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如果我们不会分离 试阅

(2017-04-21 20:03:44)

第一次见到黑尾铁朗的时候,月岛还是个刚来医院的实习生。

理论知识被硬生生塞进大脑里,手术刀也没怎么见识过真家伙,遇到几个病人第一反应还是习惯性地一个劲往后缩,一点儿都没有作为白衣天使的自觉。

就连被病人或是家属尊称为“先生”的那一瞬间,月岛也不会丝毫的满足感,只管腰酸背痛地躲角落里偷懒去。

就是这么一个嫌这个麻烦嫌那个麻烦无所事事又提不起干劲的小医生,遇到了上蹿下跳把整个血液科都搞得不可开交的病人先生。

回忆起和病人先生的相遇的话,月岛索然无味一点浪漫也不愿意讲究的的大脑里只能摸索出三个字。

至于这三个字是什么呢,我们姑且先卖个关子。

总之那天正好是个天气晴朗的午休,初秋的阳光即便是在正午也不算刺眼,资历尚浅的月岛被理所当然地安排去跑腿找人。

不过月岛并不太擅长找人,况且他也就没上心找,绕着广阔的医院外圈踱了好几圈,愣是没找着那位据说一到午休就虚无缥缈的孤爪医生,正想着如何糊弄过去好向鱼主任交差,便在不远处的孤爪研磨正慢慢朝着自己的方向走了过来。

找着了。

月岛抬起自己不情不愿的步伐就向前走去。

就在这个时候,正好走在一棵大树下的月岛,突然听到头顶传来了一阵诡异的摇曳声。

——明明没有风,却刷啦啦响个不停。

月岛愣了一下,不由自主地抬起了头。

起风了。

金色的阳光在树叶与树叶之间的间隙之中倾泻下来。

穿着白色病服的子弹头青年蹲在枝丫上,透射下来的光斑给他轮廓分明的面孔罩上柔软的保护层,将他原本有些硬朗的武馆给慢慢地晕染开来了。

他一手扶稳树杆,一手伸出食指放在嘴边,像是有魔法一般,将嘴角拉扯出了一道透明而又舒缓的弧度。

嘘——

他无声地说。

逆着光的瞳孔亮的出神。

——天呐。

年轻的实习生仰着头,脑子里只剩下了三个字。

没有预兆,没有理由,正好路过大树底下的的月岛萤抬头,就这么倒霉地发现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躲在树上黑尾铁朗。

那是和病人先生的初次相遇。

在月岛索然无味的、一点浪漫也不愿意讲究的的大脑里,只能毫不犹豫地摸索出这三个字:

 

——神经病啊。

 

***

多年后月岛时常会回忆起那个午后。

 

那时的他刚刚兴致乏乏地进入一个新的环境。谁也不认识,谁也不想认识,没有作为未来医生的一丁点自觉,对未来从来也不会抱以什么期待、

而就是一个这样毫无价值的自己转过了身,慢慢地朝着那个坐在地上笑得一脸得逞的病人先生走了过去。

他正看着月岛,阳光正好,嘴角盛满了一汪如水的温柔。

齿轮至此交接在一起,从那以后便开始无可奈何得运转起来。

至此他们便不再分离。

即便是在有限的时光里。

他们不曾分离。

 

 

***

 

“不好意思,请让一下……”

有什么声音从拥挤围观的人群中隐隐约约传了过来,很轻,也很无力。

“请让一下……”

地上的老人挣扎着捂住胸口,求助一样的抓住了离他最近的鸡冠头少年的脚踝。

开始抽搐了。

“……再不做些急救措施就不行了,请让一下,让我进去……”

有什么声音在靠近。

有什么声音,在靠近。

“请让一下!”

有一个执着而又坚定的身影,用力挤开了挡在他身前的最后一个围观人民,在所有人都慌乱得不知如何是好只会平添混乱的时候,突然放大声音大声呼喊了一句。

一瞬间气氛竟然安静了下来。

黑尾铁朗循着声音的方向,茫然地抬起了头。

戴着眼镜的金发少年,带着所有人都不容置疑的冷静和理智,仿佛居高临下一般,对着安静而又疑惑的人群,只说了四个字。

而这四个字,改变了黑尾铁朗接下来本应绝望而又惨淡的人生。

   

    “我是医生”

 

***

月岛突然就觉得有些委屈了。

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自己终于守得云开见日出了、

而后所有的恐惧,担忧,害怕,自责,或是别的一些有的没的、经年缠绕在年轻医生身上的枷锁,此刻就如同腐烂消散的藤条,在身处的沼泽之下月岛的周身慢慢地化成了粉末,露出了那曾经被自己禁锢了好久好久的少年最终的面容。

他睁开双眼,以重逢的视角,再次看到了整个世界。

——你想成为医生吗?

——想啊。

——为什么呀?

——因为,能救人呀。

月岛把下巴搁在黑尾的肩膀上,在这个还算温暖的怀抱里,突然就想明白了。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件事,为什么要挣扎这么久呢。

他想到了曾经那个固执而自负的稚嫩少年,就算被周围的人群被推搡得站不住脚,透不过气,他也要推开在他身前一个又一个的障碍,如同跨越千山万水,也要抵达那个,无助无力只能蜷缩在地上无声求救的老人。

这么多年,竟然把他给丢了。

 

***

研磨看了月岛一眼。

然后不嫌麻烦地脱口而出:“黑尾铁朗。”

月岛的表情终于变了。

从原来的面无表情,突然变成了史无前例的麻烦无比。

研磨突然就觉得特别有意思起来。

你说这个不管是接受多困难的工作眉头都不眨一下的优秀实习生,一听到黑尾铁朗的大名以后,怎么就突然变脸了呢?

因为啊,血液科鼎鼎大名的病人黑尾铁朗先生,他不去撩拨护士小姐,不去骚扰主任,更不变着法子到处逃院了。他呀,去缠着一个默默无闻、名不见经传的小实习生去咯。



……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