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李年君
李年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9,312
  • 关注人气:9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多哈会议,我们有点难

(2012-12-06 11:03:35)
标签:

杂谈

分类: 环境工程篇

                                

                                多哈会议,我们有点难

                                       李年君

    从11月26日开幕到今天,多哈气候大会日程过半,实质性进展几乎为零。

    多哈会议的主要议题有对京都议定书修订达成协议;就气候融资问题取得进展;对控制气温升高在2度的长期目标内达成共识;就排放量差距扩大做出回应;在公平、科学基础上制定一个适用于所有国家的长期框架。

    应该说,每一项议题都很难形成共识。但对我国而言,是否能对《京都议定书》条款的修订形成共识尤为重要且急迫。

    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原则问题虽然去年德班已经解决,但按照控制气温升高在2度之内的减排总目标,如何把它落到每一个国家中,尤其是发达国家在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下所承担的减排指标进一步提高,这就成为此次会议最大的难题。

    首先难在发达国家是否愿意提高现有承诺的减排量。因为从过去看,目前大气中的温室气体约有80%是发达国家的历史排放;从现实看,他们这些国家依然人均排放量远远高于发展中国家;从未来看,如果要实现全球平均气温上升控制在2摄氏度以内,发达国家温室气体排放量到2020年要比1990年减少25%至40%,但目前发达国家的承诺平均只有15%左右,如果这些国家不愿意提高,去年德班会议达成的京都议定书第二承诺期的原则共识实则一纸空文。更何况,这些“傲慢”的国家拥有资金、技术、产业方面的优势,离开了他们全球气温就根本降不下来。

    其次难在我们自己身上。由于同为发展中国家,中印等国一方面作为CERs的主要提供国(收益国),另一方面自身温室气体的排放量又在不断增大,致使我们要求他国的同时也容易被人要求。例如,截至2012年11月21日,我国获得CERs签发的CDM项目已有980个,共获得650,300,359吨CERs签发,占东道国CDM项目签发总量的60.64%,这样的状况难免让人有中国一方面是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另一方面又是《京都议定书》最大的卖CERs收益国的误解。对此,虽然我们会从排放的历史原因、我国现时的人均低排放量、我国到2020年单位国内生产总值碳排放比2005年下降40%至45%等方面加以阐述,也难免显得苍白无力。

    其三更难在时间紧迫上。第一承诺期再过25天就结束了,如何在本次会议上找到一种各方接受的办法,确保第二承诺期在2013年1月1日开启是此次会议最为急迫解决的重要事项。如果此次会议不能就此明确,第一承诺期延续下来的当事国所有项目合作以及CERs实际都会前功尽弃,已经注册或正在申报的合作项目也将全面停止,世界“共同但有区别责任”的共识实际体现将不复存在,共同减排的进程又将倒退到1997年。就各国直接损失看,受害最大的当属我国,因为我们是CDM最大的付出与应得的收益国。要解决这个节点时间,利益体之间背后的主要分歧就需要调和,如小岛国家需要放弃第二承诺期为5年的观点,欧盟等发达国家应承诺在第二承诺期率先大幅减排温室气体等。

    总之,这次我们参与多哈会议的难度比上次德班会议还难。但由于有老谢这帮人现场的打拼,估计也能增高我们在此次大会中的音量与份量。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