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康圣人的残缺本质上讲并不是他本人的责任

2019-01-29 08:31:19评论
康圣人的残缺本质上讲并不是他本人的责任
     刚刚读到一篇有毛僧先生的文章,题为《有为的“演员” 残缺的“圣人”》标题好,导语也好——历史上不乏这样的读书人:满嘴仁义道德,暗地里却蝇营狗苟;写文章下笔千言,但治国之策却荒谬不已;谈爱国声泪俱下,但转脸便卖国求荣。 

    文章例举了康圣人的罪状,涉嫌学术剽窃治学急功近利、为谋利益攀附权贵为摆平弹劾贿赂官员、“公车”没有“上书” 改革激进力求速成、鼓吹“中日合邦” 邀请伊藤博文主政改革、利用伪诏骗钱晚年生活奢靡,我算了一下,大概是五条。这五条当中,随便哪一条成立,那么,康圣人都不圣。

    关于康有为的劣迹,我过去看过一些,但如此系统的一一列举式,还是头一次,有毛僧先生对每一条都标了出处,特别小心严谨的。

    我不是研究历史的,我只是喜欢历史的。因喜欢,也多少了解一些基本的东西。康圣人的故事,其实是中国古文化的悲剧。核心是,一以贯之的虚伪。不错,传承有序。圣人的皮袍下大多包藏巨“小”,叫“残缺”也行。

    可以从孔子一直看到康有为,一一琢磨,就会发现大批量的“花和尚”

   他们的强烈主张,他们自己根本就不相信。他们激烈否定的,大都做到了极致。他们的思想观点,不过是挂在他家狗肉铺子门前的羊头。通常的情况是,他们真心想做的,他们号召别人不去做,甚至是用道德来约束别人,用罪恶来吓唬别人。目的是独占仅有的资源。那么,从这个角度来看,康圣人就是个带有奸商性质的买卖人。古中国虽为农业国,但“商品经济”又似乎历来是繁荣的,经营无处不在,更在无情抑商的思想文化领域里面。所以,悲剧不是康有为个人的。但更可悲的,还不在于这个生来就不带一点虔诚的怪胎,我是说的古文化,而在于它成功地让那么多的花和尚成了圣人,而且,数千年来膜拜不已香火不断。

    近年来,文化界大有对传统文化照单全收的姿态,感觉不是那么理性。也有人开始说“五四”新文化运动的坏话了,本人学浅,无力探讨这样重量级的问题,但按笨道理来想,在1919年之前,读书只是为了做官,全民族数千年的文化积累只剩了满嘴冒白沫的经书,把少数人读成老爷,把多数人读成孔乙己,对生产力没有丝毫的改善和提高,山野之农人照样过着数千年前刀耕火种的生活,请问,这样的文化到底算什么?不错,我们是有4个大发明,但为什么不是40个、400个、4000个?况且,四大发明,哪一个是圣人及其徒弟发明的?

    扯远了,我现在拉回来,从康圣人的“有为的‘演员’ 残缺的‘圣人’”这个角度看,中国古圣人可能真的有大问题,最起码,这些圣人不属于人民大众。因此,即使到了今天,不信你走到田里,或车间,或工地,随便问一个普通劳动人民,“你知道康有为吗?”我敢打个保票,相当一批人会说:“没听说过,跟我有鸡毛关系呀!?”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