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雍正王朝》中,为何邬思道要向田文镜索取高达每年八千两的幕酬?

2020-01-07 14:39:45评论 雍正王朝 清朝 师爷

《雍正王朝》中,为何邬思道要向田文镜索取高达每年八千两的幕酬?


作者:我方团队张嵚


《雍正王朝》的精彩剧情里,“邬思道讨薪”的全过程,堪称让人忍俊不禁的经典:曾是雍正帝心腹谋士的邬思道,雍正登基后飘然隐去,在李卫的撮合下“隐”入河南巡抚田文镜的幕府,成了享受每年八千两白银“幕酬”的师爷。之后的一年里,邬思道虽说帮田文镜解决了不少麻烦,可这天价的年薪,也把田文镜闹得抓狂。闹到雍正帝造访河南前,终于叫忍够了的田文镜吐血买单,然后把喜滋滋数钱的邬思道扫地出门。


《雍正王朝》中,为何邬思道要向田文镜索取高达每年八千两的幕酬?

虽然以剧情说,这场“讨薪闹剧”,只是邬思道精打细算的脱身之计。可这每年“八千两白银幕酬”的薪资水平,细算也叫人咋舌:以《大清会典》记载,康雍乾时代清朝的亲王,哪怕到了剧中八爷十三爷那级别,每年的“岁俸”也就一万两白银。邬思道这狮子大开口,基本就是“准亲王”待遇。可要叫邬思道自己说,他还真值这么多钱。不止因他足智多谋,更因清朝这个极度热门的行当——师爷。


当邬思道离开雍正的潜邸,成功在李卫田文镜等人的衙门里“再就业”时,有着两千年悠久历史的“幕僚”行当,也就是大清朝的“师爷”们,正进入黄金时代。以《佐治药言》等典籍记载:十八世纪的大清朝仅州县两级,就有师爷上万人。几乎每个“官老爷”身边,都坐着好几位师爷。这群看似低调的人,早已是大清权力场上的隐形力量。


《佐治药言》《佐治药言》



待遇当然也水涨船高。且不说《雍正王朝》里邬思道这类,亲历过“九子夺嫡”大场面的狠角色。就算是州县普通师爷,以清代文学家龚自珍的话说,收入也是做塾师的数倍。《儒林外史》里的师爷倪廷珠,每年的薪水有千两白银。至于总督巡抚级别衙门里的师爷?晚清《蜀海丛谈》里统计,四川总督巡抚布政使各衙门的师爷,年薪三千至八千两白银,算上灰色收入,每年捞上万两白银很正常。对比下来,邬思道真没多要。


如此油水丰厚的工作,自然惹得清代的读书人纷纷跻身其中。所以清朝三个世纪里,“师爷”这个行当也藏龙卧虎。比如《雍正王朝》里的邬思道,放在真实历史上也确有其人,虽不曾在“九子夺嫡”中运筹帷幄却也是河南巡抚田文镜的得力臂膀。清初小说家蒲松龄,也曾为宝应县知县做过多年师爷。


《雍正王朝》中,为何邬思道要向田文镜索取高达每年八千两的幕酬?


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清代的各级官员们,别管官大官小,都要不惜血本请师爷?甚至还放手给师爷交权?因为不请师爷,官位再大,十有八九也坐不稳。


清代高度封建集权,于是上下各级衙门,都是繁文缛节扎堆,丁点的事都程序复杂。做官这事,比起之前任何朝代,都可谓压力山大。外加大清八股取士,官员科场登第前,基本都只知死啃八股文,丁点实际工作能力没有。真到了工作岗位上,一边是堆积如山的案牍,一边是衙门里“滑如油”的小吏,还有一年比一年“水深”的官场环境。倘若没有明白人帮衬,可不就被人往沟里带?


于是,作为官员最能信得过的明白人,师爷的身价,也就在清代连年飙升。甚至别说请师爷,师爷请少了都不够用。清代的省级衙门里,师爷就分成了“刑名”“钱谷”“书启”“挂号”“征比”“账房”“阅卷”“著书”等类。每个“工种”都任务繁重,单一个负责户籍田赋的“钱谷师爷”,负责的工作就有六十多项。不请师爷?再精力旺盛的“官老爷”,也要活活累瘫。


以这个意义说,当官的花钱请师爷,还真是花得值。


《雍正王朝》中,为何邬思道要向田文镜索取高达每年八千两的幕酬?


而且,越是到了关乎官员前途的关键时刻,师爷的角色,也就越发的重要。比如“刑名师爷”,主要分管司法诉讼。放在错案追责十分严格的清代,那些靠读八股爬上高位的官员们,断案这事儿多是短板,断错了案又后果严重,就得靠“刑名师爷”们来把关。又比如“书启师爷”,看上去只是写写信。可清代陷阱密布的官场权力网里,每封信都要字斟句酌,写给朝廷的奏章,更是半个字不敢马虎。没真本事可不敢提笔。


有着“再造大清”光环的晚清名臣曾国藩,其麾下就是牛气师爷荟萃。比如擅长断案的“刑名师爷”骆照,不但给曾国藩刷足了业绩,其著作《清理积案规则十条》更是中国近代司法史的宝典。精通文墨的“书启师爷”马家鼎,更在曾国藩被太平军揍得满头包时大显身手,以一封封妙笔生花的奏折,成功哄得咸丰帝消了气,继续赋予曾国藩军政大权,这才熬来了湘军的华丽逆袭。他成功路上的每一步,都有师爷“加持”。


刑名师爷骆照刑名师爷骆照



至于与曾国藩一度齐名的骆秉章,同是亲历太平天国战争,他在湖南巡抚任上时,更干脆把大权全甩给了最亲信的师爷。那位操纵其幕府,上演人生传奇的师爷,正是多年后的近代中国大英雄左宗棠。大清的师爷,就是这么厉害。


但说到底,清朝师爷的厉害,还是建立在清王朝这腐朽的权力体制下。所以泡在这染缸里,师爷们的“黑化”,终究也难免。晚清年间的清朝师爷,就到了“凡幕皆劣”的地步。不同衙门的师爷,甚至还勾搭连环,以至于“把持公事,弊端百出,不胜枚举”。


骆秉章骆秉章



曾经上演多少传奇的师爷,在清朝覆灭前的最后几年,基本成了各类小说里的嘲讽对象。比如《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老残游记》等名著,提到官场的师爷,基本就是猛踩狠锤——大清既然已烂透,滋生在大清权力体制上的师爷,自然也跟着臭大街。


白花花的“八千两白银幕酬”,折射的,何尝不是清王朝的腐朽过程?


参考资料:《大清会典》、肖木《清代的师爷》、李玉川《闲话清代师爷》、陈晨《清代师爷与地方政治》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