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桂枝新加汤

(2012-04-29 22:30:18)
标签:

经方

  桂枝加芍药生姜各一两人参三两新加汤,可谓古今最长的方剂名了,本方解肌祛风,益气和营,组方具有三个特点:

    1,加重了芍药的用量,在于加重养营血之力,同时芍药具有缓急止痛的功能,无论体表疼痛,还是内脏疼痛,肌肉疼,经脉疼痛都有非常好的疗效。另外白芍走血络,中医叫走血分,搜血里面的邪气。

    2,加重了生姜的用量,目的是借助于生姜的辛散之性,使全方药力尽速达表,仲景常将这种配伍特点用于营卫气血不足的身疼痛、或身体麻木不仁的病证。如《金匮要略》中治“血痹”的黄芪桂枝五物汤,也是生姜用量最大(原方:黄芪三两、芍药三两、桂枝三两、生姜六两、大枣十二枚),借生姜的辛而外达,领药力走表而治“身体不仁,如风痹状”。此组方思路对后世治疗病位在皮表之病症启发很大,如王清任《医林改错》之“身痛逐瘀汤”中用羌活、秦艽等,亦即此意。

    3,加人参益气养阴去痛,人参具有强心的作用,而桂枝得人参,能使人参的强心作用会大大增强。因为桂枝的温经通络作用,能扩张动脉血管,增加血液循环,从而使心脏搏出血液更加顺畅,加上桂枝温通心阳作用,能够增强心脏活力,是强心、保心的良药。仲景治疗心阳不足的疾病,就是用桂枝与甘草(桂枝甘草汤)作为基本方组成的。        

    本方主治:发汗后,身疼痛,脉沉迟者。脉沉迟,或痹,或四肢拘挛、心下痞塞者。临床加减还能治疗多种疾病:         

    1,习惯性感冒:因患者体素虚弱,故易感冒。症见头痛,全身痠痛,鼻塞流涕,时犯时愈,脉不浮,亦无发热者,用本方补虚,其病自愈。        

    2,各种禁汗的外感:外感为表证,在表之邪宜用汗法。但《伤寒论》云 “咽喉干燥者, 淋家,疮家,衄家,亡血家,汗家等 ”虽有表证,不能用汗法。即凡阴液不足之患者,均不宜用汗法。本方既能滋阴血,而血汗同源,故用本方治疗。         

    3、身痛(属气血虚者):正常人之肌肉、筋脉,皆赖气血之温润濡养。气血充沛,人体就觉得健旺、轻捷、舒畅、有力。如果大量出汗和失血,卫气和营血就因其耗损而不足,肌肉筋脉失去足够的气血温润,此时就会感到身体疼痛痠困倦怠乏力。症见周身绵绵作痛,痠困的感觉多于疼痛,稍为劳累加重,休息好就减轻,脉沉缓或细弱,经年累月不愈。阴虚偏重者,伴有咽燥口干或四肢肌肉拘挛,舌红少苔,脉细数;血虚偏重者,伴四肢麻木,起立时眼前昏暗,舌质淡脉细;气虚偏重者,伴气短倦怠乏力,舌质淡或有齿痕,脉虚软无力;阳虚偏重者,伴见肢冷或局部发凉,脉沉微迟。除遇劳加重外,常无明显诱因。应与风寒、风湿等外感表证身痛和杂病瘀血身痛相鉴别。虚证身痛是临床常见病证,因病在皮肤、肌肉之表而五脏虚象不明显,故从五脏之虚治疗效果欠佳。用本方治之,效果显著,因本方能滋补血液生始之源。        

    4,虚劳腰痛:肾为脏腑藏精之府,气血亏损,精血不足,往往累及到肾,导致虚性腰痛。症见腰部痠困无力,隐隐作痛,喜热怕寒,稍微疲劳即屈伸不便,久之则波及下肢致软弱无力,这种疾患常用补肾之品治之总是似效非效,缠绵不愈者,用本方治之,久服能根治。         

    5、拘挛:又名拘急,属筋病,症见肢体牵引不适,或自觉紧缩感,以致影响活动,多见于四肢、两胁及少腹。四肢挛急,多因六淫外邪伤及筋脉,或血虚不能养筋所致。用本方治之,效果显著。        

    6、鸡爪风:多见于生育后的妇女,尤其是生育过多的妇女更为多见,因产后本来气血皆不足,或感受风寒,或浸于冷水,最容易诱发筋脉拘挛。另一方面是筋脉失去气血的濡养,枯燥而发生挛急。发作季节多为冬季和初春,发于手指者,俗称“鸡爪风” ,患者痛苦万状,用本方加钩藤、木瓜、当归、川芎等治之。       【临床医案】         

    一、阳虚感冒(赵守真医案):朱某,男。体赢瘦,素有遗精病,又不自爱惜,喜酒多嗜好,复多斫丧。平日恶寒特甚,少劳则喘促气上,其阳气虚微肾元亏损也甚。某冬日赴席邻村,醉酒饱食,深夜始归,不免风寒侵袭。次日感觉不适,不恶寒,微热汗出,身胀,头隐痛。自煎服葱鼓生姜汤,病未除,精神不振,口淡不思食。切脉微细乏力,参之前证,则属阳虚感冒,用桂枝新加汤,又增附子,并损益分量,斯与治合证情:党参15g桂枝、芍药、甘草各9g生姜4.5g大枣5枚,附子9g。嘱服3帖再论。复诊:诸症悉已,食亦略思,精神尚萎顿,脉仍微弱。阳气末复,犹宜温补,处以附子汤加巴戟、枸杞、鹿胶、芦巴补肾诸品,调理善后。 (《治验回忆录》962:5—6) 按语:本案素久肾元亏损,阳不外固,即感于寒而成太少两感证,其麻附辛汤亦当掂量用之。因本方是用于“少阴病,始得之”,与本案之肾元久亏不符,况麻黄宣发,细辛温窜,如再发汗则足以损其阴津,病转恶化,此当所忌。唯桂枝新加汤再加附子,于阴中求阳,使阳固阴守,庶病可愈。         

    患者,男,22岁,医学生。1997年5月8日就诊。昨日下午参加校内打扫卫生达2时之久,汗出甚多,衣裤尽湿。当夜即畏寒、发热、头身疼痛,自服速效感冒胶囊2粒,药后汗出热减。今晨起床后全身骨节酸楚,肌肉挛痛,畏寒,微热(37.5℃),口淡乏味。舌苔薄白,脉细无力。方以桂枝新加汤加味:桂枝9g白芍12g炙甘草5g生姜6片红枣4枚党参15g当归9g。水煎温服,2剂即愈。         

    二,头身剧痛(程连禄医案):郝某某,女,40岁。因患血吸虫病,正值药后疗效,身体未复,又复感外邪,头痛,身疼痛,恶寒发热,经服APC,又重被而卧,汗出如雨,药后恶寒发热稍减,而头身疼痛加剧,如锥似刺,辗转不宁,呻吟不止,入夜更甚,后至粒米不思,昼夜难眠。曾服西药镇痛剂未能缓解,又服中药桂枝加葛很汤,疼痛依然,而来我处求治。诊其脉,沉迟而细,见其证,颈项活动自如,无恶心呕吐。寻思良久,缘患者身染血吸虫,近用锑剂治疗,大伤正气,后复感外邪,过汗伤阴,经脉失其得养,脉证相符,证属气阴不足,营血两伤,急投桂枝新加汤1剂,服后疼痛大减,已能安睡。2剂疼痛已止,饮食如常,诸证消失。 (新中医1980;(增刊一):42) 按语:虚人发汗,伤津损液,经脉失儒。桂枝加葛根汤虽有津亏不润之证饥,但程度较轻,且其脉浮缓,项背拘急,与本证之脉沉迟,头身剧痛大异,故用之不应。本案脉证所现,与《伤寒论》所载完全相符,果投之神效。        

    三、阴阳易(潘澄濂医案):某男,一日下午,自觉头重肢痛,且有憎寒,以为受凉,乃饮酒取暖,是夜,又不禁房事。次日头痛更重,身烦热而恶风,骨节疼痛如被杖,眼赤如醉眼,舌苔白腻,脉细而缓,体温37.5℃。初诊时并未告以触犯房事,据证以流感,处疏解化湿之剂与服,当晚虽得少汗,而身重伤怠反剧,再诊时一般症状如昨,仍予原方加减,未效。三诊时体温稽留在37.5,而神疲肢痛未减,其所异者为两目红赤,眼眶黑晕如久病状,因而再三迫问,始露真情,改为桂枝新加汤加紫河车,连服4剂,神气始复,眼赤亦消。 (浙江中医杂志1958;7:40) 按语:阴阳易又称“房劳伤寒”,临床待征是身重乏力,热气冲胸,阴中拘急,腰痛臀酸,头晕眼花。临证时根据具体病情可选用桂枝新加汤、烧挥散、当归四逆场、逍遥散等方治疗。        四、便秘(吉益南涯医案):一老人大便不通数日,上逆头眩,医与以备急丸而自苦,因倍加分量而投之,得利,于是身体麻痹,上逆益甚,而大便复结。更医诊之,与以大承气汤,一服,不得下利,服三帖,下利如倾盆,身体冷痛,不得卧,大便复结。又转医作地黄剂始服之,上逆尤剧,面色如醉,大便益不通,于是请治于先生。先生诊之,心下痞硬,少腹无力,即与桂枝新加汤服之。三帖,冲气即降,大便通快。经过二三日,冷痛止,得卧,大便续通快。二旬之后,诸证去而复常。 (《皇汉医学肥956;76) 按语:年高气血虚衰,患大便秘结,本应补而通之,而误用泻下之法,且一误再误,大便虽通快一时,但阴津损伤,肠无津润,尔后复结。况令筋脉失养,身体疼痛,其病机正合桂枝新加汤证,径投之,病果己。        

    五、大便失禁:邢某,男,11岁。从7岁始,每日或隔日总大便失禁一次。一般遗裤不多,偶有尽便于裤中者。同学嫌厌,父母忧虑,四年余寻医不愈。观其面色萎黄,形体瘦弱,认系先天不足,从肾主二阴立论,拟补肾方治之。服药十余剂,屎遗依旧。余固知补肾之治,非朝夕之事,然若对证,总应微有效应,今无反应,必有所因。细询之下,获知口干思饮,寐后汗出甚多。诊其脉,沉缓无力。窃思脉缓汗出者,营卫不和也。表不和,里不固,故而遗漏。治当调营卫,和表里。以其不发热,脉不浮,不投桂枝汤;以其不恶寒,肢不冷,阳不虚,不遣桂枝加附子汤;而以其口干思饮、脉象缓弱而用桂枝新加汤。桂枝10g白芍15g炙草6g党参15g生姜3片红枣5枚,二剂。二诊:药后四日未便,第五日方临厕一次。未遗裤,汗出减少,今微咳,舌淡红,苔白微腻,脉缓弱。原方加杏仁10g,二剂。后其母患病来诊,知其子再未遗裤,每三四天一便,夜汗止。精神佳。按:李映淮老师评语:大便失禁一症,一般多用补中益气汤。以桂枝新加汤获愈者,源于营卫不和也。          六、妊娠恶阻(余胜吾医案):刘某某,24岁,1963年12月6日初诊。月经3月未行,四肢瘦软无力,恶心呕吐,渴不欲饮,口淡无味,不思饮食,眩晕,嗜睡眠,形寒发热,脉滑而细,舌苔薄白。即予桂枝汤1剂。药后诸症有所减轻,脉滑而弱,舌质淡红。续予桂枝新加汤2剂,症状消失。于次年七月份分娩,产后健康。 (浙江中医杂志1965;8:26) 按语:本案参合脉证,为营卫不和,而以营血不足为主,故用新加汤在调和营卫基础上以益气和营。        

    七、产后高热(张圣德医案):张某,30岁。产后三天发热,体温40.2℃,头痛,恶寒有汗,舌苔薄微腻,脉象浮小数。乃产后气阴两亏,风邪乘虚外袭,以致营卫不和。治当调和营卫,补虚退热。桂枝3g白芍10g炙甘草3g生姜1片太子参15g白薇10g青篙5g。 2剂,体温降至正常,余症消失。 (江苏医药·中医分册1979;1:43) 按语:头痛,恶寒,有汗,脉浮,本为桂枝证,然发于产后,又有气阴两亏本质,不宜单用桂枝汤取汗,而宜新加汤益气和营,鼓正祛邪而安。        

    八、产后身痛(刘渡舟医案):樊某,女。产后半月许,忽然身体疼痛,脉来沉迟,无感冒可言。有学员辨为气血两虚,用十全大补汤治疗,虽有小效但不彻底。改用桂枝新加汤治疗,服药三剂后,疼痛消除。桂枝9g白芍12g生姜12g大枣12枚炙甘草6g党参12g。《经方临症指南》        

   【临床新用】         

    1,桂枝新加汤配白术15g当归15g海螵蛸20g浙贝母12g白及15g。治里虚中寒之胃溃疡、十二指肠溃疡。   2,桂枝新加汤中生姜易炮姜加肉蔻12g白术20g炒扁豆30g治疗肠寒痉挛,脾虚腹泻证。          3,桂枝新加汤配艾叶10g川芎12g吴茱萸10g巴戟天20g,治疗妇人血虚经少,宫寒不孕及小腹冷痛者。    4,桂枝新加汤治疗营虚血亏之肢节酸痛,加黄芪30g当归20g鸡血藤30g。       

   【附】身疼痛,在《伤寒论》里共有7条:38条的大青龙汤证,46和50条的麻黄汤证,85条的疮家禁忌证,91条的桂枝汤证,386条的五苓散证,还有本条62条的新加汤证。与本条类似的是91条:伤寒,医下之,续得下利,清谷不止,身疼痛者,急当救里;后身疼痛,清便自调者,急当救表。救里宜四逆汤,救表宜桂枝汤。91条的身疼痛,可以理解为表证不解。62条的新加汤证,当然要比这个复杂,不单是表未解。还要注意到50条:脉浮紧者,法当身疼痛,宜以汗解之。假令尺中迟者,不可发汗。何以知然?以荣气不足,血少故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