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你共度的旅程 试阅

(2017-04-21 20:08:46)

1

 

  推開玻璃門的同時,被晃動的門鈴也跟著響起,帶著一股別於外頭的清涼。

  月島螢才剛踏進咖啡廳,店員就俐落地迎了上來。

  「歡迎光臨,請問幾位呢?」

  月島伸出手指比了比作為回答,接著便被店員帶到靠近大片玻璃窗的兩人座位坐下。

  拿起菜單,月島沒有多花時間翻閱,直接駕輕就熟地翻到自己想要的那頁,半舉起手等待服務生走近。

  在桌邊停下,店員掛著微笑詢問。

  「請問您要點些什麼呢?」

  「一杯蜂蜜大吉嶺鮮奶茶,然後再一杯……」月島略微沉吟了一會才再次開口。「不,再兩塊今日限定的草莓慕斯蛋糕就好。」

  「這樣就好了嗎?」店員邊在點餐單上寫著字邊問著。

  月島沒說話,只是點了點頭。

  「那請您稍等一下,稍後幫您送上餐點。」

  等店員離開桌邊,月島從口袋掏出手機,滑著螢幕瀏覽著今天的新聞。沒過多久,奶茶跟蛋糕便一起被送了上桌。

  看著桌上擺開的餐點,月島皺起眉猶豫了幾秒後,伸手將其中一盤草莓蛋糕,推到了對面座位的桌面。接著他才輕吁了一口氣,拿起金屬小叉吃起面前那盤蛋糕。

  月島就這樣安靜地吃著蛋糕,偶爾端起杯子喝口奶茶,舉止悠閒卻不失雅致。直到第一塊蛋糕被解決了三分之二之後,他才停下手上的動作,抬起頭看向對面的座位,不意外地在那裡看到已經不知道坐了多久的人。

  「嗨。」

  而對方也注意到月島的視線,努了努嘴唇當作打招呼。

  黑尾鐵朗雙手交叉支撐著下巴,在對面的座位上笑吟吟地看著他。

  「……怎麼了?」繼續用叉子切著蛋糕,月島淡淡地問著。
  「沒什麼。」黑尾聳了聳肩回道,但看到月島明顯不信任的眼神才又改口。「我只是在想,你真的很喜歡吃草莓蛋糕呢。」
  「那又怎麼了嗎?」
  「從你認識我到現在也已經過了十九年了,還真是沒看過你對草莓蛋糕感到膩的一天啊。」看著月島珍惜地吃下刻意留到最後的整粒草莓,黑尾感嘆地說著。

  十九年、嗎?聽了黑尾的話,月島也不免有些感概了起來。都已經過了十九年了啊。

  但他並沒有將想法表露在臉上,只是平淡地繼續接著說。
  「黑尾さん不也是嗎?」放下叉子輕啜了一口茶,月島瞥了黑尾一眼。「一直都那麼喜歡鹽烤秋刀魚。」
  「哎,因為很好吃嘛。」
  「那我也只是這樣而已。」將空盤跟黑尾面前的蛋糕互換,月島吃起了第二份的草莓蛋糕。「因為草莓蛋糕很好吃。」
  「也是啊。」
  「喜好不是那麼容易改變的。」

  黑尾眨了眨眼,勾起有些狡黠的笑容。
  「就像是你喜歡我的事?」指尖輕敲著桌面,他刻意放慢了速度問著。

  但月島只是極其自然地回覆。
  「是啊。」他用指腹摩擦著瓷杯的杯緣,露出了與黑尾極為相似的笑。

  是啊。月島想。怎麼還是沒有變呢?

  他面向黑尾,同樣一字一字慢慢說著。
  「就像我直到現在也還是喜歡著黑尾さん一樣。

 

  那之後對話便中斷了。

  月島不再理會對面的黑尾,兀自配著茶吃著蛋糕,在吃下草莓之後,恰好也將奶茶喝完了。將茶杯輕放回小盤子上,月島抽起紙巾擦了擦嘴,然後從襯衫口袋中掏出一本小本的行事曆。

  他翻到寫滿了條列事項的的某一頁,用原子筆將「一起去最常去的咖啡廳吃草莓蛋糕」那一行劃掉,接著往黑尾的方向瞥了一眼,然而對方只是衝著他笑了笑。月島轉回視線,將行事曆跟原子筆收起,拿起桌上的帳單朝櫃檯走去。

 

 

4

 

  「你真的很喜歡這裡耶。」跟在月島身後走進國立科學博物館,黑尾邊說著邊四處張望。

  「因為上野很近,門票又很便宜。」月島聳了聳肩,沒看地圖就熟門熟路地踏上電扶梯,往地球館地下室的方向搭去。

  「還真是務實的理由。」

  「除了這裡,國內好像只有福井的恐龍博物館也有恐龍常設展吧。」月島回想著以前查過的資訊。
  「以前去關西玩的時候繞去的那間?」
  「嗯,就是那間。」在地下一樓下電扶梯後拐了一個彎,月島走進了常設展的展覽室。「那邊的恐龍骨骼模型也相當齊全呢。」

  繞著展覽室的動線走了半圈,月島停下腳步,抬起頭往整個空間的中央展品望去。

  那是一個比一百九十公分的他,還要高至少半個身子的恐龍骨骼模型。

  不管看幾次都還是覺得很不可思議。再次被眼前的龐然大物所震懾,月島吁了一口氣。而且還是一樣如此美麗。
  「螢你到底是喜歡恐龍的哪一點啊?」趴在一旁的欄杆上,黑尾懶懶地問著。
  「喜歡恐龍的強大。」月島想了想後給出了回覆。「明明腦袋那麼小,卻靠著強大的力量支配全球陸地生態系統超過一億六千年。」
  「但這麼強大的恐龍,最後卻因為撞擊事件而輕易滅絕了喔?」翻過身來換成背靠在欄杆上,黑尾意有所指地問著。
  「那也是沒辦法的事。」
  「撞擊事件是沒辦法的事?」
  「不可抗力的外力介入是沒辦法的事。」月島往前走了幾步,覺得仰望著的恐龍愈發巨大了起來。「在這裡看著兩億多年前的模擬化石,就會覺得很多事都是沒辦法的。」

  「畢竟連陸上霸者也有走上末路的一天。」黑尾走到月島身旁,和他一起並肩看著模型。

  「是啊。」月島說著,轉頭看向了黑尾。「連這麼強大的恐龍都會滅絕了。」

  他說著,然後露出了悲傷的笑容。

  「那像我們這樣渺小的人類,隨時死掉也都不奇怪吧?」

 

 

  月島劃掉寫著「在春高的舞台上相遇」的那行字,收起了行事曆。

  站在東京體育館裡某個場館中,他們在劃完字後沒有立刻離去,而是做為觀眾留了下來。黑尾撐著三樓座位區的欄杆向下望去,底下正在進行的是不知道哪一場網球比賽。
  「說起來今年春高已經結束了呢。」眼睛追著球來回轉動好一會兒,黑尾才隨口說著。
  「不論成敗,接下來又會有一批高三生畢業了。」站在黑尾身旁,月島淡淡地回。

  「然後又會有一批高一新生進入學校,組成新的隊伍,為了打進IH而努力吧。」
  「每一年遇到的每一個隊伍都是一期一會。」
  「當年的音駒跟烏野也是啊。」黑尾放開欄杆伸了伸懶腰。「以那樣的陣容出賽並相遇,也就那麼一次而已。」

  「畢竟高中運動比賽的賽制就是那樣。」向黑尾瞥了一眼,月島從座位上起身,往後頭的出口走去。

  「啊,跟螢第一次在正式比賽上遇到也是在那時候呢。」快步追上月島,黑尾摸著下八故作回憶。「真懷念。」
  「確實是很懷念呢,被打得落花流水的鐵朗さん。」月島哼了聲,勾起了擅長的挑釁笑容。
  「才——沒有吧!你的記憶是出了什麼問題!完全記錯了吧!」突然被嘲諷讓黑尾氣得跳腳,馬上不甘示弱地回嘴。「明明是我攔下比較多的球啊!」
  「好吧,勉強還算是勢均力敵。」月島攤了攤手,表示我大人大量不跟你計較。
  「完全是勢均力敵吧!不如說佔優勢的是我們音駒才對吧!」
  「啊?黑尾さん你才是腦袋被撞到了吧?怎麼看都是我們烏野比較強啊?」

  「我說你啊——

  在嘻笑聲中,兩人離開了體育館往下一個目的地而去。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