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zhoufang
zhoufang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34,765
  • 关注人气:8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刘志军——又一枚落地的危卵

(2011-02-13 02:18:16)
标签:

刘志军

中国

高速铁路

和谐号

纪检部门

杂谈

分类: 杂文

铁道部长刘志军终于“出事”了。据报道:“铁道部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涉嫌严重违纪,中央已决定免去其党组书记职务。同时,中央已任命盛光祖同志为铁道部党组书记。”

在下个月召开的“两会”上,跑“两会”的“小丫”们再也不必追着刘部长天真地问中国的高速列车未来究竟能跑多快了。记者们恐怕将更关注原本于2009年就应当撤销的铁道部的命运了。

对于刘志军这种结局估计无人会感到意外。倒不是因为人们都知道或者认为他是坏人,而是在铁道部这种管理、投资、建设、运营集于一身的体制下,几乎所有人都会想到同一个问题:铁道部金山银山的。平常就不必说了,单单这两年应对金融危机的四万亿差不多一半都投给了铁路。铁道部长这么当下去不出事才怪呢?

其实,感觉终于可以松口气的恐怕倒是刘志军本人。多少年来,刘志军辛辛苦苦绘就的铁路发展蓝图终于规模初现,尤其是高速铁路的疯狂扩张已经远远超过了他本人的想象力。说实在话,再往后面他也跑不动了。一句话,全是被高速铁路闹的。如果说刘志军此生有什么后悔的话,就是他早该见好就收,让别人去做那个完全有可能把全世界民航飞机统统“击落”中国高速铁路之梦。

刘志军其实是个谨小慎微的人。看看他的履历就会知道,他的“学历”几乎是零,仅有的那一点其“含金量”瞎子都能掂量出来。但他的履历应该是很实在的。刘志军从一个养路工到团干部、站长、分局领导,最后到铁道部长,都是一级一级爬上来的。中间甚至连个“跳级”都没有。这种“爬着上”的人绝对不可能是一位胆大包天的人。倒是他那位犯了死罪最终却被哥哥或者哥哥“身边人”设法保住了性命的弟弟刘志华“牛”得可以,坐在大牢里还一万元一次地“接见”来自四面八方求他“搞扯皮”的各路掮客。

兄弟之间的性格和品质差异往往巨大,常常可能是反的。但在外人眼里看来,铁道部长的弟弟即便是坐了牢也肯定比一个“外面的”自由人能量更大。

中国的高速铁路时代其实来得既突然也偶然。全部来源于一家民营企业在高速铁路安全技术上的一个突破,这个突破使中国铁路得以绕过西方国家设置的技术门槛,以一种与西方技术完全不同的解决方案保障了高速铁路的安全,并使中国突然从高速铁路技术方面亦步亦趋的小学生突然成长为博士后,将所有老师远远地甩在了后面,大有一骑绝尘之势。

但是,许多人在高谈阔论中国高速铁路腾飞之时都忽视了体制问题可能存在的障碍及其可能造成的严重后果。

当高速铁路的美好愿景像吸金石一般吸走了亿万资金时,当“和谐号”的梦幻旅行吸引了亿万旅客时,当高速铁路的疯狂扩张吸引了世人的目光时,那些同样也需要巨额资金、大量旅客和世人关注的行业就成了铁路系统最凶恶的敌人。只有到了这个时候,人们才会突然想起铁路的疯狂高速化完全有可能造成众多行业的衰退、巨大量的失业以及随之而来的社会经济问题。

从产业结构来看,仅以民航为例,铁路对整个国家经济的辐射和拉动效果远远不如民航;换言之,铁路的发展其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都远逊于民航。铁路的科技含量远比民航低得多,即便跑得再快依然如此。

从“和谐号”的命名就可以看出这种技术革命背后的投机性质。中国的高速铁路与其说是基于以民为本思想产生的新产业,倒不如说是供领导人玩赏的新玩具。因此它们似乎永远具有实验性质,就像北京西客站,虽然投入使用15年了,但却始终未通过正式验收,安全保障自然也无从谈起。明里暗里地总还在施工不断添加点“新”设施——其实都是些当年早已设计好但由于实际造价大大超过预算而不得不“蚂蚁搬家”般地一点一点建。这是中国铁路建设史上的一大丑闻,已超出本文范围,不再赘述。还有磁悬浮问题,这件事显然也不在本文的讨论范围内。

看看刘志军日渐稀少的头发,就可知道此人属于操心过度型的人。这种人居然还敢来当这种官最终肯定不是吓死也会累死。好在纪检部门终于“救”了他,在他尚未吓死或累死之前给了他一个躺倒不干、安心睡觉的理由——刘志军忙得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干坏事”,估计纪检部门早已从那些真正“干坏事”的“身边人”那里收集到了足以置他于死地的证据,他只需认可签字就行了。

每次新建动车或高速客专线路开通之前的正式试车时,刘志军当仁不让。他在速度愈来愈快的“和谐号”上,心跳也愈来愈剧烈。大多数时间他都在与铁路安全专家保持通话,向专家报告自己的感受。每次他都会冒着相当大的风险要求将车速提高到未来计划运行速度之上至少60-80公里。至此他才敢松口气宣布这条客专线路的建设成功。

看看高速铁路客车简陋的设施几乎让人可以断定铁路设计系统存在一帮“疯子”,他们竟然能够可以在将列车车速提高至超过民航客机的起飞速度——360公里(沪杭客专正式试车时最高时速高达419公里) 时,完全不考虑给乘客座椅上设置任何安全装置(比如汽车的安全带)。难怪当车速超过300公里之前在场的日本客人死活不肯在继续观摩下去了。

事实上,在设计和制造如此高速的公共交通工具时,竟然毫无涉及发生事故保障乘客安全的设计和装置,不仅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更应当被看作是一种严重的渎职犯罪甚至蓄意谋杀。

刘志军的低文化、低素质由此可见一斑。俗话说:“没有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儿。”

那些头顶“党校研究生”等用金钱或关系换来的学历的低文化、低素质高官们应当接受教训了。否则你们要么就活得很累,要么就必然犯罪。

刘志军这两样都沾上了。他不仅活得很累,而且也肯定犯了罪。

问题是:他为谁活得这么累?他为谁而犯罪?

刘志军原本在2008年4月份那场死伤惨重的列车相撞事故之后就要下台了,突如其来的汶川大地震不仅早就了一次“世纪大营救”,也让这位如履薄冰的铁道部长得以蒙混过关。可惜的是也只是让他多累了不到三年。

顺便提一下,像刘这个级别的领导干部甚至还包括职务较低但位置特殊的领导干部,百分之百地都处于纪检部门的鹰眼之中。包括地位远高于刘的领导干部,哪一个不是危卵?差别只是这些危卵的落地时间不同,摔碎是迟早的事。

前天看见南京市长要求当地公务员禁止办公时间玩儿“掼蛋”游戏,我看禁也没用,由他们“掼”去吧。玩儿风盛行正显示出一种消极等待的心态。江苏省财政厅的那位张副厅长已经“全招了”。等到她的SPONSOR、那位由江苏爬到上面去的“大蛋”掉下来的时候,不知道他在该省培养的那些“小蛋”们有多少会跟着“掼”下来。这样也可以顺便把去年底江苏警车大闹最高法院那次严重违法事件的谜底顺便揭一揭了。

中国的贪官数量超过全世界其他国家的总和,一下抓完绝无可能,但如果集中在一个省或一个部抓一抓还是蛮有趣的。

我一直相信一句老话:不是不报,时间不到。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