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京川游侠
京川游侠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701,919
  • 关注人气:1,89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话说文博界荒谬的“数量臆估”问题——兼议文博鉴定界反实证主义表现及其危害

(2012-04-14 07:50:12)
标签:

孔德

中国

宋体

文博

实证主义

分类: 杂谈随笔

话说文博界荒谬的“数量臆估”问题

——兼议文博鉴定界反实证主义表现及其危害

 

 所周知,在文博收藏领域,由于数量直接关系到藏品的价值。长期以来,判断某器物的“存世量”,是很多专家乃至收藏者最乐于干的一件事情。换言之,臆估文物遗存数量,成为中国文博收藏领域的一种炫耀水平和所谓见识的习惯乃至于爱好。

 然而,文博收藏有一个根本性特点,那就是它至始至终都是一门实证的行当或者说科学。而所谓实证,一般地说,就是“实际的证明;确凿的验证”。在社会科学领域,有实证哲学,实证研究方法。 

 十九世纪法国著名社会学家孔德把实证上升为实证哲学原理,并对其作了六点规定:一是“现实的”,与空想、玄想相对立;二是“有用的”,与空洞、无用、脱离生活实践相对立;三是“确实的”,与虚构、抽象相对立;四是“正确的”,与错误、暧昧、模糊相对立;五是“积极的”或建设的,与消极、否定、静止、孤立相对立;六是“相对的”。

 而与之衍生的是实证主义研究方法,如“观察法、谈话法、测验法、个案法、实验法”等,这种研究方法是与纯粹的理性分析相对应的一种研究方法。实证主义研究方法自孔德后,逐渐成为社会学的基本研究方法。

 显而易见,我们从上面实证哲学和其研究方法中可以看出,考古学其实就是一门具有极强实证性的科学。作为考古学的一个分支的文物鉴定及其学科,同样如此。这个道理其实浅显,那就是离开了出土或者历史遗存实物这个基础,不针对实物去考释和论证,那么即无古可考,无鉴可言。

 实证哲学或者说实证研究方法,虽然是近现代西方学者所明确提出,并率先提炼归纳成一整套理论和方法,并广泛应用于心理学、社会学乃至经济学等等许多学科中。然而,在中国古代以来,其实也早就提到“实证”及其重要性。如:“《宋书·范晔传》:“言之皆有实证,非为空谈。” 北魏郦道元《水经注·庐江水》:“斯耳传之谈,非实证也。”《二刻拍案惊奇》卷四:“今见了两生告词,虽然明知其事必实,却是词中没个实证,乱行不得。”

 上述例证表明,实证是很多问题研究的重要基本点。尤其是在文博收藏领域,更是如此,离开了实证,则皆为“空谈”,其结论必是“乱行乱性”,后果必是“是非颠倒,贻害无穷”!

 然而,尽管这个道理并不晦涩深奥,但是在事实上,确又有诸多文博鉴赏专家及至某些藏家,喜欢反其道而行之,貌似举实证之旗,行反实证研究方法之实。导致诸多极其有害的后果。

 首先,比较典型的是古泉界的“孤品仅见”说,尤其是“孤品”说,即是典型的反实证臆估某古泉存世量。天下之大,历史瀚海,没有调查,没有普查,怎知道某泉某物乃为“孤品”?以己之见,诳下盖棺之论也。

 其次,也是众所周知的典型事例,宋汝窑存世不过几十(不同专家有所差别),所见特征皆某几种;元青花存世几百,余皆为伪。这些对汝窑和元青花的数量认定,其实稍思即明,也是反实证的。一是,其数量认定,乃为根据现今世界上博物馆馆藏数量而定,其未曾涉及非馆藏(还在地下水中的就不说了)部分,将馆藏数量替代整体存世量,一方面是偷换了概念,仅凭想象收窄外延;另一方面,无论著书立说者,无一人做过或者做到普看普查,即使是全世界之馆藏汝窑和元青花,天下有那个大师做到了全部过目实证?回答是,绝无仅有。然,只要开始有人臆估了,后人则不管三七二十一,图省事拿来主义,亦如法炮制,装饰自己的某种大师水平。

 更值得一说的是,也是本文需要重点批驳的是,最近两年兴起的所谓“两个95%”和“9000万” 收藏大军之说,即“中国目前有九千万收藏大军,百分之九十五的收藏者收藏的百分之九十五是赝品”。上述九千万和两个95%,显而易见,正是严重的反实证反科学之“杰作”。首先,九千万收藏大军数字,是如何得来的?普查还是抽样调查之结果?事实上,我们至今未见实证研究的任何成果,始作俑者(可能为吴树先生)未能提交任何实证研究数据,所以,其肯定为臆估。因为,我们目前为止还没有办法去做全中国的收藏者人数普查统计,亦见不到文博界的任何一个人用实证研究方法去做这样的抽样调查,哪怕是仅仅做一个城市的抽样调查,从而较为科学的相对的推导出中国大陆从事收藏的大概人数。这还不说,“收藏”概念的界定,是专指收藏民国以前的古器物呢,还是包括现今对五套人民币和新发行龙年邮票都有几张的那批人。

 此外,所谓“两个95%”之说,则更为荒唐,更加反实证反科学。第一个95%,即95%的人,这个数据是怎么得来的?以什么标准,即以什么内涵和外延为“收藏者”之概念界定?回答是没有,或者说就是根据第一个臆估“9000万”收藏大军而肆意臆造出来的概念。而第二个“95%”,则属于亦今为止最为荒唐可笑的臆估结论。此论其实不值一驳,因为,有谁去做过实证?又有谁能做到去全部鉴定第一个“95%”人群手上的藏品?这不仅压根儿做不到,而且就是采用抽样调查方法,若非有大笔资金用于支持此调查,亦难以做到。何况,抽样调查还要看样本选择和样本量,不是说随便采访几个人,几十个人就可用来推导和描述偌大一个中国之收藏大军之现状的。

 显而易见,所谓九千万收藏大军,尤其是所谓“两个95%”的结论,是完全违背文博考古学最基本的实证主义原理和方法的,亦是典型的反科学结论,是中国文博收藏鉴定界某些人急功近利,唯心主义泛滥之恶果。

 这种反实证的唯心主义倾向,其基本表现就是,对诸多实物缺乏深入观察辨析过程,诸如“肉眼一瞟,立断真伪”、“仅听说,即怎么可能,真伪立断”等等,换句话说,乃是为快速著书立说并产生影响,而急功近利,哗众取宠,肆意臆想臆估,语不惊人誓不休!诸如此类,实乃数不胜数。

 这种反实证的唯心主义倾向,其后果不仅是草率对待现世文博藏品,亦是草率对待真伪问题,结果是真假混淆,是非颠倒,用专家名气替代必要的实证过程。有的人甚至到了随心所欲的论鉴所见所闻的地步。

 上述反实证主义缪论,由于出自于某几位已经博得名声的所谓专家或者名人之口,通过其书本著述而广为流传,并被某些媒体不断强化,其恶果不仅误导和打击诸多收藏者的信心,亦助长了最近二十年来,中国文博界越来越严重的唯心主义和反实证主义思潮,更重要的是,其也将会严重误导国家文物管理者和决策者,从而给科学制定和完善我国文物收藏管理机制和办法造成不小的障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