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水墨松江
水墨松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66,939
  • 关注人气:27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水墨松江原创东北民俗作品《狼坨子往事》

(2019-09-24 08:06:59)
水墨松江原创东北民俗作品《狼坨子往事》

水墨松江原创东北民俗作品《狼坨子往事》

狼坨子往事

201452,受肇源县文友张文老师和程加昌老师的邀请,我们一行去小拉哈遗址采风。

那天,天公不作美,风大不说,而且还伴随着潇潇苦雨。

从肇源县城出发,经过新站镇,再转头一个多小时后,张文老师说再过十几分钟就能到小拉哈遗址了。

乡间的土路十分颠簸,车子在外面大风的作用下左右摇晃着,我在车内感到有点压抑,目视前方,心里琢磨着、盼望着,什么时候能到啊?

“你看,前面左前方就是狼坨子。”

张文老师一句话把我的思绪拉回了现实中,透过车子的玻璃窗,前面是一个处在水中的岛屿。

此时我看到在一片汪洋中矗立着一座孤岛,四面是水,岛上长满了杨树、榆树,在岛屿的一端有几座平房,已经是歪歪扭扭的了。由于风大,浪高,湖水拍打着岛屿上的堤岸,发出轰鸣的响声。随着一阵阵狂风的掠过,浪花相互追逐着,掀起很高的白浪,而这片汪洋也是一望无际,看着非常瘆人。

“这个湖泊原来就叫拉哈湖,现在有个好听的名字,叫洪源湖,是后起的,是从嫩江中引来的水。引嫩工程之前这里的水没有这么大,自从70年代开始引嫩以来,狼坨子这里就成了孤岛了,过去的年代还有路直接能上到狼坨子,可是现在却不行了,只有冬季冰封后,人踩在冰上可以上到狼坨子,冰雪融化之后,只能靠着渡船摆渡才能上到狼坨子了。”

“那为啥叫狼坨子呢?”

“为啥?因为在过去的年代里这里是狼的天下,成帮结队的狼有的是,岛屿上有许多的狼洞,据说岛上还曾经挖出过古墓葬,和小拉哈的历史年代是一样的。”

程加昌老师说道。

“听我和你仔细说说。”

“据肇源县志记载。狼坨子位于东义顺村东北窑东偏南2.5公里处,是被引嫩江水环绕的沙丘。上世纪70年代末期南部引嫩施工推土时,在狼坨子曾经出土过人骨架、玉饰等。现在南北长60米、宽40米的遗址范围内遗存着一些陶片、玉器。采集标本中有晶石平底镞一件长1.2厘米,宽0,95厘米,厚0.15厘米,绿燧石质长身镞两件,绿燧石质刮削器两件,磨制光洁的碧中夹白玉饰一件。陶器皆为手工制作,有黄褐、灰陶两类,黄褐陶有泥质、夹砂两种,灰陶皆为夹砂。器型为罐、钵、鬲、陶纺轮等。狼坨子遗址的文物与肇源县境内的四方山遗址颇相类似,但是其中既有新石器时代晚期的文化因素,又含有较晚的青铜时代文化元素。”

“哦,原来狼坨子这么神奇啊,应该好好保护啊。”

“如今洪源湖水特别大,狼坨子已经成了一座孤岛。如果大水继续这么冲刷,用不了几年恐怕就会被吞没的。我已经和当地的乡政府领导建议了,要加大保护力度,否则老祖宗留下的古文化遗产就要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过了一会,我们来到小拉哈遗址文物保护员张文海的住处,他向我们讲起了狼坨子遗址有关狼的神奇故事。

在上世纪的六十年代,狼坨子里的狼洞有许多,尤其是夜半狼的嚎声非常瘆得慌,小孩子听见后被吓得一宿都不睡觉,村子里也会经常出现狼的踪迹。

那时,小拉哈这地方没有多少户人家,村子外面是沼泽地,芦苇、小叶章草有一人多高,草甸子上狼粪有的是,都是白色的,一堆又一堆的,小孩子经常去草甸子上玩耍。但是,一个人是绝对不敢去的,都得十几个小孩子结成队一起去。

到了秋天后,草甸子上有很多用大扇刀打下捆好后摞成的草垛,有时草垛里就能看见一些狼崽子在里面,大狼在草垛旁左右逡巡着。

那是六十年代初的一个夏天,张文海和另外一个小小子、两个小闺女扛着锄头去东义顺村西南头去铲自家的地。

走了五六里地,又在地里铲地有一上午,大伙累得不行了,就着急往家赶,回家吃午饭,打算下午再来。

当他们走到距离村子还有一里地的时候,突然张文海感到头皮发炸,浑身哆嗦,身上像过电一般。

“不好,难道附近有狼来了?这下完了,几个小孩子怎么能对付了狼的袭击呢?”

张文海马上叫伙伴们原地趴下,不许动弹,他蹲在地上瞪大眼睛往四处看,一看不得了,左面的草甸子上30米多处有一匹大狼正冲着他们,瞪着血红的眼睛。

“完了,完了。”张文海心里在嘀咕着。

这时,那匹狼开始嚎叫了,那声音在寂静的草原里传的很远,几个孩子吓得麻爪了,两个小闺女是滋哇乱叫唤。

对于生活在小拉哈的张文海来说,从父辈人那他知道了许多有关狼的传说,狼在叫唤是在呼唤同伴赶紧来,而且狼有狼自己的语言,怎么叫唤都是有说道的。

张文海也怕得浑身颤栗,只等着被狼吃了。

正在这时,张文海隐隐约约看见右面的草甸子上有一个人影向他们走来,难道是有人来救我们了?

此时,草甸子的远处又传来了另外一匹狼的回应嚎叫。

张文海紧盯着那个人,当距离还有十几米的时候,他看清楚了,噢,原来是同村的门二柱子。

“老门二哥,有狼,赶紧救我们啊。”

张文海使足了劲在大声喊叫。

听见叫声,门二柱子撒丫子就赶紧往这里跑,几个孩子起来扑上去就把门二柱子给抱住不撒手了。

“孩子们,别怕,有我呢,咱们点火,狼看见火就会跑远了。”

说完,门二柱子从兜里掏出了火柴,把身边的一个草垛给点着了,那匹狼一看火光,嗷地一声就跑得无影无踪了。

“可吓死我们了,老门二哥,你咋来了?”

“我在县城码头修江堤,正赶上有方便车来义顺,我正好家里有点事情,就搭车回来了,下了车想抄近道回家,没想到就碰上你们几个了。”

“多亏了二哥了,要不这会我们都成了狼的美味了。”

“以后铲地得多几个人去,你们在路上走,狼就会闻着你们的气息,就会跟着你们,身上必须得带上火柴,否则遇见狼群就糟糕了,记住了没有?”

门二柱子叮嘱着他们。

那时,小拉哈村子里半夜经常会有狼光顾。早上起来不是东家的猪没了,就是西家的牛被咬得断气了,浑身被撕得血呼林啦的,为此,村里也经常会组织老百姓夜半时点上篝火来驱逐狼群。

一年的秋天,张文海和几个小孩子在村外遇见一个狼窝,当时大狼不在,出去觅食去了,狼窝里有四个狼崽子。想起上次差一点被狼给吃了的事,张文海气不打一处来,就把四个狼崽子抱回家,在院里戏弄完了之后,把狼崽子给摔死了,觉得还不解恨,就把四只狼崽子拴到院里的大树上了。

哪成想,那天的天刚一擦黑,母狼就来了,围着院子乱叫,而且还要冲进院子,把张文海一家可吓坏了,第二天一大早就把狼崽子扔回村外狼窝里了。

从那时起一个月的时间,母狼天天晚上来村里祸害老百姓家里的牲畜,进行报复,把一些家禽祸害得都丧了小命。

“不行啊,狼这么祸害老百姓,不行得把它给逮住了,要不村子里不会安宁的。”

村长马上组织村里的猎户,带着几只洋炮在村外蹲坑,硬是用洋炮把那只母狼给打死了。

大伙这下心放到肚子里了,村长把母狼扒皮后熟好当褥子用了,狼肉煮着大伙吃了,而且还把狼肉靠了不少的狼油留着。因为在东北乡村有一个秘方,狼油拌白糖吃下可治愈胃溃疡和胃病,谁家有人胃不舒服了,吃了这个偏方就会药到病除的,就像人烫伤了用獾子油一涂抹被烫之处就会很快好了是一个道理。

到了七十年代,狼坨子里的狼是越来越少了。因为狼生存也是有食物链的,草原上可吃的动物一天天在消减,食物也越来越少,最后狼被逼得都跑进山里去了,即使狼到了山里也只能在山外边觅食生存,不敢进山里,因为山里的老虎和黑瞎子也会把狼当作美食给吃了的。

狼坨子最后就变成了一座空岛,附近有的老百姓在岛上驻扎下来,盖上地窨子,开始在拉哈胡里打鱼摸虾,晚上就屈居在岛上,并且把打上来的鱼晒在沙丘上,做成鱼坯子来卖钱。

“狼坨子没有狼了,但是岛上的沙丘在逐年缩小,得好好保护啊,要不过十年,几十年就会消失了呀。”

张文海感慨地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