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tvxq555555
tvxq555555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48
  • 关注人气: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翔润】遇见的是你(2013.11.06)---完

(2013-11-05 22:41:41)
标签:

365

翔润

甜文

竹马

松本润一直在想,如果不是在这种情况下遇见樱井翔,之后就不会有这么多如果了吧。

悄悄地在手腕上使力,想要挣脱掉樱井翔越来越紧的桎梏,死胖子手劲越来越大了!明天开始必须督促他开始减肥

“喂!”甩甩被拉得紧紧的手腕“喂!樱井翔!”

听见叫声,一直疾步前行的樱井翔突然停下脚步。

“啊!”没防备的,松本润的鼻子结结实实的撞在走在前面的樱井翔的后脑勺上。“樱井翔!你停下来不晓得打声招呼哦!!!”

“啊……痛死我了……你都不会痛哦……”松本润用自由的那只手揉揉被撞疼的鼻子,这种冲撞法应该是樱井翔会比较痛吧。他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肯定生气了……

“喂,翔……你怎么了?”轻轻绕到前面默不作声的人身前,摇摇那只被抓住的手,撒娇一样的鼻音糯糯的。

果然,面前的人依旧皱着本来就不粗的眉毛,紧抿的唇和只盯着地下的眼神一一诉说着这人正在生气,而且是很生气。

“哎……”看着正在生闷气的某人,松本润缓缓叹了一口气,“是那个学生自己扑上来的。我看见你来了太高兴了,一时没注意就放松警惕了而已。今天是我担任话剧社指导老师的最后一次聚会,而且是一个暗恋我的女学生而已,我也不好做得很过分是不?”

看着面前的人紧抿的唇放松了一点点,松本润庆幸的呼出一口气。没有再试图甩开面前的人仍旧紧抓的让自己有些疼的手,用自由着的另一只手圈住那个人一直被自己取笑的溜肩膀,安抚一般的说道:“翔,润最爱你了。”

怀里的人动摇一般的颤抖了一下,下一秒,紧握的手掌变为紧紧地拥抱,仿佛要将面前的人融入骨血一般的紧紧地拥抱。

爱,比任何解释都要容易联通两颗心。

“润,我们回家吧。”

“嗯,回家。”

一、十年,十四年

清晨的阳光总是温暖却又刺眼的,但是当被阳光以外的声响吵醒确实松本润最不想发生的事。何况昨晚为了安抚吃醋的情人劳神又劳身的几乎被折腾得整夜没睡最后累的怎么从浴室回床上都不知道。

嘭——

听见门外传来巨大的声响,本来准备难得的发发少爷脾气的松本润一反映过来,立马‘噌——’的跳起来,冲向发声的地方。

“翔!没事吧?”冲出卧室引入眼帘的是捂住膝盖倒在地上的人。

“没事……”赶快跑过去,心疼的将倒在地上的人拥进怀里仔细检查。

“都说没事啦!”怀里的人害羞的把松本润已经检查到臀部的手拉了出来。“我是膝盖被撞诶!快拉我起来,上班要迟到了!”

“哦,好吧!”松本润脸不红心不跳的任由樱井翔看清他的居心不良。“可是,翔……今天是星期天你上什么班啊?”

“额……”怀里的人抬起头看着坏笑的松本润,无辜的眨眨亮闪闪的眼睛“润,今天星期一。”

“……”

“……”

“樱井翔!!!!!!!!!!!!”

“嘿嘿,谁叫小润太可爱了嘛~”

生活就是如此多娇……

送走急急忙忙上班的樱井翔,跟着学生一起放假的松本润无聊的裹着被子在屋子里转来转去。扳着指头数数,和樱井翔相识十四年,相恋十年。看着他从十八岁的眼睛亮闪闪,吃东西嘴巴鼓巴鼓巴的小仓鼠样长成现在油光粉面西装革履的精英白领人士样。

十四年啊……这真是一个不短的时间。对于三十岁的松本润来说,十四年基本上就是他的半个人生。对于爱着樱井翔的松本润来说,樱井翔就是松本润的整个人生。如是想着的松本润莫名的感到一阵隐隐的害羞。这是一向以S樱井翔为乐的松本润悄悄地藏在内心最深处不想被那个傻仓鼠发现的小心思。

扯扯快要滑到腰下的床单,松本润撇撇嘴,浓眉毛挑了挑,突然想起,认识这么多年来,那个肥仓鼠好像都没说过什么‘一辈子’‘永远’之类的话!哼!讨厌,今晚晚餐只有多蔬菜少肉的咖喱~

呵呵……讨厌蔬菜的樱井翔,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完全看不出来呢……

十四年前

“小偷!”带着牛奶香味般的少年单手插着腰,仿佛正义勇士般的站在正捧着刚刚从前面菜地里摘来的新鲜胡萝卜的樱井翔面前。少年亮闪闪的双眼紧盯着面前这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仓鼠样的胡萝卜小偷,就怕自己一眨眼面前的人就会逃脱一般。松本润看见面前的人如同慢动作回放一般慢慢放开自己咬在嘴里的胡萝卜,无辜的眨着圆眼睛。

“不是的……我不是胡萝卜小偷!”

“不是小偷那你嘴里咬的是什么!”牛奶香味的少年听了樱井翔的解释更加不信了。随着情绪的高涨,本就鼓鼓的双颊更是变得圆滚滚起来,在绞尽脑汁的想着逃脱理由的樱井翔眼中就像一个白白嫩嫩的牛奶包子一样可口可爱。

“这是……这是……这是我为了帮胡萝卜的主人看胡萝卜熟没有!”

“你小学生吧……”听了樱井翔的话,松本润忍住嘴角抽搐的感觉挑了那么一句不怎么刺激人的话说了出来。

“……”貌似还是打击到了面前的人。樱井翔抿着嘴低下了头“不是的……”

“不管,你还是胡萝卜小偷!跟我去见我爷爷!”松本润忽略掉心理看见樱井翔委屈的样子的闪过的那一丝丝的不舒服,抓住樱井翔还捏着半截胡萝卜的手转身跑向自己爷爷所在的地方。

“诶!……我真的不是!!!!”樱井翔被牛奶包子抓住手无可奈何地跟着跑起来。

“爷爷!爷爷!我抓到了胡萝卜小偷!”还没看见自家爷爷,松本润就大声吵闹起来。闻声出来的爷爷定睛一看,吓了一跳。

“哎呀你个小祖宗!这哪里是什么小偷啊!”爷爷赶紧三步并作两步冲向已经愣在原地的松本润,大力分开松本润和樱井翔。

松本润一愣,愣愣的任由爷爷分开两人的手。

“我就说我不是小偷嘛……”樱井翔委屈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听见声音的松本润‘唰’的转过头恨恨的盯住还在委屈的樱井翔,看的樱井翔小心肝一跳。

从此,十六岁的松本润因为这个误会身边有了一个叫樱井翔的时常装无辜的肥仓鼠。而十八岁的樱井翔身边有了一个会S他,会疼他,会糯糯的说我爱你的松本润。

 

晚上九点,樱井翔左甩右甩的走路姿势在路灯的倒映下显得十分扭曲。左手提着公文包甩啊甩啊的走在回家的路上。扭着头瘪着嘴的样子像极了仓鼠。

“哎……”忍不住叹一口气,平时意气风发的樱井翔无奈的在自家楼下的路灯旁转来转去。

至于原因……

樱井翔抬头看看还没熄灯的自家窗户,樱井翔先生喃喃道:“又要出差一周,小润估计会把我的皮给扒掉一层吧……”想着有可能出现的暴力景象,樱井翔深吸一口气。自家恋人长得浓眉大眼,是上得厅堂,入得厨房。工作克己严谨,为人慷慨耿直。识大体,顾全局。真真是居家必备优秀模范恋人!只除开一点——吃醋。

吃醋本来是爱的证明,可对于在公司身处营业部这个万花丛中,又是全公司上下一致推举的黄金钻石单身汉樱井翔来说,出差在外这些免不了的各路家花野花黄花菊花的投怀送抱却让自己的恋人吃了不少干醋。因此,樱井翔的出差一直是能推就推的。虽然吃醋的松本润很可爱,但是醋吃多了也是不好的啊。

苦恼半天,樱井翔终于提起一口气迈出了回家的步伐。

“我回来了。”樱井翔紧张地低下身子把脱下来的鞋子放进鞋柜。脑袋飞速的转动,想着要怎样才能讨好松本润。

“回来了?我给你热了菜,今天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松本润施施然的从厨房里出来.

“加班啊,老大没走我怎么好自己走。”樱井翔小眼神滴溜溜转了转要不就现在说吧?小润看着心情不错的样子。

“那个……小润啊~”樱井翔面带讨好的笑容走进厨房,看着恋人纤细的腰身,双手如同往常一样轻轻拥了上去,温柔的摇了摇。

“怎么?”跟随着樱井翔的节奏摇摆着腰身,边洗着手中的青菜边回答恋人的问题。随着轻轻地摇动,松本润溺进了樱井翔温柔的语气里,声音都不由得带着甜味。

“就是啊,今天我不是加班吗,我们老大给我说,我上次签的那个合约出了点问题……”樱井翔顿了顿,瞄了瞄怀里的人,看没什么大的反应便继续说道“那是个大单子不是吗?”

“所以呢?”

“所以……我明天一早就要出差。”仔细瞧了瞧怀里的人的脸色。

“多久?”语气比起刚刚稍稍变得冰冷了些。

“……一周”说完樱井翔把头埋进了松本润的脖颈上,语气满是歉意。怀里的人关掉了水龙头,擦干手上的水,慢慢转身,变成和恋人面对面相拥的姿势。轻轻送上自己的唇,软软的和恋人的唇摩擦,伸出舌尖轻轻扫过对方甜甜的唇瓣,无视身后炉灶上呼哧呼哧冒气的煮锅,松本润在正在做饭的厨房用软软甜甜的吻安抚樱井翔。

长长的一吻结束,松本润用鼻尖软软的揉过樱井翔的鼻尖,刚刚接过吻的嘴角带着一丝笑意,语气带着黏黏的撒娇意味“傻胖子,我已经盖章了,就算出差一周见不到我也不准看其他女人男人老人少年少女知道不!嘻嘻~”说着,自己都不好意思的笑起来。

“我都长大了,不会因为翔酱出差这种事儿就吃醋的!上次吃醋是因为年龄太小嘛!”听了松本润的话,樱井翔吃惊的抬起头,一脸的不可置信。

“小润难道30岁会比29岁成熟这么多?不可相信!”说完自己也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今晚是想吃蔬菜咖喱了是不!”说完脸红成胡萝卜的松本润瞪大眼睛看着嘲笑自己的樱井翔。看着这样的松本润,樱井翔心里涌出一股爱怜。

“真好,小润,我们在一起十四年了,这十四年里你我都有参与彼此。”听了樱井翔的话,松本润糯糯的趴在溜肩上,大眼睛轻轻的眨了眨,没有接话。

“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还说我是小偷来着,明明是我外公家田里的胡萝卜还要被你当做小偷来抓。”说着,樱井翔语气里带着一丝无奈。

“我又不知道我爷爷是被雇来看田的,我一直以为那是我家的田。好啦,你土地主了不起!”说着松本润抬起了头,愤愤的瞪着樱井翔。

“是……我是土地主,那小润你算是童养媳不?”

“你!”看着眼前仓鼠样的樱井翔,松本女王发火了“出去!童养媳现在要做饭了!土地主给我从厨房出去!”

“小润”在被彻底赶出厨房前樱井翔扒着门框说“就算出差一周我也不会看其他人的!”

“嗯”小声回答着樱井翔的话,松本润sama没让已经被赶出厨房的樱井翔看见自己的红萝卜脸颊。

相伴十四年之后便不再是相伴一生而是相携一辈子了。

幸好,十六岁的松本润遇见了十八岁的樱井翔。

幸好,十八岁的土地主遇见了十六岁的童养媳。

这样想着,沙发上等吃的樱井翔满足的抿了抿嘴。

吃着松本润精心准备的蔬菜咖喱,樱井翔满足的眯起了眼。这生活多美好啊!娇妻美食、事业家庭啥都有了!不该我们的溜肩精英满足一下吗?

看着餐桌对面吃相优雅的松本润,樱井翔的思绪一下跳进22岁的那个夏天。那年的小润也才20岁。

那时的翔润二人认识已经不多不少的四年整,四年里,松本润已经从当年的奶黄包子成长为颇具S气质的松本sama,当年被误当做胡萝卜小偷的樱井翔也在时间的洗礼下成功成长为具有就连溜肩也遮掩不了优秀气质的优质新晋社会人。

两人在这短短的四年中或多或少都有了自己没发觉的变化。比如松本润变得离不开樱井翔,比如樱井翔的世界里小润永远是序列第一。这四年里,这个变化已深深根植在两人的身体里。

当爱成为习惯,人们就会很难发现爱的存在。这是一个亘古不变的规律。

可是我们樱井翔是谁啊!庆应大学经济学部高材生不是吗?所以,经过四年时间,就算爱已成为习惯,樱井翔还是发现了爱的存在。

是的,22岁的樱井翔发现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已经爱上了20岁的松本润。

樱井翔惊慌了。

在自家偌大的宅子里来回转着圈踱步,樱井翔满脑袋里都是那个软软糯糯的声音,满脑袋都是那个软软糯糯的人。

这两个月以来樱井翔为了不让松本润发现自己对他的小心思,时时刻刻都在注意自己和松本润的距离。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泄露出自己爱意。

戒掉和松本润一起吃最爱的荞麦面,就算这样看不到那软糯的人吃面时可爱的鼓鼓的双颊。戒掉给松本润补课的习惯,就算看不见那人因为思考问题微微嘟起的红润嘴唇。戒掉和松本润一起肩并肩慢慢走在或繁华或无人却风景优美的街道,就算这样看不见那人映在阳光下金色却闪烁的笑容……

樱井翔戒掉了好多习惯。

两个月的时间里,樱井翔发现习惯是一个可怕的东西。戒掉了和松本润的交集之后,樱井翔原本充实的生活突然出现了大片大片无法填补的空白。

现在,这些空白被樱井翔用来在脑中描绘那不可触碰的松本润。

可就像画饼充饥的人,越是描绘对那软软糯糯的人的思念就越深。

‘怎么办?如果小润知道我对他抱有这样龌龊的想法他会不会再也不要理我了?’这样想着的樱井翔抓狂的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叮铃铃……”

谁啊!这么晚还打电话!没看见自己还在这里烦着吗!

“喂!”被打扰的樱井翔接起电话,语气自然带着一丝怒气。

“……”

“喂?请问你是谁?”听见对面没有声音,以为对方被自己给吓住了,缓了缓语气,樱井翔又问了一次。

“翔……”软软糯糯的声音从话筒里传了出来,这不就是刚刚还在自己脑子里打转的人吗!樱井翔吓得眼睛一瞪赶紧回话。

“小润吗?”狗腿的语气让人不能直视。

“翔……”话筒里的声音带上了一丝哽咽。

“怎么了?小润别哭啊,怎么了?”听见那和平时绝对不一样的声音樱井翔心里一打颤,十八岁就认识小润了,四年里见过撒娇的松本润,见过S的松本润,见过M的松本润,但是从来没见过哭泣的松本润,就连哽咽都没听过,现在话筒里这个抽抽搭搭的小润让樱井翔心都紧起来了。“到底怎么了?小润?”

“翔是讨厌我吗?……翔是讨厌小润粘人吗?”

“怎么会!”

“那为什么躲着我!”

“我没有!”

“你撒谎!两个月前你突然开始不理我!不给我补习功课!不和我一起吃荞麦面!不和……不和……不和我……呜……翔最低……最低……呜……”

这个语气……不会是喝醉了吧?心里涌上一股隐隐的怒气。

“小润……你现在在哪里?”

“在……在外面”

废话!这么吵我也知道是在外面!樱井翔知道这时候不能和松本润发脾气,耐下性子,放柔自己的语气

“潤,告诉翔,你现在在哪里?”

“学校旁边的撒鼻息居酒屋,你再不过来的话我们这一群人的衣服都要被淹了!”

樱井翔听着听筒里明显压着怒火的声音,心想应该是小润的死党二宫和也。稍稍放下悬着的心,至少二宫和也在小润不会出什么事。这样想着的樱井翔对二宫和也说:“麻烦你照顾一下小润,我马上就来,大概半个小时就会到。”

不等对面回答,心急如焚的樱井翔便挂了电话,拿起自己的外套,换了鞋便冲向居酒屋。

居酒屋

“哗……”门帘打开的一瞬间,樱井翔看到的就是日夜出现在自己脑海里松本润扭成一个S型弯在T恤牛仔裤装扮的二宫和也的怀里。

两个月的思恋在这一瞬间化为乌有。周围的一切景象都与樱井翔无关了。就算是只这样看着,就算没有触碰到那人柔软的肌肤,就隔着这么一伸手就能出碰到的距离,就隔着那人身上淡淡的清香,樱井翔在看到松本润微微闪动睫毛的这一瞬间,满满的,心里只剩下对这个人无限的爱意了。

两个月的疏离不仅没有让樱井翔忘记松本润,只是让他更加深刻的明白了松本润对于自己是多么不可取代的存在。

“你还在那里站着不动是想看我把松本润掰成几节吗?”樱井翔看着毒舌的二宫和也在说完这句话之后,用空着手不自觉的拉了拉松本润身上盖着的,快要滑下的运动外套。

“是是……”忙不迭的答应着,樱井翔赶快伸手将搭在二宫和也身上的松本润拉过,靠在自己身上。

“翔……”仿佛有意识一般,语气带着委屈,松本润刚刚靠到樱井翔的身上便喊出声来。仿佛撒娇一般,用鼻尖轻轻在樱井翔颈间摩擦,像猫一样的抬了抬手,想要抓住樱井翔的手,却因为喝醉了酒,忘记张开眼睛,一下抓空了。

赶紧把自己的手伸到松本润的手中,让他握了几分钟之后反手将松本润的手抓在自己手中。紧紧地,紧到松本润相对于男人来说稍显白嫩的手都显出了红痕。

二宫和也坐在一旁,把樱井翔一切举动看在眼里。

“既然爱他为什么不告诉他呢?”二宫和也一边说着一边把冷静犀利的目光射向还沉溺在松本润身上樱井翔。

樱井翔抬头看了看这个松本润的死党。这个人和松本润在小学便认识了,可以说松本润虽然认真克己,但全身总是散发出来那种自我却纯真的气质完全拜这个人所赐。从小便陪在松本润身边,目露精光的环顾着周围,拒绝一切可能伤害松本润的二宫和也让樱井翔感到小小的发憷。这样的二宫和也发出的疑问让樱井翔不能拒绝。

“我怕告白后被小润讨厌。”不能在继续直视二宫和也的目光,天之骄子樱井翔低下了头。没被抓住的手轻轻拂过靠在自己身上的松本润精致的脸颊。

“所以避而不见是吗?”二宫和也说完,喝下一杯酒。

“嗯。”顿了顿,樱井翔老实的坦白。“还怕我的心思被小润发现,你知道的,润的心思有多细腻。”

“你傻了嘛?”听见二宫和也不客气的评价,樱井翔‘唰’的一下抬起头.看着樱井翔晶亮的眼神,二宫和也内心笑骂一句笨蛋接着说到:“你觉得润君对你会是普通朋友的感情吗?”

听见二宫和也的话,樱井翔心里‘叮’的叫了一声,瞪大了双眼看着如无其事的二宫和也,等待着接下来的话。

“从小润君就是一个倔强的孩子,遇见困难的事就算是对着亲人也不会说出口。可是对你……”二宫和也顿了顿,拿起酒瓶朝杯子里倒酒。樱井翔手上抚摸松本润脸颊的动作停了下来,眼神随着二宫和也的动作移动。

“对你,润君的态度可是天差地别啊!对着你,什么最喜欢翔了,翔好厉害,我是翔世界第一的FAN,翔这样,翔那样,什么话他都说得出口。记得吗?润君第一次像你寻求帮助是什么时候?”

说着,二宫和也停了下来,认真的看着好像在认真思考的樱井翔。

“润君对于你到底是一个怎样的存在,我希望你可以想清楚。”

走在回家的路上,背上的松本润软软的瘫在自己身上,耳侧是带着酒气的呼吸,时不时传来轻微的像小猫一般的叫着‘翔’的呓语。想着二宫和也给自己出的问题,樱井翔脑子飞快的转着,回忆着松本润第一次向自己求助是为了什么事。

“啊!是那个!”想起来的樱井翔偏过头看了看头搭在自己溜肩上的松本润,“小傻瓜。”温柔的笑了笑。

啊!明早等小润酒醒了就这么告白吧!于是,樱井翔就这么在被告白的人不知情的情况下愉快的决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

第二天,樱井翔卧室。

阳光愉快的跳跃进这间大大的卧室,撒在床上相拥的两人身上。

“额……头痛……”松本润揉着脑袋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一双手轻轻的放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温柔的揉着。等宿醉未醒的松本润反应过来,头痛已经消了一半了。

“你!……”正准备转头看手的主人是谁的时候,松本润问到了一股熟悉的檀香味,“翔?”

“小傻瓜,以后不管是宿醉还是其他什么愿意,都让我来给你揉太阳穴好不好?”说完,樱井翔笑着把呆愣住的松本润转过来面对自己。“一辈子,都只让我来帮你揉太阳穴好不好?”

“一辈子……”松本润呆呆的重复着。

“一辈子。”樱井翔坚定的重复着。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陪你一辈子,好不好?”

“好!”

樱井翔笑眯了双眼,把眼前哭得傻傻的松本润狠狠地揉进怀里,心里默默发誓,就算用自己的溜肩也要担起爱护小润一辈子的重担。

两年前,樱井翔的卧室,十八岁的松本润揉着被数学题绞痛的脑袋,偷偷的瞄了瞄一旁辅导自己做题的樱井翔,怯生生的说:“翔,我头痛,你帮我揉一揉太阳穴好不好?”

这是第一次,害羞的松本润向别人提出要求。

“呵呵❤”

“嘭”

“啊!小润!痛!你干嘛打我头!”

“吃饭的时候不要笑得这么ws,会食欲不良!”

“……小润”

 

橙黄灯光下,电视机里的综艺节目正播放的风生水起,叽叽喳喳的吵闹声响不绝于耳。樱井翔左手拿一件蓝色竖条纹衬衫,右手提一件嫩黄色花纹衬衫,一脸纠结的走向厨房。

“潤,你帮我看看,我是带哪件去出差比较好啊?”

手里正忙着擦洗厨房的松本潤没有立马回答身后那个被纠结住了的大号仓鼠,等把面前的灶台擦洗的闪闪发光之后,松本潤才转过身仔仔细细的看着樱井翔手中的两件衬衫。

半晌,樱井翔手腕都快酸软得垂下来了,松本潤才开了口。

“翔,你不要告诉我你出差一周只准备带一件衬衫去。”说着,松本潤抬头发射镭射死光紧盯樱井翔微微颤抖的溜肩。

“额……不是,其他的我都选好了,只是这两件我拿不定主意嘛!”撇撇嘴角,樱井翔在心中默念‘其实我是分不清楚这两件衬衫哪件是我的了’。

“你该不会刚好不知道你手里拿的两件衬衫都是我的吧?”说着,松本潤狠狠地瞪了樱井翔一眼,瞪得樱井翔全身一抖,心想这下死定了,触了小潤地雷了!

“我……我……我知道啊我怎么不知道!这么华丽的衣服也就只有我家潤才穿的出来不是!怎么可能是我的嘛!你说是不是?”讨好的朝着脸黑的快跟锅一样的爱人笑一笑,此时的樱井翔狗腿得简直就和在公司里短短5年内就成为营业部副部长候选人的庆应高材生不是同一个人。

“我都不想说你了!你怎么就记不住呢?你以前……”看着樱井翔的样子松本潤气的不得了,顿时变成了炸毛的小猫。

“潤。那是个意外,意料之内的意外不是吗?”狗腿样子一扫而光,随手将手中的两件衬衫挂在厨房门把手上。走上前将面前把浓眉毛扭成一条毛毛虫的爱人拥入怀中。下巴轻轻在爱人肩膀上摩擦,任由松本润身上淡淡的香水味萦绕在自己嗅觉可以触及到的最大范围。右手柔柔的轻搭在松本润有着美好曲线的腰上,左手将怀里那人微微上翘的发尾轻轻往下抹。

“呐,潤。”怀里炸毛的小猫轻而易于的被主人顺了毛。“你知道我爱你吧?”

“嗯,我也……我也爱翔”说完,顺毛猫害羞的往主人怀里蹭了蹭。

“所以,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就算世界末日,我也只爱潤一个,潤懂得吧?”

“嗯。”

“所以,呐,记住就好,我爱你。”

“翔?”

“没事,记住,我爱你哦。”

“嗯!”

樱井翔一边强调着爱,一边将松本润搂的更紧。

雪白的月光透过厨房小小的窗口试图进入这温馨的氛围,橘黄的灯光覆盖在相拥的两人身上,仿佛守护者一般的姿态让让月光望而却步。灯光下,一个人的影子深深地烙印在樱井翔的眼中。

第二天

“翔?”闭着眼睛摸了摸床的另一侧。冰凉的触感告诉松本润樱井翔已经离开好一会儿了。奇怪的伸了伸懒腰,把床头的夜光闹钟拿来看了看,八点整,嗯?今天这么早就走了?松本润疑惑的坐起身来扭了扭腰。

“嘛,算了吧,明天就上班了,今天就享受假期的最后一天吧!嗯,翔不在,打电话让nino出来陪我玩好了!”扭过身,迫不及待的将床头的手机拿到手里拨通了nino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嘟……嘟……嘟’

“诶?nino干什么去了?怎么关机啊?算了,我还是就在家自己玩吧。”召唤朋友无果,松本润最终决定在自己一个人在家cos宅男。

一鼓作气拉开被子,慢悠悠的走到衣柜前,拉开衣柜,嗯?这个樱井翔!就说不能让他自己收拾行李!出差一周居然只带了一套衣服!不对!是只带了他穿的那一套吧?还精英呢!越想越气,松本润拿过电话拨通了樱井翔的电话。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您……’

“好吧,他应该在飞机上了,只有等他回来才教训他了。”松本润摸了摸自己乱糟糟的头发,无奈的说。

换好了衣服,松本润元气的走向厨房为自己做了一份丰盛的早餐。早餐完毕,松本润慢悠悠的收拾好餐具,坐在了电视前。打开电视,首先出现的就是昨晚那个吵闹的综艺节目的重播。耐着性子看了一会,果然是樱井翔的口味,和“本大爷”的气场绝对不符合!

“啊……这个节目还真无聊。”三十秒内松本润就给这个节目得出了结论。漫无目的的按着遥控器,松本润按到了17台,里面正好在播放新闻。

看着新闻里似曾相识的环境,一股莫名的心悸出现在松本润心中。不安随着新闻里那脸色凝重稍显慌张的记者不断加快的语速而扩大。直到听见电视里呱噪的记者口中传来的‘樱井翔’三字。

樱井翔……

樱井翔……

樱……井……翔……

撒谎!不可能!刚刚还在自己身边的人怎么会!怎么会……

松本润慌乱的抓起手边刚刚放下的手机,再次拨通了樱井翔的号码。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嘟……嘟……嘟’

“翔,接电话!”手止不住的颤抖着,似乎快要失去确认真相的力气。

‘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您好,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嘟……嘟……嘟’

一次又一次重复拨号的动作,眼泪不自觉的在脸上流淌。松本润觉得世界快要崩塌了。那个傻笑的像个大号仓鼠的樱井翔就这样不见了吗?那个宠溺自己就像手心里的宝物一样的樱井翔就这样不见了吗?那个爱松本润就像松本润爱樱井翔一样的家伙,就这样不见了吗?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

‘叮铃铃’

电话响起,松本润赶快接听起来。

“翔?”

“J,是我。”

“nino?”电话里不是心中挂念的那个人的声音。松本润刚刚要沉下去的心再次浮了起来。

“嗯。你这两天怎么没来医院?”医院!听见这个此刻最不想听见的词语,松本润心中的不安再次扩大了范围。下意识的,想要逃避这个话题。

“医院?什么医院?对了,先不说这个,你知道吗,我刚刚看到一则很好笑的新闻诶,里面说有一个和翔同名同姓的人出车祸了哟!哈哈,你说好笑不?”装作不在意的说起自己不能不在意,却不能逃避的臆想,松本润此刻满心忐忑。

“……”

Nino的沉默恰到好处的印证了松本润的猜想。

“nino,不会的对不对?不会的……对不对?”再也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慌,在这个如兄如父的朋友面前,松本润无法逃避的快要接受樱井翔出车祸的这个事实。瞬时,松本润的精神世界崩溃在二宫和也面前。

“J?你怎么了?J?”话筒里传来二宫和也焦急的声音。可此时沉浸在伤痛中的松本润木然的不能对其做出反应。松本润手拿电话呆坐在沙发上,失去樱井翔的恐惧深深地抓住了他。松本润的世界没有樱井翔,这是在十六岁遇见樱井翔后,松本润从来没有思考过的问题。

“J!你在家对吧?别出去!等我,我马上来。嘟……”

“翔……翔……不会的……不是这样的……翔……”松本润左手拿着电话趴倒在沙发上。

一小时后

‘叮咚!’

“J!开门!”伴随着门铃的响声,二宫和也焦急的声音轻松盖过了门铃刺耳的叮咛。“J!”

屋里的人没有响应,二宫和也不再犹豫,大力拉开锁住的信箱,拿出里面的备用钥匙将门打开。冲进屋里,二宫和也一眼看见趴在沙发上哭得不能自己的松本润,瞬间心疼的无以复加。

轻轻迈步向前,走到松本润身旁。看着松本润微微耸动的肩膀,细微的快要叫人不能发现的哭声压抑在松本润的喉咙里。比起悲伤地慠哭,这样一丝丝品尝悲痛的松本润更加让人不忍。

二宫和也摇摇头,伸手拍了拍悲伤地松本润。顺着这个动作,松本润抬头看向满脸关怀的二宫和也。没有多余的话,二宫和也微笑着揉了揉松本润的头发,一如以往每次松本润哭泣的时候一样。

比起对松本润的心疼,二宫和也更多的,是不明白。

“呐,J,告诉我,你为什么现在这么伤心。”

松本润看着二宫和也安慰的微笑,不解的歪了歪头。

“翔啊……翔他……不是……出车祸了吗?”

看着松本润不解的样子,二宫和也更是疑惑。

“刚刚你说你是从新闻里知道的是吗?”

“是啊。”

“你有注意到是多久的新闻吗?”

“当然是今天得了啊!”

“你为什么这么确定?”听了松本润的话,二宫和也更是迷惑。

“什么为什么?今早翔才出门出差,不是今早是什么时候?”

“……”二宫和也听了松本润的话顿了一顿,清了清嗓子,说道:“J……翔,是三天前出的车祸。现在,他还在医院ICU昏迷着。”

“三天……前?”重复着二宫和也的话,松本润的大脑快要接收不了这个信息。“那我这三天来看到的翔是谁?”

松本润惊恐的抬起头看向二宫和也。

病恹恹、无精打采、气若游丝、病入膏肓、奄奄一息。

这些词全部都是松本润从未想到过会用来形容在躺在床上那个人身上的词语。

那个人总是精力充沛的在松本润身边转来转去,整天呵呵哈哈的对松本润的每一个行动都作出痴汉的反应。那个人尽管在松本润看不见的地方总是一副精英像,好像贵公子一般绅士,但只要松本润出现在他的的视线范围之内,总会一秒变仓鼠,一张脸灿烂的就像九九艳阳天里那个向日葵一样闪的人睁不开眼。那个人总是满脸笑容的喊着‘小润’‘小润’,好像只要嘴里发着‘小润’的音节就可以被幸福笼罩。

可是那个人,现在却浑身插满奇奇怪怪的管子,被奇奇怪怪的机器围在中间。

那么没有生气的躺在那里。

站在病房外的大玻璃面前,松本润控制不住如雨落的泪滴。

Nino默默的走到松本润的身后,轻轻拍了拍松本润的腰。

“J,翔他,确实是在三天前出的车祸。就是你和你的学生聚餐的那天。”

潤回头看着nino,尽管表面平静,但nino依旧看出了他眼中的不相信。

“至于这三天你所看见的翔,我想,只有一个人可以解释清楚。”

“谁?”

“出来吧。相叶。你不是想解释么?”nino转头看着自己身后。松本润看着nino身后空无一人的背景,疑惑的歪了歪脑袋。

“nino?”

看着松本润疑惑的样子,nino面露不耐的压低声音说:“笨蛋!叫你快出来!J又看不见你!”说着,一个高高瘦瘦的身影缓缓显现在松本润面前。

看着面前这个穿着白色运动服笑得满脸褶子的青年,松本润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额……嘛……初次见面,我是相叶雅纪,是里面躺着的那位樱井翔先生的……嘿嘿……守护天使^-^”

“守护……天使……”听着眼前的人说的话,松本润大脑当机了……

短暂的当机后,松本润回过神之后便是无边的愤怒。

“你TM的在逗我!!!!!如果你是什么狗屁守护天使翔为什么……为什么”说着,眼泪大的蹦出松本润的眼眶。

看着伤心的松本润,二宫和也转过身“pia”的拍在了相叶雅纪的头上,“你白痴啊!都告诉你好好说话了!没听见是不?”

“我什么都没说啊……”我只是自我介绍而已,二宫和也一个眼刀甩过来相叶雅纪瘪瘪嘴不说话了。

“J啊,这家伙确实是守护天使,但是,这次樱井翔……嗯……是命中注定如此。”

“什么命中注定?我不信!”

看着松本润激烈的反应,二宫和也不忍的皱皱眉头,说不下去了。看着二宫和也为难的样子,相叶雅纪悄悄挪到二宫和也前面,对着松本润温柔地说道:“三天前正好是樱井翔先生的死期,本来出车祸后就要被我带走的,但是……额……我半路迷路了……所以樱井翔先生就自己回去找你了。”

“所以说……这三天我看见的都是翔的灵魂?”

看着松本润充满不可置信的眼神,相叶雅纪缓缓地点点头。

“可是,我可以碰到他啊,我可以握他的手,和他亲吻,可以听见他……听见他说爱我啊……”

“那是因为,那是樱井翔先生正处于灵魂的迷茫阶段,也就是说,他并没有察觉到自己已经死了。”

“就像现在,他已经意识到自己是死亡的状态,所以,你才看不见他。”

“看不见?他在吗?翔在吗?”听了相叶雅纪的话,松本润抬头四处张望,好像可以看见周围哪里的空气不一样。

“嗯,他一直在你身边。”

“我可以看见他吗?”颤抖着声音,松本润好像慢慢接受了这个现实。

“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因为我的工作失误所以才给你带来双倍以上的痛苦,所以大天使允许樱井翔先生向最爱的人说再见。也就是说,你们可以有十分钟,还有十分钟。”

一旁的二宫和也听了这话忍不住转过头,不忍再看见松本润那绝望的眼神。

“你准备好了吗?”相叶雅纪轻柔的问

松本润脑中闪现十几年来两人之间的各种美好,一时之间,心里像被挖掉一个大洞一样。想要抓住什么东西填补进这个空洞,却不知道还有什么可以真正将它填满。

下意识的手随心动,缓缓地,松本润把自己的右手举到了胸口,一下一下,轻轻敲击胸口,嘴里无意识的发出呜呜的呜咽。

看着松本润这个样子,相叶雅纪轻轻又问了一次:“转备好了吗?”

好像过了一个世纪这么久,松本润缓缓点点头。

相叶雅纪见松本润已经同意,右手虚空一抓朝着松本润身后一撒,说:“好了。”

听见相叶雅纪说的话,松本润转过头,看着眼前栩栩如生的爱人。大眼睛睁得大大的,一眨不眨的看着眼前西装笔挺的樱井翔,嘴唇快速抖动着,却一句话说不出。

“潤

我的润

时间不多,记得,早上要吃早饭,别为了身材去弄什么断食。

衣服不要穿得那么漂亮,会有居心不良的人想要对你做坏事的。

不要这么善良,街边的猫猫狗狗都有细菌的,如果想要养,记得先带去兽医院。

就算我不在,也要好好吃饭,不要偷偷把饭和肉放在别人饭盒里自己只吃菜。

记得店家也是要打样的,不要喝酒喝到不知道时间,会有人担心你的。

多喝水,少吃火锅,多喝汤,少熬夜。

工作不要那么克己,适可而止就好。

还有……你知道的……我爱你

对不起……

本来是想陪你一辈子的。

对不起

没有实现我在心里对你的承诺。

如果……

我是说如果

遇见爱你的或者你爱的人……”

“不!

我爱的……只有翔,爱我的也只会是翔”

“潤……不要任性。你还有好几十年时间。”

“不我只有今天,只有和翔在一起我才会有以后。”

听了松本润的话,樱井翔确认一般的看了二宫和也一眼,看见二宫和也坚定地点了点头,旁边的相叶雅纪带着微笑轻轻地点点头。

“潤

我现在马上就会转世,所以不要做傻事,等着我好么?”

“真的?”

“真的”

看着松本润欣喜若狂的表情,樱井翔微笑着点点头。

“潤,我爱你”

“翔……我爱你!”

“潤,再见”

看着慢慢变淡消失的樱井翔,松本润眼泪直掉,双唇微张,却说不出那两个字。知道再也感受不到樱井翔的存在,伴随着病房里代表生命结束的滴声响起,松本润再也支撑不住,晕了过去。一旁早有准备的二宫和也轻轻接住了松本润下落的身体。

幸好,我遇见的是你。

幸好,我们的再见是十四年后。

记得等我,我会用今后的几十年时间找到你,我的爱人。

那时,我会再次大声告诉你,我爱你。

 

一个月后

“nino,你说如果小润知道了翔因为选择了和爱人话别,不会转世怎么办?”

“哎……至少像现在是潤的守护天使,潤的心中也有一股气支撑着,至少,不会寻死。”

“没事,等小润百年后他们还会再见的。”

“果然樱井翔是个腹黑= =告诉小润要救助小动物,这样小润善心积累够了以后也可以不用转世就可以和这个死溜肩一起做天使了= =”

“但是nino,你为什么会看见我啊?”

看见相叶雅纪的白痴脸菱形嘴,二宫和也撇撇嘴,转身走向给小猫猫喂食的松本润。

我才不会告诉笨蛋我是为了找某个因为迷路犯了错被罚下人间做守护天使的傻天使而下凡的大天使呢!

——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