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跳脱娇憨滚滚圆满满
跳脱娇憨滚滚圆满满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山花】温度(一)

(2018-02-13 05:37:03)
标签:

杂谈

*白白and金毛勋,全文私设,ooc严重,全是我的锅

*圈地自萌,跟蒸煮没有半毛钱关系

*我看的关于白白的东西比较少,有问题的地方请告诉我

*渣文笔,随便看看就好,而且我也甜不过蒸煮……【自抱自泣

一)捡到一只大勋

M市在夏季其实很少能见到这么大的雷雨天,从隐隐的闷雷响起到大雨如注,一共也不超过一分钟,饶是魏大勋拼尽了全力在跑,等到他终于找到可以避雨的地方时,他依然浑身上下都是湿透的。

白敬亭一向浅眠,在这样的雷雨天肯定是睡不好,他起身迷迷糊糊地摸向床头柜上的手机,看一眼时间,凌晨2:49。

白敬亭小小地叹了口气,这觉只怕是睡不下去了。

“嗒……嗒……嗒……嗒……”

正在握着手机发呆的白敬亭突然被这细细碎碎的声音扯回了思绪,那声音轻的本来该是淹没在雷声雨声中的,却意外地“惊动”了白敬亭敏感的神经。

……是什么声音?像是有人在小声敲门。

白敬亭轻轻从床上下来,压抑着慢慢加速的心跳小心翼翼走到门边,那声音还在继续响着,白敬亭顺着门镜往外看了看,却发现空无一人。

这下子心跳得更快了,手心也渗了汗,这大半夜的莫非是碰上什么神狐鬼怪了?白敬亭这么胡思乱想着,身子也绷紧了,但男孩子毕竟是男孩子,越是怪异便越是要探个究竟,脑子一热胆子也就跟着上来了。

白敬亭深吸一口气,猛地一把拉开门。

四目相对的时候双方都愣住了。

魏大勋没想到大半夜的还会有人开门出来,再加上这么大的雷雨天,这人是要出去踩水玩?还穿着睡衣?

白敬亭也没想到大半夜的自己家门口居然蹲着一只金毛犬!

没错,魏大勋是只金毛犬,刚才那些“嗒嗒嗒”的声音就是魏大勋抖落身上雨水的时候溅在门上发出的声音。

白敬亭蹲下身子平视着大勋,又四处张望了一下,小声自言自语,又像是对着大勋在问话。

“这是谁家的狗狗走丢了?”

魏大勋冲着白敬亭摇摇头,然而白敬亭看不懂他的肢体语言,两个人初次见面的初次交流宣告完美失败。

“阿嚏——”白敬亭小小地打了个喷嚏,他抽抽鼻子,裹了裹没啥防寒作用的睡衣,又看看浑身还在滴水的魏大勋,然后摸了摸他湿漉漉的毛发,站起身道:“那就先跟我回家吧,省得咱俩吹冷风一起生病。”

魏大勋看看身后下得快冒烟的大雨,倒是没客气,就这么愉快的跑进了白敬亭的家,轻车熟路,就跟那是他自己的家似的。

倒是不怕生。白敬亭默默想着。

白敬亭打开客厅的灯,又跑去浴室拿吹风机,魏大勋站在客厅中央打量着四周,好大的房子啊,魏大勋眨巴着眼睛感叹了一番。

白敬亭举着吹风机开始给魏大勋做烘毛工作,修长的手指轻轻划过每一根毛发,魏大勋满足的闭上眼睛呼噜了一声,他也分不清到底是吹风机里的风太热,还是白敬亭的掌心温度太高,总之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暖暖的。

背上和四肢的毛发很快就吹干了,但是白敬亭知道狗狗胸前垂下的软毛也必须吹干,否则时间长了就会粘连在一起引起疾病,于是他轻轻挠着魏大勋前颈的毛以做安抚,却碰到一个冰冰凉的小银牌,好像还刻了字,白敬亭借着灯光看清了那上面的字。

魏大勋

“是你的名字吗?”白敬亭嘴角勾了一个浅浅的弧度,“名字还挺好听。”

魏大勋第一次见到就连浅笑都这么好看的人,不自觉的又抖了抖身上的毛,白敬亭这才想起来自己的烘毛大业还没有完成,于是拿风口对准了魏大勋的胸前就开始吹。

魏大勋上一秒还在想着白敬亭笑起来真好看,下一秒四肢一软就满脸抽搐、四脚朝天的瘫在了地上。

他忘了自己胸前有痒痒肉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