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Bochy
Bochy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83,907
  • 关注人气:17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建筑举隅——从绿田大桥的例子说起(图文)

(2015-12-29 05:24:39)
标签:

匹兹堡

绿田大桥

爆破拆除

平移

上海音乐厅

分类: 匹城纪事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即将被爆破拆除的绿田大桥,摄自欧克兰/松鼠山一侧,桥对面的住宅区为绿田一侧。右侧被黑色垃圾袋包裹的为有建成铭记年代的刻石,承包拆除的公司将小心拆卸以保留历史证据。

 

2015年12月28日上午9点20分,连接绿田小区和欧克兰的申利公园(Schenley Park)的绿田大桥(Greenfield Bridge)最终被爆破拆除,结束其93年的生命。关于爆破始末详情,可见《匹兹堡邮报》的详细报道

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建筑举隅——从绿田大桥的例子说起(图文)

按绿田大桥为长年担任匹兹堡工务局长的毕格罗(Edward M. Bigelow,1850-1916)当年规划的连接海兰公园和申利公园的两条主干道和四座桥之一,建成于1922年,大桥本身为钢筋混凝土结构,桥身精美,有瓮、石质灯杆在内的精致装饰物。绿田大桥的建成,也大大方便绿田小区的居民自由来去公园、欧克兰、松鼠山和其他地方,而且曾长期为58路以及近年之93路公交必经之地。

       但绿田大桥当年跨的其实是一座山谷,而该山谷在1953年随着附近松鼠山隧道的建成而成为376公路的一部分,而大桥本身日后年久失修,保养不善,早从1980年代起桥梁底下钢筋混凝土碎片掉落底下的公路,更在1990年代时因砸碎某车并伤到好些人,于是市政府作出两种对症措施,一是用重重黑布包裹有碎片脱落的桥拱部分以遏阻碎片脱落,二是在桥拱底下,公路上方另造一座专门承接大桥脱落碎片的桥,从此绿田大桥被谑称是有“桥下有桥”的大桥,只是这是治标不治本,更不能改善绿田大桥年久失修,结构老化的恶名。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从2010年开始,匹兹堡市政府便开始规划拆除绿田大桥,只是因为桥下就是繁忙的376号公路,加上匹兹堡近年到处都在修路和扩建公路,所以熬到2015年,才终于找到一个机会,就是选择车辆较少的圣诞节假期作为爆破拆除的时机。至于改道,其实远在爆破拆除之前,匹兹堡会同宾州交通厅便对附近的松鼠山隧道进行断续近两年的维修,便已将繁忙的车流导到其他出口和小区,因而很有经验。

       只不过,兹事体大,所以先是匹兹堡公交公司在2015年9月趁最新一轮公交时刻表调整的时候,将原来走绿田大桥的58和93路全部改走松鼠山隧道附近一带,接着是10月19日正式封桥,之后花了差不多两个月的时间将桥身拆得只剩钢铁结构,并凿了240个孔安放爆破装置,还将很有艺术感的桥身装饰物以及有历史意义的桥身铭记碑小心翼翼地拆卸下来,以便在规划于2017年建成的新桥时或可利用上。

       而为了保证爆破拆除的顺利进行,市政府早已向大桥附近的居民打招呼,要求爆破拆除期间待家里不动,并重点保护窗户以及墙壁,并在绿田大桥一带设立警戒区,封锁主要道路,且要求欲观看大桥拆除的市民请转往申利公园高处鸟瞰。

       爆破本身仅进行10秒钟,爆破之前三分钟鸣喇叭警戒,爆破前60秒则救护车等警笛长鸣,爆破后一个小时确认所有爆破装置都已用过一遍,不会造成任何危害,才逐步解除大桥遗址周围道路的封锁。至于376号公路,则要等到元旦的时候,当拆除公司将残渣、混凝土以及其他垃圾运走清掉之后,才能重新开放。

 

其实,这不是匹兹堡第一次进行原位爆破拆除建筑了,而且匹兹堡其实很有经验,仅举两三例加以说明。

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建筑举隅——从绿田大桥的例子说起(图文)

位于匹兹堡市中心旁边,第五大道和中央大道之间有一座康寿能源中心,该建筑从2010年8月起便是匹兹堡冰球队企鹅队的总部和比赛场地, 在中央大道路对面则为其原址,即市民体育场(Civic Arena)。

       但是,该场址在2008年3月22日以前曾是有约百年历史的圣方济中央医院(St Francis Central Hospital),当年隶属在匹兹堡有一定名气和实力,可与UPMC抗衡的圣方济医院系统,只是该医院系统在2002年宣布破产。而圣方济医院系统在劳伦斯维尔的医院旧址在2009年5月起成为UPMC儿童医院。

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建筑举隅——从绿田大桥的例子说起(图文)

起因就是2007年宾州会同匹兹堡市政府跟匹兹堡企鹅队达成协议,同意购买已关闭多年的圣方济中央医院及周围地块(旁边的天主教堂除外)作为冰球队新场馆, 而球队场馆旧址则拆除并让球队花10年时间开发建设,以换取企鹅队继续留驻匹兹堡而不迁移外地。

       只不过,这圣方济中央医院弥留之际犹作困兽斗,2008年2月下旬承担爆破的公司曾试图爆破一次但不成功,后来到了3月22日下午2点15分,才终于一举原地爆破成功。

       之后清扫瓦砾,并在上面开工建设康寿能源中心,2010年8月正式启用,从此大家便忘记该处曾有一座医院,而是要么沉浸在激烈的冰球比赛,要么就是想着旁边Duquesne大学如何如何。

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建筑举隅——从绿田大桥的例子说起(图文)

位于自由东区(East Liberty)的中央大道和潘恩大道路口,公交专用线和最近启用的新交通枢纽站附近有一座塔吉特店, 打从2011年7月开张后便成地标,尤其只要是开车从UPMC Shadyside那儿开过来的,老远便可以看到其红靶心店标,朝着那儿开过去绝对错不了。

       只是,如果问起在自由东区的居民,绝对会有人跟你说塔吉特店址在2009年5月以前曾是一幢建于1960年代的居民楼,而且随着自由东区治安的改善和风貌的改变而完成其使命。

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建筑举隅——从绿田大桥的例子说起(图文)

当年匹兹堡市政府1960年代为了阻止当时繁华程度不下市中心的自由东区,便借“城市改造”为名,先在核心地段周围设置环路即潘恩环路(Penn Circle),继而拆除大量老楼和商店,并在要害之处建成三四幢跨街的居民楼,其中一处就在今之塔吉特店址

       只不过,匹兹堡市府当年或许用意良善,但是却害惨了自由东区,结果就是商店关门,行人和车辆为避免从居民楼高空抛下的东西而绕道行走,零落凋敝不说,还造成犯罪率上升的恶果,一度成为匹兹堡几个相当有名的治安很差的小区之一。

       后来匹兹堡市政府认识到这个错误,便从1990年代起一边改善自由东区的治安,一边开始纠正以前的错误,或拆除老的大楼,或改造原来的老楼成为新兴公司或超市,后者最佳例子就是塔吉特店址附近的家得宝(Home Depot)、全食品商店(Whole Foods)、进驻美国邮局旧址的Trader Joe's Market以及进驻原饼干公司大楼的Google公司。

       而位于自由东区心脏地段潘恩环路上的该居民楼便成为市政府亟需改善的下一目标。在已经将楼内居民全部转移到别处居住后,最终在2009年5月18日将位于潘恩大道6231号的该居民楼原地爆破拆除,之后清扫现场,便戮力建设塔吉特店。

       该店2011年7月开张,从此不仅彻底改变自由东区一带的面貌,加速推动该区的改善并吸引更多商家进驻,而且去匹大和CMU上学上班的人也用不着一定要驱车前往远处的滨河商品贸(Waterfront)的塔吉特店址,而是可以就近购物,并且顺便到附近巨鹰超市等一带采购,很是方便。

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建筑举隅——从绿田大桥的例子说起(图文)

说起中国大陆成功平移建筑的例子,大家比较容易想到上海音乐厅的例子。笔者当年在上海医科大学念书和实习时,曾有关注该幢洋派风格建筑平移的事情,因为经过该厅门口的延安东路要扩建,音乐厅周围一带的房屋全部拆除,但因上海音乐厅本身有历史意义和美术价值,所以在2003年秋季进行该市开埠以来首次成功整体平移建筑的行动,总共往距原址东南方向平移100米。 

       只不过,匹兹堡早在1920年代末期便已进行过一次成功整体平移建筑的例子了。

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建筑举隅——从绿田大桥的例子说起(图文)

在匹兹堡市中心三大道和四大道之间的罗斯路旁边,有一座棕色砖石结构,美轮美奂的建筑,该建筑自2015年初起便是阿列格尼县卫生局(ACHD)大楼,但该楼在2009年6月以前曾是阿列格尼县太平间(Allegheny County Morgue),而且其实并非一直在现址。

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建筑举隅——从绿田大桥的例子说起(图文)

当阿列格尼县太平间在1902年建成起用时,其旧址是在一条街外的罗斯街(Ross St)和珍珠街(Diamond St,即今之Forbes Ave) 的路口,跟路对面的县法院大楼和监狱为一体,可见县府当时欲集中处理案件的用意。

       可是到了1920年代末,随着县政府欲征地兴建县办公楼时,看中了太平间所在的地块,但处于尊重该楼而不欲破坏和拆除之用意,最后大胆决定将该楼整体平移到一条街外,所以日后大家描述其平移距离时,便说相当于“一个橄榄球场的场地面积”(按:一般橄榄球场两个禁区之间距离为100码),由此可窥见橄榄球及其文化在美国人的印记有多深。

       于是,1929年8月,县政府便雇人将太平间整体平移297英尺(约合99码,即90.53米),安放在今址。而其整体平移过程也是费了很大心思,因为今址地势较旧址低,所以为了平移顺利和不对建筑造成破坏,特别在基底部安放大量木头以便可以省力而且可以顺利处置。

匹兹堡爆破拆除和平移建筑举隅——从绿田大桥的例子说起(图文)

所以早在今日爆破拆除绿田大桥以先,匹兹堡便已有丰富的原位爆破拆除以及整体平移建筑的经典例子,只不过绿田大桥带来的挑战不光是建造新桥,而且对底下公路的影响,因376号公路成了匹兹堡和费城之间的重要命脉,可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公路上任一处的改造、封锁以及交通事故都有可能造成交通瘫痪,车辆改道,而且也影响不少居民和商家,不能不慎。

       至于新的绿田大桥,则定2017年建成,造价为1550万美元,之前爆破拆除总费用为200万美元。而新桥结构不仅比之前更牢靠,而且原先保护性拆卸的精美装饰物也会重新安放回去,以跟历史遥相呼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