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漠道
漠道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0,117
  • 关注人气:14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愤怒(《划向深处》“性行”篇)

(2012-08-02 16:01:30)
标签:

理性

杂谈

分类: 划向深处

愤怒(《划向深处》“性行”篇)

一位哲学家说,怒是一种最高贵的情绪,因为它最接近理智。如果你是易怒的人,那么便可以说,你还不是那么糟糕。这表明,你至少还有点儿聪明,否则就不会发怒了。然而这似乎与我们平时的感觉相反,在别人发怒时,我们不是总这样劝他吗:“应该冷静,要理智点儿……”。那么,何以说怒最接近理智呢?

怒是一种由于不满意而激动的情绪。在我们内往往有一套判断标准,有一种既定的秩序。假如,依据这套判断标准,某人所做的某事错了,或者说打乱了我们既定的秩序,那么,我们便不满意了。因此,怒,实际上是由判断而生,判断是知性活动,所以,怒接近理智。至于说它是不是“最”接近理智,则另当别论。

怒,有两个不同的层次。当我们的判断标准或既定秩序是主观的,即是依据我们自己的爱恶、利益、是非观念、价值取向等所形成的,那么我们对违反这种秩序的不满意便是较为低级的怒,我们称之为愤怒。而当我们的判断标准或既定秩序是客观的,即是依据大众普遍的爱恶、利益、是非观念、价值取向等所形成的,那么,我们对违反这种秩序的人事所表现出的怒便较为高级,我们称之为义怒或愤慨。愤怒的因由是某事物伤击到了自己,愤慨的因由是某事物伤击到了大众。前者只为小我,并且也往往不值得,似乎显得小气,因此这种情绪尚属低级。但多数人在多数时候都只会发这低级的怒,而对于破坏公众秩序的行为却无动于衷;至于后者既是为了大我,因而正当,比较高尚,自然无可厚非。不过,二者是兼容的,一个愤怒的人,有时也愤慨;反之亦然。

可是就其结果而言,它们对于已被破坏的秩序全都无济于事,因此都没有必要。我们知道,理智寻求建树。在一件违反我们“秩序”的事面前,理智寻求的是怎样重新恢复这秩序,或者是怎样阻止这秩序不再被继续违反。而发怒不过是对事态不满的激动的表白。当然,它可能会作为一种恫吓方法遏止违反者继续违反,但也可能会因而适得其反地刺激违反者更胜一筹地违反。李敖说:“发怒是拿别人的错误惩罚自己的愚昧之举,极有可能窒息希望的生机,对自己也是一种精神上的虐待,只会适得其反,与其事后后悔,不如事前自制。”的确,首先,中医讲,动怒伤身,不益于健康。其次,动怒说明我们过分看重这两点:一,被破坏了的秩序;二,别人的错误。过分看重前者,会使我们把小的损失看成大的灾祸,把可以弥补的看成无法挽回的,以至于失望、甚至绝望。而过分看重后者,则会僵化关系,不仅与事无补,反会恶化事态。

古人云“量小者易怒”。易怒往往会把事情搞砸,所以凡事应表现得大度一点,慎明一点,这才是属于智慧的美德。刘邦死后,匈奴冒顿正当强大,派人送信至西汉,言辞极其下流,污辱吕后。吕后生气,想杀了使者,然后再起兵攻打匈奴。樊哙说:“我愿率兵十万横扫匈奴。”季布却对吕后说:“樊哙该死!当年高祖率兵三十三万,他任上将军,在平城被困而不得解围。今其狂言,自不可信。况夷狄禽兽不如,故闻其善言不足喜,闻其秽言不足气。”于是吕后大悟,遂命臣属以客气的口吻回信,并赠以车马,因此化解了一场战争。同时也使冒顿感到惭愧,派人向吕后陪罪,并进献马匹,促使汉匈和亲。倘若吕后不听季布的话,如樊哙一样动辄发怒,则必会引发战争,祸及百姓。

这样看来,那位哲学家的话似乎有点夸大。不过不要误解他的意思,他只是想鼓励那些易怒的人,指给他们一种乐观的前景,而他们也的确应该乐观。然而需要澄清的是,怒因其最接近理智,固然“高贵”,但并非因此就是一种美德,相反却是一种缺陷。因为它只是“接近”而没有“抵达”理智。既没抵达,就还有一段路要走,还需要努力。假如说,属于理智的美德是完好的水果,那么,怒不过是比其它情绪烂得较轻的水果而已,尽管它还不是那么“糟糕”,却仍然是糟糕的。如果有哪个人,因其易怒就夸口说自己聪明,那他无疑是个地道的傻瓜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