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渭水之盟大唐到底赔了什么,让李世民认为是奇耻大辱?

2020-11-16 13:08:46评论 历史

渭水之盟大唐到底赔了什么,让李世民认为是奇耻大辱?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在唐太宗李世民波澜壮阔的一生里,武德九年(626)八月三十日的“渭水之盟”一幕,却是无比憋屈的时刻:是年七月起,东东突厥二十万大军破关南下,一路推进到距离大唐国都长安不远的渭水便桥畔(今陕西咸阳西南),等于“刀尖顶到大唐鼻尖子上”。登基才二十多天的唐太宗李世民,仅带六人六骑来到渭水边,与东突厥颉利可汗一番愤怒交涉,终于令东突厥大军撤退,是为“渭水之盟”。


渭水之盟大唐到底赔了什么,让李世民认为是奇耻大辱?


当然,虽说史料里对这段历史的记载,处处透着唐太宗李世民的大智大勇。但细细一品,就知其中的屈辱:当时的情况是,长安城兵力空虚,已经危如累卵,重兵压境的东突厥大军志在必得,怎会因为唐太宗几句“怒斥”就乖乖走人?真实的原因是,一方面唐太宗陈列精兵,摆出了决死一战的架势。另一面又“施以小惠”,送了大量的玉帛才把人哄走。


“渭水之盟”后的一个细节,也足以说明这个“和平条款”的耻辱程度:东突厥撤兵后的是年九月,唐太宗还通过外交途径,向东突厥要回了大量被掳掠的大唐百姓。只看这一条简单掌故,就知道“渭水之盟”前后,东突厥军队到底在大唐境内干了什么——先被东突厥侵略,然后被打到都城门口,最后花钱换和平。这,就是“渭水之盟”的真相。


而且,放在中国传统文化里,“渭水之盟”这种“换和平”方式,属于典型的“城下之盟”。等于是被人打得一败涂地,再在人家刀锋下咬牙签“盟约”。照着《左传》里的形容说“城下之盟,有以国毙,不能从也”——就算有脸签,也丢不起这人。“渭水之盟”就是这类。


当然,虽说如此,可要是放在某个“花钱买和平”成习惯,为了“和平”可以“认大爷”“称臣”“割地”“杀良将”的王朝里,这“渭水之盟”也许真不算个事儿。不就是挨了打赔了钱嘛,只要能太平几天,吃点亏就吃点亏嘛。但刚吃完大亏的唐太宗李世民,显然不是这么想。东突厥人前脚刚撤走,他就给大臣萧瑀等人说了八个字:将予取之,必予固之——_这事儿,没完!


接下来的几年,唐太宗更用实际行动证明,“渭水之盟”在他看来有多耻辱?比起后面某“富庶王朝”在“花钱认大爷买和平”后就刀枪入库,放心纸醉金迷“瞎糟”的一幕来。东突厥退兵一个月后,即武德九年九月,唐太宗就颁布了《备北寇诏》,开始整顿北部边防。而后又颁布了《阅武诏》,下令加强军队训练。几乎是磨刀霍霍,誓要一雪前耻。


渭水之盟大唐到底赔了什么,让李世民认为是奇耻大辱?


而且在“磨刀”这事儿上,唐太宗对自己也特“狠”:他每天都要抽调数百精兵,亲自带着他们在显德殿操练骑射,“玩命”一幕把大臣们都吓得不轻——这么多骄兵悍将抄家伙上殿,万一谁想作乱怎么办?唐太宗却不看这个:“封城之内,皆朕赤子,朕一一推心置其腹中,奈何宿卫之士亦加猜忌乎?”只要能雪耻东突厥,该玩命就得玩命。


当然,唐太宗如此“玩命”,当然不止在渭水边的耻辱,因为他更明白:对于这个新生的大唐王朝来说,东突厥,就是必须打翻的梦魇!


虽然说起“开局一个破碗”的王朝,大家的第一反应往往是明朝。其实唐朝的“开局”,也可以说是“破到家”。大唐虽然是公元618年建国,但统一战争却打到627年,大江南北乱成一锅粥。唐太宗登基时,全国的户数不过三百万,昔日富庶的中原大地“烟火尚希,灌莽极目”。正是国力极度疲弱的时候。但北方的东突厥汗国,却正是如日中天时。


渭水之盟大唐到底赔了什么,让李世民认为是奇耻大辱?


作为中原王朝的“老对头”,东突厥在大唐立国早期,也是“很有想法”:从唐朝立国到“渭水之盟”的八年里,东突厥大军几乎年年入侵,八年里仅史料有记载的“东突厥入寇”事件,竟就有四十次之多。其范围更是遍布灵州、原州、并州、朔州、幽州等战略要地,几乎覆盖唐王朝从东到西的北部边境。而面对“以甲胄为常服”,装备精良且战力凶悍的东突厥大军,唐朝军队更是屡战屡败,甚至出现过全军覆没的耻辱战例。


而除了屡屡侵扰外,东突厥更是花尽心思,给初立国的大唐“卡脖子”:东突厥先后扶持了刘武周、梁师都、杨政道等傀儡政权,这些人各个盘踞战略要地,日常“挟东突厥自重”,打起仗来就积极带路,来回搅乱唐朝边陲。东突厥更是趁机浑水摸鱼,不停捞好处。甚至出使大唐的东突厥使臣也因此“多暴横”,处处在唐朝面前抖威风。


也因为“挨打”“被卡脖子”的次数太多,唐朝立国后,很多文武官员都对东突厥极为恐惧。“玄武门之变”前,大唐“合法太子”李建成就发表神论,认为大唐之所以挨东突厥打,主要是定都有问题,只要咱们把都城迁到中原地带,躲开了不就没事了?还有官员随声附和,主张干脆“迁都”的时候把关中平原的粮食物资统统烧光,青壮年统统迁走,东突厥抢不着,也就“不来了”。幸亏当时还是“秦王”的李世民竭力阻拦,才避免了一场历史惨祸。


做“秦王”时都能看得明白,“君临天下”的唐太宗李世民,当然更明白该怎么做。


所以,“渭水之盟”后的几年里,除了“玩命练兵”外,唐太宗也一直在缜密布局:大唐的国力民生百废待兴是事实,但对东突厥的仗不但要打,也必须以最高的效率打——太原等战略要地,早早就兴建了大量屯田,常年依附东突厥屠戮边民的梁师都,也终于被唐军剪灭。他昔日盘踞的夏州,变成了大唐北进的桥头堡。东突厥治下的薛延陀、回纥等部落,甚至东突厥“柱石”突利可汗,也统统被大唐争取过来。对东突厥的“战略合围”,已然形成。


渭水之盟大唐到底赔了什么,让李世民认为是奇耻大辱?


然后,就有了贞观三年(629)十一月,那一场荡气回肠的出征:大唐六路大军十几万人,如呼啸利箭直扑北方草原。茫茫暴雪中,大唐战神李靖以三千精兵直扑定襄,一口气摧毁东突厥大军的“心脏”,而后又乘胜追击,在阴山拿下东突厥牙帐,俘虏十多万人。三年前还在渭水畔大放厥词的颉利可汗,也被他的亲叔叔捆了送到长安——曾经统治东北亚草原的东突厥汗国,就这样一战而亡!


正是这一仗,奠定了唐太宗“天可汗”的地位,也正是这一仗,吹响了唐王朝大国崛起的号角。更是这一仗,为中国历史上的“贞观盛世”,打出了和平的环境。今天令多少后人仰望的“盛唐时代”,也是以此为起点。所以当胜利消息传来时,唐太宗君臣彻夜欢宴,连“太上皇”李渊也亲自弹琵琶。虽然唐太宗自己说,当年李渊向突厥称臣的耻辱,可以一战洗雪。但他也一定明白:渭水之盟的“仇”,也报了。


抛开历史的恩怨,单看从“渭水之盟”到“夜袭阴山”的全程,唐王朝以其坚韧执着,在中国历史上,书写了大国崛起的样板,更留下了沉甸甸的硬道理:强敌压境不可怕,蒙受耻辱也并非绝境,但一味的妥协求和,根本换不来和平,唯有正确的战略应对,扎扎实实的自强建设,才是王道!


参考资料:《唐太宗传》、《资治通鉴》、《唐朝与突厥的三百年战争》、杨国林《隋末唐初太原战略地位变迁研究》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