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们都不是坏人》发《北京文学》2017年第4期

(2017-04-17 15:51:54)

创作谈

总有一些东西让我们没有理由过于悲观

——《我们都不是坏人》创作谈

 

潘绍东

 

“买码”(地下六合彩)在我的家乡已风靡十多年了,虽然政府有过多次整治和打击,但也许因某种人性原罪式的动力驱使,至今难绝,只不过比起当初暴风骤雨般的全民疯狂,现在已基本变为婆婆姥姥茶余饭后小打小闹的怡情游戏。十多年来,因为“买码”,发生了很多啼笑皆非、或悲或喜甚至伤心惨目的真实故事。对这个巨大的社会现实存在,身处其中的作家肯定不会无视,即使每年在此作阶段性居住的韩少功先生,也忍不住在他的《山南水北》中有过一番镜头式的生动描述,从家乡走出去的青年学者黄灯,在她被称作“再现转型期中国社会的真实图景”的最新著作《大地上的亲人》中,也有过真实而沉痛的记述。作为一名地道的本地人,况且不少亲友本身就是“码民”,我自然比他们听到过更多与“买码”相关的故事,其中有不少不乏过程曲折和情节离奇,但老实说,没有一个故事打动过我,让我有冲动将它变成一个小说。

大约前年的某天,一次偶然机会我曾经的同事给我讲了一个他老家的“买码”故事,故事讲到一半,我的内心就如同被一道闪电击中,按捺不住兴奋打断同事说:“这真是个好故事!”于是,就有了《我们都不是坏人》。众所周知,“买码”行为是一种非法行为,因此而产生的债务关系不受法律保护,况且讨债人还是一名年老而孤鳏的瞎子,欠债人完全可以堂而皇之地赖账,既不用担心法律追债,也不必担心老瞎子找上门来比胳膊粗细,但事实是,“账主子”没有一个不认账,没有一个不还钱,虽然还钱的方式貌似有些荒诞不经,但恰恰这是他们最真实的面相,也可以看出他们面对复杂事物的处理智慧。

在现代化这架巨型机器的强拆和碾压下,城乡隔板正日益消弭,乡村文化生态也多有破坏,但我们没有理由过于悲观,因为欠账还钱、不欺老弱等等这些传统伦理仍然是坚实而高贵的道德围栏,一直还在维持着当下乡村的基本秩序,以确保他们绝大数人不会变坏。

《我们都不是坏人》发《北京文学》2017年第4期

《我们都不是坏人》发《北京文学》2017年第4期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