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玉玺的博客
王玉玺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92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夜眼(五)

(2014-08-01 10:52:15)
标签:

育儿

文化

分类: 小说

雨是小胡被害的那天夜里下起来的,断断续续的,到现在还没有转晴的迹象,然而,要命的是我家丑子却在小胡被害后的第二天夜里带着一身泥水回来了。当天夜里我并没有将丑子突然回家的事儿和小胡被害的事儿联系起来,但是,他夜里回来之后,一连三天都没有出门,除了吃饭睡觉,就是逗孩子玩。这让我和我公公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儿,好像他就是杀害小胡的凶手一样,但是谁都没有提说小胡被害的事情,很有心照不宣的味道。这几天吃饭的时候,丑子和我公公谈论最多的是我碎爸的事,他好像并不知道小胡被害的事情,他们爷俩思谋着要给我碎爸说个媳妇,至于他们私下里还说过些什么我就不太清楚了。不过,在丑子回来的这几天里,令我费解的是我碎爸看丑子的目光似乎充满了敌意。

第三天中午,天终于晴亮豁了。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特意偷偷地观察了一阵子我家丑子,也没看出有什么异常。晚饭后,月月硬拉着她爷爷要去涝坝堰上抓萤火虫,我公公拗不过孙女子,就领上出去了。丑子卷了一根旱烟棒子若有所思地吸着,我拾掇了碗筷接着抹桌子扫地。一切收拾停当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大人吃饱了,也该喂孩子了。我上炕解开衣扣给亮亮喂奶,丑子坐在炕沿边上瞅着我给孩子喂奶。我没想到他瞅着瞅着竟然捧起我的另一个乳房吮吸起来,他口劲大,咂得我奶头生疼。

我呲着牙吸了一口凉气骂他,你个不要皮脸的,咋和娃娃抢着吃呢?

他松了口,一把将我按倒在炕上,说,爸让咱们再生个儿子呢,不然就断香火了。

我搂着亮亮,让女儿爬在我肚子上继续吃奶。他开始脱我的裤子,他粗暴的动作让我想起了几天前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那天晚上小胡似乎也是这么粗暴地将我按倒在炕上,天那么黑,我都不知道小胡是怎么解开我裤带的,总之,我那天晚上肯定有过短暂的失忆,不然现在想起来记忆也不会如此模糊。

我很反感他这种毫无前奏的行为,跟强奸似的,但我还得忍着,毕竟我们将近一年都没有行过房事了。亮亮爬在我胸脯上继续吃奶,我努力配合着他。可是天还没有黑透,夜还没有静下来,我实在不习惯在这个时间点上干这种活儿,一点儿激情都没有,我感觉自己干涸得像一眼枯井。于是,我闭上眼睛任他折腾。谁知道我一闭上眼睛就想起了小胡那张白净的嫩脸,还有他那双曾在我肌肤上游走过的绵手,我甚至还邪恶地想到了我碎爸两腿间那个从未使用过的家当。这一想,我感觉自己下体如涌泉般泛滥开来。我不清楚丑子到底怎么了,近两年和他同房,他每次都是在门口探一下头,就先吐为快了。我失望地睁开眼睛,发现他还在做无谓的努力。很快他就如一滩稀泥一样叹息着瘫软在我身上。这时,我隐隐听到一声咂嘴咽唾液的声音,我推开他的肩膀向黑乎乎的门口扫了一眼,好像有人偷看。

我仰躺着,看不清,就戳了丑子一指头,示意他有人偷看。他回头一看,顺手抓起枕头扔了过去。逃遁的脚步声被夜色吞没。他无奈地骂了一句,这个狗日的连自家人都偷看。我问是谁?他咬牙切齿地说,除了碎爸,还能有谁!

我一时羞得不知所措,埋怨丑子,你看你,干这事儿也不挑个时间,这要是让村里人知道了我就没脸出门了,幸好不是大白天。

他骂我操的闲蛋心,哪有哑巴到处乱说的呢,他要是能听能说,那咱们村里的女人就都没脸出门了。

我惊讶地看着丑子,他的话似乎有弦外之音。你的意思是碎爸把全村的女人都偷看了?

他苦笑着摇头,仰躺着把脱到腿弯里的裤子提了上去,咂巴着嘴又朝我私处讨好地拍了几巴掌,貌似惋惜地说,看把你这二亩地荒得,光长草不产粮了。

我害羞地拼拢了双腿,脑海里又出现了那个雷雨交加的夜晚,也不知道小胡有没有把他的种子播进我的田里。我有些心虚地说,你长年在外打工,既不犁地,也不播种,要是我这块自留地里再长出点别的东西,那你回来还不把我宰了?

他只是淡淡一笑,并没有顺着我的话茬往下说。亮亮大概吃饱了,吐了奶头瞅着丑子,竟然笑了起来。他从我怀里把孩子抱过去亲了几口,对着孩子自言自语道,你要是个带巴儿的,我也就不用费这么大的劲儿折腾你妈了。

丑子逗女儿玩了一会儿说,这两天我和爸扯了个闲谟,你大概也听到了,爸的意思是给碎爸说个媳妇,不管瞎子还是瘸子只要能生娃娃会做饭就行。可是,你扳着指头数数,咱这十里八村的也没个瞎子瘸子的,碎爸都四十岁的人了,再不讨个媳妇给拴住,弄不好会闯祸惹麻烦呢。丑子的担忧一下子把我惹笑了。

我说,为啥还要找个会生娃娃的呢?就碎爸那智商,掂杆枪恐怕连靶子都找不着,他能闯个啥祸呢?

你笑屁着呢!我男人瞪了我一眼骂道,你别看他又聋又哑,但是他眼睛不瞎,尿尿的那家当也没残,他就算没见过人干实活,也见过狗寻儿子驴配驹吧?他长的可是一双夜眼,连鬼都能看见呢!

夜眼?人真的也能长夜眼?像狗眼一样?我故意问丑子,试图证实我之前的发现。

丑子又瞪了我一眼说,你猪脑子吃多了,这个还用说吗?有些人天生夜眼,晚上啥都能看见呢。碎爸先天聋哑,这双夜眼也算是老天给他的补偿吧,他一年四季半夜走沟窜谷的,你以为他凭的啥?就凭他那双夜眼!你知道咱们村那些独守空房的年轻媳妇子为啥都喜欢逗碎爸玩吗?就是因为哑巴是个永远不会泄露秘密的人。

我似乎明白了些什么,但又具体说不上来,只是突然觉得我先前所经历的每一个黑夜里都有一双眼睛盯着我,而那双眼睛这些年来可能一直与我如影随行。

大约凌晨四五点的时候,丑子叫醒了我。他说他要赶天亮前步行到县城,坐最早的那一趟去矿上的班车,让我给他烙几个油面馍馍他路上吃。我终于没能忍住,问他为什么偷偷摸摸地回来,又偷偷摸摸地走呢?他让别我问了,等风声过了再告诉我。不知道他所说的“风声”是什么,我没有继续追问,怀揣着狂跳的心给他烙馍馍去了。

出门前丑子又剥开我的上衣,把头埋在我双乳间狠狠地拱了一顿。他说我这两块嫩白的肉肉太显眼太张扬了,他真想把这两块肉肉一起带走。我破天荒地为此流了几滴五味杂陈的眼泪。

丑子出门的时候我刻意看了一眼我家的破钟表,时间和他回来的那天晚上差不多。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