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寻找那条笔直的铁路 --- 暴走首都机场专用线 张辛~岗山

(2011-01-27 14:42:25)
标签:

杂谈

分类: 铁路运转

十一长假最后一天,暴走首都机场专用线。这条专用线全长约7公里,由京承线张辛站引出,向西北方向笔直的延伸到首都机场3号航站楼南侧附近。这条铁路是最近在一本地图上无意中看到的,不知为什么突然对它很感兴趣,于是十一拿出了一天时间进行了这次运转。7公里暴走完用不了多长时间,所以打算走完铁路后在张辛站看会儿车,最后坐下午3点半的6462到北京站回家。
 一大早就出发了,沿着西北环线走到沙河,天还没有亮,摸黑走铁路很考验胆量。在沙河接了赤峰开往北京北的2560,然后来到公交车站,坐945路去顺义,但945别看车挺好,刚换的黄海空调车,开得却很“龟”,一路低速巡航到杜兰庄,很不爽的下了车。在这里胡乱的上了一个公交车到大山子,署假骑车去铁博的时候刚刚走过这里。等955支,结果这车等的我都快绝望了还没来,我心说该不会这条线路取消了吧?就在我准备改坐别的车时,955支终于来了。
 在首都机场南边的岗山路下了车,从地图上看,这条铁路就在附近了。然而我看了半天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了,也许是北京的建设太快了,我这本地图册已经out了,不论我看路牌,辨方向,还是对着地图一点点的找,就是不能确实自己的位置。机场这一带也是待开发的地方,所以地图永远跟不上这里的变化。无奈我选择一条可能性比较大的路找了下去,走啊走啊,头顶上的飞机一架一架的降落,很久以后,我什么也没发现。不对啊,按道理我该看到那条专用线了,为了找到这条铁路,我费了老劲了,穿田野、走河岸、钻牛圈…其过程相当曲折,在此就不细细阐述了。简单直说我绕了一个大圈,走了很多冤枉路后终于看见这条铁路了,我是从李天路的平交道口上的线。李天路是条很宽的公路,车很多,所以道口有两个道口房,电动栏木门也很长,很惊讶这条专用线上的道口竟是有人看守的,看来经常走车?从道口往北走,铁路是水泥枕,钢轨并不光亮,锈的和101线差不多,属于那种没有废弃但偶尔走一次车。走不远出现一个道岔,岔出一股线进入旁边的一个大院中,不过这个道岔已经用铁板钉死了,不能动了,也就是说只能开通直向位置,而侧向进那个大院是不可能了。透过大院的大门往里看,里面原来是个油库,有两条卸“油线”。门柱上有个矮柱信号机,有点像车站里的调车信号机,但它装在门柱的墙头上,就成了高柱信号机了。再往前走几步,铁路旁边出现一条尽头线,这条线的那头看不见,这头以一个车挡结束,并通过一组道岔和专用线相联,有点到了车站的感觉。两条铁路开始向前直直的延伸,天上一架架飞机因即将降落而飞得很抵,巨大的轰鸣声滑过头顶。铁路边是些平房区,环境有些乱,垃圾满地。不久,从一旁并过来一条铁路,并入专用线。这是从刚才那个油库大院里延伸出来的,也就是说,这条从铁路上岔出的线路进入油库大院,然后穿过大院最后又并回铁路上。紧接着,旁边那条尽头线也并入专用线上,这时往前看,前面不远处铁路似乎到头了,隐约看到了一个车挡,同时又岔出一股线进入一个大院中。这个大院应该就是这条7公里长专用线的尽头所在地了,看起来有点不寻常。我还想走近点仔细看看,这时就看到那个大院里有一个建的很漂亮的二层小楼,红色的楼顶,大面积落地窗,开始没在意,后来忽然看到里面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定睛一看,楼里面竟有个身穿绿军装头戴大盖帽的武警…我明白了,这小楼原来是武警的哨岗,怪不得四周是大面积的落地窗呢,便于及时发现敌情啊。那我要靠近岂不是要被和谐掉?为了不找麻烦,我没有再往前走,旁边大的大院里有几个巨大的储油罐,就像沙河油库里的一样,上面写着“中国航油”,航油?航空用油?看来这条专用线就是为运送给首都机场的飞机用油的啊,我还以为有别的什么目的…北京很多机场都有运油专用线,像西郊机场、南苑机场,而且长度都不短,通州机场和良乡机场估计也有。话说沙河机场却没有铁路通到那里,按常理应该从沙河站或官高站修一条大概7公里长的运油专用线才对(个人胡乱规划),不过据说沙河机场的用油是通过地下管道运送的,管道好像连到沙河火车站旁边的那个中石化油库上,用油的话一开输油管道的泵门就行了。
 即然铁路已经尽头了,那我就回去吧,原路返回到李天路道口,期间看到一个5公里标。过道口往南走去张辛站方向,铁路两侧是一片荒野,惊讶的发现钢轨的轨面竟然很光亮,但道口以北的铁路刚才看是锈成黄色的,道口以南的铁路却快赶上西北环线了。这是怎么回事?这里的路基还是比较高的,两边长着一些小树灌木,其中有很多野枣树,和鹰山上的差不多,但枣没鹰山的大,尝了几个不是很好吃。不久一座公路桥跨过铁路,上面是机场南线高速,刚钻过去便是一个铁道桥,桥下的河叫小中河。该桥的桥梁标显示,这座桥位于专用线K3+307处,编号1,估计也是全线唯一的一座桥了。继续往前走,忽然发现前面的铁路上有个熟悉的影子,那是火车的影子…好像前方有火车开过来,但是为什么不开头灯呢,这大阴天的,我定睛看了一会,发现这火车好像是停在铁路上面的。又往前走了走,确定确实有火车停在前方的铁路上,想不到在这条专用线上也能幸运的遇到车,于是加快了脚步。我渐渐看清了这个家伙的真面目,是一台DF7调机,车号6007,它熄着火静静的停在那,大车貌似在里面。这台DF7为什么会停在这种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在它的旁边是2公里标,不远处还有一个无人看守的平交道口,再远一点是六环路高架桥(东六环的英各庄桥,桥下就是这条首都机场专用线)。四周是一片荒凉景象,荒郊野外停着一台DF7?别有一番风景。出了六环没多远又是一个很大的有人看守道口,这条路叫顺通路,故名思意,是顺义到通州的路,省道级别,路上汽车的速度那叫一个快,过道口都不带减速的,别人通过道口都小心火车,我通过这个道口要小心飞驰的汽车…
 之后铁路开始曲线,同时看到1公里标,说明张辛接近了。话说这条专用线从张辛站引出后就笔直的向前延伸,全长7公里一点弯儿都没有,而且全部为水泥轨枕。马上我看到了电网、京承线,一列由西瓜牵引的货车轰隆隆的过去。首都机场专用线渐渐进入张辛车站,一个写有“前方有电一度停车”的牌子立在那里。
 京承线车也挺多,但没有护网,我坐在铁路边稍做休息。西瓜、8B、SS4G,还有“新物种”HXN3不停的经过。这时旁边的道口警报突然响了,不是京承线上的,而是从张辛站引出的一条通往旁边大院的厂线,一声火车鸣笛,我还在猜是什么车的时候,一台绿色的,丑陋的GK牵引着平车款款而来。一时没反应过来…这…这这不是V100.3吗!这种东德进口的液传 动车,怎么在张辛也有啊。V100.3在调车,拉着平车大列,平车上都是钢材,然后它又退回了大院。这时一列红皮客车开来,水牌上是北京到鞍山的2549/50,但这车不应该走京承啊,可能是车底外放吧。
 看时间现在才12点半,3点半我打算坐怀柔北那趟6462到北京站结束今天的运转,还有三个小时呢,在京承线边上看看车吧。怀段最近弄了一批“和谐内”~HXN3,今天第一次见到,车也没传说的那么难看,至少比HXD3好看多了!HXN3的笛声比较…比较低沉吧,感觉挺特别的。不时通过一组SS4G,西瓜这等老车依旧活跃在铁路线上,DF8B时不时也牵引着货列呼啦啦的通过。北京到乌兰浩特的2189来了,这车别看现在走京承,一会儿就要通过怀范联络线上京通跑去了。
 我琢磨着先去张辛站看看吧,不知道卖不卖票。往南走,张辛站的货场不太,很简易,货物线上停着几节棚车,旁边的一辆卡车上,几个人正忙着装货。来到张辛的站房前,发现这里好偏僻,旁边应该是个寂静的村子吧。站房挺大,几栋二层小楼,但找了半天没找到任何售票处、候车室、出站口等与“客运”有关的东西,我说这可如何是好,难道张辛也是乘降所性质的上车补票?一个身穿铁路制服中年人从站房里走了出来,我过去问了一下,他说这里不卖票,就是上车补票,又问我去哪,我答曰北京站,他看了看表说“呦,还有十分钟,你赶紧去站台上等吧…”我一听不对啊, 6462还有一个多小时呢,难道改了?我问是6462吗,他恍然大悟的说不是不是,他说的是6418,承德那车,6462确实是3点半。
 我回到京承线旁,再看会儿车吧,这时看到刚才那位铁路职工说的承德开往北京东的6418缓缓进站。标准的橘子+绿皮组合,车停稳后,没看到有上下车的乘客,看来张辛站没什么客流,这在时刻表上能找到的小站改乘降所了。运转车长在列尾挥了挥小旗,6418一声鸣笛后车便出发了。
 今天一直阴天,并且中午开始天空变得黑压压的,一场大雨似乎即将来临。我可没拿伞啊,倒是带了件骑车穿的雨衣,我那把伞不是在暴走东北环线的时候坏了么,感觉打伞很不方便,不如披件“防水衣”痛快。天阴得很厉害,千万别下雨,我马上就坐车走人了。3点多吧,我收拾收拾来到张辛站的站台上,等待6462的到来。
 忘记说了,刚才看车的时候那台DF7 6007过来了,现在停在张辛站里,站台上有两个中年人,看起来也是等6462的。不久车站值班员手拿小旗出来了,看到我们,他问都是坐车的吗…去2站台。橘子牵引25K进站了,6462是北京到大连的特快T225套跑的,水牌的中间有行小字:“北京6461/2怀柔北”。一个中年人边往前走边说“去10号车,我每次坐这车都是这节车厢。”果然,整列车只有10号车厢开门下来一个乘务员,于是我们三个人上了车。虽然套跑小票只用一节YZ25K,但车里仍有很多空座,我去补票,乘务员正在打电话,并且聊了很长时间才不紧不慢的挂掉电话,边按手机边问我补哪个区间,我答曰张辛到北京站,他犹豫了一下,抬起头对我说:“你…到北京站再补吧,”我说什么?北京站再补?他马上又以一种“干坏事”的表情对我说:“你出站的时候就跟人家说是在总站上的车。”我还是没听明白,他继续解释,那意思是我出站的时候和验票的人说我是从总站上的车就能出站了…其实我到现在都没明白那个乘务员到底什么意思,为什么我要补票他却直接让我“逃票”呢,不过和我一起上车的那两个中年人也没补票,算了爱补不补,我还省钱了呢。找地方坐下,外面开始下雨,好险,刚上车天就下雨了。25K就是不一样,最近总坐绿皮小票,突然一坐这25K还真勾起我一些回忆,有种去年坐K339离开北京时的感觉。看着窗外闪过的风景,我想起那些辛酸的岁月…6462过通州西、双桥、西店线路所、北京东、最后到达北京站。
 真的有种坐火车回老家的感觉,但坐绿皮小票时就没有,可能长途车都是25G、25K、25T车底,而绿皮车是22型的缘故,22和25的感觉还是很不一样的,今天的6462恰巧是25K套跑。下车的时候,车上的乘务员已经开始忙碌了,因为还有一个小时,这列车底将会迎来一批新的乘客,北京~大连T225次。我留了个心眼,跟着刚才和我一起上车的那个中年人走,他也是在张辛上的车,他也没补票,看他怎么办…出站口,一名工作人员不停的人们手中的车票,果然要验票出站!只见那中年人两手插兜,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没有拿出车票验票的意思,工作人员立即喊住了他,他却没有停,只是胡乱的回头说了句什么便走出去了,工作人员也没去追,因为后面还有很多人等着出站呢。原来就…就这么“逃脱”的啊?到我了,我也“糊弄着强行出站”,工作人员是个小姑娘,弄的跟饭店的服务员似的,她伸手向我要票,我边往外走边对她说“我是坐6462那车的…”当时那么乱,也不知道她听清楚没有,她满脸疑惑+愤怒+无奈的看着我走出了车站。雨竟然停了,有意思,我上火车的时候开始下雨,下了火车雨就停了。北京站的广场上一片湿漉漉的,我穿过人群,来到北京站西公交车站,坐电车103到动物园,再换482到地铁安和桥北,最后512到家结束今天的运转。
 [完]
 总结:
 时间:2010年10月10日 天气:阴转小雨
 暴走区间:首都机场专用线K7~K0(机场油库~京承线张辛站)
 暴走里程:7公里
 暴走用时:2小时
 看车地点:京承线张辛站北咽喉
 看车用时:3小时
 1.这次的运转是暴走+看车+免费坐次小票。
 2.别的没什么可说的了。
 后记:
 1.本文为2011年1月14日补记,可能因记忆力问题和实际有出入。

关于本文:

1.没什么文笔,纯粹记录的流水帐,见笑。                      
2.由于本人水平和时间有限,文中难免会出现错误(错别字、铁路知识方面错误等),为此欢迎大家对文中的错误给予批评、指正。
3.由于本人目前没有相机,所以本次运转没有相关图片(对摄影很有兴趣,正在攒钱购置器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