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Bochy
Boch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3,907
  • 关注人气: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14年前那个冬天,匹兹堡爆掉一整座体育场(图文+链接)

(2015-12-31 06:42:54)
标签:

匹兹堡

爆破

三河体育场

海盗

钢人

分类: 匹城纪事

14年前那个冬天,匹兹堡爆掉一整座体育场(图文+链接)

话说两天前,匹兹堡才爆破拆除绿田大桥,大家还在清扫现场,准备尽速恢复开放高速公路,或者在思考以后如何从绿田开到“对面”的公园里的时候,《匹兹堡邮报》12月30日在网上来一次“史海钩沉”,提醒大家虽然绿田大桥的爆破拆除引来不少人前去围观,也吸引不少人自拍或录像,甚至《匹兹堡邮报》不惜以专文介绍匹兹堡三大电台如何全方位报道的,但其实2001年2月11日早晨那一次爆破拆除引起的轰动效应远比今次爆破绿田大桥要大得多(原标题为Glorious implosions on the North Side)。

       因为2001年2月11日,匹兹堡爆破的不是一般建筑,而是才建成使用了30年,作为棒球队匹兹堡海盗(Pittsburgh Pirates)以及橄榄球队匹兹堡钢人(Pittsburgh Steelers)共用的三河体育场(Three Rivers Stadium)

14年前那个冬天,匹兹堡爆掉一整座体育场(图文+链接)

三河体育场在今之亨氏球场(Heinz Field)和杜肯堡大桥北头之间,兴建于1968年4月,落成于1970年6月,其设计风格符合当时美国时兴的潮流,即从纯粹实用功能以及省去建独立体育场地的费用和空间,而干脆建一座体育场满足棒球和橄榄球,所以当时一般体育场为“简单粗暴”(simple brutalism)的设计风格,即都用钢筋混凝土,设计简单甚至到了几乎没什么美感的地步(如匹大的Posvar Hall以及CMU的Wean Hall就是这种情况),至于比赛场地则可随球队要求而更改,因为棒球场地一般为类似苹果形,内野部分如钻石,而橄榄球场为长方形,如此则可以满足观看两类比赛的人群。

       就这样,海盗从1970年6月底开始使用三河体育场,不久钢人也在1970年9月开始使用,从此开启这两队的“黄金岁月”——海盗在1971年和1979年夺得世界大赛冠军,钢人队更猛,1975、1976、1979和1980年四次勇夺超级杯,匹兹堡这个“冠军之城”的名字不是盖的。即便到了1990年代,虽然海盗、钢人未能夺得冠军,但海盗曾三次夺得分区冠军,惟惜败于联盟冠军赛,尤其1992年10月14日那一场比赛只差一个出局数便可进入世界大赛,让人伤心和扼腕,以致很长时间里都不能从该阴影里走出来,一直到2013年才重新进入季后赛;而钢人曾在1996年杀进超级杯,但却败给当时风头甚健的达拉斯牛仔队,须等到十年之后的2006年才最终实现赢得超级杯。

       但是,到了1990年代,部分是因为当时美国吹起一股复古风,逐渐放弃这种多功能体育场,而回归每支球队有各自体育场的做法,部分是因为海盗队和钢人队不时动起搬离匹兹堡迁往外地之议,而且海盗从1993年起每年都输掉赛季,也想以建设新球场来改运气,于是当时的匹兹堡市长汤姆墨菲和阿列格尼县的其中两名县政委员一道合作,采取花纳税人的钱,支持拆除三河体育场,并兴建新的棒球场和橄榄球场以留住海盗和钢人,还能改造和复兴北岸。

14年前那个冬天,匹兹堡爆掉一整座体育场(图文+链接)14年前那个冬天,匹兹堡爆掉一整座体育场(图文+链接)

于是,在1998年通过一揽子兴建新体育场馆的方案以后,第一步就是确定新的棒球场和橄榄球场位置。几经推敲,最后敲定毗邻河边和六街大桥北端之间的地块为未来海盗队场地所在,而新橄榄球场则建在三河体育场和卡内基科学馆之间的地块。

       第二步,就是爆破和拆除位于未来棒球场地块的几幢公寓楼。其中一幢六层公寓楼叫三河广场大楼(Three Rivers Plaza),毗邻河边而且距离六街大桥有一段距离,而在周围其他民宅被拆得差不多之后,匹兹堡市政府决定以原位爆破拆除的方式解决掉三河广场大楼,于是在经过一番精心准备以后,在1999年3月15日上午7点爆破拆除大楼。当时在爆破现场周围围观的人群约千人,多数集中在七街大桥或河对岸,少部分在现场隔离区以外的毗邻街道上。

       之后承担爆破的公司对现场进行清扫,当年4月7日正式破土动工,2001年3月底棒球场完工,4月9日趁2001年海盗赛季开始之际正式落成启用,从此这座被《今日美国报》誉为“全美最美的棒球场”见证海盗如何从20年连败岁月走出来,开始重振辉煌的。

14年前那个冬天,匹兹堡爆掉一整座体育场(图文+链接)

橄榄球场方面动工稍微迟一些,1999年6月18日才开始破土动工,但到了2001年2月的时候,亨氏球场几近完工,而三河体育场也在2000年12月最后一场钢人队主场比赛之后,结束其作为体育场馆的生命,只等匹兹堡市政府决定爆破拆除的日期。

       当然,要选择爆破的时间并不那么容易,除了必须要考虑爆破时引发的灰尘瓦砾问题以外,就是因为新建的亨氏球场东南角跟三河体育场只有大约65英尺(约合19.82米),引发对爆破时是否对亨氏球场造成伤害的疑虑。于是匹兹堡市府跟承担爆破的公司几经协商,最后确定2001年2月11日上午8点进行爆破拆除。

14年前那个冬天,匹兹堡爆掉一整座体育场(图文+链接)

2001年2月11日上午8点,当时气温为21华氏度(约合零下6.1摄氏度),如此寒冷的早晨依然挡不住市民告别一个时代的心,据统计当时有约2万人站在三河交汇处的汇点州立公园(Point State Park),3、4千人站在河对面华盛顿山上,以及数不清的人从高楼大厦见证历史,看着这座曾承载无数辉煌和记忆的体育场归于尘土和历史

       爆破只花了不到10秒钟便解决,飞出的碎片最多落到距离亨氏球场大约20英尺(约合6.1米)的地方,结果就是影响不大,球场也未受到损伤,所以很快便解除爆破现场周围街道的封锁,一边清理现场并将其改造成停车场,一边加速完成亨氏球场,到了当年8月18日,则钢人队正式开始使用新球场,从此海盗、钢人各有自己的场地,而且之后十余年时间里,两队会同匹兹堡市政府和其他组织协力开发两球场之间的区域,陆续建成饭店、餐饮店、商业楼等,现在更打算建公寓楼以及新的饭店和停车场,实现当年建三河体育场时未尽的计划,即以体育场为核心,周围一带并且兴建饭店、民宅和其他商业楼宇以改造北岸之规划。

 

所以对匹兹堡而言,14年前那个冬天,爆掉一整座体育场是值得的,换来的是留住两个球队并看到其重新辉煌,而且也看到北岸的改造和日新月异,以致现在都有把北岸看成是市中心辐射效应的延伸,甚至是“广义上市中心的一部分”。

       而对匹兹堡而言,这丰富了其原位爆破拆除的经验,为之后爆破掉其他大楼或者大桥而提供宝贵的经验。这不,2016年春天匹兹堡准备对在一两个月前才完工的位于上游的某座新桥旁边的老桥进行爆破拆除呢。

       如此,则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的经验很快要加一笔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