駕車送 Marty 和 Bob 回酒店。他們對他說會保持聯絡。

當天黃昏舉行了一個給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會員的會議。Marty 講了一篇有關領袖的危險的道。 Douglas Arthur 講了一篇有關 Ed 提出過的問題的道。有宣佈說星期天早上會有印地安納波利斯國際基督教會的崇拜。

部份的職工在 Powers 的家裡會面﹐好讓 Ed 和 Roger 可以分享有關他們與 Bob 和 Marty 的會議。Ronda Henze 拒絕聽取 Ed 和 Roger 對會議的分享。她告訴大家她已經決定要去“市區”。在接著的星期內 Lisa Camarata 和 Anne Hanni 亦決定跟隨新建立的﹑在市內的 Embassy Suites 酒店宴會廳聚會的新教會。

1994 年 3 月 5 日: 印地安納波利斯教會的職工們跟部份的會員講述有關 3 月 4 日的事件。

1994 年 3 月 6日: 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在 Castleway 道 8003 號作星期日早上的崇拜。出席人數為 620 人。印地安納波利斯國際基督教會在 Embassy Suites 酒店聚會。出席人數約為 200 人。John Mannel 被委任為新教會臨時的傳道人。

當天黃昏 Ed Powers 和職工們對印地安納波利斯教會解析過去一星期的事件。他們叫會眾寫下問題。問題將會在星期二晚的教會聚會中解答。

1994 年 3 月 8 日: 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職工們聚集商討有關教會的需要。Ed 仍未從 Marty 和 Bob 那裡聽到回音。Ed 發了個傳真給 Kip 和 Marty﹐請求他們對那 4 個存疑的原則作公開的討論。(Marty 當星期末致電 Ed﹐告知他將不會有公開討論)。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當天晚上有教會聚會﹐解答星期日提出的問題。


1994 年 3 月 10 日: 印地安納波利斯國際基督教會在 Embassy Suite 酒店舉行了星期中 (midweek) 聚會。

1994 年 3 月 11 日: Ed 和 Bobbie Powers﹐ Andy 和 Leslie Lawyer﹐ John 和 Rita Morrel﹐ Roger Hendricks﹐ Homer Schmucker﹐ 還有 Mark Davis (Elmwood 基督教會的校園傳道人) 參加了一個在 IUPUI 校園舉行的會議﹐為了讓國際基督教會的領袖們向當中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校園學生會員解析印地安納波利斯的事件。出席的國際基督教會領袖包括 John 和 Nancy Mannel﹐ Dave 和 Judy Weger﹐
還有 Kyle 和 Bobbie Jo Bush。 John Mannel 指出因有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職工在場﹐所以會議不會舉行。Ed 和其他人嘗試催促 John 繼續已計劃的會議﹐但 John 拒絕。

1994 年 3 月 13 日: 兩個教會繼續在不同地分聚會。雙方的會員之間的溝通戲劇性地減少。

1994 年 3 月 15 日: 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舉行了全教會的聚會。Ed 要求會眾 “愛那些反對你們的人”。

1994 年 3 月 17 日: Kip McKean 回到印地安納波利斯。 他為印地安納波利斯國際基督教會講道。他標記 (mark) Ed Powers﹐印地安納波利斯的職工們和所有與他們在 Castleton 聚會的人為分化。他警告大家假如他們與任何決定留在 Ed 所講道的教會的人有接觸﹐他們也會被標記為分化。他知會大家 Dave Weger 將會成為印地安納波利斯國際基督教會的新傳道人。他取消了特別奉獻並邀請整個教會在 94 
年 6 月 10-12 日到洛杉磯教會去見證越南教會的差派。

在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的心中﹐所有兩組人重新合一的希望現已完全破滅了。


1994 年 4 月 24 日: 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改名為圓城基督教會 (Circle City Church of Christ) 以避免兩組人的混淆。

圓城基督教會的職工發了一封信給 Kip McKean﹐ 世界教區領袖們和國際基督教會的會員們。信中尋求去分辨有關印地安納波利斯情況的真相。國際基督教會的領袖們從沒有回信。

1994 年 6 月 1 日: Roger Hendricks 發了一封信給 Kip McKean 呼召他對有關印地安納波利斯基督教會所作的謊言悔改。Kip 從沒有回應那封信。

1994 年 8 月: Kip McKean 寫了“通過還原的改革”(“Revolution through Restoration” ) 第二部份﹐並於 Upside Down 雜誌的八月號刊載。Kip 形容印地安納波利斯對情況為 “我們歷史中叫人傷心的一頁”。他亦寫到“至於那些仍然對抗我們的人﹐他們是失喪的 -- 不是因為他們的洗禮變得無效﹐然而聖經清楚表明那些對抗神的領袖的﹑對他們發怨言的及分裂神教會的﹐實在是對抗神 (出埃及記 16﹕8﹐民數記
16)。故此﹐那些反叛的變成失喪是因為他們沒有一個真正的信心。”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