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玉玺的博客
王玉玺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92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生死考量

(2016-11-01 12:00:44)
分类: 散文

 

最近几年,参加亲戚朋友家的丧葬事宜愈发频繁,每一次回来,我都会反思良久。说不清哪年哪月,突然间发现生活中与自己一路相伴的亲人越来越老,也越来越少。特别是父母相继辞世的这些年,我总觉得自己像个孤儿一样,常常找不到生活的重心和生命的方向,灵魂也时常无处安歇,悲伤也无处诉说。

在此之前,我确实没有认真思考过生命之于当下,应该赋予怎样的意义,而死亡之于后世,又该留下些什么。

也许,我们可以计划或者预知一个生命的诞生,但谁也无法预知一个生命的消亡。就像去年我那位因公殉职的大学同学,一个刚刚四十出头,还尚未完成赡养老人和教育子女义务的家庭顶梁柱,就这么毫无预兆地訇然倒塌,永远地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了,确实令人痛惜。

从媒体上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人就是曾经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后经多方核实,我才不得不接受这个令人痛惜的事实。伫立在他的遗像前,脑海里全是二十年前一起学习,一起生活的欢声笑语,所有的过往都历历在目,惟一的不同就是,二十年后我站在他的面前,他却不言不笑,端端正正地立在烟雾缭绕的祭桌上,任凭香案上的青烟肆意淹没他若即若离的容颜。

我无法直面一个如此熟悉和鲜活的生命就此消失。回来的路上,二十多位同学集体沉默,我不知道他们都在想些什么,但是我无法阻挡自己去思考一些与生命和死亡相关的问题。

如果生命真的可以轮回,那么,这世间所有的生命都会经历一次或者数次死亡。我曾经想象过许多动物的一生,却始终弄不明白那个冥冥之中的上帝为什么要创造那么多无辜的生命,并且让它们以死亡的方式来体现其存在的价值。比如鸡、鸭、羊、猪等,这些生命的存在似乎只为餐桌上的饕餮佳肴。我没有研究过生物链上某一些生物灭绝后世界究竟会变成怎样,但是我想象过一个年轻的生命,一旦从一个家族的亲属网中突然消亡,很可能会使这个家庭或家族的几代人遭受灭顶之灾。

我知道,死亡是任何一个生命都无法超越的必然归宿。但是,一个只惧怕死亡而不敬畏生活的人,其生存的价值和意义是值得被人怀疑的。比如我一个朋友的亲戚,肝癌晚期,癌细胞大面积扩散,医学已无力回天,医生劝他回家休养,保守治疗,好好享受生命中最后的时光,可他就是不肯认命,后来举债做了肝脏移植手术。一百万的手术费确实把他的生命延长了一年,但是一年后他还是死了。我不敢妄论他的生命对他的家庭所存在的价值和意义,但是我很怀疑这一百万于他多活一年的生命而言,究竟有多少的意义。

我们可以为自己的生命构想若干种生存方式,但是我们无力改变生命的结局。我相信,一个内心坦然,精神家园和灵魂旷野从不荒芜的人是无惧死亡的。

我遇到过一个能够坦然面对死亡的癌症患者,是我同学的岳父,他面对死亡的乐观精神以及对生命存在价值的彻悟让我十分敬佩。这位老人和他妻子是最早一批来自河南的支宁知青,在当地无亲无故。妻子早几年先他而去,退休后他不愿意拖累儿女,毅然固执地过着独居生活。三年前查出食道癌的时候,他不但没有像众多的癌症患者那样表现出绝望的神情,反而安慰自己的儿女不要伤心。在他看来,人生在世的本质其实是来遭受苦难的,如果人在现世修为达到一定的境界,真正的幸福就会从死亡开始。作为支援边区建设的自愿者,他已经为自己的信念付出了灿烂的青春,他无愧于这片贫瘠的土地。作为丈夫,他虽然无力与妻子同生共死,但也没让妻子有一丝遗憾。作为父亲,看着儿女们成家立业,幸福美满,他还能有什么遗憾?

他对待治疗疾病的态度如同对待自己的生命一样顺其自然,遵循生命发展的客观规律,从不刻意为之。上天对一个从容善待生命的人从来都会有所眷顾,他的坦然和乐观为自己的生命又赢得了三年的光华。在我看来,他面对即将逝去的生命,所流露出的并不是那种庸常死亡的悲伤,而是一种与灵魂相约共赴一场精神盛宴的坦然。

老人的葬礼是在医院的太平间举行的,这也是老人生前已经安排好的事情。由于老人的亲戚都远在千里之外,加之几十年来与老家的亲戚几无来往,以致于在他去世的时候老家都没有亲戚前来奔丧。我们几个当地的同学主动帮东家承担起老人的善后事宜。我原以为办丧事的这几天,每个人的脸上都应该弥漫着浓郁的悲伤,然而,在我们守灵的那两天两夜里,面对一个永远沉睡不醒的亡灵,我们仿佛经历了一次灵魂与灵魂的对话。我同学说,他岳父生前最喜欢和他一起喝酒聊天,但很少谈及一个人应该怎样快乐地活着,他们聊得更多的是一个人应该如何幸福地死去。

后来的事实证明,他是笑着面对死亡的。儿女们按照他生前的安排,丧事从简,不必动众,不买坟地,不存骨灰。每个人都有叶落归根的故土情结,这个令我平生敬佩的老人也不例外,他最后的心愿就是让儿女们把他的骨灰撒进黄河,让奔流不息的黄河水载着他的灵魂回归故里。

一个人连死都死得这样干净利落,不留麻烦的人,我很难想象他是怎样把自己的生命活到了一种超脱死亡的空灵境界。这样的人,即便是病痛再怎么折磨他的肉体,但他的灵魂一定是愉悦的、超然的。

死亡另一种方式是自杀。自杀,赋予了死亡的哲学意义。近些年来不断有人自杀,其中不乏一些腰缠万贯的老板、明星和高官。有时候我们很难理解一个金钱、地位、权力、女人,样样都不缺的人为什么会自杀?这是他们对当下生活的厌烦?还是他们对自身存在价值的否定?那么,不论结果如何,医学和宗教都不能深层次地诠释他们死亡的实质和内涵。

死亡,从来都是哲学的,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像死亡那样,把一个迷失的灵魂从凡尘俗世的奢糜和淫逸中拯救出来,并以旁观者的身份去重新审度生命的价值和生存的意义。死亡就像我们生命尽头的一盏灯,也正是因为这盏灯的存在,人生的路途才不会陷入一片无尽的黑暗,人世的险恶和无度的欲望、犯罪、荒诞才会无处遁形。

以前,我们总是觉得死亡是一个离自己十分遥远事情。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当潜伏于我们身体内部的敌人全体出动时候,我们终将会发现,死亡其实从生命诞生的那一天开始,一直都在与我们的生命相伴而行,我们只是因为缺乏对生存价值和死亡意识的考量而忽略了我们生命中那盏随时都有可能熄灭的灯。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