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定军山人-
定军山人-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94,080
  • 关注人气:2,57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定军山人二月诗歌

(2015-02-28 12:47:50)
标签:

诗歌

文化

定军山人二月诗歌

●风
 
谁能说清,风,来自何方?
被它改变了的,何止沙丘与海浪。
树叶,仅仅是其中的帆影。
 
弯曲的,不仅仅是佛前的香火,
灯下的长夜,记忆里的瘦影。
还有它狂暴时,蛮荒如旋流的陷阱,
和,低头的牛羊,蛰伏的草原。
 
谁在夜半吹埙?时间的空洞里,
有人掩面,有人辗转,有人快速老去。
一场大雪后,山顶飞渡的乱云,
又会被谁的叹息,抛向半空?
 
2015-2-1    18点50分
 
●借酒
 
杏花村很远。清明雨中骑牛的牧童,
早已走失。葫芦也已成瓢。
一碗月光,无法舀干烈性的江河。

残阳下的酒幌,撕破树梢上的云。
有关门声。牛车碾过石板,流水穿过暗渠,
巷子拐弯处,有坛子碎片的飞落声。

有人醉倒在枯树下。熟睡的秋色,
酒气熏天。一条狗走过石拱桥,
低垂的头,抵着曲折的水路。

还是三千年前的样子。而我那年,
在这里醉倒,看见的也是斑驳的酒渍,
一片片从土墙上落下。

2015-2-2   12点50分
 
●枯树
 
它用死,
证明自己一直活着。

就像很多人用活着证明,
自己早就死了。

2015-2-2  13点03分
 
●风吹来
 
一些光阴,在某一刻粘稠,
就像糊在墙壁上的旧时花香。

午后,一个叫民国的声音,
绕过船舱,沿河岸飘来。

裙子起风了。一旁的牡丹,
悄悄说了句什么。

2015-2-2    20点20分
 
●夜宴
 
那么多人,在逃离一场盛大的月光,
在这白昼与黑夜的裂缝。
只是,已没有琵琶和韩熙载的夜晚,
还有谁来吹箫,击鼓,心有旁骛?
 
窖藏的真理与谎言,在杯盘之间眉来眼去。
碎酒杯在流血。高跟鞋点击冰面的梆子声,
已与更夫无关。不眠是这夜色里,
重复涂抹的油彩,和顽疾。
 
玻璃门在打嗝。扶住落地窗的灯光,
如锋利的碎瓷片,切割白骨,血肉,脉管,
心跳,夜盲者的眼力和思想者的雄辩。
谁来为翻江倒海的尘世,刮骨疗毒?
 
狼藉的何止是杯盘。还有色彩各异的手,
唇齿之间,一再剥离的嚎叫与泡沫。
被时间偏爱的疼痛,使命,誓言,初衷,
正在与一场场柔若无骨的宴席,握手言和。
 
2015-2-4   13点10分
 
●伤逝

当一棵树被闪电击中,火势,
成为喊疼的借口。
我无法阻止头顶的天空高烧不退,
并让草儿们,袖手旁观。

后来全军覆没,也是理所当然。
如饮鸩止渴,画饼充饥,
注定成为给我量身定做的陷阱。

我终日祈祷,却是口是心非。
我知道,我纵然逃出三万里,
骨子里依然渴望,被她深度灼伤。

2015-2-28      9点55分

●沉船
 
一条被路途刺破的船,搁置在水面。
于是,就有了穿过船舱的风溢出。
一些光斑从桅杆上脱落,海鸟的翅膀,
驮着承重的记忆飞向洁白的沙滩。
 
苔藓以光速包围。木质年轮被涂改。
桅杆腐朽。绳索纠结不清。
摇橹声溺水而亡。甲板上的青铜背影,
随落花和流水一起失踪。
 
我想说,时间的哲学漏洞百出,
水与船的谶语依然灵验。平静的水,
从来就潜藏着温柔凶险的谎言。
 
2015-2-9      18点58分
 
●午夜

开窗的时候,一定有什么越窗而入,
只是我已无心抓住。

树枝上有弹跳的雪,和傍晚才开的梅。
树下,有人掌灯,驻足. 
 
而汉江,也仅仅摇晃了几下,
就沿着山势,悄悄地拐弯去了。
 
 
2015-2-12    20点06分
 
●玄武岩
 
用来见证什么?如轮回之书,
翻到寸草不生这一页?
 
一次血色流淌,燃烧,寂灭,
真的暗示着某种必然?
 
如果,一块石头重新燃烧,
我会不会是最先舞蹈的火鸟?
 
2015-2-13   21点26分
 
●石灰岩

你看,生命从死到沉寂,从柔软变得,
比柔软更软的坚硬,并以水落石出为表达方式,
我们是否准备好了,穿越轮回的想象力?

我们与之对话。我们抚摸,敲击,指认,
真的看清了自己的前世?我们究竟是,
掉队的驼峰,还是抱做一团的大漠戈壁?

谁来读懂我们?时间如此无知。除了流水,
还有什么可以将我们切割,重塑,
成为下一次,进入某个黑洞的身份证明?
2015-2-15    9点42分
 
●姐姐
 
背着一捆柴,像背着一座森林,
头发上沾满草叶的人,是我的姐姐。
曾经背着我和我的书包,翻山越岭,
脚上沾满泥水的人,是我的姐姐。
 
头发花白,粗糙的手像松树皮,
满脸皱纹的人,是我的姐姐。
曾经一双柔软的手,拍打我的梦,
哄我睡觉的人,是我的姐姐。
 
腰身已经有些弯曲,高血压糖尿病,
牙齿松动的人,是我的姐姐。
曾经一勺勺喂我饭,从没烫着我。
我挨打,用柔弱的身体护着我的人,
是我的姐姐。
 
出嫁那天,我追过好几座山,
哭累好几条河也没追回来的人,
是我的姐姐。
对我说,妈妈不在了像妈妈一样爱我,
永远不分开的人,是我的姐姐。
 
那个我哭的时候,总给我擦眼泪,
把我抱在怀里的人,是我的姐姐。
而现在,梦见姐姐就泪流满面,
却再够不着姐姐暖暖的手。
 
2015-2-17    10点03分
 
●麻花辫
 
有风偷窥桃木梳子。乌黑油亮的早晨,
被一双手,编织成跳动的十八岁。
 
桃花在风中噘嘴。三月起伏不平。
怀揣春天的女子,暗藏不可预知的风暴。
 
初长成的秘密,正被一根麻花辫,
一面海兽葡萄镜,道破天机。
 
2015-2-19     20点34分
 
●擦拭 
 
你只是想,把一些痕迹抹去,
但你不知道,它们会以另一种形式存在。
它们会在某一刻飞起来,和尘埃一起,
被你呼吸,进入你体内。
像一个梦游人,进进出出一片月光,
痴迷于一堆陈旧的夜色。
 
2015-2-21  23点27分
 
●腊梅
 
你的孤傲开满金色星子.
疤痕,储满玉质香魂.
 
雪扫尘埃,与断桥,悬崖,
尘世之外,自顾自地开。
 
隐身远方之远,谁能读懂你,
暗香里的锦绣山川?
 
2015-2-23    14点38分
 
●岸在退却
 
岸在退却。河道却一如既往,
按照固有线路,安置流水。
 
这很像一幅画——树已经走远,
鸟群,依然在原地煽动虚构的翅膀。
 
而那些,在水面徘徊多年的船,
已成为一件件,腐烂的雕塑。
 
2015-2-24    16点04分
 
●白玉手把件
 
握住它,就像握住了千年不化的雪山。
梅香浮动,山脚有风雪夜归人。
 
那年的马蹄声,从我手心里响起。
从此我远走他乡,寻找和田,昆仑。
 
我最终没有走失。我和我的马儿,
注定,要被白玉之神指引。
 
如今,我更像是一块温润洁白的石头,
被我自己,握在手心。
 
2015-2-26  23点25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白玉手把件
后一篇:码头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白玉手把件
    后一篇 >码头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