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吴有水律师
吴有水律师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48,183
  • 关注人气:37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级法院院长从吃“法律饭”到改吃“牢饭”,真不容易!

(2017-08-16 04:32:04)
标签:

杂谈

原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陈旭

原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院长潘福仁

据官方媒体报道,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前后两任院长,在吃了十多年的“法律饭”之后,现在要改吃“牢饭”了。

当然,在吃法律饭和牢饭的这个转变过程中,还得有个角色的转换:即之前,他们是高高在上,审判别人的,决定别人该不该吃牢饭,该吃几年牢饭,手中掌握着“杀予”大权。现在,他们的角色得转换为审判对象,被别人审判,只有被审判有罪后,才能吃到牢饭。其实,他们想吃到牢饭,还真有点不容易。

首先,他们得做点事。

最觉的是贪污受贿什么的,至于枉法裁判,一般跟他们沾不上边,因为鲜有当了高级人民法院的院长还去审案子的。具体案件的审理,一般都是庭长及庭长以下的干部,到了院长这个级别,最多也只是指导一下——这种指导,做得好,是工作上的指导,做得不好,就是干预司法了。但干预司法这种活,一般来自两个方面:一个是收了人家的钱,要帮人消灾的,这就叫受贿了,一种是来自上面领导的意思,比如周某康之流的领导,这个,如果领导不倒,他这做的是功劳,不算是干预司法。关键问题是听谁之命了。

贪污这个得有机会,如果没有机会,你就是想贪污也难。当然,有一句话说“有条件要贪,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贪”,比如想着法子让上级同意你搞一个什么项目,比如建栋大楼,搞套系统什么的,总得有个名目。

受贿这个事,也不容易,得看对方有没有钱,既然到了高级法院院长这个地位,千儿万把的,这种毛毛雨,自然是不悄一顾的,要来就得来大的,怎么说也得上数十万、百万为起点吧?但如何相对目标,找到一个对的当事人,其实也真不容易。幸好,如今有许多律师可以从中间拉皮条,拉一个是一个,但是,还得提防这个律师嘴巴是不是严实啊!

其次,做了事得有人举报

如果没有人举报,一般是很难走向吃牢饭这一步路的。这个举报人如果是普通的百姓,估计一般会死在举报的路上,如果是自己家的女人,比如老婆、情人、小三、小四小五小六的,因为能掌握充分的证据,可能还容易一点。所以说,被轻易地举报,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不然,为什么还会有的官员一贪就是十几年呢?

第三,有人举报了后还得没人保

如果遇上那么一位上级,因为种种原因,比如怕他这事被揭发出来,导致拔出萝卜带出泥,死命地护着,冒死瞒着纪委部门,这也完了,牢饭一时也会吃不上。所以,这事儿还不能牵连到自己的上级领导,让自己的上级领导无忧无虑,才会让有关部门查办不受干扰。

第四,被查了之后呢?得忍受这个从审判者转变为被审判者角色的转换。

这个真是太难了!因为两者之间的角色差异太大,弄不好在法庭上就演砸了!所以,得认真学习一番,深刻体会一番,最后可以在法庭上痛哭流涕地忏悔,说自己如何没有抵制西方的腐败思想的侵蚀,如何辜负了党和领导的培养,辜负了人民的期望,表演一番。然后,在法院的判决八字还没有一撇的时候,就说,坚决服判,绝不上诉!

最后,终于吃到牢饭了,然后,让那些还没有吃到牢饭的人进来参观,象猴子一样的被人看着、欣赏着。当成反腐败的生动教材。

这一步步走过来,真的很不容易啊!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