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王玉玺的博客
王玉玺的博客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792
  • 关注人气:1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失踪》尾声

(2014-05-07 15:05:55)
标签:

文化

分类: 小说

我突然间产生了破罐子破摔的想法。

离开网吧的时候太阳已经偏西。回旅店的路上,我魂不守舍,愁绪万千。刚进旅店大门,就看见老板娘趴在二楼的护栏上,两只硕大的乳房把半截栏杆都遮住了,腰上的一圈赘肉显得愈发分明。她抻着脖子问我,你去哪了?饭吃了吗?

我抬头看了她一眼,说,上网玩了会儿,饱着呢。其实我提心吊胆的根本没胃口吃饭。

我蒸的羊羔肉,你吃吗?不收你钱。老板娘对我这么殷勤,我很意外。

外面的气温起码在30度以上,我浑身热得汗渍渍的,脑子也乱极了。我说,有洗澡的地方吗?热死了!我环视一眼院子两侧的楼顶,只有老板娘的那间房顶上有个太阳能热水器。

老板娘貌似没听见我说话,站在二楼的过道上瞅着我有气无力地往上走。

有倒是有,只是……她面露难为之情,扫了一眼自己的房间说,只是在我房子里,现在不太方便你洗。

她说现在不方便我洗,是不是意味着还有方便的时候?我回房脱了外衣,洗了一把冷水脸,站在门口怅望万里晴空,突然想一醉方休,忘却这恼人的红尘事。我随口念叨了一句,现在要是有酒就好了。她听到我的念叨后说,又想喝酒了?我帮你去买,你先凉着。她没有征得我的同意就噔噔地下楼了。我觉得她还是有点偏胖,走起路来,连大腿上的肉都会微微颤抖。

这次她抱回来整整一箱啤酒,箱子上面有湿土渣,她说是地窖里凉的,专供大热天喝的。

这家旅店的老板娘从下午五点多一直都在二楼的过道上陪我喝酒聊天。中间旅店里好像入住过客人,她离开过两三次。我酒量确实不行,加上空腹喝酒,五六瓶啤酒下肚后,我就醉得坐不稳了。可我不能像在白瑞面前那样在这个女人面前逞能,不然就会丢丑的。我喝酒有个优点,喝多了就瞌睡,从不耍酒疯。还有个缺点,喝多了就失忆,但从不失贞。

酒喝到天黑透了以后我就有些昏昏欲睡了。她看了一下时间,确定不会再有人来之后,让我到她房子里去洗澡,白天之所以不方便,是因为她担心家里人或熟人来找她,而她房子有个男人在洗澡就说不清了。想想也对,我可能一开始就误解了她。

她的房间布置简洁,但不乏温馨,像闺房。墙角有个帘子,掀开帘子,有浴也有浴盆,像好些宾馆里一样。除了房间小一些,别的也不比城里人家差。我放了一盆热水,锁上门,头重脚轻地钻进浴盆里,那种提心吊胆的感觉随即就被舒适的浴液淹没了。

后来我好像又做梦了。白瑞依偎在我怀里,她说,现在没事儿了,一切都过去了。然后我们好像还做爱了。以前我只是亲吻过白瑞,我们始终坚守着最后的防线。而此刻,白瑞的身体在我的梦里完全是陌生的,我似乎连她的气息都捕捉不到了。

有时候,女人和酒精一样,对男人来说,都能麻醉他们的神经,让他们暂时忘却痛苦。如果是女人加酒精,那就很可能让男人在忘却痛苦而麻醉自己的过程中迷失自己。

而我,很可能就是在这一天晚上,彻底迷失了自己。

 

 

次日早上醒来之后,我发现自己并没有赤裸裸地躺在别人的床上,胃里翻江倒海的,恶心得想吐。上衣和裤子放在床头边的椅子上,内裤也穿得好好的,似乎什么事也没发生过。我努力回忆了一下昨天晚上的情形,喝酒,洗澡,然后呢?我是怎么回到自己房间里的?是我洗完澡自己回来的吗?或许我只是喝醉了失忆而已。

老板娘在外面敲门,问我今天走不走。我寻思着她今天怎么没有冒冒失失地闯进来,再一想,我还没起床,门锁着呢。

我的脑海里瞬间又出现了过失杀人、间接故意杀人的那些事儿。罪名一旦成立,那我肯定是要蹲监狱的,蹲就蹲吧,可是我和白瑞的风流韵事一旦满城风雨,那我父母、妻子、孩子还怎么抬头做人呢?况且我和白瑞的关系还没发展到那种登峰造极的地步,这不白白毁了人家白瑞的清白吗?这一辈子难道真的就这么完蛋了吗?经过反反复复的考量,我决定明天自首,然后听天由命。

我对着门口大声说,走呢。然后我起床洗漱,几分钟后我就出来站在门口迎着鲜红的朝阳吸烟。乡村的早晨,空气清爽得很,若是能下一场雨,那雨后的清晨会更令人心旷神怡的。

老板娘从她房里出来,看到我在过道上抽烟,埋怨道,都醉成那样了,还抽烟!我熬了稀饭,过来喝一点吧。

这话听上去很暖人心,既有情人间的暧昧,也有夫妻间的关切。我开玩笑说,我又不是你男人,干嘛这么关心?

她毫不犹豫地说,你比我男人好多了。她好像觉得自己的声音大了点儿,伸着舌头四下张望了一下,闪进房里。

吃完早餐,我觉得胃里舒服了许多。她问我什么时候走,我说收拾一下就走。其实我没什么好收拾的,连一件行李都没有。我仍然没有告诉她有关我这些天所经历的事情,我甚至连昨天晚上的事都没提说,我只留了她的手机号码。

我走的时候她没有下楼送我,只是站在二楼的过道上看着我。出了大门,我好像忘了一件重要的事,又折了回去,她还站在那里。

我说,你叫什么名字?她说,如果我以后能接到你的电话,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我留足了回家的车费,把剩下的二百元卷起来向她晃了一下,放在一楼的窗台上说,这两天的住宿费、饭钱,还有酒钱。我没有提服务费。我觉得,在这种情况下,我给她付服务费就是在侮辱她。

 

 

回到我的城市时,正是饭后纳凉散步的时段。我第一时间想到的是白瑞,我用邮政报刊亭里的公用电话拨通了白瑞的电话,她听出了我的声音。我们约定在邮政大楼旁边的咖啡店里见面。

白瑞告诉我,那天晚上若不是她丈夫喝醉了酒,那我现在可能都成骨灰了。幸运的是她丈夫行凶不成反倒把自己撞晕了,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养呢。她已经决定离婚了。

我心里悬着的石头终于落定了。我把我离奇失踪这几天的事儿说给白瑞,她只是笑着吻了我的额头,还说她就喜欢我这样风趣幽默的男人,不会怪我的但我老婆不一样,她不但追究我夜不归宿的问题,还打算和我离婚只有我那两个铁哥们非常相信我的遭遇,他们还帮我分析致我失踪的各种可能,说我大难不死,必有艳福。也是,我感觉我挺有艳福的。事实上,我比谁都想知道我是怎么失踪的。

两天后,我给我失踪后栖身之地的甘岭镇派出所打了个电话,把我625日夜里看到的那一幕详详细细地说了一遍,接警的人说他们马上处置,让我保持电话畅通,随时协助破案。当天下午我就接到甘岭镇派出所的电话,他们说,尸体挖出来了,你提供线索,帮助我们迅速破获了一起名贵宠物失踪案,非常感谢!

我一听,当时就懵了。我语无伦次地说,不不,不是这样的。这,是不是搞错了呢?

那边电话里说,没错,前几天有个女人报案,声称自家的世界名犬离奇失踪,价值5万多元,由于涉案金额较大,我们不得不查。

太不可思议了。我挂了电话,再想想那个深夜埋尸的人最后骂的那句话,我彻底糊涂了。就算是条世界名犬,它又是如何与那个杀它的男人争抢女人的?而且惨遭杀身之祸?

我拨通了甘岭镇那个旅店老板娘的电话,希望她能帮我打听到答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